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七卷第一百零三章 斗心计

文 / 拾寒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毅道:“假象?”

    “是啊,李主任。《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西重集团的这位负责人端着一张苦瓜脸,说道:“一方面,是为了给买家一个好印象,让他们觉得咱们西重集团是一个好厂子,出高价前来收购,另一方面,我们也是为了不亏待职工。公司早就处于亏损状态了,但这么多的工人要吃饭啊,我们便从银行贷了一笔款子,用来维护正常的生产。”

    李毅道:“西重集团,真的走到这一步了吗?这可是一家有着数十年历史的老厂。”

    “早几年就不行了,从去年开始,就更加走下坡路,到今年,就完全是在撑着。要不然,省里也不会痛下决心,打算进行改制。实在是走投无路,不改制不行了啊!李主任,你是京城企改办的主任,我们厂的改制方案,还请您早日批复下来呢!”负责人道:“我们公司现在每拖一天,光还银行利息,就是一笔大支出!”

    一边说着话,一边进了电梯,来到办公大楼的办公室里,大家坐下谈话。

    李毅道:“买家看到你们公司生产效益这么好,他们就不疑惑吗?这么好的企业却要卖掉!”

    “他们没有疑惑啊!他们看到我们的生产情况这么稳定,还特别高兴,以为贪了一个大便宜呢!”负责人笑道。

    李毅道:“那你们的企改方案,拿到职代会上讨论过没有?我刚才跟那些职工们聊天。他们没有一个人知晓这个情况的。你们这是打算欺瞒他们吗?”

    负责人坦然道:“李主任,你言重了。我们虽然没有通知所有的职工,但这个企改方案,还是召开过职工代表大会,大家进行过讨论和表决的。”

    李毅道:“那职工们怎么都不知晓呢?”

    负责人道:“当初召开职代会,每个车间只选了一两个代表出来参与,我们在职代会上再三叮嘱过他们,企改方案批复下来之前。叫他们不要说出去。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我怕传出去后,会引发没必要的骚乱。”

    郭金灿笑道:“李主任,的确是这么个情况,职代会是肯定召开了的,但出于稳定考虑,这才没有宣扬出去。”

    李毅心里清楚。国企改制中,如果官商勾结甚嚣尘上。唯有职代会可能会成为阻止改制贪腐奥步的一道屏障。

    但这也只是一种“可能”。

    在实际的操作中。职代会看似是某些人侵吞国有资产的一道不可逾越的关隘,其实,对于那些老谋深算的家伙来说,职代会不过是他们把弄于掌股之间的一个玩偶。为拿下职代会这一关,他们可谓诡计百出,多的是歪门邪道来应付。

    李毅缓缓说道:“那就把当初参加职代会的职工代表们再次请来,我有话问他们。”

    负责人表情一滞。说道:“李主任,这……”

    李毅虎着脸道:“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负责人道:“时间隔了这么久。现在又是上班时间……”

    李毅道:“你想说你找不到他们人了吗?你们难道没有按规定组织会议签到?也没有预备会议记录簿?”

    负责人的额头也开始冒出冷汗来了。

    李毅沉声道:“提交职代会表决的方案,必须提前10天发给职工代表。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预备会议,组织职工代表审议的规定?你们身为公司高层领导,知不知道上面的那条规定?”

    负责人道:“当时情况紧急,我们公司领导层即刻拿出议案后,就立马付诸表决。”

    李毅道:“你们突击召开职代会,不给职工代表留有充分的征询本部门职工意见和**思考的时间,这是违反组织纪律的行为!”

    “李主任,是我们的错,我们当时操之过急了。”负责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想这个李主任年纪轻轻的,怎么有这么大的威仪啊!那双俊目一瞪,能把人吓个半死呢!

    李毅道:“在涉及企业改革、改制、职工下岗分流等重大问题时,应采用无记名投票的形式表决。你们当初是采用的这种方式吗?”

    负责人道:“是的,是的。”

    李毅道:“你现在就去把你们能找到的职工代表给我找过来!我要当面问问他们!”

