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0章 暗涌下的云城

文 / 半块铜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夜幕低垂,云都城出现了一盏盏明亮的灯火,有的是豪门大户覆盖了整个院子的灯笼、也有云都酒楼檐角飞沿上镶嵌着的照明灵石、还有的就是一只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火把。《官+道+无+疆+网 手#机*阅#读 m.guandaowujiang.com》

    埋怨声、吵闹声、议论声……都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似乎今天的深夜格外不同,天边的乌云慢悠悠的飘来,压低的云层触手可及般给人一种连空气都变得沉闷的感觉,似乎有场雨要下……

    “轰!”

    半炷香后,躲藏在乌云背后的雨幕瓢泼落下,顷刻间激起了漫天的水雾,将宏伟、古老的云都笼罩在凄迷的雨幕当中。

    天光似发亮了一些,不见那般漆黑的深夜,隐隐约约令人觉得是辰起之时,时而伴着霄雷由天边划过,霹雳炸响烟云,闪紫晕数缕,又回去酝酿下一次愤怒……

    垂暮中的一道人影以青袍披身、斗笠遮面,飞来纵云、速度如厮之快,他的每一次起身落下都会让游弋在城内的几名血族弟子当场毙命……

    血光一路,出现又消失,从不超过瞬息的时间……

    “啪!”

    又是一道惊雷炸响,暗沉的雨暮之下多出了几道苍老的身影,几人身后便是多达数十名穿着血袍的弟子,每个人手上都扯着一根用灵兽筋结着的长绳,长绳的另一端是一只比人还高的巨大犬兽,吡着狰狞阴冷的獠牙、咆哮着喘息如低吼的戾气,森然可怖。

    冰冷的目光扫过房屋上、大街上几具还冒着淡淡热气、零零碎碎、看不清样貌的尸体,苍老严肃的神情上,浮现了更为沉痛的愤怒。

    旋即一名老者挥了挥手,几只犬兽走向尸体闻了一闻,那引领犬兽的血袍人回过头,用着低沉的语气说道:“没有活口,长老……”

    几名老者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道:“血魂兽的神识不会出错,此人出手狠辣颇有我族风范,用招极老、下手极狠,那风绝羽往往是一招毙命的人,这次怎么会用这种极度残忍的方式杀了我族弟子。”

    另一人看了看尸体接道:“风绝羽此人生性便是残忍暴虐,被我族追杀至此想必动了真怒,用尸体来发泄一下怒气并不为过,不管怎么样,他还在云都,找……”

    又是一记霄雷划过天边,人影皆去,只留一人……

    金元中没走,反而留了下来,他性子偏向仔细和谨慎,对之前的判断有所保留,旁人虽然断定那人必定是风绝羽,但经过半个时辰的追查和分析却让金元中隐隐觉得事情有所不凡。

    刚刚在酒楼里好不容易说服了云都城众家势力首脑相助,但相助的人有多少那就不好说了,他也不打算依靠这些人帮助血族追查到风绝羽下落,可不应该有人帮风绝羽吧。

    站在其中一具尸体旁边看了很久,根据尸体的伤口判断着对方出手的力度和角度,金元中的眉头越皱越紧:“这人出手貌似有血族功法和武技的特点,奇怪……”金元中碎碎念着,心头充满了狐疑……

    “这已经是第六起了,血族弟子进来两千余人,另外八千人守在城外以防风绝羽逃脱,虽然如此化整为零的搜索方式可以加快寻找风绝羽的速度,但同样会将有限的力量分开,给风绝羽创造有力的时机。”

    “这人的实力太过可怕,此前与梅圣皇拼个两败俱伤,现在不应该有能力贸然四处偷袭,他不需要休息吗?还是身上有某种可以快速恢复体力和真元的丹药。”

    “他只对血族弟子出手,从不与我等八老、两位圣皇正面冲突,迂回偷袭,显然有所忌惮,又或者有其它人在城内……”

    “血族惹了个大麻烦啊。”金元中叹了口气,矍铄的眸子闪过埋怨的味道,心中暗道:“梅圣皇当年真不应该出手,就让向东河尽可能的对付他不就好了,唉,他如今过来寻仇,自有所持,看来想捉到此人,难度不小……”

    金元中随即躲向高空,将神识释放而出,无形的神识力量化成了一个虚无飘渺、若实若虚的小人在漫漫雨暮之下缓缓飞掠,每过一处,金元中都能发现一股股或充盈、或有意收敛的气息,这些气息在他的神识感知之下,化成了一团团五颜六色的光团……

    那是武者的真气元劲的体现,只有神识感知才能查探到。

    而达到了化识境巅峰的时候,神识是可以以一种魂体的方式出窍的,这般出窍的神识不具备多少杀伤力,自保的可能也大为降低,但如果不受到任何伤害的时候,却可以尽最大限度的扩张神识感知的范围,就好比千里眼、顺风耳,一目千里、尽在掌控。

    只是金元中这次失望了,在众多武者云集的云都城里,半夜修行的武者数以万计,风绝羽有可能是其中的一个,想凭借神识感知找到风绝羽的所在无异于大海捞针。

    “想必诸圣皇和俞圣皇也是如此苦恼吧!”

