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2章节两不相帮

文 / 作者:汪洋大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家怎么看?”

    会议散后,候新宝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先后进来的,有自己的几员大将——副县长杨童舒、罗广和朱迪志。

    候新宝坐在大班椅后面,望着面前的三员大将,他颇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政府的几个副县长,在柯尊能一段时间的经营之下,几个副县长先后明确地投入到柯尊能的阵营中去,这段时间,候新宝明显感觉到有点势单力薄。

    刚才的会议上,候新宝作为政府的当家人,明显又是处于下风,要不是田裕民挺身在而出,自己可能会输得很惨,真是那样的话,对自己这个当家人来说,那领导权威绝对是一个损失。

    杨童舒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咂巴咂巴嘴道:“厉害,厉害!看似放荡不羁,实则观点独到,‘做强工业、进军农业’这个口号提得好,两方面兼顾,我们两方面在争胜,唯独他一家在求和,如果真能按照他的思路发展,只怕最大的赢家会是他呀。”

    朱迪志摇头道:“我看也是个孬种,和原来的挂职副县长张友好比起来,好不到哪儿去,瞅他和稀泥的姿态,摆明了,是两边取好,两边都不得罪。”

    候新宝笑言道:“不错了,人家初来乍到,会跟你搅在一起吗?和稀泥……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高明呀,高明!”

    见到朱迪志的榆木脑袋仍未领悟,候新宝敲了敲桌面正言道:“青山是个传统农业大县,政府一贯提出的口号是大力发展农业,实际上的财政支配权在柯尊能那儿,对我们这个穷县而言,有了财政支配权,就等于拥有了话语权。现在我们突然县政府政策要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轨,那不是要了他柯尊能的老命,万事非财莫举,他柯尊能可是充分地认识到这一点,见有人要动他的口袋,自然会拼命捂紧口袋不放,我们只知道拼命地硬抢,结果差点……田裕民呢?他却就比我们高明得多,他知道迂回制胜,高屋建瓴,从制定工业发展规划入手,就容易入手得多,如果说市委、市府能肯定这个规划,那么他柯尊能自然再也不敢提出反对意见了。”

    罗广他们敬佩地看着候县长,不得不说,人家当县长的看问题的确是比他们深远。

    见到几个心腹露出恭敬、谦和的神色,候新宝大感受用,说什么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不就是体会这种氛围,受用这种恭敬吗?候新宝伸手端过面前的茶杯,小小地啜饮了一口.

    县长办公会上,田裕民的分工明确了下来,大炮放了,而且还博得了个满堂彩,可是,既然大炮放了,还真得做点实实在在的实事,否则,那还不成了空炮,等着看笑话呢。

    怎么干呢?田裕民陷入了深思,他从档案柜子里抽出青山县几家称得上是上点规模的几家企业资料,坐在那儿一边喝着茶水,一边仔细研读,研究了半天,他形成了一个整体印象:几家稍具规模的企业沉疴日久,积弊已深,要想靠他们振兴青山县的工业经济,那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历届分管领导不能说没有尽心尽力,也不能说他们发展思路不够清晰,只是有一点,由于受当时得政策所限,他们始终不渝地维护国有资产不放,一而再,再而三地想办法给企业输血维持,其结果是多数企业长期如此,早已丧失了起码的造血功能,市场行情好的时候,企业尚能正常运转,生产产品如果滞销,一旦银行不能提供资金扶持,那么他们就只能处于停工的边缘,现在要想挽救这几家企业,唯有引资转制……当然要想了解各大企业的实情,唯有实地进行考察。

    正看得专注间,办公室的门被突然推开了,田裕民抬头看去,见到柯尊能门也没敲,胡咧咧的闯了进来,门也不关,见到田裕民坐在办公桌前读文件,先在屋里兜了一圈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棵烟点上,慢悠悠地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瞅着田裕民直嚷嚷道:“怎么啦?田县长会后就开始忙于两手抓了。”

    田裕民从来讨厌这种不要礼貌的家伙,之所以聂小宝栽在田裕民手上,就是这个原因,见他柯尊能一点规矩都不讲,田裕民索性懒得理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根本没理会,继续低头看资料,就当眼前没有这个人。