    郭金灿道:“李主任说的话,你们听到没有?还磨蹭什么,还不快去!”说着话,对着那个负责人连使眼色。

    那个负责人连声答应,起身离开。

    李毅对职代会里存在的种种猫腻,也有所了解。

    某些国企单位,为使职代会能够顺利通过厂长、经理的主张,避开职代会对其主席团的选举和主席团对职代会的组织职能,把职工代表大会渲染成由厂长经理给职工选出的代表开的一个会议,而非规定的“职工行使民主政治权力的一个组织形式”,或者干脆把职工代表大会混同于工会会员大会,由行政领导班子决定召开或不召开、何时召开职代会及其会议议程;由工会主席充当经理、厂长的替身,取代职代会主席团,违规主持会议和领导职代会届期内的所有活动。使职工代表在被蒙骗中丧失对职代会的主导权。

    召开职代会时,厂里临时随意指派会议主持人;宣读方案后不组织代表审议,直接付诸表决;表决时不设投票箱,由主持人直接收票;不清点参会人数;不宣布发出票数和收回票数,马马虎虎地通过。一旦未能通过,还可当场宣布发现程序错误,表决无效。

    西重集团的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孙政富率领一众手下赶了过来,向李毅问好,说要安排宴会,为李毅接风洗尘。

    西重集团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集团党委书记的职务,跟李毅的级别是一样的,都是正厅级别。

    但李毅是从中央下来考察工作的领导,代表着中央,又是来监督调查西重集团企改工作的,自然就要水涨船高,权力更重一级。

    李毅拒绝了西重集团的好意,说自己是下来工作的,每天都有差旅费,工作餐由自己解决就行了,不必劳烦西重集团。

    并不是李毅不给孙政富面子,而是他深深的知道,西重集团的这潭水很深,深不可测!自己不能糊里糊涂的栽倒在这上面。吃几餐饭事小,但被人抓住把柄,或是被人设局引上了贼船,那就事大了!

    孙政富道:“李主任,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请你吃个工作餐。”

    李毅摆手道:“真的不必了。孙董,我们此来,是专门调查贵公司企改一事。关于此事,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孙政富五十多岁,谢顶很严重,头上有幸存活的头发,一根根向后梳着。脸上的皮肉,松松垮垮的,像一块枯死的老树皮。

    “李主任,本公司的改制情况,都已经形成了书面材料,上报给中央企改办,我相信你已经看过了吧?里面的所有材料,都是真实可信的。我希望李主任能尽快审批通过,我们也好早日开展相关的改制工作。”

    李毅道:“孙董,你想跟我说的,就只有这些吗?”

    “李主任,你如此年轻,就身居高位,可见你前途无量啊。我孙政富最喜欢结交少年英雄,如果李主任看得起在下,我愿意跟李主任结为忘年交,做对好兄弟。”孙政富说话时,脸上的表情总是一丝不变,十分的严肃,就算是跟李毅说要拜把子的话,也是这种表情。

    李毅笑道:“孙董,我可高攀不上啰!”摆了摆手,说道:“孙董,国企改革,有很多种方法,你们公司为什么要选择拍卖财产一途呢?西重集团,真的走到这一步了吗?”

    孙政富道:“李主任,我们也想搞活这个企业啊,可是,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来西重集团之前,这里已经连续换了三届领导!但都因为做不出成绩来,结果很快就被撤换掉了。西重集团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

    李毅沉声道:“但西重集团是国家重要的重工业公司,拍卖之前,是不是再三思?”

    孙政富道:“李主任,没有用了!我们什么方法都试过了。这企业就是没有半点起色啊。现在机会难得,有人肯收购本公司,我们就趁着这个好机会,将西重集团进行改制了吧!还请李主任早些批复。”

    正说着,工作人员带领二十几个工人走了进来,先前那个负责人对李毅笑道:“李主任,职工代表们找来了,有些人今天休假,还有些人离不开工作岗位。怕李主任久等,所以就先带这些人过来了。”

    李毅缓缓扫视那二十几个人,俊眉一皱,心想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老弱病残啊!他们真的是在职员工?而且是职工代表?

    “这位是中央企改办的李主任,这次来咱们公司调查企改情况,李主任若是问你们什么,你们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可撒谎!”孙政富板着脸孔,沉声向那些人说道。

    李毅摸着下巴,指着一个职工代表,问道:“你退休几年了?”(未完待续)

    {<a href=".." target="_blank">..</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 官路弯弯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3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