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2章节满月如轮

文 / 作者:汪洋大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下午两点三十分,县委常委会在常委会议室召开。田裕民因为目睹了后山乡发生山火的全过程,被通知列席参加会议.

    会议开始后,候新宝首先向各位常委通报了上午县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决定的事项。听到他要引咎辞职,众位常委面面相觑,大为惊讶。

    印象中,候新宝虽然谨小慎微,可在律己上,他也从来没有那么严格.

    候新宝通报完情况,轮到大家发言表态,却没有一个人说话,众人都在揣摩候新宝的用意,不敢轻易发言。

    朱祖意的目光在常委们的脸上睃巡了一圈,还是没有人主动发言,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县委办公室主任杨文修那里。三十五岁的杨文修是最年轻的常委,也是县委的大管家,他看到了朱祖意在盯着自己,显然希望有人出来救场.就说道:“我先谈谈看法。”

    杨文修先喝了一口水,然后在烟灰缸里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趁这时间,他脑子飞速运转,调整了一下思路,字斟句酌地发表意见:“监察局关于几名火灾责任人的处理意见,我认为太严厉了。给石教义、胡修武同志的一定行政处分是必要的,但免去他们的现任职务,甚至降低胡修武同志的行政级别,从防火办报来的火灾情况看,采用的纪律处分不妥。这场火灾主要是肇事者引起的,对这个柯尊智绳之以法非常必要,法院最后量刑时,我看完全可以采用有关法条的上限。火灾发生后,石教义同志及时派出县专业扑火队,并且自己也及时赶到火场,应该说不存在什么失职行为,给个行政记过处分就可以了,目的是教育本人,警醒他人。胡修武同志也说清楚了他的去向,当时他正在陪来自台湾的投资者,洽谈招商引资合作事宜,同时对火情的大小估计不足,派出了以明正刚为领导的扑火队伍,根据他的情况,给他以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比较合适。至于明正刚,他身为乡领导,领受指挥扑火任务,虽然自己身先士卒,但领导不力,他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对这样的领导干部,我们不应该姑息,应该撤了他的职务,开除他的党籍。候县长要引咎辞职,我不赞同,且不说事发当天他在火场,正在指挥现场扑救工作,根据他当时的具体情况,也只能负领导责任。他没有及时赶赴现场吗?他没有采取措施吗?都不是。”

    见杨文修在石教义、胡修武、明正刚的处理上不同意监察局的意见,纪委书记蒋大川发言道:“对胡修武与明正刚,我看还是要分清他们的责任。胡修武是后山乡森林防火第一责任人,自然要负主要责任。明正刚是名年轻干部,又不是后山乡森林防火指挥部的领导成员,胡修武将扑火的重任交给他,还让他替自己说谎,明摆着是对防火工作重视不够,所以,把大账算到明正刚头上是有失公正的。”

    监察局在拿出处理意见后,向蒋大川和候新宝汇报过,当时的意见本来就不是这样的,这个意见的形成,基本上是候新宝的意见,作为纪委书记,在上报处理意见时,不能体现他的个人意见,这毕竟是悲哀,可既然获得县政府常务会议的通过,他也只得服从。

    杨文修与蒋大川的意见引起不同常委的共鸣,大家纷纷表态。只有柯尊能始终板着脸,一言未发。

    朱祖意看到大家的意见发表得差不多了,他喝了一口茶水,然后说道:“大家对发生这场火灾的严重性都有正确的认识,说明我们班子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自觉性大大增强,说明我们班子是可以让青山县人民信赖的!是的,这场火灾给国家财产带来了巨大损失,给青山县的工作大局带来了负面影响,问题是严重的,教训是深刻的,必须对有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但是,处理有关责任人,还是应该本着公正、重在教育干部的原则!我们县是不重视森林防火工作吗?当然不是!就连田裕民同志,报到上班的第二天,我们就将他派出去了!"四.一"事故的善后处理工作,都是他一手处理的,对这名同志,我要提出口头表扬,别看人家年纪轻,上任时间还短,可我看他处理得相当好嘛,没有留下什么尾巴和后遗症!因此,我们看待这场火灾,就要从县里重视森林防火工作这个基本前提出发,处理事故责任人,也要从这个实际出发!这么看,文修同志的意见是有道理的……”

    田裕民得到了朱祖意的首肯,心里小高兴了一把,他心里暗暗佩服朱祖意看问题全面的本领,人家说的那些话,既体现了他对下属石教义、胡修武这些人的爱护,同时也大大体现了他朱祖意作为青山县当家人的良苦用心。

