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雏凤初鸣 第一百一十九章 苦处无人知

文 / 夏言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感谢黑色幻想成为首长护法,闹闹很肥和世外第一高人成为首长舵主,第一更送上。《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今天保底三更,现在月票已经有44张了,书友们再加把劲,再投46张,老夏就加更一章。

    ------

    包飞扬这个话说的在理。他们两个身处天源大厦一楼后厅,虽说现在这个时间总经理曲艳红他们早就休息了。就连值夜班的服务人员也早就去值班室睡下。可刚才那阵动静保不齐惊动了谁。

    包飞扬自己知道,尚晓红是好心扶他回房间途径大厅。可别人看到会怎么想就不知道了。他一个大男人是不怕,最多被人说几句“你小子艳福不浅”之类的闲言闲语。可是尚晓红呢?人家可是结过婚的。万一这个本来没什么事情被传出去,再碰到个别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添油加酱,实际会造成什么恶劣影响就难说了。

    包飞扬这个举动不可谓不体贴不周详。更难得是在喝成这样后,还能设身处地地为尚晓红考虑这么仔细就更难能可贵了。

    尚晓红是个水晶心肝的剔透人,包飞扬话里话外为她着想的顾虑,她一听一想就都明白了。这种纯粹的不含目的善意体贴,让她久旷的内心一阵感动甜蜜。忍不住笑嗔说:“你小子,都喝成这样了,还跟你尚姐说什么影响不影响。你啊,就少吃萝卜淡操心,走好你的路吧。”

    “别……别尚姐,让人看到……不、不好。”包飞扬也有点急了,以为尚晓红还没听明白他的意思,拼命把人往外推,就怕碰到个谁,坏了这个美艳少妇的名声。

    “好了,别说了。姐说没事就没事。”尚晓红的声音低下去,贝齿轻咬住下唇。心里又一阵感动的同时,一股说不出的酸楚委屈同时涌上心头。

    想想自己那个谁也不能说的苦衷,还有目前自己这个谁都不知道的处境。在别人眼中。她是一个刚刚结婚一年多婚姻幸福美满的女子,可是又能够想到,她的丈夫在结婚的第二天,就偷偷跟她的闺蜜厮混,被她当场捉奸在床。现在她的婚姻早已经结束,离婚证也已经偷偷拿到手,只不过顾虑到影响,暂时对外面保密而已。想着自己的处境,尚晓红的心里泛起一阵阵委屈,一股幽怨的情绪在心里越扩越大。

    “尚、尚姐……”那边。包飞扬还在试图挣扎。

    尚晓红一咬牙。心里那股子幽怨陡然转化成无名之火。她性格要强。要是平时或许就真撩开手,才不管包飞扬怎么样呢,可现在一来包飞扬站都站不稳,二来。也是心里也有点置气的意思,积压那么久的委屈很有点要在今晚爆发的趋势。她把心一横,拽住包飞扬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上,身体紧贴过去,另一只手环住包飞扬的腰。

    这样,两个人的姿势一变,从刚才叉手叉脚的一个扶一个挣,变成现在这样大半个身体紧贴在一起相拥相抱。

    包飞扬整个人惊住了,都到这时候了。就算他酒醉迟钝,也明白过来:尚姐今天不知道犯了哪门子情绪,看来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送他上楼。心里知道挣是挣不过,唯有努力配合,把这段可能引发误会的路程尽量缩短。这当口包飞扬也不再说什么。而是努力配合往前走,想着尽快回到自己房间。

    尚晓红体态娇小,包飞扬身高,即便努力配合也控制不住醉酒状态下得东倒西歪,一路上尚晓红狠是费了一番力气。短短一段路走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两个人这样亲密的姿势,包飞扬稍稍一低头就能看到尚晓红那段雪腻腻的颈子。平时还不觉得,这时,或许是酒精反应,或许是这美艳少妇运动出汗,包飞扬就觉得从那段要命诱惑的美颈中飘出一股股幽幽的香气。这香味微带麝香气,却极清淡,又有那么一丝丝甜腻。

    这什么牌子的香水啊?包飞扬的大脑开始犯晕。

    尚晓红把他扶进房间早就累得够呛,快到床边的时候,一个没留神,脚下被包飞扬不听使唤的腿绊了一下。哎呦一声,两个人混作一堆,齐齐跌在床上。

    这一下可真是够呛。包飞扬垫底,尚晓红俯身向下,整个人跌在他的胸膛上。

    酒醉的眩晕,猛然倾倒的晕眩让包飞扬脑子一阵迷糊。等反应过来,就觉得两团分量惊人、柔软酥腻的事物正压着自己。

    等他终于反应过来,时间至少过去好几秒。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却足够包飞扬将这份奇特的触感仔细体会个了彻底。

    不行,这样非出状况不可。包飞扬也不顾上尴尬,见尚晓红到现在还动都不动弹。忍不住轻声提醒:“尚、尚姐……你没事吧?我压到你了吗?”

