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策乱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潜入北岸的大宁斥候一夜没睡,每个人都如同从鬼门关走了一圈,有的人活着出来了,有的人留在鬼门关里边再也出不来,而在南岸的沈冷也一样一夜没睡,天光大亮他依然站在芦苇荡旁边看着,左手举的酸麻了就换右手,右手酸麻了再换回来左手,他知道陈冉他们应该已经暂时安全,可只是不放心,又怎么可能会放心。

    闫开松找到沈冷的时候,发现沈冷的铁甲上竟是有一层霜。

    “天气要转了。”

    沈冷侧头看向闫开松:“今年转冷比往年还早,我们没有预计的那么多时间。”

    闫开松扶了沈冷一下:“快回去歇会吧。”

    沈冷嗯了一声,迈步,才发现双腿疼的竟是一时之间迈不出去,长时间站在这一动不动,非但腿都已经不行了,连眼睛也一样,涨红涨红的。

    “按照计划,让兄弟们继续在岸边喊,辅兵继续砍伐木材打造浮桥和筏子,不要怕多,越多越好。”

    沈冷活动了一会儿才勉强可以顺畅走路:“等上三天,最多三天,已经下霜,雪很快就会来了。”

    回到营地里之后沈冷让亲兵打来一些热水跑了跑脚,脚伸进水盆里的时候竟是一阵刺骨的疼,可他知道,自己承受的这些比起陈冉他们在那么冰冷的水里潜伏一个时辰什么都不算。

    第二天,手下众将来请示何时进攻,沈冷回答说等等看。

    然后他在岸边站了一天。

    第三天,手下众将又来请示何时进攻,沈冷回答依然是等等看,然后在河边又是站了一天。

    当夜,沈冷升帐议事。

    “已经三天两夜,咱们的人还没能把难民挑唆起来,我相信他们已经尽力,如果再给他们一些时间一定可以成功,可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继续等下去。”

    沈冷缓了一口气:“这几天来,辅兵营已经砍伐了足够多的木材,计算了一下,足够搭建五座浮桥所需,可你我都知道,我们也许一架浮桥都搭建不起来,然而到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白天搭建浮桥的话伤亡会太大,所以我想从今夜开始。”

    闫开松楞了一下:“晚上搭建浮桥,难度太大。”

    “伤亡相对小一些。”

    沈冷道:“我们看不清楚,他们也一样看不清楚,凭声音判断朝着咱们这边射箭的话,终究比瞄准了射要差不少,告诉大家,我将带领亲兵营与所有辅兵一起下水打桩。”

    闫开松脸色一变:“沈将军,这不行。”

    沈冷摇头道:“没有什么行不行的,陈冉带人去北岸之前我不许他去,他说都是爹娘生养的孩子,凭什么有人去得他去不得,还是这句话,都是爹娘生养的汉子,凭什么辅兵下得了水我就下不了?今夜所有参加打造浮桥的人不管是战兵还是辅兵,将军还是队正,每个人发一壶酒,咱们缴获的酒可不少,给大家发下去暖身子用。”

    他看向亲兵:“去给我也拿一壶酒来。”

    沈冷起身:“以往都是辅兵的兄弟们帮着战兵打仗,今天咱们反过来,每一名打桩铺造浮桥的辅兵身边都必须有一名战兵持盾守护。”

    所有将军们抱拳肃立:“尊将军令!”

    沈冷一边往营帐外边走

    一边大声说道:“刚才我已经吩咐过火头军做饭,今晚加一餐,所有第一批上去造浮桥的人跟我一块先把肚子填饱,吃饱了之后上去,我们可以征服渤海一国,难道还不能征服一条安水河?!”

    “杀!”

    “杀!”

    “杀!”

    与此同时,平光城北七十里。

    一场厮杀,月光下,能看到大地上那密密麻麻的尸体,血腥味浓到风一次一次的席卷都带不走,每个人的鼻子里那股味道久久散不掉,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到处都是死不瞑目,血液的气味和人死之前会无法控制的失禁气味混合在一起,这才是战场的气味。

    孟长安抬起手抹去迷住眼睛的血液,侧头看了看肩膀上卡着的那把弯刀,一抬手把刀子拔下来随手扔掉,亲兵想过来给他包扎,孟长安翻身上马,一把将自己被砍的残缺不全的左边肩甲扯下来大声说道:“一边走一边包,吹角,继续往前!”

    身边六枪将之一的刘昊劝道:“将军,弟兄们已经厮杀快一天一夜了,让弟兄们歇歇吧。”

    “到了平光城外再休息,我们可以等时间,时间不会等我们。”

    他看向南边黑暗之中,仿佛能看到那个傻小子憨厚的笑容。

    冷子,等我。

    安水河南岸,数千名辅兵吃饱了肚子,互相鼓舞着,抬着大量的造桥物资往河边冲,沈冷将玄铁黑甲脱了,只穿了一件单衣,扛着几根木头和辅兵们一起向前。

    “弟兄们,你们谁没有取媳妇的?”

    沈冷喊了一嗓子。

    有人大声回答:“将军,我还没有婆娘呢!”

    “那好办!”