    柯尊能等了半天,见到田裕民并不搭理他,就自嘲地嘿嘿笑道:“是挺牛B的,我从楚都市听说了,你具体负责市委新办公楼的装修,硬是顶回十几个副厅级的说情,那件事的确办得干净利落,也为市委书记挣回来不少面子。”

    田裕民既然没有摸清来人的用意,就不想轻易发言,笑了笑道:“柯县长到我这儿来,不会是来给我戴高帽子的吧,你戴之无因,我却是受之有愧!”

    柯尊能狠狠地抽了口烟,皱了皱眉头道:“我喜欢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可能听说了我的脾气,有什么事我也不爱藏着掖着的,老实说,你刚来的时候,我确实不怎么喜欢你,我就看不起那种奶油后生般的挂职小年轻,上任伊始就咿里哇拉,经过这几天的了解,你确实是个干事的料,并且能够成就大的事业,你确实是个人才,怎么样,有兴趣和我联手吗?”

    田裕民见过直爽人,可没见过这样肆无忌惮的直爽人,他摇头道:“我只是个挂职干部,是下来锻炼的。切切实实地做点事,是我的本份,我不想介入任何争斗,我只想一心一意地办点实事。”

    “爽快!”柯尊能把烟头给扔在地上,伸出皮鞋使劲踩了踩,右手拿着打火机敲打着茶几桌面道:“要不,咱们来做个交易,如果把老猴子给拱下去,回头我当县长,你坐我的位置,怎么样?你若和我联手收拾老猴子,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田裕民不为所动,摆摆头道:“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我只想在青山干点实事。”

    柯尊能瞅着田裕民看了半天,就像在看一个怪物,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口口声声要干实事,于是就伸出大拇指道:“有志气,是个干事的人,那就这样,我半年之内要把老猴子给赶走,这段时间,你别跟着掺和,你工业口的事情,我也绝对不会掺和,你可要做到两不相帮。”

    “两不相帮”。田裕民倒是愿意两不相帮,可是,可能吗?

    柯尊能说完这些话后也不等到田裕民回答,转身就走,田裕民觉得这个家伙虽然不懂理数,有点狂妄,可说起话来,虽然表面看来是糙了点,可是一句一句都是既有章法,也有步骤,尤其难得的是还有一股子虎气,确实比老猴子有其独到之处。

    在政府食堂用过午饭,田裕民继续回到办公室,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材料,期间郑筱梅进来过一次,给田裕民的茶杯续上茶水,低声询问近期是否有什么工作安排,提醒田裕民说是不是要通知下面的几个局领导开个碰头会,田裕民想了想,回复道:“等等吧。”

    他想自己先熟悉熟悉情况,真正做到有的放矢,真抓实干。

    材料看得久了,美女在前,田裕民的眼睛不自觉地在郑筱梅窈窕的身段上多瞄了几眼,就觉得有点口干舌燥,看来,美女不但养眼,还能充当干燥剂,他忙低下头,拿起茶杯猛灌了几口茶水,之后再也不抬头,拿着铅笔在材料上勾勾抹抹,圈圈叉叉。

    忙碌的男人最性感,也最有个人魅力。

    郑筱梅见到这个年轻县长聚精会神地认真阅读有关材料,坐在沙发上找了几个话题搭讪,想试图跟这位田县长拉近些关系,可田裕民每次都是看了她一眼,就继续低头写材料,李青梅见他这么忙,就不好意思打扰,赶忙找了个由头,起身告辞出去。

    下班之前,田裕民想了想,既然已经明确分工了,就要过去拜拜山头,于是他先走进了候县长的办公室。

    见到田裕民前来拜访,候县长显得十分高兴,现在他可礼贤下士啦,连忙吩咐秘书泡茶,闲聊了一会,田裕民对候县长言道:“近段时间,我想深入基层去熟悉一下情况,如果上面通知什么工业方面的会议,请候县长派个人参加一下,如果涉及到工业方面的问题,你和柯县长就可以决断,我绝对没有意见。”

    候新宝这才知道田裕民是来请假的,只是方式不同,于是嘴里言语道:“好的,好的。熟悉情况是个好事,要不要政府办主任钟大明同志陪同你下去?”

