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 因为你不够在乎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红袖招的楼都是红色的,比宫墙之内挂上了红灯笼还要好看,这本就不是什么肃杀的地方,整个小淮河两岸的楼子似乎都装饰的很漂亮,这一带就是长安城里不一样的风景,长安城四四方方齐齐整整,高大的城墙就是威严的象征,而这里,则是肃杀之中的温柔乡。

    皇帝坐在客厅的首位,云红袖站在他身边。

    朴成万身上带着几处伤被押进来的时候,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勇毅,心里想着唯一还值得庆幸就是这距离渤海国实在太远了些,大宁的皇帝再强大也不至于能把他在渤海国的家人怎么样。

    他看到皇帝的那一刻,忽然间生出来一种想法,这样的人才是大宁皇帝,虽然第一次见,虽然也不确定皇帝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可坐在那的皇帝让他觉得如果皇帝不长成这样就不对。

    “朕本以为,最后的手段应该疯狂些才对,原来也如此不堪。”

    皇帝微微摇头,只不过是红袖招里几个女子出手,卫蓝都没动,埋伏在四周的大内侍卫没动,附近几户民宅里夏侯芝带着的千余名禁军精锐也没动,这些刺客就落了网,所以皇帝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是宁人。”

    皇帝看了看那些刺客,这句话让朴成万的心里震了一下。

    朴成万深吸一口气,然后回答:“陛下为什么会这么说。”

    皇帝没回答,只是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们几个反问了一句:“渤海国来的?”

    朴成万一瞬间只觉得自己是被出卖了,不然的话大宁皇帝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原来如此。”

    皇帝说了这样四个字,让朴成万越发的迷惑起来。

    皇帝似乎对他失去了兴趣,看向云红袖:“今日朕可能不会陪你太久,朕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云红袖点头:“陛下应该去看看他的。”

    皇帝没说是谁,云红袖也没说,可这就是默契,这也是云红袖别人所不及的聪慧。

    “礼物在盒子里,朕走了之后你再打开。”

    皇帝起身,一边走一边吩咐卫蓝:“把人送到廷尉府里去,韩唤枝应该也快回来了。”

    出了红袖招皇帝上车,卫蓝带着侍卫随行,随着车马动,附近民宅里的禁军士兵也撤了出来,整齐的队列在车后向前移动,衣甲铿锵之声,把小淮河两岸的旖旎都震碎了。

    大学士府。

    皇帝从马车上下来,卫蓝快步走到门口敲了敲,老管家把门打开,看到那么多禁军那么多明晃晃的兵器一下子就愣住了,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所以挺起胸脯:“你们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卫蓝示意他退到一边:“陛下到了。”

    老管家吓得一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大学士沐昭桐正站在院子里发呆,院子里堆了一个雪人,他手里拿着一个半截的胡萝卜,似乎觉得自己削的这雪人鼻子不够漂亮,插上去之后就显得像个小丑,所以微微皱着眉。

    夫人站在他身边,眼睛里有些茫然。

    皇帝走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忽然心里微微一疼,同样都是父亲,不一样的人却有一样的情感,那一刻皇帝感受到了沐昭桐心里的悲伤,就正如这么多年来他一想到孩子被人偷走下落不明也

    会有一样的悲伤。

    “陛下。”

    大学士看到皇帝吃了一惊,但没有下跪,也没有行礼。

    “阁老似乎没有想到朕会来?”

    “陛下不该来。”

    大学士沉默片刻,把胡萝卜插进雪人的脸上,虽然不太满意可好歹还是完成了,雪人的模样并不漂亮,也不是因为他年纪太大体力不支做不出漂亮的雪人,而是因为现在面前这雪人的样子,是他努力再努力的回忆着当初第一次陪自己孩子堆雪人时候的场景做出来的。

    尽力做的像那天的那个雪人。

    “朕不该来,该来的是兵甲,是廷尉,还是宣旨的钦差?”

    皇帝直接进了沐昭桐的书房,在椅子上坐下来后等着,大学士颤巍巍的跟着进来,而大学士夫人则跪在门外,雪很快就把她身上洒了一层。

    “阁老是想逼朕杀了你?”

    皇帝问。

    大学士抬起头看了看陛下的脸色:“陛下看破了,臣也不敢否认,所以臣才说陛下不该来,臣老了,老了就畏惧死亡,还贪恋权势,便不敢死,不敢死就会做出更多不该做的事。”

    皇帝道:“找了那么几个三脚猫本事的人来,这显然不是你沐昭桐的手段,也不是老夫人应该有的手段,老夫人一个桑人,却在大宁布置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还能把手伸进渤海国,怎么可能做出今日这般拙劣的杀局?阁老和夫人是求死,多半是傻了?”

