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一千零三十七章 又来斗牛

文 / 李老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对。不过现在就算是您黎书记想跟我买,50万亿都拿不走的。”

    午阳说:“您那么多翡翠,要是都投放市场,恐怕就是白菜价了呢。”

    “我不管什么价,反正就是不卖。”

    午阳笑道:“这件事情是张大哥倡议你们做的,你们是怎么关心张大哥的呢?”

    李老板说:“我们跟张大哥交往十几年,鞍前马后效力,他帮我们出个好主意也是应该的。对黎书记您,我们倒是应该感谢的。”

    午阳说:“我们是一手钱一手货两清了,何况你们还送了我一所医院,现在每天都在挣钱呢。”

    陶老板说:“黎书记,我们一直对这个事情不服气呢,我们今天是不是再切磋一下?”

    “不行呢,大庭广众之下,我得注意形象呢。”

    陶老板说:“我们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特意从银行取了一匝一元的新钞票,我们出9个加上您,一人10张,每张代表一亿元人民币。每次上4个人,谁输完了,熟悉的人就接上。黎书记,我们这次的旅行,仅此一次,以后都不找您玩了。”

    午阳说:“你们准备是玩什么?”

    陶老板说:“就玩斗牛,这样纯粹是比运气。”

    “行。是四个人比,还是有庄家?”

    “四个人比,牌最大的人通吃。如果采用庄家的话,游戏会太快了。”

    午阳问:“如果输完了,想继续玩怎么办?”

    “可以找赢家借筹码,认账就行了。我们这些人。应该不会有赖账的吧。”

    “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能对外说,要不然我可不敢参加的。这么个官不大不小,可影响大着呢。”

    李老板说:“这个黎书记放心,我们都是稳妥的人。”

    午阳说:“好。上了飞机,我们就开始吧。不过,还有一些规则要商量好。”

    陶老板说:“还有什么规则?”

    “当然有了,我们等会当着众人就不好说了。比如你们10个人加上我,是怎么抽签决定谁上、谁先谁后,还有就是每次能押几张。牛八、牛九、牛牛是翻多少倍,到最后只剩下3个人手里有筹码了,是不是斗到底,这些都要事先说好,免得闹不愉快。”

    李老板说:“对对对。这些都要规定好。我看是这样吧,为了消磨时间,牛八、牛九加一倍,牛牛加两倍,每次押多少,就随便了,但是如果手里筹码最少的人赔不起,就没有赔了。不能追讨。当然,如果愿意购买筹码也不是不行。还有就是最后剩下3个人了,就看当事人是不是愿意了。不愿意的人可以退出。愿意继续的留下。我们11个人,只有10份筹码,就抽签决定谁上谁不上。如果抽签不上的人实在要上,我们就凑一些散钱好了,众目睽睽之下,不能耍赖的。”

    陶老板说:“这样比较公平了。我们就来抽签。我手里有11张扑克牌,分别是从a到j,谁抽到了j。谁就休息。”

    午阳抽到了8号,发起这个事的李老板抽到了j。就有些不高兴了。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10元的,别人也翻了口袋,凑齐了10张,给了李老板。分发好了后,就等待上飞机了。

    飞机起飞后,午阳仍然和杨部长、查部长几个人坐一块,陶老板他们就在后排开始斗牛了。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就有人来喊他了。午阳看到杨部长他们都有了倦意,就笑笑说:“老师,您休息一会,我到后面聊天去。”

    已经输光了筹码的人走开了,腾出座位来。午阳看到第一轮下场的陶老板面前的小桌上,已经堆了不少的钞票,看来他是最大的赢家了。仗着自己每次都运气好,第一注就押了两张,结果发了一副臭牌,q最大,被吴老板牛七吃了。第二注,就下了4张,开牌一看,发了一个黑桃k的牛牛,这是最大的牌了,有42张筹码入账。因为有人只有10张筹码,少了6张,按规则不能追究的。

    换人再斗,午阳下两张筹码,又被吃了,接着又下4张,发了红桃q的牛牛,被陶老板红桃k的牛牛吃了16张,又换人了。这次换了两个,最后两个都上来了。

    午阳要下8张筹码,李老板不同意,说:“你如果发到了牛七、牛八,我们还没有过瘾,就没有筹码了,还是慢慢玩吧。”

    陶老板笑着说:“没出息,你就算着自己不会赢呀?”

