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章 白衣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没有和沈冷独处之前,小张真人心目中的大将军不是这个样子的沈冷,她其实一共和沈冷也没有见过几次面,她心中的那个大将军是如此完美无瑕的一个男人,可是独处之后才发现原来沈冷没有那么完美,也浑身都是瑕疵。

    然而,她好像也没有觉得失望,真的不是失望,只是有些淡淡的失落,那种画中人走到眼前的满足之中带着的一点点失落。

    沈冷就那么脸皮厚厚的从茶摊老板手里又接过来一碗茶,一口气喝下去,而小张真人却说什么也不好意思再喝一碗。

    沈冷把钱袋打开放下来一些铜钱,小张真人又懵了一下。

    她都不知道沈冷的话到底有几句是真的了,不是说不给茶钱了吗?

    然后她醒悟过来,自己和沈冷相比真是一个无趣的人。

    若茶颜姑娘此时在这会怎么办?

    她想了想,使劲去想,穷尽心思,也想不到若是沈茶颜在这的话会是什么样的表现。

    因为她和沈冷和沈茶颜真的不是一种性格的人,又怎么可能推测出沈茶颜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如果刚刚茶爷在的话,在沈冷说出再来一碗的那一刻应该一脚就踹在沈冷屁股上了,你居然厚着脸皮再来一碗?再来一碗?脸皮都厚起来了为什么不再来两碗?

    当然,如果是茶爷在的话,那么现在放下钱的就不是沈冷,而是茶爷。

    老板也有些不好意思:“你朋友真的给的太多了,这两碗茶算我请的。”

    沈冷哈哈大笑:“我就开个玩笑而已,真能好意思不给你两碗茶钱?不过我看你的茶叶蛋好像还不错的样子,要不然送我两个?”

    老板:“”

    沈冷伸手把装茶叶蛋的罐子抱起来,那哪儿是两个茶叶蛋的事,那是至少几十个茶叶蛋,这一下茶摊老板脸色都变了,之前周东吴给的钱买这些茶叶蛋当然足够,可沈冷这么不要脸的拿法他确实有些反应不过来,猝不及防,可是沈冷抱着茶叶蛋罐子转身走的那一刻,一块碎银子也被沈冷摆在桌子上。

    “赶路,来不及吃饭了,路上吃。”

    沈冷一屁股坐上那辆顶配马车,盘腿坐在马车上剥茶叶蛋,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小张真人:“还不来赶车?”

    小张真人这才反应过来,小跑着回来,上了马车之后一挥鞭子:“驾!”

    沈冷坐在那一颗一颗的吃,小张真人想着沈冷这般体贴的人应该也会给自己剥一颗的吧,若是他真的剥一颗递过来,自己应该婉拒还是接过来?当然不是真的想婉拒,可是若不矜持些似乎又不太好,才想到这的时候沈冷已经干掉了六七个茶叶蛋,噎着了,打开酒壶灌了一口,然后拍了拍小张真人的肩膀,小张真人脸一红,没回头,把手往后伸出去:“谢谢”

    沈冷:“谢什么谢,自己到后边吃,我来赶车。”

    小张真人:“”

    沈冷到了前边后把马鞭接过来,朝着驽马的屁股给了一下,驽马屁股一疼顿时加速往前跑,小张真人坐在马车上屁股被颠起来,手里的茶叶蛋也不听指挥,还没剥完就飞了出去。

    沈冷回头看了她一眼,想着这样的手应该也握不住剑吧。

    官道看起来还算平坦,可是这么简陋的马车还飞奔起来不颠簸才怪,小张真人好不容易剥好了一颗茶叶蛋,却发现因为颠簸的太厉害而瞄不准嘴,她忍不住就想,刚才沈冷一口一个的那种吃法是怎么做到的?她又怎么会理解,莫说这样的颠簸,大军行进赶路,这种程度的颠簸算什么,为了节省时间纵马狂奔的时候该吃饭吃饭该喝水喝水,甚至该撒尿的时候撒尿。

    小张真人是个精致的女孩子,无论如何她都精致,哪怕她每天早上都喜欢清淡的小米粥配上两三条咸菜,她也是精致的,她理解不了那些粗糙的汉子们是怎么样的一种生活状态。

    她心目中的大将军真的完美无瑕,高高大大,身材修长,面容冷峻,穿着崭新的铠甲眼神睥睨,她觉得沈冷满足了她对于英雄的一切幻想,可是她看不到这光彩夺目背后的那些东西,归根结底,沈冷是个粗糙的人,军中的人都是粗糙的人。

    哪怕被人称为儒将的庄雍,和那些真正的文人墨客相比也粗糙的很。

    沈冷知道一个女孩子心中的大将军应该是什么样的,心中的盖世英雄应该是什么样的,所以他也知道自己此时表现出来的一切都会让小张真人失望,然而这才是真正的他,看的越清楚才越好。

