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投名状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从驻地离开之后骑马奔行十几里后队伍停了下来,武新宇让人找了些柴火升起篝火,孟长安冻的直打哆嗦却还是一言不发。

    他外面披了一件大氅里面只是一身单衣,大氅再厚实有什么用,这十几里身体基本上就已经冻僵了,可是他却没有让队伍停下来。

    武新宇对几个亲兵吩咐了一声,那几个亲兵随即上马离开,消失在风雪夜里。

    他往火堆里扔了几根木柴:“没话说?”

    孟长安低着头:“谢谢将军。”

    “就这样?”

    武新宇气的一乐:“怪不得郭雷鸣说你是个闷葫芦,果然如此......再跑十里寒气入骨,想保命没准就得锯掉的你的手脚,你不怕?”

    “我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废物。”

    孟长安身体逐渐回暖,低头看着自己手里那把被火光照亮了的小猎刀。

    “你先在我那干一阵子,我想想看怎么把你扣下不还回去了。”

    武新宇看着孟长安:“你可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急着带你走?”

    孟长安回答:“将军没有调令。”

    “哈哈哈哈......”

    武新宇稍显得意的笑起来:“裴啸那种浑身假骄傲的人,自然是不会立刻低下头把我扔在他脚下的军令捡起来,可是不代表他不会怀疑,我这么突然出现在你们营里,那张调令他还是会拿起来看看的。”

    孟长安看向武新宇:“将军为什么会来?”

    “因为有人不想让你死。”

    武新宇抬起头看向夜空,他本就是跟着大将军铁流黎一块来的,走到半路的时候铁流黎忽然想到了什么,让他立刻带人回去把孟长安带出来,半路上哪里来的纸笔写调令,铁流黎身上自然有大将军调兵的虎符,可是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就在附近。

    “没有调令,裴啸会跟将军过不去。”

    “调令?”

    武新宇耸了耸肩膀:“回头补一个就是了,我就说一心急拿错了,他能怎么样。”

    孟长安低下头继续看着火光:“来不及,他发现调令是假的立刻就会去大将军那告你的状,私自跨营区抢人,这是严重违反了军律的事。”

    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四肢已经恢复过来后转身往战马那边走。

    “你去哪儿?”

    武新宇问。

    “回去。”

    孟长安的回答简单的让人恼火。

    “老子辛辛苦苦把你抢出来,你这就要自己回去了?”

    “是。”

    孟长安上马,啪的一声打响了马鞭,那战马嘶鸣一声向前冲出去,可是才跑了没两步,黑暗中伸出来一只手拉住了缰绳,战马向前疾冲的力度有多大?然而却大不过那手上的力度,战马惊的一声惨叫然后翻了出去。

    砰地一声,战马摔倒在地上,孟长安之前已经离鞍跃起,手里的小猎刀往前划了一下却在半路上又收回来,刀尖距离那双眼睛只差分毫。

    人从黑暗中走出来,火光让他逐渐变得清晰。

    武新宇站在火堆边上笑起来:“果然是个执拗的家伙。”

    他俯身抱拳:“拜见大将军。”

    大将军铁流黎走到火堆那边坐下:“滚回来。”

    孟长安看了一眼那匹倒在地上的战马,心有余悸......这就是四疆大将军的战力么?单手拉住一匹奔马,身子往下压的时候是一个标准的马步,马空翻摔了出去,马步纹丝不动。

    “卑职拜见大将军。”

    “你回去,是不想连累武新宇?”

    铁流黎侧头看了一眼孟长安。

    孟长安没回答,一个字都没说。

    铁流黎哼了一声:“前阵子老院长给我写了一封信,对我说孟长安这个人,是一个连表达自己的关心都不愿意多说一个字的人,天生是个孤独的人,你是不想让人觉得你骨子里并不冷,还是不想让人知道你其实没那么傲?”

    孟长安依然只是站在那,面无表情。

    “说一件事。”

    铁流黎指了指身边:“坐下来说,涉及你的生死,我的荣誉。”

    孟长安看向铁流黎:“我不会赌自己的生死。”

    铁流黎道:“军令之下呢?”

    “军令若和军务事无关,不称军令。”

    铁流黎知道孟长安已经听出了几分意思,心想着老院长推荐的人果然没错,是个聪明人,只是性子不好控制。

    “我说的是,君令。”

    铁流黎伸手从火堆里捏了一根木柴,他似乎很喜欢这样近距离感受火的炽热,或是因为北疆实在太冷了,他将木柴捏碎甩了甩手:“武新宇,带你的人远处戒备,接下来我要对孟长安说的话,你不能听。”

    武新宇应了一声,带着自己的亲兵队离开。

    铁流黎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裴亭山没有儿子,只要一个侄子就是裴啸,不久之前,裴亭山第二次上书陛下请求陛下准许裴啸过继到他家里,如果他不是大将军大柱国一等国公,那么这就是家务事,陛下不会去管。”

    “可正因为裴亭山太特殊,所以陛下就不得不多思虑......如果裴啸过继给了裴亭山,未来一等国公的爵位就是他的,你明白吗?”

