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雏凤初鸣 第二百三十四章 合作谈判

文 / 夏言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二天早上,包飞扬来到办公室,心中惦记着向阳坡高岭土矿那七八个工人,想着要不要给刘晓天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却不想刘晓天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告诉他说,昨天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是一场误会,向阳坡高岭土矿的几个工人都回去了,阳红兵也已经离开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包飞扬自然知道,没有后遗症,就说明阳红兵不会再在这件事情上搞风搞雨。他心中非常高兴,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把这件事情处理的如此稳妥,可见刘晓天这个人的能力绝非不一般。要知道,这个阳红兵可不是普通人,自己是一个副乡长,父亲又是天阳市一个区委书记,也不知道刘晓天究竟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能够让这个嚣张的二世祖咽下这个哑巴亏,不再追究这件事情。

    不过,包飞扬也并没有向刘晓天去追问他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让阳红兵如此老实,有些事情,知道了太清楚反而不好,不如就这样保持一个模糊的界限,反而是一种最明智的选择。反正对他来说,刘晓天究竟采取什么办法让阳红兵变老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刘晓天有这个能力达到包飞扬想要的结果,这就足够了!

    以后,刘晓天这个人可以大用啊!

    这时候,龙电力、和浆平和童宏哥三个人都捧着茶杯前后走了进来,这代表这三个旧河煤矿的副职都已经在心理上接受包飞扬这个旧河煤矿一把手的地位,主要来到包飞扬办公室碰一碰。这也是天源矿务局下属企业的老规矩,每天早上,不管有事没事,单位上的副手们都到一把手的办公室打个照面,碰一碰头。其作用就类似于眼下很多企业的早例会。

    包飞扬虽然昨天晚上没有怎么休息,但是胜在年轻,精神很好,看见三个副手进来,寒暄了几句。把话题又扯到昨天在会议上才讨论到一半的旧河煤矿所属矿井停产整顿的议题上来。

    这时候再讨论这个议题,自然就顺风顺水。无论是龙电力还是和浆平,都对包飞扬的提议表示支持,至于说昨天在会议上已经做出支持包飞扬提议的童宏哥,这个时候更是不会改变主意。那么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矿井停产整顿之后矿上工人们的生计该如何解决的问题了。

    包飞扬这个时候就顺势把和方夏陶瓷化工公司合作成立煤系高岭土加工企业的议题提了出来。

    顿时,龙电力、和浆平和童宏哥三个人都被包飞扬抛出的这个话题震撼了。纵使和浆平、龙电力和童宏哥三个人都是老采煤人了,但是他们也绝对没有想到,被他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是毫无用处的废物和垃圾的煤矸石竟然是一种优质的高岭土加工原料,加工之后,价格竟然比最优质的煤炭还要贵很多倍。他们甚至觉得这个有点像当年白金和白银的故事。一开始白金这种贵金属出现的时候。也不过是人们开采银矿的附属物。那时候人们对待白金的态度正如他们如今对待煤矸石的态度一样。认为这种东西是毫无用处的垃圾,直接提炼白银过程中产生的白金当做废弃物和矿渣一起抛弃。一直到有科学家发现这种在银矿开采中产生的废弃物有着很多优异的特性,是一种稀有的宝贵的新型工业原料之后,白金才扭转了无用的废弃物的地位。成为一种新型贵金属,价格不但超过了白银,也把黄金抛在了身后。可是即使这样,白金这种贵金属还是不得不保留当初被发现时的名字——“铂”,这是在西班牙语种带有强烈贬损意义的词汇,意思是质量非常差的银。

    所谓隔行如隔山,正如当年的银矿矿主一样,龙电力这些老采煤人没有意识到被他们长期以来一直视为废物垃圾的煤矸石竟然是一种优质的高岭土原料也并不奇怪。骤然间听到包飞扬讲说出来,内心中当然受到强烈的震撼。

    当然。让他们更为震撼的是包飞扬提出的准备和旧河煤矿合作投资煤系高岭土加工企业的粤海市方夏陶瓷化工公司。同在天源市,他们怎么可能不对向阳坡高岭土矿的情况了解呢?尤其是在向阳坡高岭土矿那次著名的散步事件之后。他们都知道,向阳坡高岭土矿这个当初经营状况比旧河煤矿还要艰难窘迫的老牌困难户正是由于粤海市一家大公司的出现,迅速扭亏为盈,矿上的工人们也由原来一日三餐都无着落的城市贫民一跃而成了天源市工资收入最高的人群。现在。粤海市这家叫做方夏陶瓷化工公司的大公司竟然打算投入巨资和旧河煤矿合作兴建大型煤系高岭土加工企业,又如何不让龙电力他们不惊喜,不震撼呢?方夏陶瓷化工仅仅是签订了一个产品包销协议,就能够让拥有几千名工人的向阳坡高岭土矿成为天源市最让人眼热心跳的企业。那么现在方夏陶瓷化工准备投入巨资来和旧河煤矿一起经营一个大型煤系高岭土加工企业,旧河煤矿岂不是会受益更多?到时候即使不能奢望干部职工们的收入水平能够和向阳坡高岭土矿并驾齐驱,想来也不会差太远吧?

