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雏凤初鸣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人比人得死

文 / 夏言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沈国生虽然来江北省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前段时间刚刚陪同常务副省长徐盛教来海州考察,所以海州的不少干部都跟他打过照面,对那些人沈国生基本上都有个大致印象,不过也确实仍然有很多其他的海州市干部沈国生还不认识。《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市委常委、秘书长高金荣就主动上前,跟随在沈国生、邱成德身旁,为他们逐次一一介绍坐在前排的干部。

    看到新来的一二把手在会议结束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走下主席台来到与会的干部们中间,做出如此“亲民”的举动,走下来跟大家热情客气地打招呼,刚刚站起来准备离开会场的一些干部们又都停下了脚步,希望能够有机会跟新市委书记、新市长打个照面,尤其是那些坐得比较靠前的干部。

    也可能是会场上人数太多,所以沈国生走得比较快,彷佛就是走下台来仅仅只是跟大家打个照面,几乎都是在市委秘书长高金荣介绍以后,就与被介绍的干部握手点头,说一句某某同志你好,只有在跟坐在最前排的那几位老干部打招呼的时候,才难得地多说了句:“以后市里的工作还要请你们多监督批评、多提意见!”

    沈国生从主席台的右侧走下来,一路带着平易近人的满脸笑容走过来,走到左侧的过道以后,没有继续到左边去,而是转身沿着走道向前走去,并很随意地同坐在走道两侧的干部亲切地打招呼。

    看到沈国生再向前走几步就会走到自己跟前。静静地等待着端坐在位置上不动的郑映泰顿时满脸兴奋,似乎感觉机会正向他招手。郑映泰心里突然有一种感觉,沈国生从主席台上走下来。其实就是一种姿态,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消除薛绍华等人留在海州的影响,并且建立自己的班底,而此刻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在会场上的干部中挑选自己的人了。

    郑映泰觉得自己虽然可能并不是最早跟沈国生有接触的海州官员,但是鉴于他的工作背景,很可能对沈国生在海州建立新班底有关键作用。

    现在新任的海州市委一把手沈国生在会场上做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还需要一个具体的人物。那个人已经很明显了,只能是他郑映泰。没看到沈国生正在走过来吗?

    郑映泰又是紧张又是满怀着期待,看着市委书记沈国生一步步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他内心几乎要欢呼起来,伸长着脖子引颈翘首着朝着沈国生的方向。那张圆胖的脸已经因为兴奋憋得通红,表面上虽然是镇定地在自己的位置上没动,但是全身有些僵硬地紧绷着,保持着随时准备着迎接沈国生,与沈国生握手的状态,甚至双腿因为兴奋在站立的时候有些轻微的颤抖,手中拳头用力地紧握着。

    他现在恨不能马上就到到沈国生面前表明自己的忠心,沈书记,我郑映泰愿意为你鞍前马后全力效忠。你指哪我打哪,你让我干啥我干啥,保证让沈书记你满意。

    想到自己即将成为沈国生在海州要树立的标杆。以及重要依仗,并从此拥有与光芒万丈的包飞扬叫板的资本,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明明是被包飞扬欺负了还要因为忌惮委屈着自己去隐忍,他不禁异常兴奋,似乎看到自己以后大仇得报充满快感的样子。想到这里郑映泰忍不住用挑衅的目光看了坐在自己斜前方的包飞扬一眼。只可惜包飞扬面向前方。看不到他的目光。

    “嘿嘿,包飞扬。马上你就知道,你要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了。”郑映泰恶狠狠地瞪了包飞扬一眼,心中默默的念叨。然后他又转过头,凶狠的神色一收,目光顿时再次变得炙热起来,落在沈国生的身上,然后轻咳了一声,挺了挺腰背,准备用最好的姿态迎接沈国生的接见。

    这时候,他突然看到沈国生猛地跨了两大步,直接越过中间的几排他的心里顿时一跳,心想沈国生这也表现得太明显、太急切了。

    他顿时浑身僵直,张开嘴巴:“沈书记”

    郑映泰叫出来以后,刚要弯腰鞠躬,腰却僵在那里,他突然发现沈国生似乎停得有点早,他并没有来到自己身前,而是停在了前面半步,并转过去对包飞扬伸出来了手。

    郑映泰看到沈国生似乎瞥了他一眼,随即又好像没有看到他,也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样,满脸笑容地对包飞扬说道:“飞扬同志,我们又见面了。”

    “怎么会这样?”郑映泰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既为自己刚刚的冲动感到难堪,同时又觉得哪里弄错了,沈国生怎么会主动跟包飞扬打招呼呢?包飞扬是他的前任薛绍华的亲信啊,沈国生接替了薛绍华的位置,现在也应该想办法接收薛绍华的权力和政绩啊,像包飞扬这种薛绍华留下来的亲信,应该是沈国生第一个想要打击压制的对象才对啊!

    而且,只有将包飞扬这个前任留下来的嫡系搬开,沈国生才有机会控制海州的船舶工业,才可以消除薛绍华留下来的影响,在海州留下自己的印记,让海州的发展成绩成为自己的政绩,而不会让人说他在海州取得的成绩都是他的前任留下来的。

    郑映泰觉得沈国生与包飞扬之间并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他很快找到了一个理由:沈国生跟包飞扬打招呼只是表面上做给大家看的,他很快就会看到自己,然后跟自己打招呼并交谈,说不定马上就会说出那句让他重返船舶工业战线,否则就是浪费人才的话。现在沈国生对包飞扬的态度越热情。等会儿包飞扬越下不了台,也没有办法反对沈国生对他的任用。

