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合军

文 / 西风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明军首战大获全胜,军民大队人马陆续通过了山区,来到大金沙江(伊诺瓦底江)以西的洞吴高地。

    没多久,平缅宣慰使刁徒玉率军前来,已向明军大营靠近。

    朱高煦得到禀报,刁徒玉增援的人马不足万人;而且思行法在高黎贡山南麓山区与明军大战时,刁家按兵不动,未阻击思行法。

    这些事都让朱高煦感到失望,刁家这个地头蛇,并没有为明军提供强有力的支援。

    不过此时的平缅宣慰司,确已大不如前。起初的平缅宣慰司地盘很大、实际是一个王国。后大小土司分崩离析,明初改为麓川平缅军民宣慰司;到刁徒玉接手时,再度分裂为麓川和平缅两个宣慰司。

    如今这片土地上,最大的土司已不是平缅司。

    缅|甸地区的大势力主要有三个:除了北边的思家孟养司,便是中南部的缅甸和东部的木邦。

    ……明军大营安扎在一片比较平坦的草地上,周围只有灌木林。今日上午,平缅司大军终于到了明军大营。

    朱高煦带着武将和亲兵骑马出行辕,前去迎接友军的到来。只见旷地上到处都是土人将士,战象悠闲地走着,他正想询问刁徒玉在哪里。

    就在这时,“吚吚呜呜”一阵节奏欢快的管弦乐曲响起。朱高煦循声看去,便见一群衣着光鲜的人和大象往这边过来了。

    两队五彩衣裳汉子步行,簇拥着一头体型巨大的大象;周围旌旗飘扬,甚至还有七八个女人跟着。那大象的象背上安放着黄灿灿的椅座,还有伞盖和帷幔遮盖,十分华丽的样子。

    武将赵平拍马上前,抬起手示意那些人停下。这时鼓吹之声渐渐消停,打扮光鲜的大象也温顺地站在了原地,并十分乖巧地将象腿跪下去。

    朱高煦见状,骑马来到大象跟前。

    两个土人趴在地上,拱起了背。折腾了好一会儿,一对男女终于前后走下来了。

    男的显然就是刁徒玉,他是个估摸着三十来岁的人,长得面目端正、身材瘦削,皮肤比别的土人白。他穿着白色的裙子和红黄相间的绸缎衣裳,头上戴着圆筒帽;手指上一颗硕大的黄金镶嵌红宝石的戒指十分显眼。

    朱高煦眯着眼睛,等着刁徒玉慢吞吞地走过来。

    平缅宣慰使刁氏这副不急不缓的模样,叫朱高煦有点火大。毕竟打完大家要分|赃的……刁氏不想出什么力的态度,却要分翡翠之利,朱高煦想着、心下就有点不太舒坦。

    那对男女打量了几眼骑马站在正中间的朱高煦,女人用汉话试探道:“您就是大明朝的汉王殿下?”

    “不像么?”朱高煦苦笑着随口道。他一边说,一边翻身从马背上跳下来,重甲发出“哐当”一声响。

    即便是秋季,晴天也十分暖和,朱高煦连斗篷也没披、一身盔甲宽檐帽,脸皮早已被晒成了古铜色,乍看和将士们区别不大。所以他也不怪刁氏问话。

    女人道:“不敢。”她说罢又看了朱高煦一眼,这女人的眼睛里带着倦意,眼角画得很长,于是眼神()又有几分媚气和大胆。

    这时刁徒玉上前双手合十道:“我们从未见过汉王殿下,初次相见未能辨认,请殿下见谅。”

    “好说好说。”朱高煦抱拳道,“刁使君远道而来,旅途劳顿,请到大帐中饮茶歇口气。”

    刁徒玉拜道:“多谢殿下,恭敬不如从命。”

    朱高煦以为此时的土司都是野蛮人,但见了这刁徒玉,倒觉得他颇有几分贵气范儿,说的汉话也是从容不迫、似乎还有点墨水,却是叫人稍稍意外。

    一行人来到明军的中军行辕,一员侍卫武将抱拳道:“行礼!”侍卫一齐提起兵器,双手抱着长枪木杆目视朱高煦等人执军礼。

    整齐的动作和笔直的队列,刁徒玉等人侧目,特意看了一番那些士卒。

    果然朱高煦叫护卫军操练队列,提高军容和皮面,还是有点用的,外人首先看到的,都是军容气势。刁徒玉赞道:“殿下之军威雄壮,有上国之风!”

