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雏凤初鸣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大洗牌的契机

文 / 夏言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王进前刚刚一动,就被何长山伸手拦了下来。《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他厉声喝道:“站住,谁允许你走的?”

    王前进吓了一跳,连忙扭头向王志同求援,嘴里喊道:“爸,您帮我说说话呀!”

    王志同就连忙陪着笑向何长山说道:“何支队,这是我不成器的儿子,你就让他走吧!”

    何长山往包飞扬那边望了一眼,态度严肃地对王志同说道:“王局,这是你儿子?现在情况还没有弄清楚,你儿子还是留下来,等情况弄清楚了再走不迟。”

    王志同哪里敢让王进前留下来,见何长山不卖这个面子,就委婉地说道:“何支队长,我儿子他并不是警察。”

    市局警务督察支队的职责是对警察队伍与警务工作进行监督,是针对警察队伍内部的,王志同的意思是王进前不是警察,所以督察支队并没有这个权力对王进前采取措施。

    何长山淡淡地看了王志同一眼,两个人虽然平级,但何长山是专门督察警务人员的,王志同也在他的督察范围内,更何况他和方学文之间是什么关系,王志同这个不开眼的儿子惹到了包飞扬,他怎么会卖王志同的账?

    “你儿子虽然不是警察,但是这里几个警察的警风警务问题还需要他配合调查,所以他必须要留下来!”

    王志同皱了皱眉头,何长山是方学文刚刚提拔起来的亲信,又手握大权,他还真不敢当面硬顶。

    另外一边,刘德刚看到梅立峰向方学文敬礼,他也连忙敬了一个礼。中天市警察系统的警官大多知道方学文这位执掌市局的一把手当初就是从西郊分局提拔上来的,梅立峰可以说是方学文的旧部,想到这里,刘德刚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如果事情已经处理结束,刘德刚倒是也不担心方学文会给梅立峰撑腰,毕竟刘德刚是为王志同办事。王志同在市里也有靠山,但现在被方学文撞了个正着,刘德刚就不能不担心。

    好在这里是南郊分局红石冈派出所的辖区,梅立峰插手南郊分局的案子。本身也说不过去,只要咬死这一点,相比梅立峰也不会自找麻烦。

    刘德刚正在琢磨等会怎么将梅立峰拉下水,将焦点转移,让方学文投鼠忌器。却看到方学文根本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反而向前跨了两步,来到刚刚说话的那个年轻人面前,主动热情地伸出双手。

    怎么回事,方学文认识这个年轻人?刘德刚顿时大吃一惊。如果说梅立峰插手南郊的事情本身就比较理亏,不一定会揪着今天的事情不放,这个跟方学文熟悉的年轻人则没有什么忌讳。

    “方叔,你好,我也是今天刚刚到,来中天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还要在中天停留两天,我有的是机会去找你蹭饭吃。”包飞扬跟方学文握了握手,微笑着说道。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已经从梅立峰的口中知道方学文现在是中天市公安局的一把手,虽然还没有担任常委或副市长,但也已经是副厅级,通常副厅级已经算是正式跨入高级官员行列。

    方学文对待包飞扬的态度非常热情,因为他知道他能有今天,与包飞扬的关系很大,可以说没有包飞扬的话。也就没有他方学文的今天。

    “哼哼,你敢不找我蹭饭!”不过方学文知道眼下这个场合并不适合详谈,他笑着在包飞扬的手背上拍了两下,有些惊讶地问道:“对了。你是开学术研讨会?我还以为你是来中天招商的,那你怎么又会到这里来?”

    方学文看似漫不经心的问话,却让一旁的王志同和刘德刚吓了一跳,招商引资那是政府的工作,也就是说包飞扬是政府官员?他们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包飞扬,又松了一口气。包飞扬看起来很年轻,就算他是政府官员,级别想来也不高,说不定只是哪个地方招商局的普通干部,不值得大惊小怪。而且到中天来招商引资,显然包飞扬工作的地方比较偏远,一边稍微大点的地方只会去沿海甚至港澳台招商,包飞扬来中天招商,显然他们那个地方远远比不上中天。

    刘德刚也暗自庆幸,幸亏方学文等人来得及时,要是晚来一步,他真的动手将梅立峰、包飞扬等人抓起来,事情怕是要麻烦得多,毕竟要牵涉到其他地方的干部。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最关键的是,包飞扬和市局一把手方学文的关系看起来很不一般啊!仅仅是从有限的聊天中就可以看出来,方学文和包飞扬绝对不简简单单是普通的认识关系,很可能是通家之好。

    这下可就糟糕了,自己惹谁不好,偏偏惹上和方学文有通家之好的包飞扬?这次很可能要倒大霉了!

    包飞扬不管旁边王志同、刘德刚、王进前几个人怎么想,他笑着冲方学文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次我们海州开发区派来了几个人,今天刚到中天。会议明天才开,我想抽时间来这里看看我同学,没想到差点让这几个人给抓起来……”

    方学文轻轻点了点头,脸色也渐渐严峻起来,他回头看了看刘德刚,又看了王志同一眼:“志同同志,让你的儿子留一下,长山同志,涉及到警务人员,你安排人维持一下秩序,向在场的人员了解一下情况。”

    方学文迅速做出了安排,王志同又怎么敢再逼着何长山让让王进前先离开,他暗暗瞪了王进前一眼,心中骂道,坑爹的玩意儿,今天老子可要被你这个家伙给害惨了!

