章节目录 第十章 自章己种下的因

文 / 一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听了于四海的话,李晓宁不由地苦笑道:“听起来很好笑,但是也很可悲啊。[”

    于四海说道:“这故事还有续篇,你们听吗?”

    程小溪说道:“听,你快说。”

    于四海说道:“秦书记一走,郎全德派人去搬沙发和电器。这事原本是瞒着我搞的,我事先不知道。可那天我正好下乡,路上遇见搬家具的人,给挡回来了。郎全德我要干什么?我说,你不能这么欺侮老百姓,既然搬去了,已经达到了你的造假目的,那就让张富贵用去,就当是扶了贫吧。郎全德不听,执意要搬回来。我说,你要敢这么做,我今晚写材料,明天上省里,揭露你欺下骗上的恶劣行径。郎全德气粗地说,你去找吧,你以为省委是你们家,你说啥就听啥?我说,省委领导可能不理我,但我另有办法,一是找新闻媒体曝光,本省的不行找外省的。还有一个办法,这是任何人阻挡不了的,就是把材料贴到网上,让全中国全世界都知道你的丑行,我看他省委理睬不理睬?这一说,郎全德软了,终于没敢去搬。

    第二天,秘书说,要进城给郎书记买办公用品。我说,你买你掏钱,我决不签字批条子。吓得秘书也不敢去了。这样办公室空荡荡,人去了都没个坐处。郎全德最怕人们问沙发哪里去了,只好把自己家里的偷偷搬去用。他老婆回来一看,沙发没了,当即打电话骂了他个狗血喷头。转手拨通父亲的电话诉了一气苦;接着又拨通县委书记的电话,发火道,郎全德被我这个烂镇长欺负得没法活了,你们管不管?你看这台戏多热闹啊!”

    “哎哟于四海,”程小溪听高兴了,“这简直是小说哇!好生动!”

    于四海说:“可它不是小说,是百分之百真实的现实生活。说故事把话扯远了,咱回过头还说又聋又瞎的高官吧。我曾想,我要当省委书记的话,决不这么当———也许我的想法很幼稚,你们听了会笑的。”

    李晓宁说道:“你说说,看你有什么奇招?”

    于四海说道:“我决不当聋子、瞎子,决不上当受骗。按正常程序的汇报我听,材料和报表也看,但听过看过之后,我要采取措施,对你汇报的情况和数字要进行核实。措施也简单,学习清代的康煕和乾隆。这两个皇帝所以冒险历艰,频繁私访,是意识到单靠阅朝臣奏折和浩浩荡荡出行,已经不能获得真实下情,不得已才微服私访的。皇帝尚且如此,我们为啥不能带着秘书和便衣警察,到下面暗访呢?当然省委书记不能撂下别的事不管,整天下去暗访。我可以成立一个钦差班子,让他们替我下去暗访,一样奏效啊!”

    李晓宁听得笑了:“还得粘个假胡子,戴个假发,对吧?”

    “乔装打扮也是必要的。”于四海说,“这样的事例在当今世界上是可以找到的。比如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为了了解下情,化装成出租车司机,开了一辆最普通的出租车就上街去了,因没系好安全带,被交警训斥了一顿才放走。为了弄清广遭非议的自由贸易区的真实情况,他扮成电视台新闻摄制组工作人员,粘了白胡子,穿了阿拉伯传统长袍,扛着**在自由贸易区四处走动,视察贸易区的运作情况。我想,这位国王要是再听有关自由贸易区汇报,心中有数,可辨真伪了。国王尚且如此,我们一个市委书记、省委书记就不能?我想,这样搞它几年下来,不管是一个省还是一个市,下面的人还敢报喜不报忧?还敢浮夸虚报?还敢公然造假?”

    程小溪说道:“你知道的东西真不少,讲得有理有据啊!”

    李晓宁说道:“看来,你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确是有想法的。你要是做了省委书记、市委书记,真会使出些什么奇招来呢。”

    顿了一下,李晓宁说道:“现在该来谈谈我的问题了吧?”

    于四海问道:“晓宁哥的问题,什么问题?”

    李晓宁说道:“你别跟我打马虎眼,刚才不是说的挺带劲的吗?怎么一说到我,就顾左右而言他了?说吧,为什么对我避而不见?”

