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少女,陷入混乱……

文 / 黑暗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自从圣诞节之后,诗音整个人就陷入到了某种微妙的状态。

    她整个人成天都不在状态。

    一直到了新年,依然如此。

    虽然被证明了“没有出什么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诗音却总是感觉自己的内心好像空荡荡的。

    整个人就仿佛是失了魂一样。

    看到妹妹状态不对的雪乃,将诗音拉到了玉藻神社。

    出来走走总是好的。

    但是诗音并不想去做什么参拜,虽然对于霓虹金而言,这样的节日是传统与习俗,但是诗音却提不起劲。

    于是,在自己姐姐排队的时候,诗音便走了出来,在街上闲逛着,借着冬日温暖的阳光,想要舒缓一下自己空虚寂寞冷的内心。

    然后,就在此时此刻,诗音偶然发现了前方的身影。

    啊啊啊,莫非是那家伙?

    走近一看,便发现了果然,没有错呢。

    在见到了森夏之后,诗音的心情,仿佛也产生了好转,整个人的心情也充实了许多。

    就仿佛是有一种“活过来了”的感觉。

    才、才不是因为想要见到这个可恶的家伙呢!

    啊,对了!

    这个玉藻神社很漂亮呢,可惜就是太大了,我一个人也逛不完,听说这里就是这家伙家里的产业吧?

    既然如此的话,就让这家伙给我介绍一下吧。

    嗯,就这么愉快的定了!

    谁叫他之前害得自己茶饭不思的!

    然而,事情发展到了最后,却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子出现了。

    调月真瞳。

    诗音认识她。

    甚至,两人之间的关系,其实还算是有些亲密的。

    大家在雏田庄结下的友谊,便是如此。

    可是,真瞳的出现,却让诗音变得有些无所适从了。

    就在自己邀请那家伙的时候,她忽然得就从旁边出现,然后拉起了森夏的手,然后反过身来,如此对自己说:“抱歉,是我先来的哦!”

    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诗音的内心变得混乱了起来。

    “所谓的塑料姐妹情,大抵就是如此吧……”

    被夹在两人中间的森夏,这个时候才是最为苦逼的。

    一开始的时候,诗音似乎没有看到真瞳,而真瞳也没有看到诗音。

    但是真瞳在雏田庄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友好,那是森夏有目共睹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此时此刻,两个人相互凝视着对方,森夏分明感觉到了一种仿若烈火一般的感觉正在周围升腾。

    明明是冬日,但是那火热而刺激的感觉,却让森夏觉得自己正在三伏天的撒哈拉沙漠。

    森夏,绝赞被烤人干中。

    “啊,原来是小诗音啊~”在看到了诗音之后,真瞳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而她竟然还默不作声的搂住了自己的手臂。

    卧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老人家似乎是有些看不起我的吧?

    虽然真瞳没有露骨的展现过,但是森夏通过真瞳平日里的动作,还是能够看出那么一些端倪的。

    嗯,本来是这样的。

    可是真瞳这个时候,忽然下意识的楼主了自己,这就让森夏有些失措了。

    “啊,真瞳姐~”诗音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此时此刻正在打响。

    这个时候你让我干啥好?你们不好和美苏冷战一样啊!

    难道您两位还想要让我喊出“你们都是我的翅膀”什么的?

    这种事情还是算了吧……

    “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玉藻神社?”森夏决定主动出击,“真瞳你也不知道这里的建筑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故事吧,不如我带你们一起去见识一下?”

    为了避免未来的尴尬状况,森夏决定先下手为强。

    “嗯,这里的景色的确不错呢,稍微逛逛也不亏。”

    诗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赶紧远离了森夏,似乎还对自己刚刚抓住森夏的动作感觉有些厌恶。但是厌恶之后,诗音又将目光看向了森夏。

    似乎是有些纠结的样子。

    诗音的这个模样,让森夏觉得还是挺可爱的。

    于是乎,两人的行动就变成了三人行。

    左手是真瞳,右手则是诗音。

    两个人把森夏挤在了中间,气氛有些尴尬。

    森夏一直给真瞳使眼色毕竟是同龄人,还是雪乃同学,她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但真瞳却无动于衷,而是似乎在和诗音……较劲?