    田裕民赶紧推辞道:“不用了,我一个人下去就可以了,时间估计就在十天或者半个月。”

    候新宝想道:“可能是晓得青山工业口是个烂摊子,吃不消这个苦头了,看来,年轻人挂职还是好呀,一通大炮轰过之后,就准备溜之大吉了。”想到这里,就对田裕民说道:“田县长,你放心地去吧,家中日常杂务就交给钟主任吧,钟主任是个政治可靠的同志,你尽可放心。”

    快要下班的时候,田裕民正在整理材料,只听外面响起了“铛,铛,铛!”的敲门声,声音轻而有节奏,其实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田裕民十分诧异,看来,进这间办公室的人,也不是每个人都象柯尊能一样不懂礼数呀,于是就示意郑筱梅过去看看是谁过来了。

    郑筱梅开门一看,见是聂明宇,就笑了笑,引领他到田裕民的办公桌前,田裕民抬头一看,是个素不相识的人,就瞅了瞅郑筱梅,那意思是让郑筱梅给介绍介绍。

    郑筱梅“哦!”了一声言道:“田县长,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县优秀的民营企业家,县政协委员聂明宇同志。”

    田裕民稍微弓了弓身子,右手伸出做了个请座的姿势,聂明宇赶紧递上一根烟,给点上火,田裕民也毫不谦逊,就把烟叼在嘴上,就着聂明宇给递过来的火给点燃了。

    聂明宇打量了一下田裕民的办公室,干净整洁,一切也都归置得有条不紊,墙上挂了条“中正平和”的条幅,聂明宇瞄了瞄,是楚都市三号首长漆春明的署名,看来外间传言,田县长是三号老板的人,此言非虚呀。

    坐在田裕民前面的沙发上,聂明宇感觉到有点紧张的感觉,这是这些年来所没有的,就是进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他都是来去自如,在来之前,他侧面了解田县长只是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他还以为自己应付自如,见面以后他才发现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尽管田裕民没有吭声,聂明宇却还是感觉到有一股无形剑气悄然袭来。

    田裕民下来挂职以后,怕自己过于年轻,定力不够,闲暇时间,有意无意地习练无形剑气,虽然没有出神入化,可也已经是初具雏形。

    聂明宇讪然道:“田县长,我家的小宝不懂事,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到你这儿,是来向你赔罪的。”

    田裕民笑了笑道:“赔罪就算了,只是以后要管好自己的儿子就够了。”他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道:“这次是遇到我,如果是个普通的老百姓,那还不……对于我们这样的领导干部,管好自己的人,看好自己的门是最根本的要求。”

    聂明宇应道那是那是,并请田裕民赏光吃个饭,说是压惊赔罪。

    田裕民坚辞不去。

    见到田县长如此态度,聂明宇更是紧张,告辞出门时硬要将一条软中华烟放在田裕民的办公室,田裕民黑虎着脸道:“拿走,拿走,到我这儿来可没有收礼的规矩!”

    见到聂明宇难以下台,郑筱梅笑着言道:“聂老板,田县长确实强调过不准收礼,你还是拿去吧。

    聂明宇脸上露出难堪的笑容,见到聂明宇如此客气,田裕民将聂明宇提来的香烟拆了一包,笑着言道:“这样,完全不收你的,你心里一定会过意不去,那我就拿上一包吧。”

    他将整条的香烟拆了一包,当场打开,随手分了一根给聂明宇,笑着言道:“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聂明宇是何等聪明的人物,知道田裕民在这方面确实是谨慎小心,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着了别人的套儿。就笑着接过田裕民递过来的香烟,笑着掩饰道:“既然领导执意这样,那就如此吧,如果田县长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办的,请尽管吩咐."

    田裕民打了个呵呵,爽快道:“好吧,以后还真说不定有什么事要麻烦你聂总呢。” ( 官道民生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