    于四海没有吭声,而是一直在抽烟,李晓宁也不催他。过了一会儿,于四海终于开口说道:“晓宁哥是知道我的。我这个人性格有点倔强,只要认为对的,就非坚持不可,总是同多数人的想法做法相左,有点逆潮流而动。大学毕业,别人都争取留大城市,我却主动回县,又主动下到乡镇,一竿子插到底。

    仕途中的人都知道,前途命运捏在上司手中,因此竭尽讨好、巴结之能事,我对上司却连一丝谄笑都没给过。

    工作中,都懂得报喜不报忧,问题少报或者不报,成绩必报而且多报,我却死咬住实事求是,一是一,二是二,为此曾经和书记郎全德闹到县里的会上,郎全德列举的成绩和数字,我却予以纠正和反驳。县委领导怒不可遏,见了我脸阴成黑锅底,扬言要免我的职。而且还有来自市委某些领导的压力。

    别人劝我回头是岸,赶紧写检查认错,而且要声泪俱下,求得上司原谅,保住头上这顶来之不易的乌纱小帽。我呢,写倒是写了,但写的是辞呈,我把辞呈一掌拍到县委书记的玻璃板上,转身扬长而去,回家当庶民百姓来了。”

    李晓宁听到这里,点点头说道:“你辞职的事,我之前是一无所知。来村里之后,才听了一些。”

    谈话到此,停顿下来。片刻之后,于四海说:“晓宁哥,见面话已经说过,该转入正题了。我这几天为啥没有来见晓宁哥。可以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呀。要是按我的脾气,按我的性格,按我惯常的做法,我对哪个人有意见,有看法,非但不躲避,还会主动找上门去,毫不客气,一吐为快。可是面对你晓宁哥,我犹豫了。这是看在你曾为老百姓办过不少好事的恩德上,我第一次畏缩了,最后终于采取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的不接触政策。”

    李晓宁说道:“四海,我明白了。你躲着不见,已算是特殊对待我了,是给足了我面子。这么说,你对我有意见,甚至意见很大,对吧?”

    于四海说:“应该说,我不是对哪一个人有意见,而是对干部队伍中的一种坏作风有意见。何止有意见,我是非常痛恨!如果晓宁哥有染此风,那就想错也错不开,咱们只能狭路相逢了。”

    李晓宁幽默地说道:“没关系,尽管向我开炮。”

    于四海说道:“也不能一味地开炮。公道地讲,晓宁哥在县长任上的时候,不贪不占,两袖清风,这一点群众已有公论,我也很佩服。”

    李晓宁笑着问了一句:“你也认可这种公论?”

    于四海说道:“我认可。我这人愣,不会讲究什么说话方法,我不认可的,绝不违心地说话。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你所到之处都留下清白的足迹,而且你不光清廉,你还为老百姓做了好多好事,实在事。这一点,晓宁哥你响当当,硬邦邦,没说的。但是……”说到这里停顿下来。

    李晓宁笑了:“你完全可以直接说但是后面的话.难道怕我接受不了?”

    于四海说:“但是在另一个方面,我就不敢恭维了。晓宁哥这次来村里几天了,一定对村里农民负担的现状有所了解。近年来,年年喊减负,年年在加负,明减暗加,虚减实加,已经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

    李晓宁点点头说道:“没人跟我详细讲,但我已感觉到了。”

    于四海说道:“当然负担重,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但虚报、浮夸是最主要的原因。晓宁哥你也清楚,农民负担是按上一年人均收入的百分比下达的,新邳县每年上报的农民纯收入都是注了水的,这样农民负担就会有不合理的逐年递增,现在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我和郎全德的矛盾斗争就是在这个问题上公开化、白热化的。

    晓宁哥你是这个问题的始作俑者,这是没法回避的事实,也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事实。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狭路相逢了。”

    李晓宁好像后背上被蜂蜇了一下,倏地坐直身子:“你是说,我是一个**链的发端?”

    于四海点点头:“是的。你们那时每年的测算表我都搞了复印件,我认为测算是比较符合实际的。你刚来当县长那年,就碰上了灾情,农民收入下降,表中也真实地反映出来了。可你们是怎么上报的呢?这些数据,我也从县里查到了,比实际测算都高了一截子,是逐年增收,连灾年也照增不误。我说的没错吧?”

    李晓宁有兜头泼了一盆凉水的感觉,浑身激灵了一下。他脑子里首先作出的反应是:好像真他妈的是这么回事。

    ...

    () ( 官雄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2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