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意外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谁也难以想像的出来这时候的皇后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包括此时此刻就必须守在延福宫里的一群太监和宫女,自然也包括这些太监宫女的主事人高玉楼,或许比起其他人来说,他更害怕。

    没有这事发生之前高玉楼已经在时不时后悔,后悔为什么当初选择站在皇后这边,后来想的多了就明白过来,不是那时候自己选择了站在这边,而是那时候除此之外没得选。

    才刚进宫的时候不过是无依无靠举目无亲的小太监,没有靠山没有背景处处看人脸色仰人鼻息,进宫之前哪里想得到做个小太监而已,也会生存的如此艰难。

    若不是一样没得选,谁愿意坏了爹娘给的身子进宫做太监。

    突然有人来告诉他以后你就是皇后的人了,皇后会为你做主,换做谁都知道应该怎么选。

    皇后出钱,他拿着这些钱去巴结老太监而逐渐上位,慢慢的连皇帝都知道了有个叫高玉楼的人机灵,然后也会安排人多带带,就这样,看起来他是皇帝的人可更早被皇后收买。

    谋小事,皇后从来都很少有对手。

    谋大事,皇后从来都看不了多远。

    站在殿外发呆,高玉楼想着若自己是皇后,怕是应该已经因为恐惧和愤怒而一头撞死了吧?

    撞死了可能还体面些。

    皇帝一言不发就走了,甚至没看皇后一眼,连高玉楼都看的很清楚,他跑去东暖阁请皇帝过来,皇帝急匆匆赶来救皇后,那是消耗掉了皇帝对皇后的最后一丝感情。

    自此之后,哪怕皇帝不动她,也是路人。

    可高玉楼又想不明白,这样的皇后留着她还干嘛?

    如果皇后死了该多好,被废了也好,那样的话连高玉楼都不至于再提心吊胆,当然如果仅仅是被废掉的话那还是有些后患,万一被查出来自己在很早之前就开始给皇后传递各种消息一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还是死了的好,死了一了百了。

    高玉楼看了一眼寝宫,又抬头看了看天空上的明月。

    一个小太监从外面进来,压低声音在高玉楼耳边说了一句:“陛下出宫了。”

    高玉楼一怔,心说天色已晚宫门都要关了,陛下在这个时候出宫做什么?

    “关门吧。”

    高玉楼叹了口气。

    这一天快点过去的好,希望明天能好一些。

    就在这时候皇后的声音从寝殿里传出来,高玉楼连忙弯着腰小跑着进去,俯身:“娘娘有什么吩咐。”

    皇后依然披头散发的坐在那,对面就是一个很大的铜镜,她就这么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看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有什么可看的。

    “你看这个人。”

    皇后指了指铜镜里的自己问高玉楼:“像不像一个疯子?”

    高玉楼哪里敢回答,连大气都不敢出。

    “你怎么不说话?”

    皇后侧头看向高玉楼,在皇后转过脸的那一瞬间,高玉楼的心猛的绷紧......那哪里还像是个本应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那张脸看起来狰狞,可怕,脸上的血迹还在,脸色又白的吓人,就好像她是一个刚刚从地下裂缝里爬出来的孤魂野鬼。

    “奴婢,奴婢觉得娘娘只是该睡一觉,睡一觉就都过去了。”

    “睡一觉就都过去了?”

    皇后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忽然间眼睛就瞪圆了:“连你也要骗我?!”

    她忽然站起来,两只手掐着高玉楼的脖子疯狂的摇晃起来:“那是我的家人,为什么要如此待我?为了他,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多吗?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杨家早就已经废掉了。”

    高玉楼想说,如果不是因为皇后娘娘你的话,杨家何至于如此?

    虽然当初皇后盗走珍妃娘娘孩子的事他知道的不多,可这才是事情的起因啊?如果皇后没有盗走那个孩子,那皇帝怎么会一怒打压杨家二十年?皇后在成为皇后之前,杨家就已经是大宁的名门望族,杨家先祖也曾随大宁开国皇帝东征西讨,杨家的那些年轻人又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个光明的前程?

    在皇后掐着高玉楼的脖子疯狂摇晃的时候,高玉楼心里甚至还想着白小洛真的可惜了,那样一个人才,若是没有扭曲的前二十年,可能真的会成为大宁的大将军,能不能把大宁的战旗插在黑武国都城的城墙上他不知道,可一定可以带着铁骑在战场上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本应该恐惧害怕的时候,高玉楼却突然发现自己最起码在这一刻冷静的出奇。

    他看着皇后那张已经狰狞扭曲的脸,心里想着的是女人一旦疯狂起来真是比男人疯狂起来还要可怕的多,更可怕的是,皇后可能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疯了,也许是在成为皇后之前。

    而皇后看着高玉楼那张脸,不知道为什么逐渐的变成了皇帝的脸。

    “你!”