    沐昭桐缓缓跪下来:“一切都是臣所为,与内人无关。”

    “呵。”

    皇帝:“看到你们两个这可怜样子,朕是不是应该生出几分慈悲心来才对?你们这模样,似乎若朕不慈悲,反而显得是朕做错了什么似的。”

    沐昭桐没说话。

    “从朕告诉你说,想带着你和老夫人去东疆的那一天起,你就应该明白朕想给你些体面。”

    “臣的独子,死的不体面。”

    “唔。”

    皇帝冷笑:“从朕即位大宁皇帝算起来,天成元年,死囚二百六十一人,天成二年,死囚一百九十六人,天成三年,死囚三百人......时至今日,二十年来,刑部处死的该死之人也有几千,哪个体面?如果朕给该死的人体面,那国法就不体面。”

    沐昭桐猛的抬起头,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

    “你儿子死的不冤枉,朕也没心情安抚你,归根结底是因为你自己没教出来一个好儿子。”

    大学士夫人跪在那忽然开口道:“诸多事,其实是臣一手所为,老爷才是不知情的人。”

    “知情不知情重要吗?”

    皇帝沉默片刻后说道:“你们求死,应该不是出自本心,朕从你们的眼神里都看出来怕死,怕是有人告诉你们若你们不死,不把该背起来的罪责背起来,你们可能失去的更多?朕只是想不明白,你们还在害怕失去什么,你们还能害怕失去什么......可朕偏不杀你们,八部巷里还空着几个房子,去抄书吧,抄到朕查出来你们害怕什么为止。”

    皇帝起身:“现在朕发现,你们死了,不管怎么死,你们自己都觉得体面,朕给你们的体面你们不要,自己想体面起来?”

    沐昭桐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好像一下子就失去了

    生机。

    皇帝走出大学士府,回头看了看那院子,看了看那院子里的雪人。

    “回宫,朕也想去堆个雪人。”

    风雪不急,车马不急,长安城的风雪夜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难熬,难熬的是心。

    沐昭桐回头看了夫人一眼,苦笑:“多年前,我就想到了自己会是一个什么结局,有时候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明明对他从一开始就抵触,明明时至今日也不觉得他名正言顺,可却兢兢业业给他做了二十年的苦力,可笑吗?”

    夫人回答:“老爷,天生是这样的人。”

    红袖招。

    云红袖打开陛下送给她的盒子,里边有一套衣服,宫里的贵人才能穿的衣服,云红袖看着那身衣服忽然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泪流满面,她把衣服取出来贴在自己脸上摩挲,好久好久都不舍得撒手,可是最终还是把衣服放了回去,看着那盒子喃喃自语:“陛下心意我懂了,也就知足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捧起来,这身衣服她会珍藏一辈子,可她不会进宫。

    就在这时候红袖招门外进来一个女子,之前动手抓住朴成万等人的一个红袖招女武者出手阻拦,手才伸出去,进来的人手指已经在她脖子上点了一下,只这一下,武艺不俗的她就好像被什么东西钻进体内,浑身的肌肉和经脉一瞬间断了一样,有那么几息的时间完全失去了活动能力。

    背着白麟剑进来的珍贵妃仔仔细细看了看云红袖,然后点头:“果然标志。”

    云红袖何等聪明,俯身拜了拜:“娘娘。”

    “也果然聪明。”

    珍贵妃看了看她怀里的盒子:“想好了吗?”

    “想好了。”

    云红袖深吸一口气:“我做不了娘娘你。”

    珍贵妃怔了怔,问:“你知道我的事?”

    “我与陛下,时至今日也没有肌肤之亲,我与陛下,时至今日,谈论多是国事,十几年来,陛下与我提到的国事之外的女人也不是我,只有娘娘你一人。”

    珍贵妃鼻子一酸。

    “娘娘回去吧,我不会进宫,只是有句话想劝劝娘娘,当年的事若真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娘娘何不直接与陛下说?以陛下对娘娘的在乎,且二十年来陛下自始至终没有逼问过什么,难道娘娘还不明白,陛下是不会怪你的?”

    “你不懂。”

    珍贵妃转身:“若你进了宫,也许会懂,可幸好你选择不进,也替你开心,你永远都不需要去懂宫里的女人该是什么样的心思。”

    “娘娘本非那样的俗人,何必呢?”

    “你为什么不进宫?”

    珍贵妃的脚步一停,回头看了云红袖一眼:“说起来,归于本心,你在乎自己,多过于在乎陛下。”

    云红袖脸色一变,然后醒悟过来,若真的浓到如自己预想那样,又怎么会选择不进宫。

    “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吗?”

    珍贵妃迈步出门:“因为你还没有变傻。”

    迎着风雪,珍贵妃回宫。

    在乎男人超过自己的女人,都傻。

    在乎女人超过自己的男人,也傻。

    而只有两个都变傻了的人在一起,快乐才会简单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