    李老板说:“反正时间还早,不着急。”

    午阳说:“好,就少押一些,只押4张好了。”

    拿到牌一看,是2、3、4、5、6,牌虽然小,可组合起来,也是牛牛。李老板、陶老板他们的牌都小,午阳这次就斩获了36张,李老板两个人上场也就玩了这一把。

    午阳问陶老板还玩不玩,陶老板说:“剩下两个人,玩起来没意思,不玩了。”

    午阳也想趁好就收,数了手里的筹码,共有70张,减去自己原有的10张,收获了60张,就是60个亿了。用来购买毛料,可以买好几百块了。借给杨部长和车江、陈然他们做本钱,是绰绰有余了。当然,这个钱自己还是要扣回来的。

    当地时间下午3点半,飞机在仰光机场降落。阳光照在机场上,看上去都是白色的。好在大家在飞机上就已经脱下了冬装,要不然走几步恐怕就得冒汗了。

    由于没有乘坐专机,缅甸方面的欢迎仪式是在候机楼前的走廊上举行的。说是欢迎仪式,其实就是由机场的工作人员将他们带到已经站成一排的10来个人面前,杨部长、查部长、午阳和张司长等,依次跟他们握手,翻译跟在后面作一番介绍。

    来欢迎的人中。午阳认识的,只有两个珠宝玉石协会的人,一个是会长昂山季太,另一个就是副会长陈琏,他可是跟午阳打了10多年交道了。

    “陈老板。好久不见,身体好吗?”午阳握住他的手说。

    “谢谢,还挺好的。黎老板,我说你怎么多年不过来了,原来是高升当大官了呢。”

    “什么大官呀,就是一公务员而已。”

    陈老板说:“好。你还是能够保持平常心,我最赞赏了。黎老板,这次你的工作,就由昂山会长负责,我具体配合。保证你能够顺利达成任务。具体事情,我们到宾馆再谈。”

    到了宾馆,安顿好了后,缅甸方面将日程安排送了来,午阳看了看,16日是参观仰光的佛塔等旅游景点、市容,游览主要纪念品市场,第二天就具体事项进行商谈。第三天才是进入具体工作。

    午阳觉得这样不行,自己的时间肯定不够,立即到杨部长房间。将自己的想法说了。杨部长说:“你跟缅甸方面的陈会长很熟悉,自己跟他们去协商吧。”

    午阳笑道:“您批准了,我就好办事了。不过我敢肯定,他们比我们更着急这事情呢。”

    果然,话音未落,陈老板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黎老板。你在哪?我在你房间外面呢。”

    午阳说:“你稍等,我马上就到。”

    开门就看见陈老板和昂山会长站在走廊上。赶紧走了几步,“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昂山用英语说:“我们刚刚到。”

    午阳也用英语说:“会长先生会汉语吗?”

    “说得不是很流利。黎省长可以用汉语说话,要不然陈会长听不懂的。”昂山说。

    午阳开了门,“两位请进。我已经烧好了开水,先给两位泡茶。”

    昂山接过茶杯,笑笑说:“黎老板,您对日程安排觉得满意吗?”

    和昂山季太已经很熟悉了,午阳不想和他兜圈子,就说:“贵国的迤逦风光我已经瞻仰过多次了,进行商务会谈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们是不是明天就开始挑选毛料?”

    陈老板说:“黎老板还是那个性格,我们来拜访,也就是想能够这样。黎老板,你是不是还到市场上去走走?”

    午阳说:“不去了吧。于老板那里的工艺品和木材,都通过经常性的渠道销售给我了。再说,我们也没有时间。”

    陈老板说:“时间倒是有,我们可以现在就去。我保证你会感到不虚此行的。”

    昂山说:“黎老板,既然陈会长这么说了,您就走一趟嘛。我就不陪你们了,再到公盘大会的会场去看看,不能留下什么纰漏。”

    午阳说:“两位会长都这么说,我就陪陈老板走走好了。”

    给李荣泽打电话,告诉他自己的去向,就上了陈老板的车。车上,两人聊了一些克钦族武装和政府军之间的战事,午阳准备问缅甸政府目前的困境,可市场已经到了。

    于老板是于颖的亲戚,自从和午阳的公司合作后,资产是成几何级数增长,早已不是当年的小摊位能够比的了。在传统的市场边缘,建起了一栋大楼,虽然不是很高,可也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刚刚停好车,于老板就跑过来了,“黎老板,陈老板,欢迎你们的到来。两位先到办公室喝喝茶吧。”

