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8章 大进军(新书发布,求支持)

文 / 无语的命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694年6月,当从里海对岸过来的5000名大明士兵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在北高加索地势较低的基兹利亚尔湾建起了一座要塞,因为这里是通往高加索的必经之路,再往北就是卡尔梅克蒙古人的地盘,在大明的士兵修建要塞的同时,在整个高加索地区,成千上万的部族男丁在朝着一个方向聚集着。

    向着巴库,这些山民都在响应着皇帝的征召,汇集在皇帝的鹰旗下,他们在巴库接受了简单的队列训练之后,便拿起来从大明的武器库中送来线膛击发铳,开始在皇帝的率领下,向南进军。

    一支二十万人的大军在罗马皇帝的鹰旗下越过了卡兹别克,开始了对安纳托利亚的再征服,其重要性堪比伊比利亚的“再征服运动”,甚至更加波澜壮阔,毕竟,他们所面对的敌人更加顽强,更加强大。

    不过,相对应的是,这支庞大的罗马军团的力量也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尽管他们说着几十种或相通或不相通的语言,但是凭借着从大明的武器库中得到了线膛枪、火炮,从开战之初就占据了上风。

    这支令人生畏的军队多达20万人,包括2万多骑兵、15万的步兵,以及炮兵、工兵等其他部队,另有8万多匹骡马。罗马军团的进军进展非常顺利,来自大明的攻城火炮的使用彻底改变了围攻战的攻守对比,过去那些能在任何敌人的围攻下坚持一年的坚固城池、要塞,现在一个星期,甚至几天就会陷落了。不过短短的两个月,在攻陷一座座城池之后,在三百年前帖木儿入侵时被占领的梅斯赫特公国就被收复,也就是从这时起,罗马军团终于在阔别安纳托利亚两百多年后,再一次抵达了安纳托利亚。

    在陆地上由二十万高加索各部族山民组成的军团向着安纳托利亚进军,而在海洋上来自大明的雇用军驾驶着于巴统建造的军舰,开始从陆海两个方向,向土耳其人发起最后的进攻。

    对于安纳托利亚的人们而言,敌人渐渐逼近了。他们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素丹的军队成建制的被击败在战场上,毕竟这里是土耳其的腹地,压根儿就没有多少军队用于防御。几乎从来没有面对来自外敌的威胁,对与土耳其而言,他们的敌人只有欧洲的异教徒和波斯,至于高加索不过就是一群弱小的不值一提的山民而已,那些小国只是在土耳其的阴影下苟延残喘而已,我们怎么可能会对土耳其构成威胁呢?他们从来不曾有一天居然会从高加索冲下来一支庞大的军团,面对这样的进攻甚至有些措手不及。

    当素丹的军队被击败的时候,在那些教长们就在那里宣讲了起来,他们鼓励着人们拿起弯刀,进行一场圣战,教长们不停地在讲话。他们会说在几百年前,他们的祖先是如何击败罗马人的军队,如从这里出发征服了罗马,征服了君士坦丁堡,现在是他们这些人战斗的时刻了,他们会像祖行一样英勇,在这里英勇的战斗为了阻止异教徒军队对奥斯曼的进攻。

    “就在这里,我们的祖先曾一次次的击败了罗马人,现在轮到了我们了,这里是我们的土地,只要哪个异教徒染指这片土地的时候,我一定会站起来抵抗,那怕付出自己的性命……”

    随后他又在那里的鼓动着听着演讲的人们。

    “弟兄们,奥斯曼的弟兄们,你们不要逃走,同我一起,都跨上战马、拿起弯刀上来吧!让我们去阻挡那些被诅咒的罗马人……”

