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时势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阔可敌沁色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沈冷,她不笨,如果她笨的话那么整个黑武都找不出来一个聪明人,正因为她不笨所以她不相信沈冷的话。

    如果宁人从自己身上一点好处都得不到,宁人图什么?慈善?

    从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就教导过,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生意人,所有人都是。

    归根结底,每个人每天都离不开做生意,哪怕就是亲人之间的互相试探也可归于生意,一方妥协一方进,或是双方妥协,双方都不妥协那生意就做不下去。

    在朝为官的也是在做生意,连皇帝都是在做生意。

    说好听些叫权衡利弊,说浅白些叫讨价还价。

    所以如沈冷这样毫无所得的付出沁色怎么能信?

    她看着沈冷的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甚至有些戏谑。

    沈冷的手指离开地图,沁色的视线却离开了沈冷的脸到了地图上,她虽然不信沈冷,却对沈冷的能力很钦佩,如果沈冷是画出来一张详尽的大宁地图她都没有那么大的震撼,熟记而已,不足为奇。

    可画出来的草图是黑武地图,这种地图在宁国军方也应该还属于极度机密的东西,沈冷的级别不低,可绝不至于到每天都没别的事只是去看地图,他要领兵练兵还要有很多事,最多也只是看过地图几次却能随手画出来,她想了想自己行不行,也许行。

    实际上,沈冷就看了一次,来之前拜访叶云散的时候。

    “殿下在想,我图什么?或者说,大宁图什么?”

    沈冷坐在那沉默片刻:“我接下来要说的不是大宁皇帝陛下的想法,也不是大宁官方的想法,殿下知道,我来的目的是大宁的皇帝陛下希望请殿下过去,而我刚刚私自更改了主张......”

    “你说。”

    沁色看着沈冷的眼睛。

    “我不在北疆领兵,说起来对黑武国内情况的了解都源于听闻,所以判断可能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若有不对还请殿下指正......黑武国内并不太平安稳,殿下的弟弟桑布吕或许皇位坐不久,国师与汗皇不和,不管是汗皇杀了国师还是国师杀了汗皇,黑武大乱,汗皇死了,皇族的人当然不会置之不理,国师一脉自然也不会就此罢手,杀汗皇只是激起内乱,灭皇族才能让国师成为新的的黑武汗皇或是政教一统的帝王。”

    沈冷稍稍停顿了一下:“反过来想,若是汗皇杀了国师,那剑门一脉难道就老实了?剑门不是大宁这边随随便便一个江湖上的宗门,在大宁,朝廷绝对不会被一个江湖宗门影响,在黑武,剑门不是江湖宗派,而是宗教,宗教是可以发动战争的。”

    沁色虽然没有说话却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沈冷嘴角微微一勾。

    他继续说道:“所以不管谁输谁赢,黑武将来内乱必起。”

    沁色道:“若是没有如你预料的那样呢?桑布吕和国师达成一致。”

    “会吗?”

    沈冷笑了笑说道:“若是汗皇向国师妥协,那么剑门在黑武的影响就更加的难以控制,剑门宗主可以左右汗皇,汗皇变成傀儡,难道殿下指望国师对汗皇妥协?一旦他

    妥协了,他失去的就是对剑门的绝对控制,所以若有一方妥协必然是桑布吕,桑布吕妥协之后,由着国师的想法继续与大宁开战。”

    沈冷微微昂起下颌:“黑武人都一定觉得打大宁不会太艰难,最不济依然是相持之局,可是殿下不一样,殿下慧眼,宗教影响皇权,军队就会混乱,早晚必败,那时候,大宁运气好的话能从黑武国抢走三分之一的疆域,若是运气再好些,黑武南院将成为大宁的国土。”

    “黑武国立国之本在于南院,边军的来源,战马的来源,粮草的老远,支撑着黑武的就是南院,一旦南院落入大宁之手,黑武人就算还有北院可以支撑一阵子,多久?一百年?两百年?更何况,一旦内乱开始,灭黑武的不会是大宁,只能是你们黑武人自己。”

    沈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缓了一下,然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皱眉:“真的难喝。”

    他把茶杯放下,招手:“把我水壶给我。”

    杜威名连忙上前把水壶递给沈冷。

    “难道你们宁国的冷水比我黑武的茶还要好喝?”

    沁色忽然笑了笑:“就算你说的都对,那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沈冷的眼神里一亮。

    看到沈冷那眼神一亮,沁色忽然间反应过来,心里一震。

    自己上当了。

    这个年轻人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他基于有限的消息推断出来的,他并不确定,他是在试探自己,而自己刚刚听的太入神太专注,不自觉的就去想了现在黑武国内的情况,然后刚才她又说了一句就算你说的都对......沈冷要的就是她的确定!

