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9章节日进斗金

文 / 作者:汪洋大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手脚麻利的田伯光的母亲,已经将各色菜式摆放完毕,还有杯碗盏碟和筷子,都在八仙桌上摆放好了。

    田裕民他们正准备吃饭,只听一个男中音已经穿透门窗,直入耳膜道:“远方的客人来了,欢迎啊,欢迎。”

    只见田中翁走了进来,他是田伯光的父亲,田裕民来的时候向田伯光打听过他,田伯光说他家有个什么亲戚做喜事,他父亲去喝喜酒去了.

    这不,他喝喜酒回来了,他说话时,红光满面,声音朗朗,神采飞扬,这个平时木讷的庄稼汉子,早晨听儿子跟他说过,今天有人上门来买石头,他浑然不当一回事,儿子这些年在家,做过不少冤枉事,没少折腾过他,所以他今天也没把儿子说的当成一件事,没想到,才到家,田伯光的母亲跟他说买矿石的来了,看来,这臭小子没骗自己,终于干成了一件事,他十分高兴.

    田裕民向他介绍了石破天,说是过来买矿石的老板,田中翁赶紧伸出双手去,两个人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那个亲热劲儿,好像他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似的。

    田伯光和他们一起回家后,他又急匆匆地返回洞口,毕竟,还有一大帮子人在那儿,他们初来乍到,一切还不熟悉,作为东道主,虽然时间仓促,没有准备他们的饭,可他有义务帮忙好好安排,因而,他返回了工地.

    一顿豪饮,田中翁喝高了,还高声叫嚷着要敬酒,田裕民见他喝多了,就没让他再喝,若仍由他敬下去,指不定会醉成个什么样儿.

    田裕民和石破天谁也没醉,意犹未尽之时,田伯光从山上下来了,田裕民问他情况怎样了,他回答说一切处理妥当,就等他们出发了。酒已微醺,恰到好处,再喝就要喝多了,石破天还有千里征途,田裕民让田伯光向石破天意思一下,稍稍敬了点酒,便适可而止地收起了酒杯。

    田中翁听说贵客就要走了,他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坚持要送他们出门.

    回到西山,来到两辆农用运输车旁,石破天让田伯光将自己今天雇佣的劳力召集起来,他拍一拍田裕民的肩头,对大家说:“田老板说了,今天第一次出矿,大家讨个好兆头,先把今天的工钱,都发给大家。”

    说完,石破天拿起一沓钱交到田裕民的手上,田裕民顺手扔给了田伯光,说道:"以后,经济上的事,还是你处理吧."

    田伯光于是就给大家发钱,每人两百,他一边给人发钱,一边嚷嚷道:“有财大家一起发,这是今天的,给大家多发点,以后每天一百,少了你们的!”

    这些工人们傻眼了,这半天的活,老板就给发两百块钱,以后说准一天一百,这钱来得也容易了吧!

    送石破天坐上车的那一刻,田裕民咬着他的耳朵说道:“你小子,做得真绝,用这招儿替我们收买人心!”

    石破天满不在乎地说道:“啥叫哥们儿,这就叫哥们儿,明天我带四辆大车来,你安排一下,用小车转运出来,再用大车装,那样要划算些。”

    田裕民说道:"那样也成."

    农用运输车紧轰了几下油门,呼隆隆地开走了,田裕民和田伯光立在道旁,向石破天挥手道别。

    回到田伯光家,田裕民唤来田伯光,田裕民顺手拿起一根竹杆,伸到床底,鼓捣了几下,扫出大堆的钱来,他数了数,每匝一万元,共有十匝,那就是十万元,他把这些钱往田伯光一推道:“兄弟,好好保管。”

    虽然刚才见过这么些钱,可再一次看到时,田伯光还是愣了,他是真没想到,就那两车石头,居然能给他们换来那么多的钱,,他有些害怕了,便说道:“哥,钱来得太容易了,会不会出事?”

    田裕民瞅见田伯光一脸的害怕劲儿,就笑道:“看把你吓的,没见过世面似的,告诉你个秘密,我们刚才运出去的,是钼。”

    “木?”

