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1章节暗地灭火

文 / 作者:汪洋大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哈!”田裕民猛一探身子,嘴里发出一声暴喝,对方紧绷的神经就在此刻瞬间瓦解,再也顾不上摆上什么带头大哥的臭架子,转身就往楼下跑,关键时刻这厮的逃跑功夫倒是十分了得,眨眼时间就跑得七里不见烟了。

    只听楼底传来怒喝道:“有种的你别走,等着有你好瞅的。”

    田裕民轻蔑地笑了笑,转过头看见甄菲菲脸色惊疑不定,显然是刚才受了惊吓,笑道安慰道:“没事了,我们去吃饭吧。”

    “你知道聂明宇是谁吗?”郑筱梅轻声问道。

    “管他是谁呢?教出这样嚣张子弟的,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哦。”郑筱梅本想和田裕民挑明了说,想想田裕民根本不愿意理会,就放弃了。

    田裕民瞅着还在地上**的那个家伙,笑了笑,说道:“怎么样,还能不能走路?”

    这个家伙完全没有了刚才那副骄横跋扈嘴脸,眼神中露出惊恐的神情,一个劲的捣蒜。

    “那还不快滚!等老子扶你起来吗?”田裕民一声暴喝。

    听到这话,躺在地上的这位如蒙大赦一般,一骨碌爬了起来,抱头鼠窜地向楼下跑去。这家伙可没有带头大哥的狠气,临走还能留下一句狠话,他可是给刚才那一顿给揍怕了。

    “走,我们去吃饭。”田裕民对甄菲菲笑言道。

    见田裕民刚刚经历这么一场打斗以后,竟然没事人一般,郑筱梅不觉暗暗佩服。

    兰经理跑上楼,看向他们的眼中,满是探询的目光。

    田裕民耸了耸肩膀,双手摊开做了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大家都朝田裕民投出佩服的目光,毕竟,眼前这个英雄少年举手抬足间收拾了恶少,确是大快人心之举。

    “兰姐,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郑筱梅面带歉意地说,田裕民深感诧异,这个郑筱梅对兰经理怎么总是恭敬有加,按理说这句话应该是兰心对他们说才是,郑筱梅起码是个县政府领导,大小是个领导干部,何况还是顾客,不是说顾客是上帝吗?田裕民暗自纳闷。

    “呵呵,没关系,我们是做生意的,谅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倒是这位小兄弟,你可要当心了。”兰经理看着田裕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田裕民倒是好不在意一般,随意打了个哈哈,那种镇定自若的表情让兰经理满是诧异,看来,人家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兴许人家是从来没有听到青山四虎的响当名头,不过他可是郑筱梅领来的贵客,如果郑筱梅没告诉他这些,那只有两个可能,一种是刻意隐瞒,一种是根本不屑于告之,不过就凭郑筱梅的能量,那是不敢在四虎面前托大的,想想这两种可能,来者可都是绝非泛泛之辈,想到这里,兰经理不觉疑窦丛生。

    说话间,兰经理引领他们已来到餐厅,果然是沁园春房间,里面居然还真挂了幅《沁园春.雪》,也算不是徒有虚名,只是字写得差强人意,能称得上形似已是不错,不过细细想来,字如其人,自古以来能有如此气魄者又有几人,后世摹写者也大多仅限于能够达到形似而已。

    菜已上齐,,兰经理示意服务员给自己也备上一套餐具,服务小姐给他们倒上酒后,就站立一旁,兰心端上酒杯娇言道:“来,田老板,让你受惊了,我先喝上三杯酒算是陪罪,今天免单,我请客了。”

    田裕民呵呵一笑道:“岂敢,岂敢!还是我敬兰老板吧。”说完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兰老板没想到田裕民功夫利索,喝酒也是如此爽快,也赶紧端着酒杯一饮而尽,由于喝得比较急,差点呛上了,郑筱梅还从来没见过面前这位如花美女如此谦恭,知道她大概是对田裕民这个年轻县长生发出一种特殊的情愫,也不想点破,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敢问田先生,你们是从哪儿来的?”兰经理喝完酒后就直奔主题了。

    田裕民笑道:“楚都。”既然知道面前女人充满好奇,田裕民今天就干脆来个虚虚实实,不过他说的是句大实话,自己确实是来自楚都,毕竟是挂职的嘛,组织关系还在市委办哩。

    郑筱梅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打个电话,免得那几个不知天高天厚的小流氓再生事端,于是她对他们两个人轻言道:“对不起,失陪了,我要和家里打个电话,你们先喝。”说完,就推门走了出去。

    田裕民想起刚才郑筱梅的提醒,就询问兰经理道:“兰老板,聂明宇是何方神圣?”

