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四章:结局下七

文 / 断崖一支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殷烨轩就知道,她会为此气愤,于是解释道:“是我故意要她们先瞒着你的,毕竟,你在伤中,情绪过于起落悲喜,会不利于身体的恢复……总之,你就看在咱们总算是苦尽甘来的份上,原谅我,就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她当然清楚他是为了她着想,不过,还是感到有些不舒服,是以,她只垂着眸不语。

    见她还是一度鼓着两腮气闷,殷烨轩承诺道:“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隐瞒你,以后,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做到对你坦诚相待!”

    一语承诺,终于让哥舒无鸾扫去了阴霾,扬眸望着他,缓声道:“刚才我不仅是在埋怨你瞒我,更是因想到以前你藏着心事独自痛苦,感到又气又心疼!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彼此毫无保留的么?那么,即使你是一心为我好,我也不希望再看到你一人承受独抗一些事情!所以,再也不准了哦,可要记得说到做到!还有,将来,只要是关于你的事情,无论好坏我都要参与,我都要陪着你,我们不离不弃!”

    男人郑重的点头,“好,不离不弃!”而后,勾唇道:“对于夫人的一切交代,我都会深深记在脑海,刻在心中的!”

    忽而,紧睨着她没有过多表情的脸颊,故意垮着脸道:“你兴奋一点好不好?咱们可就要成亲了诶!难道,你不愿嫁给我吗?怎么一点也不高兴的样子?”

    经此一句,哥舒无鸾才反应过来,情绪也终于有所变化,一抹掩饰不住的喜色袭上了眉梢,就连嘴角亦悠然扬起,却是敛下了眼帘,略带羞涩道:“我哪里有不兴奋,不高兴,不愿意!不过,也总要消化一下吧,笨蛋!”

    当然知道他是故意在这么说,最后也不忘嗔了一句。

    而现在,她答复的这样干脆,并不是因王命难违,只是再也不会拒绝,不忍拒绝,也不愿拒绝他了。

    虽然今天得到了皮婆婆的安慰,但她还是能从她的情绪中窥探出些许绝望,以致深知他活下去的希望乃是渺茫的,所以,她不想他一面受着寒痛的折磨一面苦等着她,然后,带着遗憾离开她!她要好好的陪在他身旁,与他一同扛过艰难痛苦……

    还有就是,早前她是为了好好向娘娘尽忠才会对自己的感情之事有所顾虑,有所压抑,可今时已不同往日,娘娘的处境朝不保夕,陛下那里虽对她缓和了态度,却并不代表就会对娘娘放松戒心,那么,她这个时候能与他订下婚事,再逢他是陛下爱重的弟弟,由此一层姻亲关系,势必会给娘娘眼下不利的处境带来转圜!

    想到此,她的心中为之欣然起来,却也有些内疚之感纠葛萦绕。

    说到底,在她心里还是止不住以忠心为重,她存着的这点私心,不知他会不会看穿,会不会……

    这时,只听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继而打断了她的思绪,也显然看透了她的心思所想,“不要有所顾虑,也不要自责内疚,我不会吃大妃娘娘的醋的,不管在你心里我排第几,只要能有属于我的一个独一无二的位置就足矣。”

    这句深情的体谅,令她深感窝心,深深偎向他的胸膛,感激道:“谢谢你!”

    殷烨轩叹了一声,笑道:“都快成夫妻了,干嘛还这么客气?”

    哥舒无鸾咬了咬下唇,双颊不禁晕出两团嫣红,甚是夺目惹眼,贴在他胸口静静感受着他的心跳,忽而抿唇问道:“大婚的日子定在了何时?”

    他抚了抚她的发,“才想起来问啊?!”然后,亲昵的将她鬓边垂下的柔顺发丝拢向了耳后,道:“一月之后。”

    闻言,她一下退出了他的怀中,惊异道:“这么快?!”

    男人吻了吻她的额头,笑笑,“你嫌快?呵,可我,还嫌慢呢!”见她还是一脸吃惊,接着道:“再过两个月就要到新年了,赶在年前成婚更添喜气,何况,若过了年,正月里又不宜嫁娶,那么咱们的婚事还得往后拖,所以,我便与王兄商议了一番,将日子选定在了一月后,虽然与年关赶的紧凑了些,不过么……也以免夜长梦多!”

    最后一句,才道出了关键。

    哥舒无鸾又岂会听不出他的话意,他是在顾虑深忧陛下那里会突然出尔反尔,甚至找个借口反悔取消婚事。

    忽然,他的长指轻轻挑起她的下颌,蓝眸开始从上到下打量起她,最后,目光迎着她不解的视线,温柔的笑语道:“我要好好看看你,然后,想象一下那日我的新娘子到底有多美,该有多么让人妒忌我的艳福!”

