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69章 深藏体内的刀魄

文 / 半块铜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城门前方,风云变色,无数道或黑、或金、或乳白色的电流,正在疯狂的交战着,由此而产生的巨大雷霆之力,化作细小的闪电宛若火花一般被崩溅到地面,留下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坑洞。

    城墙的乳白色光芒已经愈发的炽烈了,隐隐有着光明降世的错觉,到是城门前的交战,有些焦灼且玄妙。

    风绝羽以阵法无名多达五百一十二种变化,强行将阵法的强大意念注入到城门禁制当,目的是想借助自己的阵法推演,找到元灵流动的规律,以此来推论出,这个城门被布下的结界打开以及关闭,甚至是启动阵诀的方式。

    而这,是目前他能找到的唯一可行的办法。

    毕竟,这城门铆钉的符号,他一个都不认得,如果他认得,自然会明白这些符号代表着什么。

    阵法禁制,有的时候像解密码一样,都是有着一定的排列的规律的,但是跟解密码不同的是,它所遵循的规律来自于万物苍生,甚至是天地大道,而这,是凡人无法尽知的存在。

    只不过修炼过阵法的大师们,都知道以阵法推演的方式最为妥贴,因为无论哪种阵法,他都遵循着一定的元灵运转规律,这是迎合了自然变化的基础,像春有雨冬来雪、鱼只能在水里游,鸟只能在天飞一样,各种各样的大道自然,都是天地自然的结论,它所定下的规则,是无法改变的。

    而阵法师、修行者,无不是借助这种强大的天地规则,去理解它、阐悟它、再去融入它,继而打破它。

    破而后立,是每一个修行者不断经历的过程。

    阵法、结界、禁制,也是同样的道理。

    用阵法推演结界禁制的元灵波动变化,可以找到入门的方式,也可以找到打破这个结界的方法,无论是哪一种,都对有所诉求的风绝羽存在巨大的利益。

    城门之下,数百个他不认得的符号在城门做着毫无规律的游动,而且随着风绝羽推演,符号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只是这般推演的方式对修行者本身也是一种极大的负担,如果他认得那些符号,推演起来可能会很容易,但如果他一个都不认得,那只能通过自己的阵法修为、神力雄浑的程度,来强行破译,那辛苦多了。

    大约半日之后,风绝羽精神萎靡的败下阵来,但他到不至于连走路都吃力,他是故意留了一半的实力,避免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变故。

    城门处的风暴渐渐平息,恢复到白光缭绕笼罩全城的样子,那些乳白色的电流,随着风绝羽的退出,也开始慢慢收回,变成了烟波浩渺的态势,等到风绝羽退到四十丈开外,坐在管铭和李容身边的时候,城池再度变得一片漆黑,仿佛没有人来过似的。

    退回来之后,风绝羽坐在地用天地元灵调息打坐,一坐是半日的时间。

    过程李容和管铭没敢说话,守在旁边各自调息,李容还时不时打量风绝羽的举动,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风绝羽的体力还有大半,却没有坚持把城门的符号排列推演出来。

    半日后,风绝羽醒转过来,他已经察觉到了李容的目光有恙,同时管铭也在好,于是严肃的说道:“这城门的符号,乃是阵符,本宗从未见过的阵符,要推演它,必定不会容易,需要花一些时间。”

    风绝羽这么一解释两个人都理解了,而随后,李容惊讶道:“前辈已经是世数一数二的阵法大师,居然也有前辈没有见过的阵符,这古城真是太神秘了。”

    风绝羽心一动,当即笑道:“世间之大,无不有,便是学至道武圆满,也不可能窥透天地自然,这很正常。”

    他的意思是我是实力再强,那也是一介凡俗之人,又不是神,不可能见过所有的东西。

    但这也是应付李容的一番说辞罢了,他脑海拥有墨陵十万年的记忆,以墨陵的修学,什么东西没见过,可以很不客气的说,墨陵是创造了宏图大世道统的人,所有的道法神通都出自墨陵,可是墨陵的记忆却是没有关于这座古城的丁点信息,这才是让风绝羽感觉到诧异的地方。

    一个创造了宏图道统的人,有他没见过的阵符,这正常吗?

