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 在史书上留名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迎新楼。

    廷尉府千办之一杜一味急匆匆的赶来,见到韩唤枝后禀告:“已经全都核实出来,可疑的人大概是从两个月之内陆续进入长安,所有登记为西蜀道来的人这两个月来竟是一共有近千人,这大概一千人之中怀疑是绿林客的有超过六百。”

    韩唤枝点了点头:“怪不得防不胜防,六百余人,再加上白小洛之前就已经做的准备,这次在长安城作乱的贼人数量可能有七八百人。”

    杜一味道:“刑部总捕岳独峰已经将所有客栈排查,这五天来,诛杀二百六十余人,剩余的人没有客栈可住,卑职推测都在城南平民居住之地藏身,那么大的一片民居,想逐一排查出来难度太大了。”

    韩唤枝看向沈冷:“有没有想到什么?”

    沈冷嗯了一声:“去年的时候有号称流浪刀的人在城南作恶。”

    “一个地方。”

    韩唤枝道:“或许是巧合,因为城南那片地方实在太大至少有数十万百姓居住,龙蛇混杂,之前的流浪刀现在的绿林客......都是白小洛所为。”

    “查那家商行。”

    沈冷看向韩唤枝。

    “一直都在盯着,从来没有什么令人怀疑的事发生,那家商行在之后所做的生意很正经,正经到就算是故意挑刺都挑不出来什么,商行现在的掌柜叫裴青东,原来的那个掌柜出城之后就失踪了,这个裴青东来历清白,比之前的掌柜来历还要清白......”

    说到这的时候韩唤枝脸色猛的一变:“裴青东也是西蜀道的人。”

    就在这时候黑眼从楼下跑上来,没有看向脸色不好看的叶流云也没有看向韩唤枝,而是看向沈冷,黑眼的脸色比他们两个还要难看。

    “出什么事了?”

    “茶儿姑娘的两家铺子出事了,半个时辰之前,有歹人冲进铺子直接泼了火油放火,用暗器伤人,铺子里的几位姑娘受了伤,还有两个......还有两个被歹人杀害,两个铺子都被烧空了。”

    他看着沈冷的眼睛,说这些话的时候真怕沈冷会直接冲出去。

    “受伤的人呢?”

    “送到医馆了。”

    黑眼道:“得到消息之后我就带人赶了过去,到了的时候铺子已经烧的没剩下什么,送去的那家医馆是流云会的人,不用担心。”

    沈冷猛的站起来:“还会出事,他们的人会在暗中盯着你把人送到什么地方去。”

    黑眼一怔:“应该没事,医馆那边我留了人手。”

    “带我去医馆。”

    沈冷拉了黑眼一把,黑眼看向叶流云,叶流云看向韩唤枝。

    韩唤枝起身:“我和你们一起去,杜一味你也跟着。”

    出了迎新楼直接奔医馆那边,这家医馆就是流云会的生意,平时也不怎么接诊,绝大部分流云会的兄弟如果受了伤都会送到这边来,医馆的郎中医术高超,曾经为不下数百名流云会的人诊治过,在流云会之中也有颇高的威望。

    还没有到,前边有几个身上带血的流云会弟兄跑过来,跌跌撞撞,显得有些狼狈。

    看到了韩唤枝的黑色马车,又看到了在前边带路的黑眼,几个人加快脚步冲过来:“医馆出事了,郎中死了,送到医馆里的几位姑娘也都被杀了。”

    马车里的沈冷握紧了拳头。

    就在这时候,路边一家茶楼的三楼窗户被人推开。

    苏冷站在窗口,把杯子里的茶泼了下去,楼下的人全都抬起头往上看着,苏冷却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沈冷从马车里出来,看着那个自己并不认识的年轻人。

    “我叫苏冷,我不知道我托人带给你的话带到了没有,不管有没有,我都觉得还是我自己跟你说一声的好,十月的最后一天,我会在承天门外大街上等你,大街一侧就是未央宫,未央宫里高手如云,你应该不至于怕了我才对......另外,也请你转告当今皇帝陛下,让他那天到承天门城楼上去,我有几句话要问他。”

    苏冷把杯子扔下去,沈冷向后退了一步,杯子啪的一声在他脚下摔碎。

    “是不是觉得我很猖狂?”