    兰经理知道那个不争气的恶少,肯定是又抬出自己的老子出来压阵了,就叹了口气道:“那是我县知名的企业家,是很有名气的一个人,没想到生了个儿子却是如此的不屑,整天只知道寻衅滋事,也算是家门不幸。”

    郑筱梅进了洗手间,将手机拿了出来,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只听电话中付出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喂,哪位,哦,是郑大主任呀,对,我是聂明宇……嗯,是我家那小子又惹祸了,什么,他这次是和新来的田县长发生冲突……嗯,嗯,谢谢关照,我一定严加管教,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再让那小子惹事,谢谢你了,郑主任,改日我一定登门谢罪……”

    打完这个电话,郑筱梅如释重负,看来,一场大火马上就要扑灭了,要不,那个浑小子今天吃了亏,按照他的性子,那还不闹个满城风雨,如果弄出个绑架新来县长的罪名,那事情可就弄大了,不但田裕民脸面不好看,只怕是青山县县委、县政府在上级面前交不开差,堂堂副县长遭受攻击恐怕在全国也是大新闻。

    郑筱梅掏出化妆盒,补了补淡妆,就返回到沁园春包房。

    见到郑筱梅推门进来,田裕民朝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兰心亲昵地揽过郑筱梅的香肩,亲热地娇叱道:“去哪儿了,怎么去了这么久,将帅哥老板他们放在一边。”

    郑筱梅听完这话,知道田县长今天仍是守口如瓶,没有透露出半点风声,于是会意地望了田裕民一眼,那意思是保守这个秘密,就端起面前的高脚小酒杯道:“来,田老板,初次来这里,我尽地主之谊敬你一杯。”

    田裕民见到郑筱梅已然恢复常态,一副坦然自得的样子,刚才那付花容失色的神态已不复存在,知道她在外面已经将事情处理妥当,就完全放下心来,自己虽然能打,毕竟还不清楚刚才那个家伙的底细,弄不好,惹上个黑恶势力,围上那么几十个家伙,那可真够自己受的,自己虽然说不怕事,可也是希望郑筱梅能够平息此事的,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田裕民笑言道:“初来宝地,还请郑老板多多关照。”说完,端上酒杯,一饮而尽,那是无言中对郑筱梅的感谢.

    那边,聂明宇接完电话,气急败坏地吼道:“去,把聂小宝那个逆子给我找来,赶紧去!”

    “是!是!”见到聂明宇好久没有发这么大的火了,手下喏喏连声,不大会儿,他们就联系上了聂小宝。

    聂小宝已经纠集了十几人,带上钢筋、砍刀在作战前动员,见到老爷子的心腹爱将一起来找,聂小宝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就赶紧冲他们嚷嚷道:“大家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一会儿再去收拾那个家伙。”

    刚进家门,立足未稳,聂明宇重重地甩上了一巴掌,几个手下赶忙退了出去。聂小宝睁大眼睛,目瞪口呆。

    “说,刚才是不是又惹祸了,知道你这次惹的是谁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聂小宝原以为给老子说起此事,老子一定会给自己撑腰,没想到,聂明宇早就知道此事,自己刚一进门,就遭到连珠炮般的攻击。

    聂小宝嘴巴嚅嚅着再不敢说,呆呆地立在那儿。

    “你他娘的,是不是还想去报仇,告诉你吧,你刚才惹上的是县里新来的田县长,你这家伙,是不是还想在太岁头上动土呀。”

    “什么,是田县长。”聂小宝不觉打了个激灵,刚才一股冤气立刻就蔫了下去,头深深地低了下去,看来今天是自己的倒霉日,居然惹来了这么大的祸事。

    “还不给老子快滚!”聂小宝听到老子一声吼,吓得屁滚尿流地退了出来。

    刚出房门,接到手下一个电话,说田裕民他们出来了,问是不是要堵住,聂小宝有气无力地说道:“散了,散了。”

    手下一时还没回过神来,连声追问道:“什么?什么?”

    聂小宝脾气立刻上来了,吼道:“你他娘的,要老子说多少遍,叫你们散了!”说完,抡起手机朝地上甩去,只可怜好端端的一个手机,立刻就落得个浑身**的下场。

    那边,田裕民他们吃完饭后,兰心千娇百媚地送他们出门,甄菲菲喝了几杯小酒,脸就灿若桃花,更是深情款款地抱着田裕民,俨然一对亲密情侣,郑筱梅虽然羡慕不已,可她身为一个秘书,今天还兼任了秘书,自然知道职责所系,走出“太白酒楼”后,她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什么异常后,她一颗心才完全放下来。

    送田裕民他们回招待所,待甄菲菲将行李取出来,放上车后,她和田裕民一起,将甄菲菲送上了去省城的长途客车,甄菲菲来青山三天时间,她要返程了。 ( 官道民生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