    皇后掐着高玉楼脖子的手越发的用力起来:“你为什么要如此待我!”

    高玉楼的脸开始变得发青,呼吸越来越艰难:“娘娘......松手啊娘娘,奴婢......奴婢求娘娘松手。”

    “你求我?”

    皇后仰天大笑:“你现在知道求我了?这些年来我给过你多少机会,只要你废了珍妃那个贱人我就会原谅你,我会回到原来那样与你恩爱如初,可你一次一次的让我失望!”

    因为用力,她的嗓音都变得凄厉无比。

    因为用力,她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毕露。

    高玉楼感觉自己快死了,一种原始的想要活下去的冲动再也压制不住,他一把将皇后推开,跌跌撞撞的往后退了几步后连忙跪倒在地,一边咳嗽一边磕头:“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奴婢求娘娘开恩。”

    皇后往后翻倒,扶着桌子站起来,那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令人恐惧,或许是这一下摔的清醒过来,看着跪在那不住磕头的高玉楼,皇后眼神恍惚了一下,然后颓然的坐下来:“怎么是你?”

    高玉楼连忙回答:“一直都是奴婢在这陪着娘娘。”

    “你陪着我?”

    皇后眼神再次变得凶狠起来:“你陪着我有什么用?我需要你这样一个阉人陪着我?!”

    她再次扑上去疯狂的抽打高玉楼的脸,手打在高玉楼脸上发出的声音让守在宫门外边的那几个宫女和太监心都跟着一下一下的颤抖。

    这些年来,他们在延福宫里真的可以说是度日如年,皇后的心性越来越不稳定,谁也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发脾气,发了脾气又会做出来什么样的疯狂事。

    那个脸都被高玉楼掌嘴打破了的宫女听着屋子里的声音,眼神里逐渐狠厉起来。

    “我们得弄死她。”

    她抬起头看向其他人:“弄死她,最多就是同归于尽,若是她不死,早晚我们都会被她折磨死。”

    她旁边的宫女吓得颤抖起来,侧过头看着她:“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我没有胡言乱语。”

    那宫女机械似的的转头看向寝殿里,耳朵里都是啪啪啪的扇耳光的声音。

    “我受够了。”

    她忽然朝着屋子里冲进去,她身边的人伸手想拉住她却根本就没有抓住,宫女疯狂的冲进寝殿里,然后一头撞在皇后身上。

    皇后被撞倒在地,坐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愤怒和不可思议。

    “你这个贱婢想要干什么!”

    那宫女像是失心疯了,又像是被什么妖魔附体,一步一步走过去,忽然扑在皇后身上,两只手死死的掐着皇后的脖子:“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就是在这一刻,高玉楼爬起来一脚把宫女踹开:“你敢造反?!”

    宫女倒在一边,却像是僵尸一样依然朝着皇后爬,皇后被吓坏了,也开始爬,一边爬一边疯喊:“高玉楼你在等什么!把这个贱婢杀了,把她杀了!高玉楼,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还不过来救我!”

    高玉楼大口喘息着:“娘娘放心,奴婢这就来救你。”

    他跑过去想把那宫女拖拽出去,被抓住脚的宫女猛的回头看向高玉楼:“你以为她会放过你?”

    那眼神,比皇后的眼神还要可怕。

    高玉楼吓得手一抖,一屁股坐在地上。

    宫女居然笑了笑,牙缝里都是血。

    “我死了,也不会忘记她不会忘记你,你们就在这等着我,我会回来找你们索命的。”

    高玉楼吓得嗷的叫了一声,回头喊:“你们还在等什么,都进来把这个疯女人拖出去。”

    外面守着的宫女和太监连忙跑进来,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谁也不敢动手去抓那女人,也许不是不敢,而是不想。

    两个女人在大殿里爬,一个在前边爬不住的回头怒骂,一个在后边爬,疯了似的的傻笑,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好像是在说你死了对大家都好,连陛下都应该是盼着你死的。

    听到这句话,高玉楼的肩膀显然颤抖了一下。

    他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在看他。

    一个时辰之后。

    沈冷的将军府。

    皇帝酒足饭饱心情也好了不少,因为皇后的事心里那郁结好像都减轻了些,沈冷在后边走着送他出门,皇帝心里忍不住想着,人生便是如此,有得有失......

    他出门上了马车,代放舟把车厢门帘挂好回头俯身对沈冷拜了拜:“将军回吧。”

    沈冷嗯了一声:“路上小心些。”

    就在这时候远处有人纵马而来,这寂静的夜里马蹄声显得那么刺耳。

    沈冷眼神一凛,跨步到了马车前拦住。

    四周屋顶上,巷子里,大内侍卫全都涌了出来,在暗影里的大内侍卫统领卫蓝抽剑在手。

    对面疾驰而来的马离着还远就勒住,马背上的人快步跑过来,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马车前。

    “陛下......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她......自缢身亡了。”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