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青衙与剑门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宁东北,白山关。

    孟长安巡查完城墙上的防务之后下来,难得的遇到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东北边城这边很少有商贩过来,他掏钱把所有糖葫芦都买了下来,以至于那小贩都有点怀疑人生。

    这小贩之前一支都没有卖出去,整个边城都是边军没有百姓,当值的人谁敢私自离岗买个糖葫芦吃.......这一下子被买光小贩兴奋的想跺脚,更何况那将军还多给了一块碎银。

    插糖葫芦的靶子上满满当当,孟长安这铁甲将军扛着这么个东西穿街过巷回去显得有些扎眼,可他与沈冷一样的地方在于,不会过度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

    回到家里,公主月珠明台和净胡已经做好了饭等他。

    孟长安快走几步:“不是说了别自己动手做饭了吗?你们两个现在都有了身孕,要多小心些。”

    月珠明台笑了笑:“哪有那么金贵。”

    净胡哼了一声:“那显得我们多娇气,大宁边关的人,无论男女,哪里有娇气的。”

    不知不觉间,她们已经熟悉了也认可了自己宁人的身份。

    “饭菜我来盛就好,今天居然买到了糖葫芦。”

    孟长安把糖葫芦靶子往递给净胡,净胡接过来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几步,那满满当当的插着糖葫芦的靶子分量可不轻,孟长安愧疚的看了她一眼,过去扶住:“怪我怪我。”

    净胡嘿嘿笑:“可以吃好几天。”

    孟长安盛了饭菜坐下来,白米饭和几样炒菜,饥肠辘辘之下,他吃的狼吞虎咽,月珠明台和净胡看着他吃就觉得开心,她们都知道自己做饭做菜的手艺其实一般,哪里有孟长安表现出来的那么好吃。

    孟长安连吃了三大碗米饭,抹了抹嘴角:“吃饱了。”

    月珠明台递给他泡好的茶:“算计着日子再有一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你还没有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孟长安抬起手挠了挠眉角:“想了些,只是怕你们觉得不好听,要是男孩就叫孟鱼鳞,女孩就叫孟安阳。”

    那是乡思。

    月珠明台自然知道意思,笑了笑说道:“音是好听的,只是孩子大了以后名叫鱼鳞难免被伙伴笑话,不如改叫玉麟,金玉满堂的玉,麒麟的麟,若是女孩的话叫安阳挺好的。”

    净胡:“若是两个男孩,又或是两个女孩呢。”

    孟长安笑道:“若是两个男孩一个叫孟玉一个叫孟麟,若是两个女孩一个叫孟安一个叫孟阳。”

    “名字不可与你有重复的啊。”

    净胡想了想:“那就一个叫孟梦吧,嘿嘿。”

    孟长安嗯了一声:“也好听。”

    正说着,亲兵快步跑到门外垂首道:“将军,廷尉府千办方大人求见。”

    孟长安出门到客厅等着,不多时方白镜从外边进来,脸上挂着一层寒霜,这东北边关的天气在十月底已经冷的让人不想出屋,也不夸张,撒尿都能在地上很快冻住。

    “长安送来了一些消息。”

    方白镜坐下在火炉边烤手:“都廷尉大人说,黑武国汗皇桑布吕的亲姐姐之前一直被桑布吕软禁在红城,大概一年前逃了出来,可能如今就在咱们这一带,也许是白山关靠西北的苏拉城,也可能是在息烽口对面的格底城,都廷尉大人的意思是,这个阔可敌沁色对黑武国极为了解,若是能把人找到的话,对北征之事大有裨益。”

    孟长安点了点头:“可有画像?”

    “怎么可能有。”

    方白镜道:“只是听说这黑武国的长公主貌若天仙,个子很高,自幼在黑武剑门学习剑术,武艺不俗,而且不仅仅是武艺上可令人刮目相看,这个女人的谋虑也很了不起,桑布吕都对她颇为忌惮。”

    “那这样。”

    孟长安想了想:“你带人往苏拉城那边,看看能不能把廷尉渗透进去打探一下消息,我现在就去息烽口,来回不过二十天的事。”

    方白镜看了看正屋那边:“两位嫂夫人是不是快生了?”

    “我会赶回来的。”

    孟长安起身:“格底城那边有一个冰湖,冰湖对面有一座山庄,前些日子息烽口的斥候上报消息说冰湖山庄里似乎多了不少人,山庄外也有重兵守护,或许真的就是那位长公主在。”

    方白镜道:“格底城里有黑武守军上万人,而且都是精悍的鬼月族士兵,可不是什么散兵游勇,就算是阔可敌沁色真的在山庄那边你也不要莽撞,息烽口守军不过千余人,你快当爹了,要谨慎些。”

    “我知道。”

    孟长安拍了拍方白镜的肩膀:“我前阵子写了份奏折送去长安,把你留在这白山关真是委屈了,如今白山关诸事太平顺利,黑武人又不敢轻易寇边,所以我想请陛下调你回长安。”

    方白镜笑起来:“你这是还嫌弃我了?”