    在集合的人群面前,教士们就这样大声疾呼。他穿着黑色的旧长袍,张开双臂,直挺挺地立着,做出站立的姿势。

    在素丹的军队都无法抵挡的进攻面前,那些被鼓动起来的农夫、牧羊人的反攻根本就像是一个笑话,甚至是不值一提的。

    对于埃米克安来说,他甚至都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在猛烈炮火中和朋友们一起倒下来了,在身边的朋友们在炮火中失去生命的时候,被炮弹震得头晕脑胀的他隐约的看到罗马的步兵端着枪快速的前进,在他们的刺刀面前,曾经叫嚷着要杀死这些罗马人的朋友们,一个个被打死了,当看到自己的邻居被一个罗马士兵一刀砍掉了脑袋的时候,埃米克安一时竟然看傻了眼,就在他摇晃着想要站起来逃走的时候,他的脑袋上被人狠狠的砸了一枪托。

    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看见那些可僧的士兵举着枪似乎在那里庆祝着胜利,被捆起的他开始长吁短叹,痛苦的呻吟,他的心里想着,自己被俘虏了,甚至来不及杀死一个罗马人。

    幸运的是,那些罗马人并没有杀死他,只是把他丢在路边和其它的俘虏一起,更多的罗马士兵一步一步地向前推进,另有些士兵停留在他旁边,看守着他,他和其它人一样,只能躺在那里。

    就在这时,他看到到一个人朝他走了过来,似乎说了什么,接下来的一切,对于躺在地上不断呻吟叹息的埃米克安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那个人蹲在他的身边,在他的头上倒了一些烈酒,然后为他包扎起了伤口。

    所有的一切如同在梦中一样,埃米克安眼泪汪汪地望着那个左臂上的白色大袖章和袖章上用红布做成的整齐的十字。一个人在什么时候才会有这样令人恶心可怕的恶梦。这个红十字象一个特大的幽灵,恍恍惚惚地映入他的泪眼,并且遮住了他的整个视线。

    等那个人替他包扎了伤口,又给其他受伤的人包扎起了伤口。过了一会埃米克安才疲惫不堪地坐起了身来,他偷看着周围的罗马人,他们叼着烟斗,似乎是一副非常开心的样子,偶尔的他们会把目光投向他,那种目光看起来非常熟悉,就像是他看待牲口时发出的目光。

    遭了!

    我成了他们的奴隶了!

    突然,埃米克安想到了许多人曾说过,在高加索,那里的山民经常掠夺其它人作为奴隶。而这些罗马人,都是从高加索过来的,许多都是山民,即便是没有接触过高加索人,埃米克安也能一眼看出他们的身份。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埃米克安一直在等待着逃走的机会,终于在被俘的三天后,机会来了——押运他的罗马人遭遇了村民的袭击,在那些罗马人抵抗着村民的突然袭击时,他也乘乱逃走了,在战场上一切都是极为混乱的,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的逃走。

    逃走之后,埃米克安便朝着家乡的方向走去,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到了村子前的桥前,他先在河边洗了下脸,然后就坐桥上的石栏杆歇了一会。他这才慢慢地镇定下来,清醒一些。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村子里似乎非常安静。在他往村子里走去的时候,看到村子里有几个罗马人的士兵,他们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继续向前走着。

    在村口的石碑上面粘贴一大张白纸。虽然急着想要回到家里,看看到妻子和孩子们怎么样,可是他却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不由自主地望着那张布告。

    这是一张用希腊文和奥斯曼文写的布告,是以罗马帝国皇帝的名义所颁发的。因为他曾在教士那里学习的关系,所以能读得懂奥斯曼文,他的右眼由于让绷带遮住了,所以他读奥斯曼文布告时,只能看清那些用大字写的词句:

    “安纳托利亚的居民们!

