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不信天命

文 / 曳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庚申,是个不同寻常的年份。

    这年,原界的南阳、蓬莱、北岳、西华各地,先后遭遇贼人的侵扰而四方大乱。六月,天降流星,穿过结界,击中北鲲海,失落的上昆洲就此问世。八月,各方家族高人齐聚上昆洲。而最终却由贼人打开天门,促成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昆仑仙境之行。

    所谓的贼人,倒是大名鼎鼎。他便是来自界外的公孙无咎,自称无咎、或无先生。曾纠集一群鬼巫、妖人,烧杀劫掠无恶不作。谁料贼性难改的他,竟胆大包天,独闯昆仑虚,毁去星宿阵法。而玉神尊者,身为高人,为拯救无辜,愤然出手。却不想玉神殿的神殿使月仙子,临阵倒戈,再有同伙相助,竟帮着他死里逃生。

    一个恶贯满盈的贼人啊,岂能让他逍遥法外。

    为此,原界各方的高人与家族弟子,全力追杀搜寻。而轰轰烈烈忙碌了数月,没有任何收获。公孙无咎,好像是消失了。连同鬼巫、妖人,也没有丝毫的下落。

    不知不觉,到了岁末年尾。家族修士们已是疲惫不堪,亟待疗伤、休整,便各自返回家园。动荡已久的原界,也渐趋回归往日的平静。而以后又将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不过,目睹玉神尊者的神威之后,各家的高人的敬畏之心又多了几分,对于玉神殿的号令,也不敢有所违背,并期待着那位高人,带着原界走向更为广阔的未来……

    辛酉。

    正月。

    洞穴中,无咎吐了口浊气,慢慢睁开双眼,然后又默默愣神。

    已闭关三个多月?

    曾经的伤势,已无大碍。损耗的法力修为,仍未恢复如初。而失去的无二、无三,再也找不回来。想要继续修出分身,一时间又谈何容易。

    前前后后,竟然失去三具分身。

    也就是说,本先生已死过三回……

    无咎背倚洞壁,两眼眯缝,面寒似水,眉梢微微耸动。

    此时此刻,仿佛又回到了上昆洲,回到了昆仑虚,回到了那恐惧与绝望之中。

    玉虚子的强大,真的难以想象。在他的虚幻掌影之下,飞仙八层的修为竟然难以招架。他便如一座巍峨的高山,叫人难以逾越,且又敬畏莫名。

    而越不过那座山,数十年的生死坚守尽成泡影。今生今世,再也回不到神洲。如此倒也罢了,据玉虚子推测,元会量劫的大限之日已渐渐临近。短则十余载,最长也不过三十年,那场恐怖的浩劫,便将吞噬灭杀一切。而他无咎与冰灵儿、月仙子、韦尚、月族的兄弟,以及鬼妖二族,还有神洲、贺洲、部洲与卢洲的无数生灵,只能听天由命……

    无咎想到此处,微微打了个寒战。

    而便如玉虚子所说,他监管天下,用心良苦,只为拯救苍生?试问,他又如何拯救?莫非神洲的结界与原界的结界,能够抵挡天劫?难道是本人真的穷凶极恶,从而错怪了一个好人?

    嘿,他若是好人,神州仙门的有志之士又算什么?他若是慈悲为怀,又怎么会冲着本人与月仙子痛下杀手?

    唉,这世间哪有什么好人、坏人,以及对错之分。

    玉虚子不过是借助他高人的权威,攫取了仁义道德的旗号,公然欺骗、凌辱天下罢了。而他真实的企图,又是什么?

    哼,遑论如何,都要揭穿他虚伪的嘴脸,还自家一个清白,还给天下一个真相。

    而如今自身难保,又如何找他算账?

    却也无妨。

    倘若宿命既定,便赶在浩劫降临之前,与这天地、与玉虚子,再拼上最后一回。

    因为本先生,不信天命……

    无咎缓了口气,迷离的眼光恢复了清冷淡定。他拂去面前的晶石碎屑,站起身来,随即掐动法诀,抬脚走出了洞穴。

    片刻之后,一间静室呈现眼前。

    三丈方圆的所在,笼罩在朦胧的珠光下。还有两个女人,置身于淡淡的药香之间。却一个躺在地上,昏迷如旧;一个抬头张望,面露欣喜之色。

    “无咎,你出关了?”

    无咎走到近旁,盘膝坐下。

    冰灵儿的神态有些疲倦,显然为操劳所致。

    无咎抓起冰灵儿的小手,欲言又止。而对方也是心绪纷乱,低头不语。而转瞬之间,双方又同时看向躺在地上的月仙子。

    月仙子闭着双眼,昏迷不醒,如同酣睡,却气息微弱。

    “我帮着姐姐调理三月,如今她受创的脏腑,与损坏的经脉,已有好转的迹象。再有一段时日,便可运转玄功、自我疗伤。以她高深的修为根基,必然能够恢复如初!”

    “灵儿,你受累了!”

    “你欠了姐姐的情,自有灵儿偿还!”

    无咎伸手搂着冰灵儿的肩头,对方也顺从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灵儿,我也不想……怎奈……总之错了,对不住你……”

    “莫说傻话了,灵儿感激姐姐的救命之恩呢!”

