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20章 哥弎好

文 / 大司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傍晚时分,三司使黄景胜和左都御史王大虎,隔着四方形的餐桌,相对而坐。

    餐桌上摆满了酒菜,黄景胜冲王大虎高高的举起酒杯,笑道:“为皇上贺!”

    “为三弟贺!”王大虎的说词和黄景胜不同,但是,显得更加的亲切一些。

    “二弟,三弟如今已是皇上,还是恭敬些为好。”黄景胜一口饮杯中酒,在放下酒杯的同时,做了善意的提醒。

    王大虎摆了摆手说:“正因为三弟已经是我大汉之君,高处不胜寒,我等兄弟才应该在私下里,还当他是三弟。不然的话,三弟恐怕连喝酒解愁都找不到人。”

    “哈哈,说的好,小弟来晚了,当自罚三杯!”李中易大踏步从门外进来,黄景胜和王大虎赶忙起身相迎。

    李中易摆着手说:“都是自家弟兄,何必整这些虚礼呢,都坐下,都坐下。今儿个啊,咱们哥几个必定要来个一醉方休。”

    此前,不管李中易有多忙,兄弟三人每月必定聚会一次,而且,每次都喝得很多,喝得很痛快。

    正如王大虎所言,所谓高处不胜寒,的确是颇有道理的肺腑之言!

    尤其是李中易被黄袍加身,当了皇帝之后,更是形单影只,满眼望去皆为矮半截的臣子。

    如今,敢和李中易拼酒之人,除了黄景胜,也就是王大虎了。

    “老黄就是爱多想,小弟如今啥也不缺,就缺几个可以说说知心话的铁杆弟兄。”李中易说的完全是心里话。

    以李中易如今的身份,找人来陪着喝酒,自然是不愁的。可问题是,能够无拘无束的狂喝滥饮,还不怕说错话的酒友,普天之下都难找喽。

    今天是黄景胜做东,临时叫了王大虎来喝酒,他们也知道李中易这段时间忙得脚不点地,也没料到李中易会来。

    谁曾想,李中易先去了王大虎的家中,然后就直奔黄景胜这里来了。

    李中易居中坐下,婢女们已经添了酒具和碗筷,他抓过酒壶,给他自己满斟了一杯酒,高高的举起,说:“为兄弟情谊山长水远,贺!”

    “山长水远!”这是黄景胜。

    “水远山长!”这是王大虎,他故意颠倒了一下次序。

    “干!”李中易仰脖饮尽杯中酒,抬手抹了把嘴唇上的酒渍,怪叫道,“痛快!很久没有这样喝酒了。”

    “干!”

    “干!”

    兄弟三人同时亮杯,嘿嘿,都是一滴不落,喝得异常之干净!

    “哈哈哈哈……”三个人很有默契的几乎同时大笑出声,这才是兄弟。

    “我说,十几年前,咱还仅仅是个牢里的小卒子而已,如今呐,居然可以和当今圣上一起把酒叙旧了,这世事呐,还真他niang的无常啊。”王大虎大发感慨,心潮多少有些起伏不定。

    黄景胜吃了口菜,笑道:“这都是托了三弟的福气,方有我和大虎兄弟今日之荣耀啊!”

    李中易没有那么多的感慨,他一口气连饮了三杯酒,拿起筷子一边夹菜,一边微笑着说:“这算啥呀?好日子还后头呢。你们家的小子还没封侯拜将呢。”

    说起小子们的事情,黄景胜感触颇深,举杯笑道:“若不是三弟你开的好方子,我老黄至今恐怕还无后啊。”

    一般人的往事,大多不堪回首。然而,李、黄、王三人的往事,却足以写一本传奇的故事会。

    “三弟,你还真说对了,钱庄的买卖日益兴隆。只要有足够的抵押物,咱们的放款利息比放高利贷的低很多倍,来借钱的人,排长队排出去一里多地。”黄景胜越说越兴奋,索性自斟自饮了一杯。

    李中易微微一笑,所谓的钱庄,其实就是国有银行的概念。他首创了存款有利息的政策,其结果是,老百姓都乐意把钱存入‘李记钱庄’。

    李记钱庄的另一个绝招,其实是,贷款的利息极低,年息仅仅相当于七分。

    然而,放高利贷的利息,却是按照月息计算,并且是利滚利,综合年息高达百分之两百,都算是很低的息钱。

    放高利贷的业者,不是权贵,就是土豪,或者是劣绅,也很可能是恶霸。

    这些人是李中易的天然敌人,必欲除之而后快!