    想到这里,郑映泰的心情又放松了几分。他连忙调整状态,准备看戏。

    这时候,包飞扬已经伸手跟沈国生握在一起:“是啊,现在应该叫秘书长沈书记了。我代表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干部群众,欢迎沈书记的到来,也欢迎沈书记来到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考察,以后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工作还要请沈书记多关心、多指点。”

    “哈哈。你们临港经济开发区我会去的,不过咱们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工作有你这个全省最年轻的明星官员在。我很放心。”沈国生伸手拍了拍包飞扬的手臂,加在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前缀一会变成了“你们”,一会儿又成了“咱们”,尽显这位海州市委新一把手的说话艺术。“我就一句话要说,希望咱们临港经济开发区不要因为市里的人事变化而受到影响,以前怎么做的,以后也怎么做,我来这里,与薛书记一样,就是来做你们坚强后盾的。”

    “那我就先谢谢沈书记的信任与关爱。”包飞扬笑了笑说道。

    “怎么会这样?”郑映泰再次在心里嘀咕起来,他觉得沈国生不应该这样说,这样说似乎显得太亲密了一点吧?就算沈国生是想要做做样子。可是这个样子做得似乎有些太过了啊!

    不过他又想到,沈国生现在对包飞扬表现得这么亲切,等会的反击应该会更加犀利。他对自己的态度可能会更加亲密。

    沈国生跟包飞扬说了两句话,并没有马上离开,他转过身,对紧跟上来本预为他做介绍的市委秘书长高金荣说道:“高秘书长,我跟飞扬同志以前见过面,我俩非常熟悉。哈哈。”

    “是是!”高金荣连连点头,“我记得沈书记您之前到过临港经济开发区做过视察呢!”

    “飞扬同志在省里是挂了号的。省委王书记、洪省长都交代,让我要利用在团总部工作过的优势,发挥在青年干部培养方面的能力,用好飞扬同志这样的年轻干部,培养出更多飞扬同志这样的干部……”沈国生笑着说道:“这前面一件事,我觉得非常简单,只要充分放权,让飞扬同志拥有足够的舞台,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叫出让人满意甚至是惊叹的答案。但是后面这件事委实太难,整个江北也就一个包飞扬,要我再培养一个甚至几个出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嘛!”

    沈国生说得非常风趣,包飞扬连忙谦虚地说道:“沈书记,你这是要捧杀我啊!我在临港经济开发区能够取得一点微薄的成绩,其实与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与相关部门与兄弟区县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我只是凑巧在这个时间出现在那个位置罢了。要说海州的干部,我觉得有很多人的能力都比我强,即使是在临港经济开发区,也有很多干部能力比我抢,开发区最难的事情都是他们在做,我现在都已经不怎么管具体的事情了。”

    “哈哈!”听到沈国生与包飞扬略显风趣的对话,大家都非常配合地笑了起来。

    只是这一席对话落在郑映泰的耳朵里,简直就是异常刺耳。沈国生对包飞扬的评价太高了,就算是要做做样子,也完全不需要这样。

    郑映泰原本一直胜券在握信心满满的心中猛然感到有一些恐慌,事情似乎突然变得不一样,跟他预料的完全不一样。

    沈国生还是没有向这边看上一眼,只见他转过身去,对走过来的邱成德说道:“邱市长,这是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包飞扬,你也应该认识吧?你看看他这句话,简直就是信心十足的体现。”

    邱成德笑着点了点头,向包飞扬伸出手:“我和飞扬同志也算是老相识了,飞扬同志在望海县的时候,我们就打过交道了。”

    邱成德曾经是江北省建设厅的常务副厅长,后来原交通厅厅长因为包飞扬的缘故被查出污点退居二线以后,邱成德被王虹锋调到交通厅,担任交通厅厅长。

    虽然邱成德履任交通厅是因为王虹锋对他的欣赏,那时候他和包飞扬还不认识,不过邱成德因祸得福,包飞扬也算是他的福星。后来两人确实打过几次交道,说起来相处还算默契融洽。

    邱成德这一次到海州担任海州市委副书记、常委、海州市代市长,看似提升不大,但其实非常关键。一来邱成德虽然已经是正厅级,但由于他此前在省机关工作的时间比较长,地方工作经历并不多,这将成为他以后进一步向上发展的瓶颈。二来海州市的发展态势非常明显,他到海州来,不但能够积累地方工作经验,并且能够取得亮眼的政绩,如此两者兼得的机会其实非常难得。

    在确定来海州以后,邱成德已经主动与包飞扬联系过,作为王虹锋提拔上来的干部,他很清楚包飞扬在王虹锋面前的地位与影响力,另外他也知道包飞扬在海州的作用,就算是从实际工作考虑,加强与包飞扬的联系显然也很重要。

    “邱市长,你好。”包飞扬跟邱成德握了握手,简单地打了个招呼,邱成德是王虹锋选出来的,两人已经有默契,自然不需要多说什么。

    邱成德笑着说道:“飞扬同志的工作能力,在望海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体现,在海州也已经得到证明。不过我希望他的这种能力可以得到更充分的发挥。”

    郑映泰心里更加惊惶不安,邱成德对包飞扬的评价虽然没有沈国生那么夸张,却更加实在,而且评价同样很高,高出正常的评价。而且从他的话里还透露出一个信息,似乎两个人早就认识了,而且关系还不错。

    “怎么会这样?”

    这一次郑映泰几乎在心里哀嚎起来,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作为前任市委书记和市长重用的官员,在新市委书记沈国生与新市长邱成德面前,依然如此得宠!相比之下,他这个铁了心想往新市委书记和新市长圈子里靠的海州造船工业的老骨干,压根儿就没被沈国生和邱成德两位新领导注意啊……

    真的是人比人得死,货币获得扔啊!一时间郑映泰又气又恨,心里酸的都能开醋厂了!(未完待续) ( 一路青云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3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