    嗯,没错,从森夏的角度来看,两人似乎就是就是在较劲?

    “怎、怎么样,我们神社大吧?”森夏开口了。

    心虚的声音。

    “嗯,很棒呢。”诗音环顾四周,“啊我是说神社很好,但是和你这家伙无关!”

    好好好,无关无关,傲娇的妹妹桑。

    “说起来,这里这么大,应该也不是一般的神社了吧?”这是真瞳。

    “嗯,我们的确有考虑把这边变成‘玉藻神宫’,但是上面也并不是很好做,所以是否让玉藻神社升格这种事情,他们也在讨论毕竟先例太少了。”

    “神宫?!”真瞳瞪大了眼睛,

    “神宫”也是神社的一类,此类神社在神道教中,是享有崇高地位的,首先是作为神道教信仰的中心,例如伊势神宫供奉天照大御神就被称为“神宫”。

    凡是被冠以“神宫”之名的神道教神社,全部都是供奉司掌、管理高天原的至高神明天照大御神,及其子嗣后代、或与其有紧密关联的神社。

    根据森夏胡诌的历史,“玉藻前”的本体,是金毛玉面九尾狐,是天照大御神的侧身,所以是有资格被称之为“神宫”的。

    这个理由虽然乍眼看去好像有些强词夺理,但是怎么说呢……因为森夏的这套胡扯,相信的人已经太多了,结果好像官方也觉得……这话还真挺正确的啊!

    谎话重复一千遍也成为不了真理,但是谎话重复一千万遍,却能够让人怀疑人生。

    泥轰官方这边,就开始怀疑人生了。

    他们居然还组织了专门的学者,去研究玉藻前和天照之前的关系。

    更离谱的是,他们查的时候,好像觉得这还真有些正确了,然后沿着森夏说的“玉藻盘古说”的说法,这些学者们,现在已经去某东方大国那边做考证了。

    嗯,森夏当初提出的两个玉藻前的来历,居然都能扯上一些关系,连森夏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是啊,你们也知道这里神话吧。除此之外,玉藻神社的前身,也是鸟羽神社,如果从这方面看的话,这里不是神宫也才奇怪了吧。”

    变成“神宫”的理由当然不仅仅只是因为森夏的胡扯了,森夏敢说自己胡扯,他相信自己马上就能被人打死。而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这里曾经的名字是“鸟羽神社”。

    而鸟羽天皇也的确是存在的。

    在泥轰的神道教体系中,泥轰的天皇都是天照大御神的直系子孙,所以这里会有很多供奉某一代天皇的神社被称作“神宫”,最有名的就是东京的“明治神宫”和、京都的“平安神宫”等等。

    两人一路在讨论这个问题。

    此时此刻,真瞳注意到,诗音听到两人的讨论,似乎是有些茫然的样子。

    她的身体下意识的凑近了一点。

    嗯,真的只是下意识的。

    “但是据我所知,想要这么改的话,可并不容易吧?”

    真瞳也是巫女,而且还是神社的继承人,所以她对这其中的门道,是很清楚的。

    “啊,是啊,所以现在这种事情,大家差不多就是在扯皮嘛,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就走planb,把玉藻神社变成大社。”

    “大社”也是神社的一种,凡是被冠以“大社”称号的神社,一般供奉的都是神道教体系中较重要的神明、或是某个地方区域的守护神、亦或是某种特殊信仰的主祭神等情况。

    著名的伏见稻荷大社和更更更加著名的春日大社,就是很著名的。

    “我觉得这样好像都没有什么区别吧,这明明都一样啊!”诗音插话进来了,“京都的八坂神社,也只是普通神社而已吧?”

    诗音想了半天,她想到了八坂神社,那是供奉须佐之男命与他的妻子櫛稲田姫命的神社对,这个须佐之男,就是八岐大蛇神话中的那个主角。

    诗音对神社没啥了解,但是万幸,她初中时代的修学旅行,就是去了京都,所以她对于这个别名祇园社的八坂神社还是很在意的。

    别小看这个“普通神社”了,人家的社势可是非常浩大的,香火极旺。

    “嘛,话是这么说啦,但如果只是‘神社’的话,就没有气势吧?”森夏摇摇头,“最重要的是气势啊气势!”