    陈老板说:“算了吧,等会时间不够了,黎老板可是要回宾馆随团一起吃饭的。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货物。”

    于老板说:“那好吧,我去拿几**矿泉水,就带你们先去地下仓库。”

    乘电梯到了地下仓库,于老板开了两张像银行金库那样的门,开了防爆灯,终于看到了里面的货物。原来,都是一些古旧家具,在地下室里摆成了5行。大约有20个柜子,高矮大小都不同,保养得也不是很好,有一个柜子的腿,竟然有一块被老鼠咬坏了。另外还有30多张椅子,形式多种多样,午阳稍微看了一下,大概有10对式样是相同的。一些凳子。有鼓型的、方型的、长型的,大概总共有50张。还有一些茶几、八仙桌、罗汉床等。每件都飘逸着紫气。

    于老板说:“黎老板,这些古旧家具,都是我近几年花了大价钱从缅甸、泰国、老挝和印度收集过来的。这些家具散落在民间,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有的甚至是经过修复才能摆在这里的。可它们绝对都是年代久远的物件,这个您是内行,一看就知道了。”

    午阳笑道:“于老板你别奉承我,我对古旧家具知之甚少,说是门外汉也不为过。您收集了这么多东西,怎么没有跟我的经理说呢?”

    “他们不识货。我不想跟他们说。我知道,这里有翡翠公盘,您迟早是会过来的,货卖识家嘛。”

    午阳故意说:“于老板,我真还不敢就这样跟您买。我得找人鉴定了以后才能确定呢。”

    于老板说:“黎老板,我们之间的生意,已经进行了这么多年了,可曾有过欺诈行为?”

    午阳笑笑说:“是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不愉快,可您也有可能打眼的时候呢。”

    “要不然我们是这样,我们现在先谈好价,我给您发运回国,您请行家鉴定后。按谈好的价格付款。如果那件是假货,您砸了就是,我绝不找麻烦。”

    于老板说到这个份上。午阳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些古旧家具虽然没有了实用价值,可很受国内收藏界的追捧,价值不菲呢。自己的博物馆正好有古旧家具展馆,这些可以填补自己古旧家具的空缺,是值得买的。

    “于老板,我不识货。也就不挑选了,全部跟您买下来。多少钱?”

    “这里共有216件木器家具,我也不跟您漫天要价。就要一亿美元行了。如果您能接受,再送您两套古茶具。”

    午阳笑道:“于老板,您这些家具收购回来,花不了一千万美元吧?”

    于老板说:“怎么可能?光是收购的人工工资和运费,就花了100万美元呢。当然,利润还是有的,不是有句老话,无利不起早嘛。”

    “您知道,我买了这些东西,都是不再转手的,而是摆在博物馆展出,成本太高,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陈老板说:“于老板,你不是还准备了70多根象牙,就一起送给黎老板好了。”

    午阳说:“我们国内现在提倡不使用任何珍稀动物制品,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象牙我就不要了。”

    于老板说:“这些象牙都已经被砍下来了,您不要,还是要流向市场的。再说了,您也不是第一次购买象牙。以后,我不买,就没有给您了,咱们一起为保护野生动物出力。”

    “好吧。于老板,以后真的不要收购大象和虎制品了,要不然我们的子孙后代就看不到这些动物了。”

    “好好好,说到做到。黎老板,看看我给您准备的这两套茶具吧。”于老板说着就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两个小木箱,小心翼翼地解开捆绑的绳子,将木箱打开。

    木箱里面是一个大盘子,盘子四周是7个盅子,中间是一个高脚盘,高脚盘里面放着一个娃娃造型的装水的小物件,另外在纸箱的一角,放着一个大一些的杯子。11件东西,除了那个娃娃,都是青、白、蓝三种色彩的。午阳曾经在网上搜索过,看到过这种茶具,应该是唐朝的茶具,就叫三彩茶具。这一套古旧茶具,价值多少不知道,可使他的茶具藏品,从宋朝一下子提前到了唐朝,几百年呢。

    另外一个木箱里面,也是一套三彩的茶具,不过大盘子盛着的盅子是9个,中间放着一个白色的大盅子,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还有一个黑色的长方形带盖的盒子,估计是盛放茶叶的;一个直径10厘米的杯子,估计是用来泡茶的。另外还有一根象牙质地的小棍,估计是用来搅动茶水的。唐朝人泡茶,习惯将茶叶捣碎再泡。

    于老板说:“黎老板,觉得这茶具怎么样?”

