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雏凤初鸣 第六百九十五章 傅老的坚持

文 / 夏言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包飞扬不知道傅新山是怎么说的,反正当他再次来到海军胡同的傅家小院的时候,正在忙碌的傅家人,乃至警卫人员、医护人员对他的脸色都非常不好,就连陆奕也苦笑着对包飞扬说道:“这一下,咱们傅家可算是翻了个底朝天,要是老爷子……”

    说到这里,陆奕连忙止住,无奈地摇了摇头:“哎,但愿别出什么事情。《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包飞扬当然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他隐隐也猜到傅新山这么做的原因,老人家不但想去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更想通过这种方式帮助望海。他看了看几个忙碌的身影:“陆奕,这是怪我,如果不是我跟傅老讲了那么多望海的事情,恐怕他就不会要求回去了。”

    陆奕摆了摆手:“算了,这事情不怪你,这要怪你,那也要怪我和我妈,是我们让你来的,其实老爷子一直都很关心望海县的发展,他最近的情绪也不大好,我们就想让你来跟老爷子聊聊,开解开解他的心情,没想到老爷却起了一定要去看一看的念头,谁劝也不听。”

    这时候,只见一位肩膀上顶着金色红边、绣着两颗金色星徽肩章的中年男子大步走进院子,陆奕连忙站直了身体:“大舅——”

    包飞扬也不由神色凛然,眼前这位陆军少将、陆奕的大舅无疑就是在总参任职的傅中华,傅中华目光掠过,落在包飞扬的身上:“你就是那个包飞扬?”

    包飞扬从傅中华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和他面对赵老、赵根正等人的时候不一样,他能感觉傅中华的不满和愤怒。包飞扬也能够理解,毕竟傅新山今年八十二了,虽然身体状况一直都还好。但是小毛病也不少,这个时候却要出远门,面对包飞扬这个始作俑者。傅中华确实有理由生气。

    包飞扬连忙点了点头:“我就是,傅将军你好。”

    “我现在很不好。”傅中华沉声喝道。刚要再说什么,傅新山在傅英华等人的陪同下走进院子,傅新山不满地道:“老大,你冲一个孩子发什么脾气?是我想要去望海看一看,跟其他人没有关系。”

    “爸,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哪里还能够四处奔波?万一有什么事情,你让我们怎么办才好?”傅中华连忙迎上去。伸手去搀老爷子,老爷子却摆动手臂,不让他碰。

    “能有什么事情,你这是咒我呢?”傅新山狠狠地瞪了傅中华一眼:“你再这样惹我生气,我看就有事情要发生了。”

    陆奕偷偷面向包飞扬摊开双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包飞扬顿时明白,傅老就是靠这种办法,让其他人拿他没有办法,不得不同意他的要求。

    果然,面对耍赖的老爷子。傅中华也不得不屈服:“爸,我们这不都是担心你嘛!”

    “你们要是关心我,就应该知道陈教授他们说过的。我这个年纪,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心情开朗,不要操劳,你看看我,如果死前都不能到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瞧一眼,我这心里能不想吗?我想的多了就要担心,就操心那里的老百姓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我都不操心国家大事了,就只有这点小事操心。你还不让我去看看?”傅新山中气十足地说道:“我去看了,最后这点心事也就能放下了。以后就没有事情操心,可以彻底颐养天年了。你难道不高兴?”

    “高兴,我当然高兴。”傅中华怕惹老爷子生气,只能顺着老爷子的话说:“可、可是你也不一定要亲自跑这一趟啊,让地方上的人来向您汇报不就行了?”

    傅英华也连忙说道:“是啊,爸爸,我们将飞扬介绍给您知道,也就是想让他跟您说说望海县的情况,免得您白担心,可是您怎么反而又要去了呢?”

    “哼!”傅中华瞪了傅英华一眼,然后又不满地看了看包飞扬,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傅英华节外生枝,不是包飞扬在旁边怂恿,老爷子也不会突然提出要去望海县看一看的要求。

    “你不要瞎显摆你的威风。”傅新山拍了拍桌子,傅中华连忙收回目光看向老爷子。

    傅新山说道:“老大,你不要责怪英华,也不要责怪其他人,你平常工作忙,不知道你老子是怎么过的,我能够活到现在,看到国家一天天强大起来,什么都满足了,唯一留下的遗憾就是这么多年都没有能够去那片当年打鬼子的地方看一看。英华他经常来看我,知道我的心思,他让飞扬来,是想缓解我的思念之情,可是她不知道这样一来我就的思念之情就更加强烈了,我如果不去看看,就算死也不能瞑目啊!”

