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雏凤初鸣 第九百四十三章 三方合资

文 / 夏言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包飞扬同志,现在常委们正在讨论你的问题,你是不是先将手机拿开?”陈玉清敲了敲桌子,面色严肃地说道。《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包飞扬没有理会陈玉清的发飙,向薛绍华和陈玉清扬了扬手中的手机说道:“薛书记、陈市长,还有在座的各位领导,我想大家汇报一个好消息,方夏陶瓷集团那边已经跟一家有意收购船厂的公司谈好合作意向,对方一个星期内将会到海州进行实地考察。”

    “太好了,还有没有什么更具体的消息?”薛绍华马上喜形于色地大声说道。

    “暂时还没有,应该方夏陶瓷集团的涂总现在正在和谈判方在一起,不方便打电话,不过应该很快会有更确切的消息传回来。”包飞扬看了看手机说道。

    看着在眼前晃动的手机,陈玉清脸色变得黑青,她刚刚训斥了包飞扬不要看手机,现在看来,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那我们就等电话来了再说。”薛绍华点了点头,目光从几个常委的脸上扫过去:“好了,现在我想大家对飞扬同志的话应该没有什么怀疑了,外商一周内要来我们海州市来考察,时间很紧,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工作,为说服外商投资海州增加一些筹码。这方面飞扬同志也跟我提过,今天他就在这里,我看还是让他自己来说,然后我们大家再讨论一下具体应该怎么做。”

    “是不是等电话来了。知道具体的情况以后再讨论?”陈玉清说道,即使到现在,她心中还是不太愿意相信包飞扬的话是真的。

    陈玉清的话音刚落。包飞扬的手机就响了,他拿起来一看,马上说道:“薛书记,是韩国那边的电话,应该是方夏纸业公司的涂小明涂总打过来的。”

    这下不仅仅是陈玉清,连韩起文的脸色也黑了起来。

    “你快接电话。”薛绍华说道。

    包飞扬点了点头,连忙接通电话:“明哥。情况怎么样?”

    “一切顺利,山水公司本来就有计划到咱们国内投资。我们在与他们沟通以后,他们非常愿意合作,毕竟要完成对大东造船的收购,山水集团需要承担的资金压力非常大。大东造船的破产本身就是一个教训,现在我们既然有合作意向,山水几套当然愿意我们加入进来,以降低他们到我们国内投资的成本。”涂小明在电话里简单介绍了情况。

    山水公司本来就计划在国内进行投资,不过他们原本属意的并不是海州,也不可能是海州,而是造船工业基础相对比较好的通城,尤其是通城靠近沪城,对于新造船公司利用沪城的资源和产业配套非常有利。也有利于新新造船公司开发沪城的市场。

    包飞扬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所以他让方圆天下咨询公司针对这种情况,量身度做了一套专门的方案。除了海州方面要表现出打造造船产业的决心,将山水公司投资的船厂作为重点项目进行扶持外,还让塔克石油公司出面,与山水公司达成一系列的合作协议,包括优先向合资船厂提供油轮订单、双方共同合作在海州进行投资兴建合资公司等等。

    山水公司为了收购大东船厂,资金上的压力非常大。虽然说在华夏地区建船厂可以降低成本,但投资压力也比较大。能够能有合资伙伴分担资金压力自然是最好的。而且山水公司也了解,塔克石油公司作为总部设在美国的新兴能源公司,近几年发展非常迅速,尤其是现在塔克石油公司已经顺利地打入了华夏市场,对华夏国内也比较熟悉,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塔克石油公司对想在华夏大陆地区新建造船厂的山水集团来说都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合作伙伴。

    在双方初步接触以后,情况很快发展成山水公司希望与塔克石油公司合作的心情更加迫切,涂小明也因此为塔克石油公司争取了不少利益。山水公司唯一的疑虑就是对海州投资软硬件环境情况不熟悉,他们更倾向于在通城投资设立新船厂。

    不过这一点对山水公司来说也不是问题,因为除了海州的造船产业基础有些薄弱之外,在其他方面实际上海州的条件还是很优越的,优良的深水岸线、便利的铁路运输、华夏沿海地区重要的港口城市,海州市这些情况山水公司还是了解的。另外涂小明还代表海州市向山水公司做出保证,将会向山水公司和塔克石油公司在海州地区设立的合资公司提供在华夏经营最为重要的条件,也就是来自于政府方面的全力支持——对于这一点,已经在华夏大陆投资了两个其他类型的产业公司的山水公司也深有体会,所以山水公司其实是已经答应了到海州地区合资办厂的这个条件,山水公司、方夏陶瓷集团以及塔克石油公司三方其实已经就签订合作草案达成一致,但是正式签约还会有更多细节问题需要商讨。