    绝对不正常。

    由此,风绝羽想到了龙战曾经对他说的一番话,他曾说过墨陵拥有的十万年记忆并非是绝对准确的,好天地玄黄四个纪元年那些武破飞虚的神明们,其实并不存在。

    这番话到现在他都没理解是什么意思,墨陵的记忆跟他的记忆合而为一,明明记得有一些人武破成神去到另外一个空间了。

    只不过现在想想,风绝羽豁然通透,他想,也许龙战说的没错,这个世,也还有墨陵不知道的事儿。

    如这座藏在地下千丈的古城。

    因为城门的那些符号,墨陵的记忆里面也没有。

    风绝羽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回了李容一番话之后,便开始仔细的琢磨着城门的符号。

    这一次,他又从容的走了过去,城门马有了反应,大量的乳白色的云气化作电流向他涌来。

    风绝羽往后退了两步,并不急于与城门禁制交锋,而是伫足观看,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这道符应该是驾驭天地水元灵的,这道符是帮助水元灵运转阵符,符起而潮涌,成动荡滔天之势。”

    “这道符拥生生不息的生命元力,属于天地木元灵,生秀于天、滋长于地……”

    “还有这道符应该是天云雷现,主攻杀,它的位置在城门正心,有可能是阵眼,也有可能不是,但攻杀之力强到如此境界,也是可见一斑。”

    “还有这道符……”

    数道不认得的符箓,风绝羽总结出来起码十几道,极少,但足以令他宽心。

    接着,他聚指劲化神力,在城门写符布阵,黑、白、金三色电流再度疯狂的痴缠在一起。

    半日后,风绝羽退回四十丈外,继续打坐恢复。

    再半日,他如约前进,到城门前,继续总结……

    不知不觉,七天这么过去,他总结出整个城门大半的符箓背后的用意,但还是有一些怎么也搞不懂。

    这七天的时间,风绝羽用肉身强行承载了城门的禁制之力,可谓不少,但都被他选择在自己还处于有一半的状态之下,回去恢复了过来。

    这一天,风绝羽正准备继续推演城门的禁制,莫名间,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位置传来一丝痛感。

    “嗯?”风绝羽马坐在了地,内视身体,结果让他发现了一道诡异的灵气,钻进了自己的心脏。

    是这道灵气,让他的心脏产生了撕裂之感,风绝羽再度进入心脏观察,顿时发现那道灵气,变成了一把古朴长刀模样正对心脏撕裂。

    痛楚由此而来。

    “刀魄?”

    风绝羽莫名一惊,马催动本源神力抽取那道刀魄灵气,结果费了好大的劲气,也没能将刀魄灵气抽取出来。

    风绝羽心微寒,脸闪过盛怒之色,但他眨了眨眼,莫名想到了李容身的伤势。

    他清醒过来,目光转向身后,李容正坐在地打坐,管铭在李容身边。

    风绝羽起身快步走了过去,二话没说伸手搭住了李容的腕门。

    啪!

    “风前辈?”

    “别动,让我再看看。”

    管铭听到动静也站了起来,站到了风绝羽的身后。

    风绝羽将本源神力化作游鱼运转逼入对方体内之后,马进入脾脏,果不其然,那里有一道极其微弱的灵气正与他心脏的那道刀魄灵气一模一样,而是这道刀魄灵气,正在不断的撕裂着李容脾脏伤口。

    不过看着这道刀魄灵气,要自己微弱的多,风绝羽运力于指,形成一股吸扯之力,默默运转心法,数个时辰之后,终于将那道刀魄灵气给取出了来。

    但此时,刀魄已经离开了脾脏,却没有离开李容的体外,而李容已经痛的脸色发白,嘴唇发青了。

    “风前辈,好疼啊。”

    “别说话,忍着点,我可能得在你身开一道口子了。”

    “什么?”李容错愕的看了一眼风绝羽,但马又涌现出极大的信任,咬牙道:“你来吧。”

    “忍着。”风绝羽低哼一声,识海的神力涌出一大股,化作一只大手,结合自身的本源神力抓住了刀魄,随即用力往外一抽。

    扑哧一声。

    只见一片只有食指长短的透明刀魄,被风绝羽强行的从李容的体内抽取出来。

    刀魄离开李容的身体,李容马对着地面喷出一大口鲜血,扑嗵一头倒在地。

    “李宗主。”管铭吓了一跳,忙过去搀扶,回头再一看,只见风绝羽头顶悬着一把造型极为古怪的长刀。

    它以刀魄的形式出现,自行散发出一股庞大的刀气,这刀气森寒无,又霸道无边,只有小小的食指长短,却让人生出望而劫却步的情绪。

    这时,风绝羽冷笑着开了口:“我总算明白,百合门的弟子究竟是怎么死的了。” ( 异世无冕邪皇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2/22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