    他炫耀般的感叹,让她不禁轻捶了下他的胸膛,咬唇嗔道:“臭美!”

    殷烨轩笑的更加满足,眸中满是憧憬,“以后,我要看你梳妇人髻,穿女装,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藏在家中独自欣赏!”

    她但笑不语,任他将来金屋藏娇。

    “还有,我们还要生一大堆孩子,让婆婆与岳父岳母开心的去操心这些隔辈人……”

    她的脸颊更加发红发烫,他当她是猪吗?还一大群!

    不过,却是被他的憧憬,深深感染了,失笑道:“哪有你这样的人啊?竟把小‘麻烦’扔给老人家,而自己却找去清闲!”

    他也笑了起来,眼底一片柔情,“听我说完啊,这当然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去兑现诺言,带着你出宫去找寻自由,去感受只属于你我的无拘无束,海阔天空……”

    这是她一直以来都不敢奢望的向往,没想到,终有一朝要实现了……

    可转瞬,嘴角的笑意却在逐渐的隐没,只因,深知他现在的身份与将来的责任,都不允许他随心随欲!

    是啊,她怎么给忘了,他将来是要继位的,身为一国之君应以天下为重,又如何能为了一个女人而抛开一切,去寻自由?!

    这个认知,令她心中蒙上了一层暗淡,也是在这一瞬之间,让她赫然想起了另一件事,而这件事,霎时让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声音低低,略带迟疑,“那……夏小姐呢?”

    而这句低微的问话传出,亦让殷烨轩的笑容一下僵在了唇边,一时沉默了,只是将她抱的更紧。

    无疑,他的沉默也适时给了她答案,那条手臂勒的那样紧,犹如铁条加身,可她却并未因此感觉到丝毫的痛意,只因心头的酸涩感已盖过一切。

    过了许久,头顶才响起他那好听且低沉的嗓音,“她还是侧妃,并且,永远也只是个侧妃而已!而你,才是我唯一的正妻,我的王妃!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不论经历多少轮回都只爱你一人!”

    他郑重的告诉了她,侧妃只是个虚名、摆设而已,更对她做出了忠贞不渝的承诺,可还是自觉这样的回答竟是那样的无力,言罢,已愧疚的缓缓阖上了双眸。

    其实,这也是之前他在王兄那里耽搁许久的缘故,本来他是想趁商议大婚之事时,将与夏梦漪的婚事推掉的,“王兄,既然你已经同意我们的婚事,那夏家千金……”

    不等他说完,得到的回答竟是满口决绝,“寡人知道你要说什么,可君无戏言,赐婚的旨意岂有收回的道理?所以夏侧妃你必须娶。”

    面对他的回绝,他依然执着,“但,我已有了所爱的人,我与她的感情世界里根本容不下任何多余的人!”

    他的深情却换来一道失声冷笑,“呵,爱?你觉得你的爱会巩固你将来的地位吗?身为帝王不可以只顾儿女情长,感情那种累赘般东西只会毁了咱们殷氏的百年基业!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要欣然接受这个让你碍眼的多余之人,因为多一个有实力又无二心的夏家才能更好的来巩固你的帝位。再者,将来你继位后免不得要三宫六院……还是说,你只要她一个女人不成?”

    他没有正面回答,可他的情绪和他的话却给出了答案,“那就请求王兄废了我这个王太弟,改立殷朗或殷夙为储君,我郑重的承诺你,我会尽心的辅佐他们……”

    那人的态度依旧决然,“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他为此愤然大吼,“你又不是没有子嗣,为何偏要来束缚我那残短的下半生,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不近人情,这么冷血?难道,是我欠你的吗?”

    同样也勾起了那冷情男人的怒意,“是我欠你的,注定这辈子要还清!好了,不要再说了,若不想激怒我,让我收回赐婚的谕旨,就马上离开,安心的等着当你的新郎官!”

    那一刻,王兄的态度异常坚决,摆明了若他执意悔婚,一心推却储位,那他也将改变赐婚他们的心意,而等待他们的也将是前路坎坷,渺无尽头。

    那一刻,他才认识何为绝望与无能为力。

    未免节外生枝,为了能顺利的与她在一起,为了能更好的保护她,他又一次妥协了!仿佛他能做的也只有妥协了,到底还是他太过懦弱!

    他是如此的无能,竟然一再的……他本不愿伤她负她,可他终做不到!

    然而,他虽扭转不了此事,虽要受王兄的一再逼迫,可此后的自主权却还是握在他的手中,将来如何对待这位硬塞给他的侧妃,哪怕身为一国之君也无权干涉!毕竟,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不是么!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 ( 女官威武之一品女侯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0/8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