    “砰!”金元中正想着,不远处的一个宅院的大门被血族弟子强行撞开,那是一户武者人家,并无什么靠山,里面传出不满的喝骂声,旋即跟血族弟子吵了起来,很显然,人家大门紧闭在自家休息,岂会连别人闯进自己的家里都视若无睹的?

    然而血族弟子向来欺行霸市,三言两语一过,便大打出手,跟着连金元中都始料未及,那户人家的一对武者夫妇,倒在了血泊当中。

    “该死。”金元中皱着眉疾速飞了过去,到了院子里为时已晚,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夫妇二人,金元中喝骂道:“谁让你们乱杀人的?”

    几名血族弟子低着头,眼中除有怨怒之气外并无忌惮之意,其中一人道:“回金长老,诸圣皇有令,旦有不协助搜查的人,一律杀无赦。”

    “混账,你们这么只会给城中同道平添怒火,使搜查越来越困难,滚,下次不要轻易动手。”

    “是……”

    ……

    与此同时,座落在城北一处不起眼的小院中的房屋里还亮着灯,灯火幽然、有如星点、微不可察。

    屋中风绝羽安然盘坐,生死二气在体内交替游走,修复体脉中的伤势、恢复真元,进速也是奇快,他没有时间再等了,封一血熟悉了煞血六十式之后走了也有一个多时辰,眼看着子夜时分已经过去,尚有数个时辰天就亮了,到时候想搅浑云都城的浑水都不行,尽快恢复功力离开才是上上之策。

    每每几大周天游走而过,风绝羽都会张开眼看看屋外那垂暮的夜色,雨一直下,很大,连带着雷声的轰鸣在耳边回荡,同样释放出神识,能听到隐藏在雷电交加背后的混乱,每逢这个时候,他都会浅浅的勾起一抹邪异的笑容……

    “封一血这一闹,也不知道能不能激起民愤,云都各方势力纠结盘踞,血族又一向骄横跋扈,最好乱的彻底一点。”

    这般听了一会儿,吵闹声和交战声虽少,但时而会传过来,风绝羽心中暗笑。

    这声东击西之法,还有挑拨离间的用处。

    然后接着恢复功力。

    “唉,生死无常神功第四层已有一段时日了,按照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十天的原理,下一层神功应当是六合之势,但为毛就是没感觉呢?难道我的修为还是不足以窥破六合天机?”

    剖析着生死无常神功的同时,风绝羽多少有点郁闷的感觉,以往的经历和前世的阅历,譬如那小说中的一个个主角,都会得到神秘高人的指点,强大的功诀,功诀自己是有了,而且相信并不弱,但修炼却是要靠自己摸索,下一层到底是不是六合天机?根本不敢确定。

    一边控制着真元气劲在体内游走,风绝羽一边胡思乱想着。

    其实这也不算是胡思乱想了,他并不知道在宏图大世上,有很大一部分得到功法之后都是依靠自身的能力去领悟、去研习,哪有那么多福泽深厚的家伙,一上来便得到顺应天意点的指引和辅助,倘若全都如此,也就没有什么走火入魔的现象了。

    “预为神功有成,必悟天地至理,由根而入、仔细揣摩,看来我还是对宏图武道理解不详啊。”想到这里,风绝羽重新收拾心情。

    武道一说在天下都是一个极为玄奥的道理,多少人在修炼的过程当中误入了歧途,就是因为没有了解到武道的真义。

    宏图武道,以蛮幽神炎为本,龙皇创世,留下万般火种,本家就是蛮幽神炎,现如今自己有蛮圣心炎,神炎之本,可这灵源的来历却是一个谜……

    想从天地灵气来源入手肯定难度不小,那就顺理成章,研悟内家心法、神识枢机……

    风绝羽也不知道怎么想着,这边领悟武之大道,另一边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和窍门的运行周天之数开辟丹窍,修炼了一会儿,突然,一处丹窍发生了破裂之感,风绝羽陡感奇异:“不对啊,刚刚还不能开辟丹窍,现在怎么就行了?” ( 异世无冕邪皇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2/22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