    孟长安点头:“可嫌弃,你最好赶紧走。”

    方白镜道:“这边城里知道你性子外冷内热的除了两位嫂夫人也就是我,我若是再回长安的话你岂不孤单,有我在你还有个人喝喝酒说说话,我不在,你举杯空对月?”

    孟长安瞪了他一眼:“不吉利。”

    方白镜:“你还真迷信。”

    他起身,顺手抓起来火炉上烤着的馒头往嘴里塞:“顺你口干粮吃,我带人去苏拉城,最迟七天就会回来,你其实没必要亲去息烽口,派个人送信过去就是了,七天之后我还想来你家里蹭酒喝,万一两位嫂夫人提前有了动静,你后悔不后悔?”

    也不知道为什么,孟长安忽然就改变了主意:“也好,那我让杨七宝带几营兵力先过去,七宝武艺不输于我,且行事稳健,他去我也放心,你回来之后我炖好了牛肉等你。”

    方白镜哼了一声:“你炖的那牛肉?如果我不硬咽下去能嚼一年。”

    孟长安笑道:“有本事你来炖。”

    方白镜:“得了吧......我去苏拉城那边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回来的?”

    孟长安:“带个屁。”

    方白镜:“屁不好带,尿行不行?咱们这个天气,你想要什么形状的尿我都能给你带回来。”

    孟长安起身:“赶紧滚。”

    方白镜大笑出门去,嘴里塞着那热乎乎的烤馒头。

    与此同时,格底城边上不远处的冰湖一侧山庄里。

    这冰湖本名月镜湖,黑武人是宁人对黑武国人的统称,本名应为鬼月族人,鬼月人对月亮的崇拜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在他们看来,月是神的象征,世界是神所创造,月高挂在半空之中,是神看着这个世界的眼睛。

    所以在黑武国内,以月字命名的地方,东西,多如牛毛。

    月镜湖这个名字,在黑武国内随随便便也能找出来几十个。

    黑武国都城内有一个月神湖,那才是鬼月族心中的圣地,传闻月神就是在此飞升离开,在月神湖一代有诸多遗迹,不过都是在黑武国立国之初所建造。

    月镜湖山庄其实已经废弃多年,这个山庄原本是黑武国汗皇的一座行宫,只是已经至少有几百年没有任何一位汗皇驾临过,以至于荒废,荒废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宁的崛起......这行宫距离大宁的边关太近,哪位黑武汗皇也没自大到敢无视大宁边军。

    阔可敌沁色就在这山庄里住着,她不喜欢冷,可喜欢冰,这是很矛盾的心态。

    一身白色貂绒的长公主看起来真的美若神女,鬼月族的女人多体格很大所以容易肥胖,可她虽然个子很高身材却极匀称,而且那张脸确实很精致,精致到哪怕已经三十几岁却依然没有丝毫瑕疵。

    “剑门的人到了苏拉城?”

    她问。

    手下侍卫统领莫窟垂首:“苏拉城那边送来的消息说确实有剑门的人到了,可是不是来寻公主殿下的还不可知,除了剑门的人,青衙也来了人。”

    黑武青衙,类似于大宁的廷尉府。

    “不管是不是安排人去盯着,我的弟弟啊......一直都是个摇摆不定的人,心思比天上的云变幻的还要快,他放我离开红城,未必不会派人把我抓回去。”

    沁色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虽然这地方真的不怎么样,可有自由的味道。”

    莫窟道:“臣已经安排人盯着了。”

    沁色问:“青衙和剑门来的是谁?”

    “青衙红袍之一的浅飞轮,带着青衙数百铁骑,剑门来的人还不确定,不过怀疑是剑门二代弟子,如果是一代的人亲来不会这么简单的排场,一代都是大剑师,出行会有大批侍从。”

    黑武青衙,按照级别分为四等,最低的等级就是相当于大宁廷尉府的寻常廷尉,称之为青衙蓝袍,与大宁廷尉府百办级别差不多的是青衙黑袍,与千办相同的则是青衙银袍,红袍的等级极高,相当于廷尉府副都廷尉,青衙一共只有两个红袍,最高的则是青袍,如今青袍神官名为龛罗黑庭,也是剑门的一代,大剑师之一。

    剑门一代其实已经没几个人,毕竟被楚剑怜扫了一圈,不过大剑师的实力也参差不齐。

    不同于大宁,黑武信奉神权。

    剑门,被誉为月神的侍从,剑门宗主多半也是黑武国的国师,黑武汗皇即位,要由国师加冕。

    青衙之中剑门弟子众多,剑门之人自称神之侍从,也称神官,而青衙之内,红袍之上的人习惯上亦被称之为神官。

    青袍神官的权势,可让黑武朝廷百官畏惧。

    沁色听了莫窟的话后微微皱眉:“浅飞轮?那个自大狂......盯着就是了,别去招惹他。”

    “是。”

    莫窟低着头说道:“谁愿意去招惹他?”

    想到那个家伙莫窟就心有余悸。

    那是个杀人狂。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