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2章节天掉馅饼

文 / 作者:汪洋大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债还清了,袁梦娇母女的生活,又是个问题,单纯靠田裕民的救助肯定不是一个良方,田裕民清楚,袁梦娇是个倔强的女人,如果不是实在走投无路,她也不会接受田裕民替她还债。田裕民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说准备出去找事做,其实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找事做,可人家一听说她家里还有个尚在吃奶的孩子,就不肯录用她,她正愁着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田裕民邀请她到青山酒厂工作,说是酒厂才起步,急需要袁梦娇那样在大公司工作的人才,田裕民说得情真意切,说新的青山酒业公司在筹建之中,全当是给田裕民帮忙,袁梦娇答应下周先过去看看再说,若是不像田裕民说的那样,真正需要她那样的人才,她是断然不愿意去工作的,田裕民已经替她还了巨额的债务,她再也不愿意让田裕民为她的事,再去为难了,那样的人情债太重了,她背负不起。

    新的一周开始了,周一,田裕民带着工作组正在打理青山酒业公司的事,袁梦娇来了,她一身职业套装出现在众人面前,俨然一副职业女性的形象。

    了解了青山酒业的现状以后,她欣然留了下来,田裕民带着工作组的同志听了袁梦娇筹建青山酒业公司的宏大设想后,众人面面相视点头,显然袁梦娇是有备而来,她从公司架构的构建到公司文化的建立,都说了很好的意见,完全是按照一个国际大公司的标准来筹建青山酒业公司,按照袁梦嬌的建议,青山酒业公司要有大的发展,首先在注册上就要易名,不能再挂青山这个县级的招牌,这样不利于以后公司的发展壮大,最好能挂上一个大的招牌。

    这点田裕民也深有同感,既然他们投入了那么大的财力,他是想将酒厂做大,不说做成向茅台、五粮液那样的大公司,起码也应当做成酒业巨头之一,可他还没有具体目标,不过,袁梦娇点醒了他,他答应马上运作易名的事。

    田裕民讲话补充说他们准备向茅台、五粮液学习,力争成为中国酒业的三巨头,他说得信心满满,没想到袁梦娇给他浇了一盆冷水,茅台、五粮液早已成为中国酒业的龙头老大,全国不知有多少家白酒厂家都梦想挤入其中,想坐上第三把交椅,青山酒业公司才刚成立,要想和他们相拼,既无技术优势,又无品牌优势,要想坐上第三把交椅,恐怕只是痴心妄想,要想发展,恐怕还只有另辟蹊径。

    袁梦娇说得言之凿凿,有理有据,田裕民不禁大为叹服,显然,人家才是干企业的人才,和自己相比,人家不知比自己高明许多,他这时又想起了陈正道,显然,陈正道的思路是正确的,一定意义上来说,陈正道和袁梦娇的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原来,他曾经想放弃陈正道算了,现在想来,陈正道不但不能放弃,而且还要委以重任,他考虑清楚了,只要陈正道愿意过来,加盟也成,就让他以配方还有管理者身份入股加盟,既然要干就要干大的,对陈正道这样一个儒家思想严重的人,田裕民和他接触过多次,人品应该绝对没有问题,到时,既然人家原来是经营酒厂的,大不了,将酒业公司的老总让给人家当就是了,财务上呢?就让袁梦娇干着,给她个副总干着,青山酒业公司的发展,慢慢在田裕民这儿形成了一个雏形,他仍然不动声色,开始紧接着下一个议程,和袁梦娇讨论公司的其它事务。

    此时,郑筱梅偏偏不识趣,故意拿着几张文稿走过来捣乱,田裕民接过来翻开看了看,文稿上是手写的三图一表,新公司的组织架构、岗位设置及人力编制以及工作流程都进行了细化。

    田裕民见她把公司各部门都分得很细,比如总裁办,产品中心、管理中心,销售中心、之下又分为市场部、销售部、售后服务部、生产部,再往下又细分出公关处、营管处、生管处、制造处、采购处、工务处……看得田裕民眼花缭乱的,他就赶忙摇头道:“你搞这么多部门干啥?这又不是政府机关,政府机关现在都在搞精简,企业怎么能搞得那么复杂?”