    气势最重要!

    大哥卡米那点了006个赞!

    好吧,这里不是片场,主角的名台词还没有出来。

    “但是神社比本宫更加知名的情况也存在呢。”真瞳把森夏的注意力从诗音这边拉了过来,“就比如严岛神社,就是如此,其本宫宗像大社,还没有严岛神社有名呢。”

    “严岛神社?啊是那个严岛神社?”

    诗音听过严岛神社的名字,她依稀记得严岛神社好像供奉着三个女神什么的?

    诗音的记忆没错。

    严岛神社供奉着三个女神,也叫做宗像三女神市杵岛姬命、田心姬命、湍津姬命。严岛神社的海上鸟居是旧泥轰三景之一,与宫城的松岛以及京都的天桥立齐名。

    而严岛神社里面的各种设定,也经常拿去做各种设定。

    例如某作者喜欢拿去吹的里面的敌人“大荒魂”,就是化用了宗像三女神,甚至连名字都没改,直接叫做市杵岛姬、田心姬、湍津姬了。

    而起本社的宗像大社,相对于严岛神社……这知名度……咳咳……实在是抱歉。

    真瞳看了一眼诗音,然后说道:“决定神社关键的是社格,所谓的神宫、大社和神社的判定,其实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吧?这个具体应该看你们是否能够将以前的鸟羽神社运作成为一宫,这样才能够更好的给神社增加地位。”

    真瞳是专业的。

    所以真瞳知道神社究竟是咋回事。

    “一宫?”

    诗音这次彻底茫然了,她……插不上嘴了。

    “所谓一宫制,是泥轰古代的一个判定标准,按照当地某个神社,是否起到国家镇守、人民守护、氏族守护、响应朝廷召唤的作用,并且是否接受一代一度大神宝奉献,来决定神社是否为一宫。后续还可以有二宫、三宫等等,最多可以至九宫,社格依次降低。”解释的是森夏。

    “延喜式神明帐也算是另外一个标准。”真瞳开始和森夏混合式双打了。

    “延喜式神明帐……?诶?唔?”

    诗音已经彻底的混乱了。

    “这个……是平安时代醍醐天皇命藤原时平编制的一套律令啦,为贞观式、弘仁式、延喜式中唯一流传下来的。其中所记载的神社称式内社、否则称式外社。”

    森夏又解释了一下。

    不解释不行,诗音已经彻底的跪了。

    “另外,近代社格制度,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做出来的。”

    “决定社格大小的东西还有很多,二十二社也是标准之一。”真瞳解释道,“不过在二战之后,这种评定标准已经没有了,全国绝大多数神社都划归神社本厅统辖,被称为‘别表神社’,而与之相对的还有‘单立神社’。”

    “想要提升社格,就必须要从古代和近代着手,因为现代已经没有了这种内容,所以我们要运作。”森夏如是说。

    “这……这不就是作弊嘛?!”诗音这句话是听懂了。

    “咳,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叫作弊呢?这叫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发明家!”

    森夏表示,自己就是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发明家!

    “通过本厅,我们要运作将神社的地位抬高,而提升社格,则更方便我们积累神社的底蕴。”

    森夏如是说。

    “这样真的好么?”诗音有些纠结。

    “没问题啦!”真瞳站在了森夏的这边,“反正是过期的判定标准,如果能够给神社加入一些底蕴,当然是更好的啦!”

    虽然是神社出来的少女,但是她却对神社毫无心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难得吧……

    “但是对于旅游来说,就很有帮助了。如果能够运作到‘神宫’或者‘大社’的名头,对外是有帮助的。”森夏如是说。

    “嗯,也是,如果能够增加社格,对内的话语权也能增加虽然官方不在乎这个,但是私下里还是有用的。”

    真瞳如是说。

    而另一边的诗音,在听到两人的内容之后,已经进入了自我厌恶的模式。

    抱歉,您两位究竟在说什么……我……好像……不是很明白……

    少女,陷入混乱。

    ……

    ps:

    资料不一定完美,有些地方和本世界线是有出入的,大家就当成是世界线变动好了,毕竟,两个世界线本来就不一样嘛。

    今日的二合一,喵喵个喵~ ( 东京绅士物语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2/22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