    听到蒋大川这样讲,田裕民也隐隐觉得真若那样做,有让一场大火轻描淡写过去的意味,对胡修武的失误过于纵容,对明正刚又有些残酷。

    朱祖意发表完意见后,没有人再反驳,田裕民感觉到这样处理,好似有把明正刚当成替罪羊的用意,他感到默认的话,党性和良心上都过不去。于是,他主动发言道:我是基本同意上述意见的,只是我认为,根据明正刚承担的责任,开除他的党籍是不公允的,建议是不是重新考虑考虑对他的处理意见。

    朱祖意向田裕民点了点头,心想,毕竟还是年轻啊!其实,对明正刚处理得越狠,县委、县政府就越是主动,这可以让市委、市政府感觉到青山县关于这场火灾的处理是严厉的,当然,如果严肃处理胡修武,当然效果会更好,可胡修武是柯尊能的得力干将,这点众人都清楚,若是对胡修武处理得过重,会令柯尊能齿寒,他朱祖意又焉能做此自断手臂之事.

    见到有人应和,蒋大川来劲了,他张大嗓门嚷嚷道:“朱书记,在这点上,田县长提出的这个意见,和我不谋而合......这点上,会前我们研究的时候是有点......考虑不周。”

    既然会上有两名同志提出了质疑,朱祖意也乐得卖个人情,同意如此更改,最后,县委常委会决定:候新宝、柯尊能对这场火灾负有领导责任,上报市委、市政府,请求处分;给予石教义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胡修武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明正刚党内严重警告、撤销副乡长职务处分。行政处分由县政府再次召开常务会议讨论决定。

    会议结束时,朱祖意留住田裕民,关切地问道:“怎么样,身体还能扛得过去吗?”

    田裕民拍打着自己的胸脯,说道“没问题,还行!睡一觉就好了。”

    "好,年轻就是好."

    望着眼前这个健硕的副县长,依然意气风发、精神抖擞,他十分欣赏.

    会后,田裕民到青山县人民医院去看望扑火中烧伤的明正刚。躺在病床上的明正刚,身上缠满了绷带,正在接受妻子的喂饭。他看到走进病房的田裕民,激动地说道:"田县长……"

    听说来者是县长,明正刚的妻子拿走勺子,将粥碗放到床头的小桌子上.

    明正刚的妻子,是个漂亮的女人,好像才刚哭过,双眸泪光盈盈,田裕民将手中的水果放下,走到病床前,关切地问道:“感觉怎么样?”

    明正刚头上也缠有绷带,露出的一双眼睛显得格外清澈,他声音很小地回答道:“田县长,感觉还可以,脸上有点疼,医生说被火燎了一下,好了之后,脸上可能会留下疤痕。不过,没关系,我媳妇都有了,不在乎脸蛋了......”

    田裕民突然感觉到难过,觉得眼圈变得潮湿了,他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明正刚看到了田裕民眼角的变化,轻轻说道:“田县长,都怪我,没有指挥好大家,否则,也不会有这档子事......”

    田裕民听了明正刚的话,更加难过,眼角差点控制不住地要流下泪水来,他将目光扭了开去,只见到明正刚的妻子正在偷偷地抹眼泪,就沙哑着嗓子道:“小明,你不要乱想,要好好养伤。那天,你也是尽力而为了。要怪的话,应该怪我,怪我不该骂你......”想到下午常委会上作出的有关明正刚处分的决定,他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明摆着,明正刚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当然,目前也不会有人告诉他这个消息,即使是他妻子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他的。可是,他伤好之后出院了呢?他的政治生涯从此完结,他能承受住如此沉重的打击吗?他后悔自己在会上为他争的力度太小了,只保住了他的党籍。

    田裕民说道:“小明,好好养伤,争取早日痊愈!”说到这里,他转身对听到县长来医院的消息而跑来的几个医院领导交待道:“要给他好好治疗,他是我们的灭火英雄,不用担心医药费,乡里若是有困难,县里会全力解决的。”

    几名医院领导赶紧连连点头。

    临出门时,田裕民将一个装得好好的信封递给明正刚的妻子,说是自己的一点心意.明正刚的妻子坚决不肯接收,田裕民只得强行扔在明正刚的床上,这才离开了他的病房。

    走出医院的大门,望着墨蓝天幕上挂着的月亮,田裕民觉得天上那轮圆月,比前几天饱满了许多,出事的那天晚上,一轮弯月斜挂天际,冷冷地看着刚发生的一切,此时虽然满月如轮,月色如水,田裕民还是感觉到特别忧伤,他用手抹了抹眼角,回到了车上。 ( 官道民生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