    苏冷指了指韩唤枝:“大宁廷尉府都廷尉,人称鬼见愁,据说江湖客十个听到你名字的人有十个都怕你,还听说只要你盯着的人盯着的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很遗憾啊,之前和我打交道的都是刑部那些不中用的家伙,距离月底还有十多天的时间,我希望你别像刑部的那些人一样无能,我给你十几天的时间抓我。”

    苏冷的视线从韩唤枝身上回到沈冷那边:“我和你之间没有仇恨,我只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另外也只是单纯的觉得你死了皇帝应该会不开心,他不开心,我就开心,沈冷,我听闻你很能打,十月的最后一天,记住了日子,我在承天门外大街上等你来和我打。”

    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韩唤枝和沈冷上楼的时候哪里还能看到人影,另外一边的窗户打开,人从三楼直接掠了下去,已经消失在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

    长安城里还潜藏着数百名西蜀道深山里出来的绿林客,这些人本来就以为自己活在法外,也许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对马帮有仇,生死仇,所以他们来了,不计生死。

    西蜀道的江湖上流传着一个说法......大意是马帮老当家是个心机很深的人,利用了他的女儿,以美人计引诱了还是留王的李承唐,后来李承唐做了皇帝,所以马帮在西蜀道越发的霸道起来,连官府都不管,横行无忌。

    可这是胡扯,谁能想到后来留王会成为大宁皇帝?

    然而就有人信。

    西蜀道那片地方,山比平地多的多,绿林的人大肆劫掠往来的商队甚至平民百姓,山路艰难,很多地方往往都是只能容人一个一个的按顺序过去,若绿林客在这样险要的地方设伏,根本没必要露面,一阵弩箭就能把商队打的死伤惨重。

    这样的事直到马帮崛起才逐渐少了起来,因为马帮比那些绿林道上的人更凶狠,更能打,更杀人如麻。

    马帮不仅仅是被动的打,所谓被动是指在运货途中被绿林客截住的时候,马帮会主动去打,若得知某一伙绿林客聚集之地,马帮的高手就会直接杀过去,查到一波杀一波。

    这么多年来,绿林客没有一个不恨老当家的。

    如果进入长安城的绿林客有六七百人,那么这绝非是想杀老当家的人全部来了,西蜀道十万大山,靠抢劫杀人为生的最少有数千人,分成大大小小的绺子,一伙一伙,有时候会聚集在一起做大买卖,大部分时候都是分散开的,每一条山路上都会有这样的绿林客。

    甚至,数千人都是保守的估计。

    韩唤枝看着大街上,这个时候大街上正热闹,人来人往,苏冷从楼上跳下去,后边是一条小巷子,出了小巷子人进入大街之中,就好像一滴水滴入了大海之中。

    “他们有计划但没有固定目标。”

    韩唤枝看向沈冷:“这最让人防不胜防。”

    有计划,他们杀人就是计划,杀更多的人,当官的人,只要是大宁朝廷的人就行,这就是计划,但他们没有固定的计划,没有固定的目标,他们能杀谁就杀谁。

    嗖的一声。

    一支羽箭从远处飞来,韩唤枝侧头避开,那羽箭咄的一声戳在他耳边的柱子上,发箭的人在对面民房的旁边,并没有因为暴露了而急着逃走,那是一个看起来就带着些凶悍气的家伙,射了这一箭后把弓扔在地上,指了指韩唤枝和沈冷,然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他甚至没打算逃,抹完了脖子之后他就真的抹了自己的脖子。

    以命送信。

    这是一种宣告,他们是在告诉韩唤枝和沈冷,我们不怕死,真的不怕死。

    羽箭上绑着一封信,韩唤枝把信摘下来打开看,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大意是,如果马帮老当家继续做缩头乌龟,那绿林客就会一直杀下去,这一批进长安的人死绝了,还有下一批,反正是一命换一命,对于大宁来说死几百个绿林客不算什么,可死上几百个当官的一样吗?

    如果老当家不想做缩头乌龟了,那就在十月的最后一天到承天门外大街上,有人在那等他。

    “又是十月的最后一天。”

    韩唤枝看向沈冷。

    “先别告诉老当家了。”

    沈冷摇了摇头:“以老当家的脾气,知道这件事之后又怎么可能坐得住,陛下把他接进御园里都没说是什么事,只说照顾起来方便些。”

    韩唤枝嗯了一声,眉头紧锁。

    南城。

    一座民房之中。

    白小洛看了一眼回来的苏冷:“你没有保护好她。”

    那眼神里是杀意。

    苏冷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很不屑。

    “女人吗?”

    苏冷在椅子上坐下来,倒了一杯凉茶喝下去:“我们都会死的,她先走一步去那边等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她会为你在那边准备好一切,一个温暖的小家。”

    这话里,有些讥讽。

    白小洛一步跨过来掐住苏冷的脖子:“你也可以先去那边等我。”

    苏冷没动,没反抗。

    “既然舍不得杀我就别做样子了,你从来都不是个在乎别人的人,何必呢?”

    苏冷把白小洛的手拿下来:“我们会在史书上留名的,对不对?”

    白小洛往后退了几步,有些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她不该死。”

    苏冷笑:“你怎么有时候这么幼稚?”

    白小洛看向他:“你刚才说什么?会在史书上留名?会的......你我都会留下一笔,浓墨重彩的一笔。”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