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章 战旗归来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长宁帝军第一千零八章战旗归来大丞相府,烧了。

    皇宫,烧了。

    沈冷带着四千抱定必死之心的大宁战兵进了后阙国都城,心中已没有什么别的想法,这一仗可能是他们的最后一仗,虽然沈冷一直都在说若带着他们也能全员回去才是真的血赚,打仗不血赚等于白打,可士兵们心里都明白,用他们四千人的命换五万多人的命,已经是血赚。

    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把自己当个活人看,杀进都城里之后就开始分散开,整个公平城很快就四处起火,他们不知道大丞相府在何处,但只要是大的府邸全烧,当然也不知道后阙国皇宫位置,不过那地方好认。

    火从四面八方烧起来,留守在都城的后阙国军队数量本就不多,大队人马都被乌尔敦带去银水城那边去救他的儿子,哪料到沈冷就敢杀到都城来。

    “给你们两个时辰放肆。”

    沈冷坐在皇宫门口的台阶上:“想怎么放肆就怎么放肆,两个时辰之后在这集合,延误者斩,别的没有了,去吧。”

    士兵们刚刚杀散了后阙国都城仓促集结起来的队伍,他们听到沈冷的命令后嗷嗷的叫唤着冲了出去,两个时辰的放肆,整个都城几乎全都烧了起来,他们从富户家里抢走无数的金银财宝,这些东西沈冷说过,都归士兵们自己所有,如果能活着回去,这些都是他们的私人财产,如果朝廷追究下来,沈冷说他来扛。

    沈冷还说,他们值得放肆。

    一群为大队人马争取最后时间的汉子们,值得放肆。

    两个时辰之后,城中的大火已经难以控制,沈冷起身走进皇宫,里面火光冲天,他在一处空旷的地方找到水井,打了一桶水上来洗了澡,洗的很认真,这么多天在沙漠里摸爬滚打,身上有多脏可想而知,洗干净之后打开随身带着的包裹,换上大宁的军服,此时此刻,已经无需再用后阙人的衣服来遮掩什么。

    新兵骆射从远处跑过来,递给沈冷一个包裹:“兄弟们扫荡了皇宫,差不多值钱的东西每个人装了一包,大家都在皇宫里疯了一样的寻找,不约而同的去寻找漂亮的簪子,不管是金的还是银的还是别的什么,只要是簪子全都搜刮来。”

    他打开包裹,里边是至少上百根簪子。

    这是他们对沈冷的敬意,因为他们都知道沈冷喜欢送给大将军夫人簪子。

    “多谢。”

    沈冷把包裹背在身上:“告诉兄弟们,洗个澡,换上咱们自己的战服,如果我没能把你们全都活着带回去,也要穿着大宁战兵的军服战死。”

    他伸手从大白马伸手取下来一个包裹,打开,里面是一面烈红色的大宁战旗。

    “让大家跟着战旗走,我在什么地方,战旗在什么地方。”

    两个时辰之后,大宁战兵们在已经全都烧起来的皇宫门口集结,沈冷骑着大白马在队伍前边慢慢走过,他看着这些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嘴角上带着笑意。

    “有两件事拜托大家。”

    沈冷一边催动战马慢慢走动,一边大声说道:“第一,希望大家回去之后告诉所有人,有个叫李土命的人战死在这了第二,如果我让你们往前跑的时候,不管身后发生什么都不

    许管,往前跑。”

    说完之后沈冷把手往城外方向指了指:“如果我们能回到西甲城,我在城中摆酒,咱们喝一个昏天黑地。”

    沈冷大喊一声:“回家!”

    “回家!”

    “回家!”

    “回家!”

    士兵们挥舞着手臂跟着沈冷大声呼喊着,当男人们决定回家的时候,能阻挡他们的只有生死,生死之外,再无大事。

    十天后。

    越北口。

    将军唐宝宝带着数万大军赶来,朝廷从各地调集来的援军源源不断的赶到西甲城,他回来之后就听说了沈冷去后阙国的事,所以他请令来越北口这边接应沈冷,大将军谈九州准了,从各地赶来的援军之中分派了所有的骑兵给他,数万人的骑兵队伍已经浩浩荡荡的出来,沈冷算计的时间很精准,他和大将军谈九州定下一个月之期,因为他算好了,大概一个月之后援兵基本上就全都到了,那时候西甲城的防御兵力上不再捉襟见肘,也就能抽调出更多骑兵来接应他。

    在出越北口之前,沈冷就已经把回来的事能考虑到的全都考虑到了。

    定君山越北口峡谷,大队人马犹如一条长龙般往前赶路,唐宝宝眉头紧锁,虽然已经和沈冷有阵子没有见过,可他并不觉得和自己兄弟之间的关系就疏远了,在南疆的时候他和沈冷结拜为异性兄弟,那时候他就知道,沈冷这个兄弟,是一辈子的兄弟。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能让他佩服到五体投地的年轻人,那必然是沈冷,不是武新宇也不是孟长安,不是别的任何人,只能是沈冷。

    唐宝宝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我这辈子就服我兄弟沈冷,天下无敌的那种服。

    出越北口之后就是看起来漫无边际的黄沙,如果没有定君山拦在这可能黄沙已经侵入中原,这座山历来都和荣耀有关,很多年前给山荣耀的人是西凉王,很多年后再次给山荣耀的是沈冷。

    刚出越北口没多久,斥候就从前边急匆匆的赶回来,离着还远就已经在呼喊:“回来了!我们的人回来了!几万兄弟都回来了!”