    “这事更不能怪飞扬,他讲得很好,至于要去望海,都是我自己得想法,你不要归咎别人,要怪就怪我,你老子还想任性一回,你就不要拦着了。”

    傅中华沉默了片刻,知道老人主意已定,已经没有人能够让他回心转意,他只好抓住老人的手:“爸,既然您不肯改变主意,那我也就不逼你了,不过您要答应我一件事,这次去望海,您一定要听从随行人员的安排,不能有半点折扣,否则的话,您还是留下来,我不敢冒这个险。”

    傅新山喜笑颜开:“那没有问题,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傅中华虽然贵为少将,可是面对老小孩一样的老爷子,他还是没有丝毫办法,只能亲自安排这一次出行事宜,尽量照顾好老爷子。

    虽然傅新山答应听从傅中华的安排,但实际上他还是提出了不少自己的要求,比如尽量压缩随行人员,尽量不要惊动地方,用老爷子的话来说,我现在已经退下来了,不应该再享用更多的国家资源,而且轻车简从,也让他可以清静一些。

    傅中华虽然想安排得更周全,但是也知道艰苦朴素是老人家一辈子坚持的传统,到死也不会改变的,也是他本人的原则,所以他还是尽量按照老人的要求进行了精简。只安排了最基本的保卫人员和服务人员,但是却配备了一个精干小组的医护人员与专家。

    此外,按照傅新山的要求,他这一次就是去望海县看一看,尽量不要惊动地方,明确要求沿途的地方官员不要来打扰他,就算来了,他也一概不见。

    老爷子也知道,完全将地方上排除在外也不可能,所以他同意江北省委安排一位副秘书长陪同,江北省本来想派一位副书记或者副省长陪同的,结果让老爷子给拒绝了,他说自己只是以一个老人的身份下去看一看,除非你们真的没有事情干,否则就不要因为他而耽误正常工作。

    老爷子要去望海的事情目前还处于保密状态,只有中央有关部门和江北省委知道,双方正在不停地交换信息,以决定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正在燕京的副省长王跃伟稍后才知道消息,到了他这个位置,各自阵营已经划分得比较清楚,不会像基层的官员那样,希望攀棵大树,从此平步青云。不过高层也讲究人脉关系,合纵连横,所以王跃伟也想凭借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陪同傅老前往望海,以后关键时候,说不定就能得到一份助力。

    不料老爷子不同意安排副省长陪同,让他非常失落,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傅老为什么突然决定要去望海,但是他从省里得到的消息,好像傅老指定由包飞扬作为望海的代表全程陪同,这件事恐怕和包飞扬脱不了干系。

    王跃伟心中一动,就给包飞扬打了个电话。

    包飞扬由老爷子指定,直接进入工作组,负责协调望海县的接待工作,接到王跃伟的电话,他马上猜到他打这个电话的目的。

    果然,寒暄了两句,王跃伟开口问道:“飞扬啊,听说你已经被指定为陪同人员,你老实说,傅老这次的行程,是不是你促成的?”

    包飞扬连忙道:“王省长,您可不能乱说,为了这件事,傅将军差点将我绑起来,这事确实跟我有关,因为我来拜访傅老,向他讲起望海县的情况,老人家起了思念之情,就想去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考虑到老人家的年龄和身体,大家本来都想劝阻的,无奈老人家一旦有了想法,谁的话也不听,于是才有了这样的安排。”

    王跃伟笑道:“我就说这事跟你有关,你跟傅老的关系应该很不错吧,傅老可是有很多年不接见望海的官员了。”

    包飞扬知道王跃伟是想弄清楚自己与傅家的真正关系,包飞扬当然不会轻易说出来:“我跟傅老也是第一次见面,其实傅老对望海县一直都很关注。”

    “是啊,当年傅老在望海打了好几年游击,他永远都是我们江北省人民缅怀的革命领袖。”王跃伟说道:“我本人也非常尊重傅老,这次恰逢傅老要去望海,而我也在燕京,省里也有意让我代表省委省政府一路陪同,奈何傅老不同意,你在傅老身边,你看能不能将这个情况跟傅老沟通一下?我这是顺路,并不影响工作。”(未完待续) ( 一路青云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3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