    陈老板笑道:“你没有看到他两眼放光呀,肯定是很喜欢了。”

    午阳说:“对这些东西我是不懂的。不过于老板客气,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于老板,这些家具等物件。还要请您包装好,帮我送回去。如果你资金紧张,我可以先付给你一半的货款。”

    于老板说:“不急。这些年在陈老板和您的关照下,生意还是可以的,也赚了一些小钱。黎老板。听陈老板说,你又准备跟他做木材生意了?”

    午阳说:“不是做生意,我的公司需要木材,委托陈老板帮我联系贵国有关方面,购买一些。于老板,我们来看看这些家具吧。”

    午阳现在也不是完全的外行了。对新木材的鉴赏力基本上可以说是内行了。但是旧家具由于年代久远,木材的纹理已经不是那么清晰,就有些拿不准了,但他可以看到紫气呀。

    打开一个柜子,里面的木材纹理比外面清晰多了。根本就没有涂过油漆或者桐油。木材的颜色很艳丽,午阳根据所知,断定这是一件紫檀木的家具,而不是黄花梨的。

    打开另一个柜子,虽然色彩也比较鲜艳,但其纹理或瘾或现,不静不喧,质地温润。这肯定就是常被人称之为“木中君子”的黄花梨了。看了十几个柜子,紫檀和黄花梨的各有几个,相对来说。黄花梨的多一些。

    一直跟着的于老板说:“黎老板,这些柜子还能够入得了您的法眼吧?如果还可以,我们继续做生意如何?”

    午阳问:“还做什么生意?”

    “我们南方没有松树,可也有像草花梨、白酸枝、鸡翅木、红檀、黑檀、绿檀等硬木,也是属于名贵木材嘛,运气好的话。还可能碰到小叶紫檀这样的木材呢。”

    午阳说:“好啊。陈老板,你们两位都是一样的。除了松木外,黄花梨、小叶紫檀、白酸枝、鸡翅木、黑檀、红檀、绿檀、黑木、花梨木这些硬木。我都是需要的,你们砍伐多少,我就要多少。”

    陈老板说:“我那里是由你的人砍伐,地域也就局限于缅甸北部,不会有太多。可于老板这里,你可能就不能这么说了。他的能量很大,主要精力又都在这上面,如果他将老挝、泰国、柬埔寨,甚至是马来西亚的这些硬木都砍了,你要得了这么多吗?”

    午阳笑道:“于老板怎么厉害呀?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不过我话已经出口了,于老板砍伐多少,我就买多少,决不食言,大不了去银行贷款就是了。”

    于老板说:“黎老板是痛快人,我们交往这么多年了,也互相信得过。这样吧,我不管是在哪里砍伐的木材,都负责送到您指定的地点,价格方面,还可以适当优惠。”

    午阳说:“不能是适当优惠,必须是最优惠。”

    于老板说:“那我们得定个底线,要不然我亏本可不行。”

    陈老板说:“我那里就有个榜样,于老板照着做就是了。比如说砍伐一立方米木材,砍伐费需要多少钱,运费需要多少钱,木材的所有者需要多少钱,这些都可以计算出来,于老板在这个基础上,每立方米加上利润就是了。”

    于老板说:“不论什么木材?”

    陈老板说:“当然。以黎老板的活动能量,哪里办不成事?他从我们手里购买木材,是看得起我们。如果花费太高,他何必不自己去组织砍伐呢?那时候我们就一分钱也得不到了。”

    “我跟您不一样,您的主业是开采翡翠毛料,我可没有那个大进项,就靠砍伐木材呢。黎老板,您得给我让点利。要不然是这样,您给我派一个核算小组,将所有费用都核算清楚,我每立方米只要200元利润就行了。”

    午阳说:“于老板,派人可以,可您每立方米要200元,就太高了一些。您想想,每年砍伐的木材能有多少?”

    于老板说:“一个伐木工人,用机器每天能砍伐100立方米左右,一年工作260天,可以砍伐26000立方米。可一个人砍,需要两个人运输,还需要机械的帮助。我如果组织一个6000人的砍伐队伍,每年能够砍伐5200万立方米,每立方米200元的利润,也不过是一个亿左右的利润。”

    午阳笑着说:“于老板,您说的币种。是人民币还是美元?如果是人民币,还可以考虑,如果是美元,那我买回去的木材打造成家具,根本就没有竞争力。这个事情不如不搞,您说是吗?”