    为了得到市委常委会的全力支持,包飞扬在向常委会介绍这些情况的时候有所保留,他说道:“这次方夏陶瓷集团联合塔克石油公司与韩国山水集团达成合作协议,塔克石油公司将联合山水集团完成对大东船厂的收购,因为韩国国内政策限制,塔克石油公司持有的股份并不多。另外他们将在华夏投资建新的船厂,除了将一部分造船产能放在新船厂之外,还会将大东船厂大部分中间件的生产方在新船厂,以降低大东船厂的造船成本,这个合作基本上已经敲定了,现在唯一没有敲定的就是对合资船厂最终设在哪里,在这一点上。三方还没有达成一致。”

    “方夏陶瓷集团有意将合资的新船厂设在海州市或者粤东省,塔克石油集团则希望把心船厂设在齐鲁沿海的琴岛港,因为塔克石油公司与营城的石油公司有合作。并且正在参与那边海上油气资源的开发,对齐鲁沿海的情况比较熟悉,而山水集团则希望在沪城或者通城,因为他们之前在沪城投资了两家公司,对沪城的情况比较熟悉。”包飞扬说道:“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我们海州地区就在三方合资设厂的选址名单上。并且山水集团、塔克石油公司和方夏陶瓷集团联合组成的考察团最近就会到海州市来现场考察,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展现我们海州市的诚意和优势。说服三方考察团队,将这个合资造船公司的投资项目留在海州地区。”

    陈玉清到这个时候才相信包飞扬说的是真话。不是编造出来的。因为编造出来的假话,细节远不会这么真实。更何况已经提到了山水公司、塔克石油公司和方夏陶瓷集团的联合考察团会来海州。包飞扬作为临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常委会上用这个来撒谎。

    她表情认真地看着包飞扬。消化着包飞扬消息里带来的巨大震撼。果真按照包飞扬所说这个三方合资的大船厂项目落户海州的话,至少是三千万美金的投资这对这次招商不力的海州来说绝对是一针强心剂,而且单单这个项目,就已经达到江北省招商代表团这次东南亚招商之行所签全部协议金额的三分之一,而且在在东南亚所签订那些协议最终能够有多少最终落地,其实还要打一个打折扣,按照以往的经验,达到三分之一就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所以如果包飞扬这个三千多万美金的合资造船公司的项目能够落到海州的话,绝对是一道非常耀眼的政绩。

    其实陈玉清又哪里知道。所谓投资三千万美金,不过是山水公司原本的计划,实际上在方夏陶瓷集团与塔克石油公司参与进来以后。合资造船厂投资规模肯定会有所扩大,应该会达到五千万美金规模,也就是四五个亿华夏币,不过陈玉清心中对包飞扬还有另一点怀疑,当然她现在并没有怀疑包飞扬无中生有,编造了一个什么山水公司出来。正如她前面所分析的,韩国有没有这家山水集团这家公司、这家公司的实力如何。很容易查出来,除非是包飞扬疯了,才会在这么容易核实的问题上撒谎。

    陈玉清怀疑的是包飞扬没有将他掌握全部情况都说出来,比如方夏陶瓷集团介入这个合资造船公司项目就是为了配合包飞扬的工作,因此这个三方合资的造船公司项目根本不会选择粤城设立,只会也只能选择到海州投资。

    陈玉清觉得包飞扬现在的说法有些夸大其词,可能故意将情况说得有点严重,以便让市里配合他搞好三方考察代表团的接待工作。

    当然,按照陈玉清分析,这个三方合资的造船项目应该还是由韩国那家山水公司主导的,方夏陶瓷集团的倾向会发挥重要的作用,但海州也确实要把自己的诚意表现出来,展现出自己的优势来说服三方考察团把这个合资造船公司留在海州。

    “现在情况已经清楚了,方夏陶瓷集团、塔克石油公司与韩国山水集团的代表一周内就要来海州考察。”薛绍华伸手敲了敲桌面,大声说道:“同志们,这件事的重要性我想就不用我多说了,方夏陶瓷集团、塔克石油公司和韩国山水集团都是大公司,无论哪一个来海州投资,都是海州的机会,现在他们要来,虽然是为了同一个项目,但是如果能够给这三家大公司代表留下好的印象,以后这三家大公司有合适的项目,就还是会投到我们海州市来,所以大家一定要高度重视,我们的着眼点不仅仅是这一个项目,而是三个、甚至更多项目。”

    韩起文面无表情地耷拉着脸,知道这事已经没有他反对的余地。薛绍华书记这是要借这个项目,大大地将包飞扬拔高,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会去关注东南亚成绩不利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薛绍华书记也能顺利成章地推进他一直以来主张的临港重心。

    难道说自己在省里挨得批评就白挨了吗?

