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9章 见当事人

文 / 作者:汪洋大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张铁柱将大货车停在路面宽阔处,就下了车。

    车修好了,大小个子态度迥异,小个子虎着个脸,显得有点不高兴,大个子则满脸笑容,向张铁柱连连道谢。

    张铁柱一走开,小个子朝大个子,嘟囔着个嘴道“瞅,两千块的奖金没有了。”

    大个子一巴掌搧乎过去,骂道:“钱,钱,钱,这个:时候了,还想着钱,我们能把自己择出去就不错了。”

    小个子一手护住刚被搧过的火辣辣的右脸,一边不服气地道:“怎么啦,还有胡乡长摆不平的吗?”

    大个子瞅了一眼张铁柱呼啸而过的警车,悠悠道:“井底之蛙。胡修武,不过是个土皇帝,你瞅瞅,警车护送,还是青山刑警的车子护送,来头不小呀。”

    小个子这才顿悟过来:“还是黑皮哥脑子好使,今天要不是你在,肯定出事。”

    大个子又一把掌搧乎过来,小个子刚才动了一番脑筋,脑子终于好使了,他头稍微一偏,大个子削偏了,一下子打在车窗的铁框上,直痛得呲牙裂嘴。

    小个子笑了,露出一嘴有黄牙,嘿嘿直乐道:“我现在也脑子好使了吧,瞅你,中计了吧......”

    田裕民上了张铁柱的车,一上车,田裕民翘起大拇指表扬道:“行呀,张大队,技术见长呀!”

    张铁柱换了一个档位,调侃道:“我是谁呀,有我在,没我摆不平的......”

    田裕民掏出一根香烟,点上火,悠然吸了一口,然后缓缓道:“吹吧你,张铁柱,以为我没看出来呢?那辆车子根本就没坏,是不?”

    张铁柱打了一个愣怔,他脚下一松,将车速降了下来,无可奈何地回答道:“首长,你还是那么英明,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要不,我们把俩司机给拘了?”

    田裕民深吸一口香烟,吐出圈圈烟雾道:“怎么拘?理由呢?”

    “什么理由?老......子就是理由,只要我把他们往我车上一请,不相信他们还敢不开口。”张铁柱气壮山河地说。

    “算了吧,他们也是受人指使,我们先去吉山村找到当事人再说......”

    车子才驶了不过几分钟,就看到一块“吉山村”的指示牌,估计吉山村到了,张铁柱将前车窗摇了下来,问一路边的小卖部老板,老板慌忙说这儿就是吉山村,张铁柱再问山口郑组,那大约五十来岁的老板,慌忙趋近一步,指给张铁柱看,说过了那座桥,大树下那片村庄就是,张铁柱还想再问,田裕民赶忙在后面说道:“谢谢你了,老板。”

    张铁柱一踩油门,警车呼地蹿出老远,看到警车走远了。刚才指点路的小卖部老板,吓得后背都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他喃喃道:“是谁犯了案子,刑警队都出动了。”

    到了山口郑组那棵大银杏树,张铁柱一个紧急刹车,车子稳稳地停住了,再看后面的桑塔纳2000,它也停在了大树边上,王一波走了下来,张铁柱刚要下去,让田裕民叫住了,田裕民说道:“铁柱,你就在车上,我和王一波去就是。”

    “是。”张铁柱响亮地回答道。

    银杏树旁边,也有一个小卖部,几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正好奇地看着他们,他们也让警车给吓愣怔了,不敢上前,几个四、五岁,流着鼻涕的小孩子围拢了过来,他们围着田裕民,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田裕民倾下身子,问一个浑身沾满泥巴的小男孩道:“小朋友,你知不知道郑带弟家?”

    小男孩连连点头道:“知道,知道。”

    “你带我们去,好不好?”说完,田裕民向王一波示意,王一波赶忙跑向小卖部,买来了大堆的零食,分给那几个小孩子。

    于是,他们兴高采烈地向郑带弟家走去,田裕民和王一波紧跟在他们后面。

    微风中,坐在小卖部的几个老人,还是知晓了田裕民他们是来找郑带弟家的,其中一个老人长叹一声道:“看来,郑昌钰又要倒霉了......”

    另一个老人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看了看警车,轻声道:“小声点,小心祸从口出。”

    于是,他们不再言语,只是紧张地盯着两辆车子。

    走到一处低矮的红砖瓦房前,领头的小男孩十分兴奋,他高声叫道:“正庆,正庆,有人找你家。”

    这时,红砖瓦房里出来一个小男孩,上身穿着一件破旧的汗衫,下身没穿衣服,一只小**凸然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时,跟在正庆后面,还出现了一个木讷的中年男人,见有来客,不觉一楞,他转身就想走。

    王一波向前一步拦住他,他想转身,田裕民又靠近了上去,中年人吓得脸色发白,嗫嚅道:“我没告了,你们怎么还不放过我们?”