    郑筱梅忙解释道:“这是扁平化垂直管理结构,我在网上查了,现在的公司大多是这个架构,已经是比较成熟的体系了,你可以去根据附表的工作流程去分析,这些部门是必不可少的。”

    田裕民把文稿翻到第一页,逐行看去,又闭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就拿起笔在图表上圈了几个圈,轻声道:“要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去设置部门和岗位,把这几块都合并了,比如那个生管处和营管处,按照你后面的工作流程,这两个部门很容易发生矛盾,时间久了就会因为扯皮降低工作效率,这样不好,我建议你直接把它们两个合并,变成大生管或者大营管,这样他们再怎么吵,也是关起门来打自己的脸,不会演变成销售部与生产部之间的矛盾;而制造处和品管处则恰恰相反,绝对不能让他们在一个副总经理的管理下,那样很容易形成内部妥协,品管处的处长要高配,直接对总裁负责,其他副总经理无权干涉,质量是企业发展的根基,必须要高度重视。”

    袁梦娇拿过材料看了看,问题确实是那么回事,她暗自诧异田裕民短短的时间,居然对企业管理的一整套如此娴熟,显然,田裕民为酒业公司的筹建,下过不少的功夫。她大为佩服。其实,她不知道,这个酒业公司已经悄悄地变换了主人,早已成为了田裕民他们的,他对待自己的事情,如何能不上心。

    现在,摆在田裕民面前,还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产品线太单薄,另一个是产品质量控制,这两个问题,显然已经成为了酒厂发展的两个重大问题。

    田裕民打开窗户,点着一根烟,不紧不慢地抽着,眼睛虽然浏览着远处绵延的山脉,而心中却一直在盘算着,怎么才能使用最小的资金,解决这两个生产方面的瓶颈。

    陈大胆来过一趟,他向田裕民汇报说,酒厂新厂房已经建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将原厂的制酒设备一边搬迁过来,进行安装调试。

    酒厂改制成功后,听说青山酒厂准备大干快上,国内一些生产制酒设备的厂家,纷纷派出业务人员,前来青山,进行公关,都想分享青山酒厂调换酒厂设备这一杯羮,一时,各路诸候想尽各种办法找上田裕民说情。

    青山酒业公司商讨酒厂整体搬迁的时候,讨论过酒厂原有设备的使用问题,陈大胆建议干脆重新采购全新的整套设备,说那样有利于酒厂的扩大再生产,他的意见田裕民是不赞同的,在市场前景尚不明朗的情况下,盲目地将资金花在硬件投入上是不对的,他想还是用用原来的老设备进行稳妥生产,市场前景明确后,才能扩大再生产,到时可以大量购进先进的生产设备,完全可以用钱去砸,打造一个全新的青山酒厂。

    可现在还不到时候,若是大量投入,再想转轨干得别的,可就难以转身了。

    在田裕民的眼里,能搞来项目是假本事,只要有钱,成把的项目在等着你,最重要的是看准项目后做好项目,能够将钱再好好地生钱,做项目最重要的是要用好钱,只有把钱花在刀刃上,那才是真能耐。

    青山酒厂还在起步阶段,对于重大决策问题,田裕民可不敢掉以轻心,该要自己严格把关的事情,他一定亲自严格把关,收购青山酒厂,田伯光和石破天二话没说,那是对自己的绝对信任,他可不能让他们投入的钱给打了水漂。

    再说,酒业公司筹办之中,他一切得给陈大胆他们打个样,立下规矩,以后就照这个样子办。

    正伤脑筋时,手机忽然响起,田裕民接听后,电话那边竟然传来覃克明的声音:“老弟,是我,最近一向可好?”

    自从两人分开后,这还是第一次通电话,说实话,田裕民还真有点想这家伙了,成天跟在自己身边鞍前马后效劳的领导,上哪找去啊?这样的好领导能不想嘛!

    覃克明是和田裕民一批次下去的,田裕民是挂职,覃克明却是正式到下面当上了县委副书记。

    “是覃书记啊,还好吧。”田裕民本想跟他说点客气话,可开口就变了味,没办法,这不是习惯了么。

    “那就好,那就好,老弟,听说你在搞酒厂的事情,有这回事吗?”覃克明压低声音问道。

    “是有这回事,你是怎么知道的?”田裕民不禁有些奇怪,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吧,居然传到覃克明那儿去了。

    覃克明在电话那边笑道:“那你就不用管了,老弟,我这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以前我们这边抓过一段时间的酒业,可没搞起来,现在厂子黄了,设备都放在车间里没用,有两套好像说是国内最先进的制酒的设备,好像是我们河南省那儿生产出来的设备,当初买的时候都挺值钱的,如果你能用得着,我安排一下,回头过几天都给你装上车发过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田裕民担心地问道:“我们还没想好是不是购置设备呢?钱的事,你看…….”

    “没事,权当我们无偿资助你们青山搞建设了,只要设备不给我们搞丢了就行,到时,你代表你们青山县委、县政府过来办好交接,你们不要,我们只能当废铁卖,卖不了几个钱……”

    田裕民暗处高兴,这可是天下掉馅饼的事,他自然答应以最快的速度赶去覃克明那儿办好交接。设备运回后,果然是最新的制酒设备,有些设备包装都还没拆开。 ( 官道民生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