    孟长安点头。

    “非但如此,裴亭山也又一次提到了,希望他死之后陛下能让裴啸执掌东疆帅印......裴亭山已经糊涂了,他甚至已经糊涂到忘了东疆不是他的,而是陛下的,东疆大军从他手里到他儿子手里,裴家就变成了东疆王土皇帝。”

    孟长安懂了。

    “大将军让我去杀裴啸?”

    “我没有说过,我只是在给你讲一些朝廷里的秘闻。”

    孟长安摇头:“秘闻听了,会死。”

    他走到铁流黎对面坐下来:“如果我答应了大将军这件事,裴啸没死我会死,裴啸死了我还是会死,陛下和大将军都不会允许一个知情人活着,难道不是?”

    “你不了解陛下啊,年轻人。”

    铁流黎笑着说道:“陛下如果想做什么事,难道还至于这么麻烦周转到你身上来?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陛下看重你,再加上有老院长的举荐......有些话我不方便说的很明白,但我可以给你打个比方。”

    他看向孟长安的眼睛:“你知道江湖之中的投名状吗?”

    孟长安的眼睛骤然一凛。

    投名状?!

    “裴亭山,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只觉得他自己是陛下的恩人,忘了首先他是臣......整日没完没了的提起来说当初我如何如何帮过你,所以我必须得到如何如何,这样的人消磨掉的是不是自己曾经拼了命攒下来的情义?”

    孟长安点头。

    “你还真是惜字如金。”

    铁流黎沉默了一会儿后继续说道:“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只要你还忠于大宁忠于陛下。”

    孟长安坐在那陷入沉思,铁流黎突然之间冒出来对他说了这些话,似乎直接就把他逼到了没有退路的绝境里,如果他不去干掉裴啸,那么自己会是什么下场?而这件事,究竟是陛下的安排还是铁流黎出于一个臣子忠诚而想替陛下去做这件事?

    “我想想。”

    他抬头看了铁流黎一眼。

    铁流黎抬手:“拿酒来。”

    远处的亲兵拎着两个酒囊过来,这种酒囊装满是整整五斤烈酒,铁流黎随手扔给孟长安一袋,自己扭开一袋仰头就灌。

    孟长安接过酒囊之后喝了一口,眼神逐渐迷离,他需要思考的太多。

    裴亭山跋扈,这些年来仗着陛下念他旧情越发不像话,东疆那边可能已经出现令陛下担忧的局面,裴亭山如果再把东疆大将军的位置强势的留给裴啸,那么就可能出现令大宁不安稳的巨变。

    东疆刀兵只尊裴亭山一人之令,到时候陛下若是派了别人去做大将军,东疆会不会出现战事?

    可是裴啸死了,真的就能断了裴亭山把东疆当做家族的东西传承下去的念想?死了一个裴啸,裴亭山还能再从裴家挑选出来一个后辈培养。

    “你考虑的很久了。”

    铁流黎已经把五斤烈酒喝完。

    孟长安抬起头看向铁流黎:“这似乎不光明。”

    铁流黎哼了一声:“他想抢你的军功就光明了?”

    孟长安:“大将军可以秉持公正。”

    “大将军不是你的大将军。”

    铁流黎起身:“大将军是大宁的大将军,陛下的大将军。”

    就在这时候之前武新宇派出去先行一步的亲兵回来了,下马之后捧着一套衣服一套甲胄再加一把黑线刀回来,把东西放在孟长安身边随即离去。

    “你数次潜入黑武,让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黑武与大宁这般对峙已有数百年,黑武打不进来是因为大宁兵强马壮,我们打不过去是因为那边天气严寒地势险要,所以大规模作战并不适合,像你那样带一队精锐潜入进去在敌境之内破坏,才是如今最合适的打法,若你完成了那件事,我就给你组建精锐斥候队伍的权力,你自己训练人马,你想怎么打怎么打,你想要什么补给就要什么补给,我北疆有的,你要什么我给什么,我北疆没有的,你只要向我伸手要了,我去长安城找陛下给你求来。”

    铁流黎转身,抽出那把黑线刀,火光映红刀光:“你考虑好了吗?”

    孟长安站起来穿戴衣服甲胄:“我需要一个地方。”

    铁流黎问:“什么地方?”

    “封砚台。”

    孟长安冷冷的说道:“让裴啸知道我在封砚台,剩下的事我自己会解决。”

    “封砚台?”

    铁流黎眼神恍惚了一下,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提过这个名字了,那一年庄雍带兵死守封砚台,黎勇赤膊上阵厮杀数场带伤几十处。

    “好。”

    铁流黎点头:“那就封砚台。”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