    钱庄开到哪里,那里的治安立时就大坏,针对钱庄人员的暴力事件,可谓是层出不穷。

    乱世用重典!

    李中易可不是心慈手段的懦弱君主,他借着钱庄人员被侵害的由头,在各地掀起了狂野的扫黑除恶行动。

    在驻军的协助下,各地有一大批土豪劣绅以及地方权贵,要么被杀,要么被关,要么被抄了家。

    实际上,各地执行严打政策时,针对高利贷业者,难免有层层加码,从严惩处的现象。

    但是,李中易却不想纠正这些。毕竟,放高利贷的业者,都是坏家伙,宁可杀错,也不可轻纵!

    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李中易支持严厉打击放高利贷的恶劣行径,下边的人,很自然会变本加厉的从重从严打击。

    “三弟,自从你断了他们的财路之后,各个地方的权贵们,纷纷叫苦连天。有些聪明人,居然找到了我这里,希望我来说服你,废除不许私人大规模放贷的规矩。”黄景胜笑嘻嘻的说,“其实这还是我给三弟你的提议呢。”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你最狠的手段,还不是禁止放高利贷,而是提醒我,大理分寺不受理放高利贷的案子。”

    黄景胜的这个提议,确实是老成谋国之举,通俗的说,也就是你实在要放高利贷,一旦出现了草民还不钱的违约行为,官府居然不受理这种案件。

    也就是说,你既然有胆子放贷,那么,就必须面对收不回本钱的现实。

    上门逼债?嘿嘿,各地的村正答不答应?各地的乡军答不答应呢?

    以前,放高利贷的人,和官府沆瀣一气,利用衙门掌握的公权力,肆无忌惮的压榨弱小的草民。

    如今,李中易尽收审判权于各地的大理州寺和大理县寺,其余的衙门绝对禁止干预。

    这么一来,放高利贷的人,他们每个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了。即使是,没被镇压的漏网之鱼,也纷纷改了行。

    王大虎喝了口酒,笑道:“说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起初我楞是没看明白下派亭正和村正,并编练各地乡军的好处,现在回头一看,如果不是把各地组织了起来,区区草民而已,又岂能是放高利贷的对手呢?”

    李中易笑眯眯的点头说:“限田令,禁高利贷,都是当务之急,必须常抓不懈。不然的话,迟早有一天,草民会揭杆而起,推翻咱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新朝。”

    黄景胜频频点头说:三弟所言甚是。想三弟你,风里来雨里去,还不容易打下如此大的基业,又岂能被这些蛀虫给蛀空了根基呢?”

    这话说的异常之形象,李中易深有同感,他深深的叹息道:“打江山难,坐稳江山其实更难,所以,我那几个儿子,一直被虐得体无完肤。”

    李中易狠狠操练几个儿子的故事,黄景胜和王大虎所知甚详,王大虎不禁问李中易:“娃儿们毕竟还小,操练太紧了,恐怕……”

    “呵呵,玉不琢不成器,光是读所谓的圣贤书,根本就没资格继承我的基业。”李中易心情很不错,就漏了点口气出来。

    黄景胜和王大虎彼此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难怪李中易不请大儒为儿子师,敢情是担心老师把帝国的接班人给带偏了。

    酒喝到酣处,黄景胜索性把他家的大郎和二郎都叫了出来,一本正经的对李中易说:“你的教育方法,我绝对信得过,我想把他们两个也交给你操练,如何?”

    李中易一听就明白了,黄景胜这是担心,他们这一辈的人固然感情深厚,下一代人却恐怕淡了交情。

    “没问题,过几天就让这两个小子,住到我的府上上一代的友谊,延续到下一代人的身上,所以爽快的答应了黄景胜的请求。

    王大虎一直不近女色,连大婚都没有过,哪来的下一代?

    他难免有些吃味的说:“看来我要找个女人了。”心里满满的都是遗憾。

    李中易正想说这事,便笑着说:“要不要小弟我给你做个大媒?”

    王大虎连连摆手,李中易虽然是他们的三弟,和他们也异常亲近。但是,李中易毕竟是一国之君,他做的大媒谁敢不从?

    说起来,王大虎虽然面相显老,实际上,也就近四十的年纪而已。

    以王大虎如今显赫的身份和地位,嫁给他的女子又是元配夫人,李中易有理由相信,只要他把风声放出去,上门说亲的媒婆一定会踏破王家的门槛。

    这个时代的媒婆,分为两种,一种是官媒,一种是私媒。

    一般而言,私媒的口舌比官媒更加的能说会道一些,很多私媒婆的口才,简直是舌灿莲花,骗死人不赔命。 ( 逍遥侯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1/164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