    韩起文抬头看了市长陈玉清一眼,心中暗想市长陈玉清的主张和薛绍华不一样,未必愿意就这样让薛绍华抢走主动权。

    不过陈玉清的脸色这时却显得异常平静。看不出她有什么样的想法。

    “包主任,这个塔克石油公司,应该是美国企业,我记得他们进入国内市场最早是在西北省投资的吧?”常务副市长冼超闻突然开口问道。

    在海州十三个常委当中,除了市委书记薛绍华,包飞扬跟冼超闻的接触是最多的,甚至他认识冼超闻还在认识薛绍华之前。两人的关系也算不错。

    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冼市长,您说的不错。塔克石油公司是美国一家新兴的石油公司,成立的时间不长,与美孚这种老牌公司不同,他们在对外合作方面更加积极。而且塔克石油公司的资本构成当中,北美华商占据了重要角色。”

    “噢,这我倒是第一次知道,难怪当初塔克石油公司能够进入到国内的石油领域,应该和他们华商股份的背景有关系吧?”冼超闻笑着问道。

    包飞扬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西北省的情况有些特殊,他们在省内的石油事务上有一定的话语权,所以和塔克石油公司也比较容易展开合作。”

    “是啊,我知道这件事情。这事好多地方都很羡慕。甚至有的省份还到中央讨说法,最终却是谁也没有办法,谁让西北省有一个临黄油田呢?”冼超闻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呢。包主任,我记得这事好像跟你也有些关系吧?”

    包飞扬笑了笑道:“冼市长,当时西北省进行石油改革的时候,我正好在西北省体改办,恰好参与了这件事,所以与塔克石油公司的相关人员有些联系。”

    “不过呢。塔克石油公司这次参与三方造船厂合资项目,我私人关系所起的作用并不大。主要还是方圆天下咨询公司那边的关系发挥了作用。方圆天下这家信息咨询公司与很多国际上大公司都有合作关系,这个三方合资兴建造船厂的方案就是方圆天下咨询公司综合各方面因素之后提出来的,塔克石油公司有资金有实力,不过在国内石油领域的投资受到的限制依然比较多,所以塔克石油公司也希望在其他领域打开局面,所以顺势参加了这次三方合资兴建造船厂的项目,不过塔克石油公司的业务重点还是石油能源领域,造船厂只是他们多元化经营的一个试水项目。”包飞扬说道。

    包飞扬知道,冼超闻问这么多,除了想要打听他和塔克石油公司之间的关系之外,也有顺便帮他营造声势的目的。

    果然,听到包飞扬这样说,包括薛绍华在内,好几个常委都略显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他们现在才明白,包飞扬为了将韩国山水公司这个合资造船厂项目弄到海州来,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不但让方夏陶瓷集团出面,还动用了塔克石油公司这张底牌。

    如果只是方夏陶瓷集团的话,就算他们资金充沛,恐怕也没有办法参与山水集团对大东造船的收购,无论是韩国民间还是还过政府对美资与华资的态度差异很大。甚至就是到华夏大陆地区合资建厂,山水集团也未必会选择方夏陶瓷集团,毕竟方夏陶瓷集团主营的陶瓷业务与山水集团并没有什么交集。

    但是塔克石油公司就不一样了,油轮和天然气船向来是造船厂的主要业务之一,双方有这个潜在的业务关系存在,也就很容易达成合作了。

    包飞扬拉上方夏陶瓷集团、又拉上塔克石油公司,才最终说动韩国山水集团来海州地区来考察,可见包飞扬对这次三方合资造船厂项目一定是势在必得。

    就算是韩起文心里对包飞扬有再多怨气,这时候也不会跳出来唱反调、搞破坏,因为韩起文心里也都知道这个合资造船船厂项目对海州的重要性,别的不谈,三千万美金的投资就实打实地放在那里呢!更何况市委书记薛绍华已经明确表态,要求海州全市上下全力配合包飞扬把这个三方合资造船公司的项目留在海州呢。

    不过包飞扬接下来提出来的第二个要求就又引起了争议。

    包飞扬刚才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市里要将造船业作为战略性的支柱产业写入到海州市的发展规划当中,并以这个为要求,支持造船业的发展。对于这一点,既然市长陈玉清都不表示明确反对,在座的其他常委们都没有什么异议,反正就是纸面规划,市里的规划几乎每年都要修改,现在写进去,也不代表海州市一定会按照这个规划区做去执行什么,甚至有的常委会觉得包飞扬之所以让市里发展规划写入这一条就是为了把韩国山水公司给骗过来。(未完待续)

    ... ( 一路青云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3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