    “啊!”尚晓红如梦初醒,轻轻启唇,发出一声低喃。趴在包飞扬颈侧的头微微抬起。

    这下子,两个人目光交接。饶是包飞扬明知尚晓红是个美艳少妇,也被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娇艳脸蛋所吸引。

    床头台灯橘色的暖光灯下,尚晓红艳丽的面容仿佛被染上一层淡淡粉橘,白皙晶莹的肤色透出一股平日罕见的光彩。黑亮短发因为跌倒的关系,略显凌乱,几率发丝散落在光洁的额头上,给她美艳的面庞平添几分撩人的性感。

    尚晓红的唇很美,双唇饱满,唇线鲜明而柔美,唇色是那种典型的亮丽的樱桃红。包飞扬还记得上一世的经历中,有一年樱桃色唇膏大肆流行,满大街都是这样的烈焰红唇,着实让人倒尽胃口。

    可尚晓红的两瓣红唇却不同。天生的红唇欲滴,色泽明丽,唇部嘟嘟饱满,唇纹几乎看不出来。这样无论色泽,形状都饱满到了一定的境界的喷香红唇,让人一看就有种品尝采撷的冲动。

    此刻她双颊喷火,红唇微启,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更是一片春色盎然。这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平时无意间眸光流转就会给人媚眼乱飞的错觉,更何况此刻尚晓红情动,双眸越发仿佛滴得出水来,着实勾魂摄魄要人老命啊。

    “尚、尚姐,我想喝点水。”包飞扬觉得自己努力挤出来是声音好像在火炉上烤过一样。干巴巴的,带着快烧起来的热度。

    “啊呀!”尚晓红这才完全清醒过来,脸蹭地一下红了个彻底。慌忙从包飞扬身上下来,逃一样跑去茶几那边,试图借助倒茶的动作来缓解内心波涛汹涌般的悸动。却慌手慌脚,险些打烂茶杯。

    天啊,她到底在干什么?只不过跌了一下,就躺在人家怀里忘乎所以。心里一阵燥热的同时,尚晓红忍不住偷偷回想刚才倒靠在包飞扬胸前的那种奇妙感觉。男人宽阔的胸膛,带给她一种从未曾体会过的安全满足感。

    想着想着,忍不住又一阵燥热,脸颊烫得仿佛要烧起来。呸,尚晓红慌忙勒令自己打住。手忙脚乱捧了一杯水送到床前,“小包,喝水。”

    这个空档,包飞扬也已经冷静下来。接过水喝了几口说:“尚姐,麻烦你了。我自己睡一觉,保证明天就好。这么晚了,你今天也喝得够呛,早点回去休息吧。”

    尚晓红的酒量整个天源政府都知道,那是三斤二锅头下肚不带脸红的,包飞扬今晚可是亲眼验证了一把。现在这么说话,话里话外,逐客的意味那是相当明显。

    尚晓红愣了一愣,忍不住心里一阵发酸。心想着,我就这么不招你待见啊。好心送你回来,受了一路累不说还招人嫌弃。这么想着,眼圈就有点红。不过她向来好强,忍了忍,硬是把眼泪给逼了回去。

    包飞扬话出口,又看尚晓红这个模样,心里叫糟,知道话是说的有点重。本来嘛,两个人跌在床上根本就是个意外。再说了人家一个女的,都没说什么,你个大老爷们就急吼吼想着撇清,这什么意思啊。很有点得了便宜卖乖的嫌疑,也难怪尚晓红脸色不好看。

    “尚、尚姐,我不是这意思,我……”包飞扬这心里一着急,原本强压下去的酒气蹭一下都上来了。话才说了一半,脸色就有些变了。

    那边尚晓红也不顾上心里难受,被包飞扬的样子吓了一跳。看他许是想吐,慌忙扶起往卫生间跑。

    幸亏赶得及时,包飞扬堪堪跑到卫生间就忍不住了,胃里一阵抽搐翻江倒海吐了个干净。这下可折腾苦了,胃里的酒精吐干净了,人也累得不行。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冷汗。

    这样子吓得尚晓红魂飞魄散。也不是没看人醉酒难受过,可看包飞扬这样,她就忍不住心里一抽一抽得疼。

    “慢点,慢点……看你以后还敢逞英雄喝这么多。陪领导重要,身体也重要啊。唉,你看你……”轻轻柔柔,带着关心心疼的话语吐露在耳边。尚晓红不避污秽,帮着擦去溅在洗手台上是污物。

    包飞扬看在眼里,心里更是一阵后悔。恨自己刚才不知道轻重说话太伤人了。

    “走。去床上躺着。我拧个条毛巾给你擦擦。”尚晓红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刚才那个难受的点上了。现在她心里就想着怎么能让包飞扬好受点,甚至,有可能的话,她都恨不得喝醉酒的是自己而不是包飞扬。 ( 一路青云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3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