    所以一瞬间,沁色脸色微微发白。

    沈冷起身:“就这样吧,我要告辞了。”

    沁色也站起来:“想走?”

    沈冷转身看向沁色淡淡的说道:“殿下这庄园里差不多有两千左右黑武边军精锐,我身边有二百余亲兵,你们的人数是我十倍,如果你手下的边军足够强,一个时辰之后才会被我的人杀光。”

    沁色哼了一声:“狂妄!”

    沈冷摇头:“我更喜欢自负这两个字。”

    沁色连续深呼吸,知道自己已经在气势上输了,她只好又坐下来:“你从我这里确定了你的判断,所以原本宁国对黑武的进攻还会有所迟疑,但你回去向宁国皇帝说过之后,宁帝北征之决心更坚决,因为他知道必胜,既然如此我怎么还能放你回去?”

    沈冷:“你放不放我回去,殿下说了算?”

    沁色:“所以不如说说关于我的事,我更在乎的是我自己。”

    沈冷脑子里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

    “殿下想做汗皇吗?”

    沁色的眼睛骤然睁大。

    沈冷真的又坐了回去。

    “殿下应该也不会想看到黑武皇族被灭,也不会想看到黑武内乱诸侯并起杀的四分五裂,那是我大宁想看到的局面不是你想看到的,据我所知,桑布吕若死,唯一还有资格也有能力把控局面的皇族只剩下殿下一个了,老一辈?老一辈若是能把控局面连桑布吕都坐不上帝位吧?年青一代?指望得上?”

    沈

    冷越发从容:“就算殿下不想做汗皇,可以在这培养一个新汗皇出来,我代表大宁保你在格底城无忧......殿下深知,我亦深知,黑武灭不了我大宁,我大宁也灭不了黑武,最好的局面不过是黑武希望大宁越来越弱大宁希望黑武越来越弱,谁灭谁,那是大局之变后百年间的事,非在当下。”

    沁色深吸一口气:“你究竟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沈冷第二次站起来:“你觉得孟长安怎么样?”

    沁色哪里想到沈冷居然会冒出来这样一句话,一时之间完全怔住了。

    “殿下还是先考虑一下怎么应付龛罗道吧。”

    沈冷迈步往外走:“时间上应该来得及,龛罗道走的比我慢一些,可最迟后天就会到格底城,殿下现在派人知会格底城月兰将军还不晚,然后好好想想殿下自己怎么办。”

    沈冷大步出门,杜威名和杨七宝紧随其后。

    沁色起身跟在后边,到了正殿门外停步看着沈冷背影大声问:“你为何问我觉得孟长安如何?”

    “因为我觉得你很漂亮。”

    沈冷的回答让沁色一时之间更加的无言以对。

    “你觉得我很漂亮,为什么提到孟长安?”

    “因为我不要你。”

    沈冷说完这句话人已经在很远之外了。

    沁色没来由的就恼火起来,气的狠狠一跺脚。

    站在她身边的莫窟都气的够呛,手握住刀柄:“殿下,难道真的不留下此人?若是被龛罗道知道他来过殿下却放他走了,更不好解释,况且他对殿下如此无礼。”

    “你怀疑他吗?”

    沁色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他说一个时辰之内就能杀尽这庄园里的所有人。”

    “属下不信!”

    “我也不完全信,因为不完全,所以差不多相当于信了。”

    沁色转身回去:“你现在立刻派人去格底城知会月兰将军让他小心。”

    莫窟有些为难:“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么就没了回头路,月兰将军如果不提防的话还无事,提防的话反而会激起龛罗黑庭的怒意,那是龛罗黑庭啊......”

    “不然呢?”

    沁色脚步一停,又回头看了看沈冷那边:“他是我见过的最懂得抓时势的人,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如果月兰不设防,龛罗道杀了月兰,我们再无后援,所以输了......若是月兰提前防备,最终可能是月兰让龛罗黑庭和龛罗道都死,那么这格底城就真的成了黑武帝国的飞地,没有宁人的支援,我们挡不住国师调遣大军,所以不管怎么看,沈冷都赢了。”

    “他说他什么都不要,可一旦将来我之存亡交给宁人把控,你觉得我还有的选吗?”

    沁色回到正殿,看了看沈冷喝过的那杯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忍不住过去端起来抿了一口,茶已经凉了有些苦,所以她皱眉:“确实不好喝......派人去买一些宁人的茶来我尝尝。”

    莫窟心说殿下现在怎么还有心情让人去买茶?

    “也许以后就得适应大宁的茶叶了。”

    沁色长叹一声:“这个沈冷,很有意思。”

    :。: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