    “对,就是钼,不过不是树木的木,而是钼,是金字旁加个当眼睛讲的钼。”

    “钼是做什么用的?哥。”

    田裕民把甄教授讲的那番话,滔滔不绝地讲给了田伯光听,田伯光瞪大眼睛惊奇地瞅着哥哥。

    “伯光,你就暂时保管这些钱吧,明天,你就去银行登记个账号,把这些钱全部都存进去。”田裕民对田伯光交代道。

    田裕民感觉到以后的日子,将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第二天一早,田裕民和弟弟去了一趟县城,雇上一辆车,先装上一车编织袋子,又买来一扎薄铁板,重重地压在编织袋上,带着车回到子山村。这辆车子的马力虽然和昨天的车子虽然没有什么差别,但爬坡能力远远强于昨天那种农用车,开到工地,装上矿石,上坡下坡,转运自如,司机技术相当不错,转舵打轮,动作飞快,油门猛吼,辗转了十几个来回,才将一堆矿石转运到路边。

    傍晚时分,石破天又回来了,带来了四辆柴油大卡车。见到田裕民,石破天兴奋不已,又是握手,又是拥抱,好像他们是多年没见的亲兄弟,又把自己的随从一一介绍给田裕民。可是,再兴奋也掩饰不了石破天的疲惫,田裕民看到石破天脸色发灰,眼睛布满了血丝,显然是一夜没有合眼。

    “到家里睡一晚吧。明天再走。”田裕民爱惜地说道。

    “兄弟,不行呀,家里等米下锅呢。”

    “有他们呢,你就住一晚上吧。”

    “家有千口,主事一人,能离得开的时候,我一定会和兄弟好好地聚聚。”

    哥俩在一旁说闹着,田伯光他们已经开始组织劳力装车。不到四个小时,四辆车子已经全部装满。这一次,石破天没有带现金,而是将两张活期存折塞到田裕民的手中,款存在农业银行,每份金额都是十万元。

    送走了石破天,田裕民回到田伯光家,拿出一张存折,送到舅妈的手中,舅妈立刻就睁大了眼睛,她生怕是自己看错了存折中的零,田中翁猫着眼睛过来看,舅妈把他的手给打回了。

    饶是田裕民见过世面,这种日进斗金的日子,还是让田裕民激动不已,自豪无比,按这个速度发展下去,不出两个月,田裕民就是千万富豪,不出两年,他就是亿万富翁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这钱就象富水河上的沙子,要想掏起来,是那么的容易。

    “钱来得太快了,不是什么好事儿,裕民,我们要慎重。”田中翁坐在松木椅子上,急急地抽着烟,呛得咳嗽连连.

    田裕民发觉,原来烟瘾很小的舅舅,不知什么时候,抽起香烟来,一根接着一根,烟瘾甚至比自己还大。

    “怕个鬼呀,这钱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是我们靠胆识和运气挣来的,怕什么,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有了钱,什么事情还办不成。”田伯光初生牛犊不怕虎,虎虎生威地说道。

    “臭小子,你懂个屁呀!这山不是我田中翁家的,也不只是我们村子的,这可是国家的矿产资源,我们弄了几天了,每天车来车往的,没准已经有人知道了,裕民,我看,咱们必须这样,先把手续办齐了,再这样懵懵懂懂地干,只怕会出事。”田中翁瞅见儿子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干脆没理他,他对田裕民说道。

    田裕民抬头吐了一个烟圈,慢慢说道:“是呀,你考虑得比较周全,可是,等到手续办齐了,再来卖矿石,只怕黄花菜都凉了,我看不如这样,趁着大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咱们抓紧时间,好好地干上一场,等到他们弄明白了,咱们早就是一座山了,就是想撼,只怕也撼不动了。”

    话虽然这样说,其实,他早已和古叔打过电话,在运作开矿一事了,不过,他不会言明是自己想开矿,只说自己一个朋友打算开矿,先让古叔给问问。 ( 官道民生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