    沈冷指着河对岸:“渤海国的男人快被咱们杀光了,把姑娘们娶回家去,让她们看看跟着大宁的男人过日子是什么样的,让她们看看大宁比渤海强多少!”

    一阵哄笑。

    刚扛着木头冲到岸边,对岸的号角声就响了起来,河道上有扑通扑通的水声,那是对岸的床子弩激射过来的重弩箭,弩箭足有胳膊粗,打在人身上几乎能把人打成两截,可是渤海人在晚上看不清楚宁人的浮桥造的怎么样了,只是盲目的发射而已,射程却没有这么远。

    辅兵们卷着裤腿冲下河道,为了给彼此打气,他们唱着大宁的战歌,歌声似乎把整个夜空都给撕裂。

    开始的时候在河岸南边造桥的速度很快,五座浮桥同时开始搭建,打桩的声音砰砰砰的连成了一片,站在河水里的士兵们抱着木桩,非但要忍受着河水的冰冷刺骨,也要忍受着重锤砸在木桩上的震动,下了水的人身上都用绳子绑着连在一起,水流虽然不算特别急,可万一有人被冲走,有绳子连着大家还能救回来。

    那打桩的声音,那歌声,让夜晚为之颤抖。

    河北岸的渤海人好像疯了一样嗷嗷的叫喊着,火把将整个北岸都照亮了,大批的弓箭手开始往河边聚集,而那些发了弓箭的难民也被驱赶着往河边过来。

    陈冉随着难民一起往前走,不远处一个难民被挤倒在地,有人伸手想把他扶起来,旁边的渤海军士兵上去就是一棍子:“磨磨蹭蹭,你们是怕死吗?都赶紧往前走,宁人杀过来你们一个都活不了。”

    陈冉心急如焚,

    自己到了这边已经三天了,却还是没能策动难民暴-乱,他知道沈冷必然是没办法再等下去了才开始强行建造浮桥的,因为自己没能完成任务会有多少大宁的兄弟被乱箭射死在河道里?

    看到那难民倒了下去,陈冉忽然就急了:“你干嘛!”

    他用渤海人的话嘶吼了一声,冲过去护住那个被打的难民大声喊道:“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宁人不会杀难民的,要杀我们的是你们,你们不敢和宁军去打仗就让我们到前边去送死,你们拿走了我们的粮食,可打仗的时候却不能保护我们,还要我们去送死!”

    那个打人的渤海士兵楞了一下,拎着木棍朝着陈冉脑袋就砸了下来:“你是不是找死!”

    陈冉咬着牙没躲,棍子打在他额头,血一瞬间就流了下来,他脑袋里昏昏沉沉的,站都站不稳,伸手扶着身边一个难民大声喊着:“他们这些当兵的一日三餐吃干饭,三餐都是干饭,那是我们种出来的粮食!可我们呢,我们一天只有一碗稀粥,现在要打仗了,他们吃饱了的却不敢上去,而是让我们送死!”

    须弥彦从远处挤过来,本是想保护陈冉,听到喊声之后立刻也跟着喊起来:“我们也要吃饱饭!让我们打仗可以,我们也要吃干饭,吃饱饭才能打仗!”

    之前那个动手的渤海士兵被众人推开,一下子就暴怒起来:“你们是想造反吗!”

    须弥彦看准了机会,从背后一脚踹在那士兵后背上,士兵往前扑倒的时候陈冉的匕首划过那士兵的脖子,因为动作太快,而且人挤着人的,谁也没有注意到匕首的一闪即逝,那士兵倒下之后抽搐起来,被人翻过来才发现已经快要断气了。

    “杀了啦!”

    陈冉嗷的喊了一嗓子:“有人杀了当兵的!大家快跑啊。”

    让难民暴-动起来杀当兵的他们不敢,可让他们跑他们当然敢,甚至绝对不会愿意跑在别人身后,前边的人拥挤着,后边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却被恐慌所传染跟着跑了起来,恐慌比瘟疫要传播的更快。

    “官军杀人啦!”

    陈冉趁机又喊了一嗓子,混在人群里的宁军斥候跟着喊了起来。

    “快跑啊,官军开始杀人了!”

    “他们想把我们都杀了,已经没有粮食了!”

    “有人投降了宁军,渤海王下令把我们都杀了!”

    “大家快跑啊,官军的弓箭手是朝着咱们来的,他们不是要杀宁人,而是要射死我们!”

    “把弓箭手杀了!”

    “杀了弓箭手!不然大家都得死!”

    喊声此起彼伏。

    人是一种群体动物。

    在宁军斥候的怂恿和引领下,大批的难民朝着弓箭手那边冲了过去,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什么,总之就是不能白白送死。

    数十万难民从一个点开始乱起来,可是很快,乱就连成了一大片。

    南岸。

    听到那喊声沈冷往北岸看了看,眼睛立刻就亮了。

    “大家加把劲,渤海人那边自己乱了,他们乱了!”

    嘶哑着嗓子喊出来这句话的时候,沈冷忍不住想哭。

    陈冉,陈冉......你坚持住,我们马上就过去了。()

    。m.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