    他当然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为小张真人这样的女孩子去剥一颗茶叶蛋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不想。

    这个世界上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个女人能让沈冷真正表现出温柔的一面,一个是沈茶颜,一个是小沈宁,莫说小张真人,便是林落雨也一样,沈冷是不会为她剥鸡蛋的,哪怕这根本不算什么事。

    这是一个尺度,不暧昧的尺度。

    傻冷子当然傻,他哪怕学会一丁点的暧昧,此生之中也不会只有茶爷一个女人,可他哪里还有时间哪里还有心情去和别的女人暧昧。

    想着自己这样的表现应该让小张真人明白一些什么,可就在这时候背后被人轻轻的碰了碰,沈冷回头,小张真人红着脸递给他一壶水:“你刚才吃的太急,再喝口水吧。”

    沈冷把酒壶举起来晃了晃:“不用,我有酒。”

    小张真人沉默,然后问:“你又在庆祝什么?”

    他说过,酒不是用来解愁的,酒是用来庆祝的,他还说过,酒是快乐,茶是慢乐,能说出这样两句话的人应该不粗糙才对,哪怕看起来再粗糙也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

    沈冷想了想,回答:“你看这天,阴沉沉的却没有下雨,难道不值得庆祝?”

    小张真人一怔,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一滴雨水落在她脸上。

    冬雨有多寒?

    沈冷也楞了一下,骂了一句贼老天,然后马鞭又挥舞了一下,马儿似乎也知道就要淋雨可不好玩,所以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小张真人一直抬着头看着天空,然后才发现,原来这样抬着头看雨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竟然有些美。

    “真美。”

    她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

    沈冷把自己的大氅解下来往后扔给小张真人:“挡一挡。”

    所

    以小张真人这种多愁善感的女孩子难免会想到,他没有为自己剥一颗茶叶蛋,却愿意把自己的大氅脱下来给她遮挡风雨,这算什么?

    什么都不算,在沈冷看来,这是一个男人的基本素养。

    马车在雨幕之中飞奔,沈冷身上没有大氅自然更冷一些,坐在马车上的小张真人安静的像个木头人,沈冷的大氅就在她身边放着,她没有用,因为她忽然间明白过来,沈冷递给她自己的大氅并不是因为对她有什么好感,而是因为那是沈冷的性格,如果此时坐在马车上的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女人,随随便便任何一个女人,沈冷也会这样做。

    真实。

    让她心痛。

    真实。

    让她心动。

    原来,这样的大将军,才是大将军。

    她不知道的是在很久以前也有一个女孩子愿意和沈冷一路走走看看,她说自己是这个世界的过客,跟着沈冷只是为了看这个世界看的更多些,她自己身上没有一处美好,所以就想看看沈冷的美好,看得久了,她也变成了一个很美好的女人,她叫林落雨。

    小张真人对未来还没有任何把握,对未来也没有任何目标,她是一个孤儿,可她却从小被宠爱着长大,她有着别人不具的慧眼,也有着别人不具的慧智,可她只是个娇弱的女孩子,她不是茶爷。

    她知道自己有多不完美,懦弱,忧患,阴郁,矫情,所有的这一切她自己都知道。

    所以觉得自己无趣也无能,因为自知而自怜。

    安安静静的坐在颠簸的马车上,她毫无察觉,她已经在感悟人生。

    她只是没有林落雨那么豁达,林落雨时时刻刻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她不知道。

    小张真人有些木然的看向身前,那个男人的注意力都在前边路上,专注的,似乎根本就忘了她的存在。

    与此同时,在前边的一个小镇子里,曹安青看着四周这让他恼火的雨,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镇子不错。”

    谁也没有想到他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这镇子哪里不错了?看着就.是一个寻常无奇的村落,因为镇子不大连道路都显得有些逼仄,雨幕恼人,所以这镇子也令人不喜。

    “那边。”

    曹安青指了指村口,那边有一片不大的林子,在路的左边,路的右边是一个高坡。

    “左右都埋伏人,准备迎接一下我们的客人。”

    所有人又都怔住,客人?

    “相信我,我们的客人一定就在身后,雨天有一样好,送人离开这个世界比较应景,村口两侧要有人,那边屋顶上要有人,关键是咱们的客人身后也要有人,既然是迎接就要热情些,冬雨也挡不住的那种热情。”

    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啐了一口。

    “真他们的冷。”

    所有人都分派了出去,他一个人坐在进村不远的凉亭里,凉亭没有墙挡不住风雨,他面对着村口的方向坐在那,想着一会儿进村的是一身黑衣呢还是一身红衣?

    长安城里追人最厉害的,也不过是黑骑和缇骑。

    然后他眼神一凛。

    村口那边,一片白衣。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