    于是龙电力、和浆平和童宏哥一致同意包飞扬的提议,并强烈建议,立即和粤海市方夏陶瓷化工公司展开合作建立煤系高岭土加工企业的谈判,而且是越快越好。要知道,天源矿务局虽然拥有五六千万吨煤矸石,但是这些煤矸石绝大部分其实是分属其他四大矿,作为旧河煤矿自身所拥有的煤矸石才七八十万吨,在这种情况下,倘若被其他四家煤矿知道方夏陶瓷化工有合作建立煤系高岭土加工企业的意向,说不定他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和方夏陶瓷化工公司去接触,说服方夏陶瓷化工和他们合作建立高岭土加工企业。面对着这一笔数额巨大的投资和随之而来的庞大利润,这四家煤矿岂能不眼红?他们这个时候才不会顾忌到旧河煤矿这个兄弟煤矿生存艰难的事实,只会想着如果把这个合作项目拉到自己家里。

    听到龙电力、和浆平他们说出自己的担心,包飞扬顿时笑了起来,明确的告诉他们,他们所担心的情况永远也不会发生。因为方夏陶瓷化工公司的老板包文颖,就是他包飞扬的亲姐姐,这次来到天源市进行考察的方夏陶瓷化工公司的副总裁兼技术部总监孟爽,就是他包飞扬的女朋友。

    不用说,龙电力、和浆平、童宏哥以及陪同在一旁端茶倒水的办公室主任管健民四个人脆弱的小心脏又一次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原来,原来方夏陶瓷化工公司这家大公司,竟然是包矿长的家族企业,怨不得刚才包矿长讲话的时候充满着无比强烈的自信呢!有这么一层密切的关系,其他四家煤矿矿长即使使用通天的办事,也挖不了旧河煤矿的墙脚啊!

    对于自己和方夏陶瓷化工公司的密切关系,包飞扬并不避讳,因为这个事情是隐瞒不了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本人肯定无法直接代表旧河煤矿和方夏陶瓷化工公司展开谈判,不管实际情况如何,表面的避讳工作还是必须要做的!这一项工作,他只能交给龙电力、和浆平和童宏哥三个人来负责,并且告诉他们,在和方夏陶瓷化工谈判时,一定要充分考虑到旧河煤矿一方的利益,千万不要因为他包飞扬与方夏陶瓷化工的关系,就盲目妥协让步,让旧河煤矿在这次合作中吃亏。如果让包飞扬在审查合作协议中发现任何让旧河煤矿正常利益受损的条款,那么包飞扬将会向他姐姐建议放弃和旧河煤矿的合作,转而选取天源矿务局的其他四家煤矿进行谈判。

    对包飞扬来说,方夏陶瓷化工通过正常的合作加工煤系高岭土所获得的利润已经足够多了,犯不上再去走什么歪门邪道在旧河煤矿应有的利益上去盘剥一番,那样不仅不符合包飞扬的处事原则,也容易给别人留下话柄。将来的某一天,说不定有政治对手会翻出这一条来攻击他。为了贪图蝇头小利而去冒着这样的政治风险,只有那些愚蠢透顶的人才会去做吧?

    孟爽虽然是方夏陶瓷化工派到天源市来谈判的负责人,其实也就是担着这么一个名义而已。包文颖之所以派她过来,主要还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让孟爽和包飞扬多聚一聚,毕竟毕业之后,自家弟弟和孟爽两个人过得是天各一方的生活,对正处于热恋阶段的年轻人来说,显然是比较残酷的。至于说方夏陶瓷化工和旧河煤矿的谈判,自有包飞扬在后面把关,说起建立煤系高岭土加工企业的问题,还有谁能够被自家老弟这个陶瓷化工行业的天才更熟悉吗?

    当然,具体和旧河煤矿展开项目谈判的,还另有其人。在得知旧河煤矿党委会议通过了和方夏陶瓷化工合作建立煤系高岭土加工企业的决定之后,包文颖立刻把方夏陶瓷化工的市场部经理派了过来,由他带着一队专业团队和旧河煤矿去谈判一些合作的细节。即使说包飞扬是她的亲弟弟,包文颖也必须要保证,方夏陶瓷化工的利益不能在这次合作中受到损失,方夏陶瓷化工也不是慈善机构,既然包飞扬让她来管理这个公司,她就必须做到最好,必须最大程度的维护方夏陶瓷化工的利益。 ( 一路青云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3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