    于老板说:“如果我全力以赴干这项工作,一年连一亿美元都赚不到,我也不如不搞呢。”

    午阳说:“于老板,我知道您也有难处,这个事情我们就到此为止。没有必要继续谈下去了。”

    陈老板笑着说:“黎老板,我真还没有算过账呢,我去给你疏通关系,再辛辛苦苦忙碌一年,敢情就是几块毛料的价钱。看来这个生意,我也不能做了。”

    午阳说:“也好,我们买卖不成仁义在,还是朋友嘛。”

    陈老板说:“既然是朋友,你又需要木材,我还是可以出面为你疏通关系,你们自己去砍伐好了。”

    “谢谢你了。我回去后会安排人员过来跟你接洽,到时候还要麻烦你。”

    “就是引见引见嘛。举手之劳而已,不算什么,朋友之间。应该的。”

    于老板说:“黎老板,陈老板作为朋友可以帮忙,我也可以帮忙了。这样吧,我将这些东西送过去以后,就可以腾出时间来了,您可以派人过来。我带着他们跑去。”

    “谢谢。我很庆幸自己交了一帮真朋友。不管是否能谈成,我都要感谢你们的。”

    于老板说:“千万不要提感谢的事情。我们以后还要做生意嘛。常来常往的,讲感谢就显得生分了。走。我们去办公室坐坐,那里还有一点事情呢。”

    午阳说:“是不是还有好东西要卖给我?”

    陈老板笑着说:“那可是几个活鲜鲜的大美女呢。”

    于老板说:“黎老板,这几个女孩,都是缅甸华人的后裔,我们知道你对美人有兴趣,所以挑选了3个。本来准备给您送过去的,既然您过来了,就带回去吧。”

    午阳说:“谢谢你们的好意,美人就不要了。你们都知道,我家里女人多了,都有些照顾不过来了。陈老板,我们回宾馆吧。”

    陈老板说:“黎老板,您现在是高官了,这样做确实有些不合适,全世界都反对官员**嘛。可是,这几个女孩真的很漂亮,我们跟她们本人和家里都说好了,连护照都办好了,只要走就是了。况且,你也是我们这里的名人,大家只要讲起你黎胡子,几乎没有华人不知道的,这些女孩对你也很向往呢。”

    于老板说:“黎老板,我是个文化低的人,讲话不会拐弯。我觉得吧,您多找老婆犯法了,也早就犯了,也不在乎多她们几个。我跟我堂妹于颖通电话,知道你的后宫一直在增加人嘛。再说了,您那么多的财产,就是不当这个官,过的日子,不是更逍遥自在?”

    “不行,真的不行。陈老板,我们走吧。”

    午阳说完就往电梯口走,两个人也跟了上来,到了地面,于老板说:“黎老板,我让她们自己去你家啊。”

    午阳说:“你不怕我跟你翻脸呀?”

    于老板笑笑,陈老板说:“好啦好啦,下不为例。”

    午阳也知道自己以前在这里的风流韵事肯定被大家大肆宣扬,现在要想改变是不可能的。人家还以为他是嘴上不愿意,心里偷着乐呢。

    回到宾馆,陶老板就找来了,“黎书记,他们将款子都转到了我的帐户上面,我现在就给您?”

    “急什么?明天再说。”

    “不行,现在还没有吃饭,还有时间。如果不给转了,他们问起,还以为我要贪了这笔钱呢。”

    “好吧,我们去找台电脑吧。”

    陈老板说:“那我就不陪你们了。黎老板,现在仰光也有了一个赌石市场,要晚上12点以后才收市,你们晚上去走走吗?”

    “什么时候仰光也开了赌石市场了?”

    “才搞几个月。翡翠公盘停了,一些游客到了仰光,也想过把瘾呗。政府根据游客的要求,就在一条比较偏僻的马路上搞了这么个跳蚤市场,正好一些毛料商,有一些小块的毛料不好卖,就都安排人来这里了,生意还蛮红火呢。”

    “市场是怎么走,你告诉我。”

    “我要在宾馆陪同你,吃过饭我带你们去就是了。”

    跟陶老板在电脑上转了账,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人就往餐厅走。在门口碰到杨部长,将情况汇报了。杨部长笑笑说:“你告诉李荣泽一声,让他悄悄通知大家。不要在餐厅里大喊大叫的,让人认为我们国人爱赌。”

    吃过饭,在宾馆前面的坪里稍微等了一下,人员就来齐了,陈老板就领着走向市场。(未完待续)

    () ( 官场隐身豪富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83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