    田裕民近前一步道:“老乡,我们是从省里下来的,找你了解点情况。”田裕民就了一口标准的吴都话。

    王一波诧异,田裕民怎么又说上了吴都话。

    只见到这个木讷的中年汉子,朝田裕民他们看了半晌,然后双腿一屈,跪了下来,哽咽道:“您们,可算来了。”

    田裕民赶忙伸手将他扶了起来,这个中年汉子早已泣不成声,王一波赶忙递给他一包纸巾。

    平复了一下情绪,郑昌鈺又似信非信地问道:“您们,真是省里派下来的吗?”

    田裕民递给郑昌鈺一根香烟,然后自己也点燃一根香烟,反问道:“怎么?你不相信我们是省里派来的吗?”说完,他将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了郑昌鈺。

    郑昌鈺接过田裕民的工作证,看了看,喃喃道:“是真的,您们真是省里来的,这下好了。”说完,他衔着香烟,四处找火,田裕民忙掏出火机,“扑哧”一下,给他点燃火。

    吸了几口香烟,郑昌鈺这才发现田裕民还没坐,他低头寻找,找到了一条长凳,只见上面脏乱不堪,郑昌鈺忙用自己的袖子去擦拭,田裕民不待他擦拭,一屁股坐了下去,吓得郑昌鈺一阵惊呼道:“脏,脏,可使不得,田主任。”

    田裕民笑道:“不碍事,不碍事。”一边拍打着身旁道:“老郑,你也坐下。”

    此时,王一波也找到一条用木板钉成的小凳子,他忙搬近过来,挨着他们坐了下来,然后,从身旁的背包里掏出了笔记本。

    郑昌鈺还在浑身不自在,连连说道:“这怎么行,这怎么行......原来,我家里倒是有几把椅子,可是,带弟一犯病,全给他们砸了。”

    “犯病?郑带弟怎么犯病了?”

    田裕民这么一问,郑昌鈺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了出来。

    原来,郑昌鈺带着郑带弟去县人民医院做了流产手术后,他们想让乡中学给他还一个公道,就悄悄地不声张算了,没想到,那个牛校长不但没给他们一个公道,反而污蔑他们“讹诈”,威胁说若是再纠缠,就将他们送去坐牢,郑昌鈺眼见自己女儿让人糟塌了,还落个“讹诈”的名声,他一不服气,就高声理论了起来,没想到,牛校长一个电话,乡派出所的民警赶到,将自己送到了派出所,然后,又将他送往拘留所,拘留了三天,还罚款了五百块。

    郑昌鈺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回家以后,他打算再告,没想到,前一天,乡长胡修武带着乡派出所的一帮民警,去了他家,找到郑带弟,龙形虎势,给郑昌鈺家掀了个底朝天,手铐、警棍都拿出来直晃悠,警告说若是郑带弟不改口,他父亲就蹲在大牢里,一辈子都放不出来,威逼郑带弟写了一份承认诬告的材料。

    郑带弟才只十三岁,如何承受得了这般阵仗,于是,最后,她按照他们的授意,写下了一份承认自己诬告的材料,胡乡长一伙人这才扬长而去,第二天,自己才放出来。

    可,女儿,却让他们给逼疯了,发作起来,见什么砸什么,家里仅有的几条椅子,全部让他砸得稀巴烂。

    郑昌鈺眼见自己专程从打工位置赶回来,原本是想给女儿治病,结果女儿病没治好,反而落得个精神病,他如何不愁苦。

    正在这时,田裕民听见隔壁房间传来“窸窸索索”的声音,间杂着还有怪叫声,田裕民诧异地将目光投向郑昌鈺。

    “那是带弟,没办法,我只能将她捆住,免得再砸东西。”

    “走,我们去看看。”田裕民站了起来,王一波也跟着走了进去。

    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孩,佝偻着身子躺在床上,身子反剪着捆了一条麻绳,脚上也捆了一条麻绳,她正在床上努力挣扎着,嘴里也被塞了一条旧毛巾。

    田裕民转向郑昌鈺道:“怎么嘴里还塞上毛巾?”

    “您不知道,田主任,不塞上毛巾,她就大喊大叫,吵得四邻不得安宁。”

    “那怎么不给他治病?”王一波问道。 ( 官道民生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