    “飞扬,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学文问道。

    包飞扬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简单说了一下:“方叔,是这样的,我这位同学有一个五岁的侄子,今天上午在小区门口玩耍,结果无缘无故让一只大狼狗给咬了,大狼狗的体型比小孩还要大,我同学看到情况危急,上前驱逐,谁知道大狼狗咬着小孩竟然不肯松口,我同学急了。就用手边的扳手砸了狼狗两下,狼狗回头要咬人,我同学仓促之下反击,没想到失手将狼狗打死了。”

    “孩子的情况怎么样了?”方学文闻言皱了皱眉头。市里养狗的人越来越多,警方每天都要接到狗咬伤人的报警,体型超过成人的大狼狗袭击五岁的小孩,其危险性可想而知,很可能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甚至是死亡。

    包飞扬道:“还好是冬天。孩子身上穿的衣服比较多,就算这样也差点将手臂咬穿,不幸中万幸的是没有什么大事,已经在厂医务室处理过了,只要伤口没有感染,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那就好!”方学文点了点头,又转过头去看向刘德刚:“是谁家的狗查到了吗?”

    方学文虽然对具体的情况还不了解,不过刚刚在外面的时候也听到大家的一些议论,包括听到有人说要人向狗道歉。方学文也是搞刑侦出身的,几乎已经推断出事情的大概情况。所以才会出声让王进前留下来。

    刘德刚看了王志同一眼,王志同的反应也很快,他连忙走上前两步,表情沉痛地说道:“方局,那只狗正是我们家的,以前好好的,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好好的就发狂了,狗咬了人,是我们的不对。对于给当事人造成的伤害,所有的医药费都由我们承担。”

    “可是虎子怎么办?我养了它好几年,就跟儿子差不多,难道就白死了吗?”听到王志同这样说。王进前顿时嚷嚷了起来。

    “啪!”王志同突然转过身,抡起胳膊,狠狠地扇了王进前一巴掌,相比前一次,这一巴掌当真是毫不留情,王进前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被打得转了两三圈,最后一屁股坐到地上,硬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混账东西,你给我闭嘴!”王志同差点气疯了,这小子平常挺机灵的,怎么今天好像脑子缺根筋一样,当着市局一把手方学文的面竟然还不知道收敛,这真是老寿星上吊找死,不但自己找死,还要将他拖累死。

    其实并不是王进前人傻,一来王进前平常娇惯放纵惯了,每次王志同都会帮他擦屁股,久而久之,王进前早就变得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二来就算是这样,正常来说,王进前也不会不知道方学文是王志同的顶头上司,在方学文面前也不敢嚣张。只是方学文晋升速度太快,刚刚坐上市局一把手的位置,根基未稳。王志同的后台又另有其人,对方学文一直不怎么恭敬,在私下里经常诋毁、蔑视方学文,很有点不将方学文放在眼里意思。王进前耳濡目染,经常听王志同这样说,也受到影响,竟然也没有将方学文放在眼里,归根到底,还是王志同种下的祸根。

    “哇”坐在地上的王进前终于反应过来,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老不死的,你竟然打我”

    “你给我闭嘴。”王志同气得抬脚就往王进前的身上狠狠踹了两脚:“你再说话,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

    王志同是真的气坏了,他实在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王进前居然还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方学文一直想要拿人开刀,这一次突击检查就是冲南郊分局来的。

    王志同在中天市公安系统里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实力派,尤其是在南郊分局这个地方,王志同经过多年的经营,在南郊分局和公安系统内外都构建了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谁要是想要动一动王志同,都要考虑这张关系网的力量。

    所以在正常情况下,王志同并不怎么担心方学文,但是王进前这个混蛋小子,却偏偏要将把柄送到方学文手上,如果方学文抓住这件事情不放,不但王进前要遭罪,王志同也会受到影响。

    王志同现在只想将狗咬人这件事揽下来,赔一点了结这件事。

    或许是感受到王志同的怒火,王进前终于吓住了不敢再乱说话,只是坐在地上,忍不住直哼哼。

    王志同又惊又怒,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强忍着转过身,对方学文说道:“方局,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家这小混蛋欠收拾。不过请方局放心,这件事是我家里的狗引起的,我一定妥善处理,让当事人满意。”

    方学文目光冷冷地在王志同脸上一扫,没有说什么,然后转过头去:“飞扬啊,你接着说。”

    王志同心里一突,他本来想通过主动承担责任,换取事件的主动权,可是方学文似乎并没有就此放弃追查下去的打算。

    方学文这一次突击检查,确实是想要抓一个典型,以推动基层警务工作的进步,并实现对基层警务工作的掌控。不过在方学文的计划当中,他也并没有想要针对王志同,王志同是跟硬骨头,要拿王志同开刀的话,肯定会面临比较大的阻力,他的想法是抓住下面一个派出所的工作进行突破。

    如果不是涉及到包飞扬,方学文或许会敲打王志同两句以后,不会对这件事刨根究底,但是涉及到包飞扬,他就必须要弄清楚包飞扬是什么意思,如果包飞扬要追究这件事,追究王进前的责任,那么王志同的关系网再强大,方学文也会继续追究下去。

    王志同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的关键还在包飞扬的身上。

    通过观察方学文与王志同、刘德刚等人的表现,包飞扬其实已经意识到方学文对南郊分局的控制存在问题,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才会出现“南郊小霸王”这样的现象。当然,这也与方学文刚刚担任市局一把手有很大关系。

    包飞扬这时候如果再不知道利用这个机会,让方学文借机发作,对南郊分局来一个大洗牌,也枉为他在官场厮混这好几年了。于是他直接将矛头指向王进前和刘德刚:“方叔,今天我也算是开了眼界,刚刚这位狗的主人带着人来堵着门口,不说赔偿受伤孩子的医疗费,而且还公然要求我同学当众给他的狗下跪磕头,还要赔偿三万块钱……”(未完待续。) ( 一路青云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3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