    罗马帝国军队已经重新抵达了安纳托利亚。这支军队不是作为敌人用武力来征服这片土地的,而是恢复罗马帝国在安纳托利亚的统治,因为这里已经被土耳其人占领了多年……

    罗马帝国皇帝不能再长久坐视他的国土被外人占领,不能坐视他的子民遭受穷困与苦难。关心你们幸福的皇帝陛下,感到应当把你们置于他的强有力的庇护下。

    ……罗马帝国皇帝命令这个国家的全体臣子根据法律享受同等权利,一切生命、信仰和财产均受保护。

    ……

    安纳托利亚的居民们!请你们放心把自己置于罗马帝国的光荣旗帜的保护之下。你们应当把我们的士兵作为朋友来欢迎,你们应当服从当局的命令,安居乐业,你们的劳动果实一定会受到保护……”

    埃米克安断断续续,逐字逐句地读着,他并不字字理解,但是每字每句都使他感到痛苦;而且这种痛苦不同一般,现在从这些语言,他清楚地看到,他自己、他的同胞和他们所有的一切都完结了,而且永远完结了。

    从现在起一个外国的皇帝统治着他们,一种外来的信仰把他们征服了。这一点从这些冠冕堂皇的字句,暖昧不明的命令里就可以看得清楚,他们已被外来人征服了。布告上的“罗马皇帝”的字样,让他的内心增添了耻辱感,难道就这么被人征服了。

    就这样,他失魂落魄的走着的时候,他看到不远处“蒂码利奥”的院门前,站着两名罗马的士兵,“蒂玛利奥”是村子时的统治者,他既是素丹的士兵同样负责村子收税并且维持治安,管理着农民的耕作。当然,所有的农民都是他的佃农。

    现在老爷去了那里?

    也许已经战死了,或都被罗马人杀死了吧。

    埃米克安紧张的看着那两名士兵,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喊他。

    “埃米克安、埃米克安,”

    然后他看到阿米跑了过来,惊喜的看着他说道。

    “你居然还活着。”

    看到阿米时,埃米克安立即紧张的问道。

    “老爷去那了?”

    对于村子里的人们来说,老爷永远都是老爷,毕竟他们种着他的土地。所有的村民都没有自己的土地,所有的土地都属于素丹,而素丹把土地赏给了“蒂码利奥”,农民们作为佃农为他耕种。

    “老爷早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现在老爷已经换成了另一个,昨天,老爷就已经召集了村子里的人,告诉我们要安心种地,任何反叛,都会遭到严罚,参与叛乱的人会被绞死,妻子、儿子和女儿都会被变成老爷奴隶……”

    “那阿依娜呢?”

    埃米克安紧张的问道自己的妻子。

    “你放心吧,没有人说你去了那里,现在你不是回来了吗?从现在开始,你要老实一点,毕竟,虽说老爷需要人给他种地,可是老爷们可都非常厉害,这两天有人因为拒绝交出火枪和刀,被杀死了,现在,我们都不准留持有兵器,即便是杀羊的刀,每家只准留一把……”

    外人的统治就是这样的吗?

    这些外人根本就是一群强盗他们就这样抢走了属于老爷们的财产。这样的暴行怎么能接受呢?怒气冲冲的看着那些罗马的士兵。

    在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老爷们什么时候才会打回来。这些罗马人都从这里赶出去。

    当埃米克安满怀着愤怒的情绪面对着外人统治的现实,并且在内心中对于老爷们未来的解放充满期待的时候,在安纳托利亚的其它地方,这只庞大的罗马军团仍然在四处进攻着,在强大的炮火下,一座座防守空虚的城市都先后陷落了,许多领主的财产成为了军团的战利品,至于他们采邑和封地都成为了军团将领和士兵们的采邑,奥斯曼人特殊的军事采邑制度,反倒有利于军轩和封赏,使得这些来自异域的占领者可以毫不费力的。就得到了大量的战利品。所需要的仅仅只是把他们原本的主人杀死而已,然后他所拥有的土地以及奴隶,就都成了胜利者的战利品。

    当然,这种用刚刚获得的战利品进行的封赏并不是立即进行的,因为根据命令,必须要等到攻克君士坦丁堡之后,才会根据每个人的军功进行封赏,在此之前,这一切都会由皇帝直接掌握。 ( 大明铁骨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31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