    朱高煦微微点头,毫不谦虚,此时正要坚定盟友胜利的信心。

    不知道为甚么女人会被刁徒玉带到中军大帐来,朱高煦也没问她是甚么身份,因为在大明朝不便打听别人的女眷,除非关系很好、别人主动介绍。

    中军大帐上位的椅子后面,挂着一副丝绢地图。朱高煦等军士上茶后,便伸手指着那副图道:“此地到孟养司治所,大金沙江以东、高黎贡山余脉以西,都是一片平坦的高原,以草地、灌木植被为主。”

    刁徒玉抬起头看那图,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然而在刁徒玉的位置,根本就看不清地图上画的细节。

    朱高煦想了想,跳过一段话,径直说道:“三天之后,咱们合军北上。明军居中,平缅军分左右两翼、搜索前进,直趋孟养司治所。刁使君能做到么?”

    刁徒玉点头道:“在下尊汉王殿下之命。还有一事恭问殿下,我们两军共同击败思家后,孟养司之地、便为刁氏所有?”

    朱高煦不动声色道:“此事等平定思行法之乱后,再行商议。不过咱们大明朝最重信义,此前签押的盟约不会改变。翡翠矿坑给刁氏分利,每坑每年八百贯,云南官商有专买玉石矿之权。”

    刁徒玉手掌合十鞠躬,似乎是赞成之意。刁徒玉生活奢靡,有钱拿、心里肯定是暗|爽的。

    既然平缅军是盟友,且也有近万人之众,朱高煦随后便开始告知方略,“思行法在高黎贡山南麓大败,人马溃散者甚众。咱们宜趁胜追击,不可拖延时日。

    此地在大金山江与高黎贡山之间,无险可守,本王决意扫除此地抵抗势力,直逼孟养司治所。若孟养军凭借山水地形袭扰,刁使君只需护住大军两翼,大军继续推进,胁|迫思家老巢。逼其决战!”

    朱高煦十分利索地与刁徒玉谈完军务,便让他回营休整,叮嘱他三日之后务必开拔。

    刁徒玉身边那个眼神()带着倦意的女人,走到大帐门口时,回头向朱高煦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但朱高煦假装没看到。

    他对土司首领的女人无甚兴趣,更不想为了一些破事影响军政大事。他心里最在意的、是翡翠以及大把银子铜钱;其次是云南的边境形势。此番出行,寻欢作乐并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朱高煦心道:要不是为了利益,我吃饱了撑的跑到这地方来吗?

    ……三日之后,各部人马依次序拔营,在地形平坦的旷野上横向展开。平缅司土人军队的战象步卒,也如约调动至大军两翼。联军的正军、丁夫人数超过三万,战马、骡驴、大象无算,大军浩浩荡荡地向北行进。

    起初几天未遇到抵抗。朱高煦获报,土司友军接连洗劫屠|戮沿途村庄,他派人去下令刁徒玉,劝阻滥杀无辜;刁徒玉答复村庄里藏匿了敌军。于是朱高煦建议土司军驱赶百姓到山里即可,大军走后,平民自然会回到村庄。

    然后没有太大作用,土人军队军纪极差,驱赶平民时又干了不少歹事。

    反是明军将士,没有屠戮平民。并非明军将士道德高|尚,而是因为此时明军的军纪还比较严明,大伙儿不敢轻易违法军令。

    朱高煦也非圣贤,他只是觉得滥杀无辜没有任何用。冤有头债有主,屠戮明军矿场的人,并不是这些村民;乱杀|人也报复不了真正的敌人。恼羞成怒只能是无力的表现,甚至思家也不一定关心村民的死活。

    土人村民也是识时务的。没过几天,沿途的村民见到戴铁盔的明军时,人们都不跑了,反而拿出一些瓜果谷物讨好将士。

    这时各路人马都在发生零星战斗,孟养司的主力仍未出现。联军打的都是一些思家的当地的军寨。

    右翼平缅军围攻一个军寨一日不下,拖延了大军速度。次日,明军中军调兵前去增援,等朱高煦骑马前去观摩时,战斗已经快结束了。

    那个山坡上的军寨已经陷入了大火和浓烟之中。明军各式火炮和火箭围成一圈,还在开火,整个山坡和村寨,好像火山喷|发了一般,四面都是火光闪动。

    乱糟糟的土人士卒从军寨里跑出来,满山坡到处是人,除了土人溃兵,还有乱作一团的明军军户,他们拿着刀争先恐后地上去割首级。

    不管土人残兵如何惨叫,明军军户们一点都不手软,拿着刀就砍脖子。他们好像不是在割首级,而是在收获庄稼。

    没多久,就有很多军户提着血淋淋的脑袋聚集到一个地方,中军的文官武将一边清点数目,一边架着火柴焚毁头|颅。那边就好像是在做买卖一般。

    此时护卫军的斥候百户队,已散到了大军十几里地外,却还没有发现大股敌兵。

    联军每天都在挺进,距离孟养司治所城池,已经越来越近了。 ( 大明春色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2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