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十卷 第二百六十七章 草蛇灰线

文 / 拾寒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林灵在旁边笑道:“你们想和李毅当亲家?那得看看你们的女儿,长得漂不漂亮!”

    周子琪道:“我女儿像我啊,你们看我长得漂不漂亮就知道了。《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林灵扑哧一笑:“我看还是算了吧!”

    这话当然伤了周子琪的自尊,她当即脸色一变。

    李毅连忙说道:“子琪,林灵说话,没遮没拦,不过脑的,你不要介意。”

    这话又把林灵给得罪了,她瞪眼说道:“李毅,你说谁没头没脑呢?你说老实话,你这老同学,能跟我姐比美吗?”

    林馨道:“林灵,怎么又扯上我了?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林灵生起气来:“哼,就知道欺负我,我不理你们了!”

    说罢,她赌气起身往外便走。

    林馨喊道:“你上哪里去?”

    林灵道:“我还不如跟了玄姑去!”

    李毅道:“她脾气越来越大了!我不过是说了她两句,她就给我这么大的脸色看。”

    林馨歉然的笑笑:“你们聊,她没事的,我去看看她。”

    然后,她又拍拍李毅的胳膊,施施然走了出去。

    林灵就在外面生闷气呢。

    林馨上前,笑道:“你啊,何必跟姐夫治气呢?难道他对你还不够好吗?”

    林灵道:“姐,我看你就是个傻子,难道你就看不出来吗?李毅那个所谓的老同学,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李毅看,眼波含情呢!我怀疑他们学生时代,有过什么超友谊的关系。”

    林馨扑哧笑道:“你啊!太小心眼了。”

    林灵道:“是你太没心眼了!”

    林馨道:“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李毅那么优秀,在认识我之前,别说有女人喜欢他。就算是和他谈过恋爱,那也不稀奇。毕竟,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难道要跟一个故事中的人计较?”

    林灵道:“那你也是缺根筋!要是我,就看不得他们眉来眼去。”

    林馨笑道:“李毅可没有眉来眼去。他那个老同学,也是当妈妈的人了,就算对李毅有好感。这么多年没见面,也早谈得无味了!我要是吃醋小心眼,那才叫人看小了呢!”

    林灵道:“反正你就是个傻子。”

    林馨道:“我不傻,你才是真傻。如果李毅是你丈夫,你就任由他跟旧情人在里面谈论叙旧,你生气跑到外面喝西北风?那岂不是更给了他们旧情复燃的机会?”

    林灵啊了一声,瞪眼道:“姐,你说得对啊!你不能出来,你得进去监督他们!”

    林馨道:“这里是乡下地方。你打算去哪里?跟我一起进去吧!”

    林灵道:“不了,这家里太闷,我出去走走。”

    林馨道:“你也不认识这里的地方,别走丢了。”

    林灵道:“才不会呢!你当我是小孩子呢!”

    林馨道:“等等,我喊个人陪你一起去。”四下一望,正好看见方红业和周良在一边窃窃私语,便招了招手,把周良喊过来。要她陪林灵四下走走。

    周良答应一声,陪林灵往马路上走去。

    林馨摇摇头。心想林灵只比自己小一点,却仍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太不懂事了。

    转身进屋,听到里面爆发出一阵欢乐的大笑,原来是周济民说了一个笑话,把众人都逗笑了。

    周济民笑道:“李毅同志。说到刚才这个笑话,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就是西州市委书记葛贺民同志说给我听的。”

    李毅哦了一声:“葛贺民同志啊,我看他平时挺严肃的,想不到也会讲这么诙谐幽默的笑话。”

    周济民问道:“李毅同志,你和葛贺民同志很熟悉吗?”

    李毅道:“我以前在西州工作过。他是我的老领导了。”

    周子琪插嘴说道:“李毅,我听爸爸讲,你现在都是副省长了,级别比葛书记还要高呢!你要是调回南方省,那就是他的领导,也是我爸的领导了!你这官,升得可真快!不像有些人,好几年都坐在同一个板凳上,都不带挪动一下的。”

    坐在她身边的一个男人,皱起眉头,不悦的挪了挪身子。

    周济民笑道:“李毅当官,的确是像是坐了飞箭一般在飞升!我们一般人,那是望尘莫及的。葛贺民同志的升迁,也算是正常的了,他这个年纪,能当上西州市的一把手,这可是个关键的过渡期呢!”