    “……”

    两人相拥,一时默然。倘若情有千千结,似乎已纷乱的令人心碎。

    久久之后,还是冰灵儿推开了无咎。

    “你的伤势并未大好,灵儿也要照看姐姐……”

    “嗯,我接着闭关,或三五月,或三五年……”

    无咎留下两个装着丹药与五色石的戒子,起身离去。

    他懂得冰灵儿所遭受的委屈,却不知如何劝说安慰。而面对两个同样以情相寄、以命相托的女子,让他再也轻松不起来。

    转瞬之间,海风扑面。

    无咎站在礁石之上,打量着海岛以及四周的景象。

    所在的海岛,仅有数里方圆。岛上礁石林立,草木不生。就此远望,波涛起伏,海天一色,四方空旷无际。

    而无论远近,均无万圣子与鬼赤的踪影。

    两个老家伙声称找寻三家岛,也就是鬼妖二族,与韦尚等兄弟们藏身之地,如今却迟迟未归。而凭借两人的谨慎小心,料也无妨。

    无咎在礁石上盘膝而坐,抬手拿出一坛酒。当酒水下肚,随即一阵猛咳。尚未恢复的修为,化解酒力不畅。而他浑然不顾,只管举着酒坛子猛灌。当酒坛见底,他又拿出一坛……

    只见荒凉的海岛之上,咆哮的涛声与飞溅的浪花之中,有人独坐礁石,举酒狂饮。而他并非酒瘾所致,亦非借酒浇愁。他只想大醉一场,以便忘却自我而远远离愁绪。

    不得而惑?人惑则死?

    他无咎胸无大志,贪图美色,只懂逍遥,怎会困惑而死呢?

    而如今怎么了,修至飞仙八层,堪比一方豪强,且坐拥两个貌美绝世的女人,反倒是陷入绝境而举步维艰。

    因为他无咎不够绝情,放不下神洲故土;以为他无咎不自量力,竟敢与玉神殿为敌。因为他无咎不信宿命,不甘听从天运的摆布。

    曾经的部洲洪荒之地,亲眼目睹渺小的凡俗老幼拼死抗争,并在天灾绝境之中挣扎生存,一个修仙者又岂能自甘堕落?

    不能啊!

    即使修仙者的手段,依然无力回天,亦当告知天下,一同应对劫难。又岂容玉虚子刻意隐瞒,而让兆亿生灵坐以待毙、蒙受惨死之冤……

    无咎饮了三日的酒。

    然后他摔碎了酒坛子,带着微醺的酒意,摇摇晃晃站起,一个人在岛上兜着圈子。如此又过了两日,当一轮朝阳升起,他冲着那火红的霞光投去痴痴一瞥,转身遁入地下深处。

    洞穴之中。

    无咎盘膝而坐,打出禁制封住四周,不忘留下一缕神识,关注着灵儿与月仙子的动静。

    收敛心神,面前多了三枚玉简。

    分别是《道祖神诀》,与妖族的《万圣诀》,以及鬼族的《玄鬼经》。

    之所以拿出鬼妖二族的功法,有缅怀两具分身之意。此外,他也另有想法。

    《道祖神诀》,来自蓬莱境的神殿,乃是一篇极为神秘,且又晦涩难懂的功法。而由两具分身参悟、修炼至今,已渐渐有了眉目。或许自身的境界修为尚有欠缺,一时难以尝试。

    无咎查看着三篇功法,再次细细研读一遍。当每一个字符、每一句口诀,皆谙熟于胸,他这才放下玉简,拿出了他的魔剑。

    随着心念转动,景物变化。

    多日不曾回到魔剑之中,朦胧的天地依然如旧。而远处角落里的兽魂,仅剩下两、三百之数。此前的上昆洲之战,兽魂虽然立下大功,却也损失惨重。

    “三位……”

    无咎的元神之体,飘然落地。而出声之际,他微微愕然。

    只见龙鹊与夫道子,盘膝而坐。而齐桓,竟恭恭敬敬的站在龙鹊面前,好像晚辈随从,随时听候管教的架势。

    “无先生!”

    “哈哈,无先生……”

    “公孙无咎……”

    夫道子与龙鹊,起身相迎。

    齐桓也跟着出声致意,却当场遭到呵斥——

    “放肆!”

    龙鹊瞪起双眼,威严道:“无先生乃是魔剑至尊,你也敢直呼其名?”

    齐桓急忙点头,尴尬道:“多谢龙兄指点,在下失礼,无先生……”

    一位原界家族的家主,骄狂自负的飞仙高人,竟变得如此唯唯诺诺,与从前的他判若两人。

    无咎疑惑未消,又作不解——

    “魔剑至尊?”

    却见夫道子微微一笑,道:“以龙兄的说法,此乃魔剑天地,而你身为魔剑之主,堪比一界至尊。”

    “魔界?”

    “还是无先生有文采,魔界叫法更为响亮!”

    “天下并无魔修,何来魔界之说……”

    “今日起始,魔修首创啊。你无先生便是魔界至尊,哈哈……”

    ……

    ps:这几天的俗人俗事没完没了,却也身不由己……

    (本章完) ( 天刑纪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5/52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