    李毅道:“是啊!人生最关键的地方,往往就是那么几步,一旦走对了,那升起职来就飞快了。”

    方振在旁边,一直插不上什么嘴,这时便笑道:“依我看,葛书记指日便可高升了吧?他年龄和资历都够,把西州市治理得也有井有条,得到了省里领导的高度赞扬。”

    周济民道:“嘿嘿,葛贺民也知道自己的仕途走到了关键点,最近正在四处活动,想到省里去工作呢!”

    他微微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他这个人,资历是有的,但要说到本事,谈到治理地方的能力,那还是稍微逊色了一点,远的不讲,就拿省里的几个地级市来对比,西州这几年也没有多大的起色和进步,要说竞争力,葛贺民还差了一点哪!”

    李毅心念一动,问道:“葛贺民最近在活动?想调到省里去工作?”

    周济民道:“可不是嘛?到处拉关系,到处托人,找我都不知道找过多少回了呢!每次都要请我吃饭。我不得不说,这个人,还是挺会钻营的。现在这时代,论升迁,不一定非得讲资历和政绩,有些人会跑动,会巴结,指不定就飞黄腾达了。有些人再能干,没有后台,没有关系,照样难以出人头地。”

    方振在旁边听了,不由得羞愧难当,周济民这字字句句,好像都是说给他听似的。

    李毅却是恍然大悟,心想果然啊,葛贺民无故提拔方振,又跑到我面前来表功,目的就在这里!

    只不过,葛贺民做事,做得比较隐蔽,比较上路,他替人做了好事,却不要求当面回报,而是要让你们自己去琢磨,怎么样投桃报李。

    葛贺民的埋线,埋得长,埋得深,草蛇灰线,无影千里,不是高人只怕还识不破!

    李毅何等聪慧?一听周济民提到此事,马上就想到了葛贺民的深刻用意。

    因此,当周济民问李毅和葛贺民之间关系如何时,李毅几乎没有多想,就回答说:“关系一般。也就是普通的来往。”

    周济民笑道:“那就是了。本来,我还想呢,如果你和葛贺民关系好的话,我倒是可以做做顺水人情,在背后适当的帮帮他的忙。既然你和他关系一般,那我就懒得为他运作了。”

    李毅心想,你这个顺水人情,和葛贺民的提拔之情一样,我李毅都是无福消受的!

    你今天说开我的面子,帮了葛贺民,那我还得欠你一个人情!天知道将来什么时候,你就会来求我帮其它的忙?

    因此,李毅轻巧的就将这两个人全拒之门外了。

    只有方振还是有些糊涂,似乎没听明白两人的对话。

    李毅说:“人事运作,那是你们组织上的事情,我一个外人,就不便与闻了。”

    周济民道:“说起来,南方省这些年,人事变化也很快啊!以前的老常委,没剩下几个了。”

    李毅笑道:“人事更替,这也是常情嘛!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谁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去哪里工作。”

    周济民道:“李毅同志,你下一步要是能调回南方省,那咱们又可以做同事了。南方省正需要你这样敢想敢做的大领导!”

    李毅摆摆手:“我嘛!呵呵。”

    周济民道:“哎呀,我现在还历历在目!想当初,你在钢铁峰会上,一鸣惊人,那个时候,你带给我极大的震动,当时我就想,这个人将来必定不是池中物,果不其然,被我说中了吧?”

    听他说到以前的事,李毅微微一笑,心想那时的周济民,眼里只怕完全没有我李毅这号人物吧?

    他怎么也想不到,现在我的地位,会超然于他之上!

    周子琪忽然红了脸,迅速的瞥了李毅一眼,见他并无异样,也没有看向自己,不由得大为失望。

    李毅道:“济民同志,今天就在这里吃饭吧。”

    周济民看看表,哟了一声:“瞧瞧,和你聊得尽兴,都不知道时间了。这都到饭点了呢!我们还是回她婆家吃吧!”

    李毅道:“这新年大节的,到哪里吃还都是一样?反正都有好酒好菜款待!”

    周济民呵呵一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叨扰方振同志一餐酒饭了。”

    方振自然高兴得很,忙去安排酒席的事情。

    林馨看看周子琪,笑道:“你和李毅是同学?”

    周子琪嗯了一声:“李毅很优秀的。”

    林馨笑道:“他再优秀,也比不上你们班的郭小玲吧?她可一直是你们班上的班长。”

    周子琪讶了一下,诧异的望着林馨:“你也知道郭小玲?”

    林馨点点头:“当然啊,郭姐姐一直跟我们有来往呢!”

    周子琪脸色阴阳变化不定,诧异的试探着问道:“郭小玲和李毅还保持有来往?哦,不,我是说,你们和郭小玲还有来往?”(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官路弯弯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3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