    那喊声之中透着一股子无法压制的兴奋,颤抖的厉害。

    沈冷回来了?

    我兄弟回来了?

    唐宝宝纵马向前,前边的队伍看起来人人都很疲惫,可疲惫之中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激动,当两边的队伍汇合的那一瞬间,士兵们拥抱在一起,他们放肆的大笑着,声音让定君山似乎都在回应。

    一个一个的士兵从唐宝宝身边冲过去,唐宝宝的视线在一张一张黝黑黝黑的面孔上扫过,他不停的寻找着,可不见他兄弟沈冷的踪迹,他拉住一名士兵问:“大将军呢?”

    “大将军”

    原本还在笑着的士兵笑容逐渐消失,眼神里的兴奋也逐渐消失,刚刚回到家里的那种狂喜被这句话彻底击碎,他回头看向他们来的方向:“大将军还没回来。”

    唐宝宝感觉自己心口里炸了一下,一把抓住那士兵的衣服:“大将军为什么没有回来!”

    那士兵不知道如何回答。

    就在这时候庚字营战兵将军杨恨水和戊字营战兵将军罗可狄过来,看

    到唐宝宝之后两个人加快脚步:“唐将军!”

    砰地一声,走在前边的杨恨水被唐宝宝一脚踹翻在地:“我兄弟呢!”

    杨恨水爬起来,低下头:“大将军大将军他率军四千为我们断后,不知道此时走到何处了。”

    “你们真的很了不起。”

    唐宝宝看了杨恨水一眼,回头喊了一声:“我的人!都他娘的别喊了,跟我上马!”

    出征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定君山又在回应。

    他带来的骑兵全都爬上马背,唐宝宝看了一眼杨恨水:“家门在那边你们自己走。”

    唐宝宝把马鞭挥响:“跟我去接大将军!”

    数万骑兵呼啸一声,分开退回来的庚字营和戊字营战兵,犹如潮水一样朝着大漠冲了过去。

    夕阳下,大军烈红色的战旗仿佛是阳光将沙漠点燃,唐宝宝的眼睛血红血红的,他其实不恨杨恨水也不恨罗可狄,他不恨沈冷,如果换做是他的话,也许他做出的选择和沈冷一模一样。

    他没有去多想什么,只是告诉自己如果这次不能把沈冷接回来他一辈子都会不安。

    就在这时候三匹战马从后边追上来,一个是杨恨水一个是罗可狄,还有一个是陈冉,三个人追上唐宝宝,杨恨水大声喊道:“唐将军你可以看不起我,但不能看不起庚字营和戊字营的兄弟们,大将军为了断后根本就没有告诉我们他去了什么地方,我们也想和大将军一起回来,可是大将军说,如果我们俩没把兄弟们安全送回家就是我们俩无能,是我们俩失职!”

    他的眼睛也血红血红的:“大将军是你兄弟,也他娘的是我杨恨水的兄弟!我可以为大将军死,但我必须先把数万大军带回来!”

    唐宝宝看着他:“那就一起去!”

    太阳在肆意挥洒着自己这一天最后的余晖,沙子上仿佛都在反射着金光,数万大军好像漫卷的黑潮一样涌进沙漠,这个地方不配埋葬一位大宁的大将军。

    就在这时候,远处出现了安息人和西域人的大军,他们铺天盖地而来,一次一次的被宁军算计让他们已经彻底疯狂,他们猛攻银水城后才发现城已经空了,城墙上看着的守军是一个一个的草人,所以他们不顾一切的从银水城方向一直追过来,只比庚字营和戊字营慢了那么一点。

    “准备迎战!”

    唐宝宝大喊一声,将黑线刀抽了出来。

    如果沈冷还活着,那就把他接回家,如果沈冷已经战死,那就血洗后阙为沈冷报仇。

    “看!”

    就在这时候陈冉伸手往前指了指,在西域人大军的前边还有一支队伍,他们踩着黄沙犹如踏着大浪,和安息人西域人的大军距离并不远,那些敌人不是在追庚字营和戊字营,而是在追那支骑兵。

    “沈冷回来了!”

    “大将军回来了!”

    有人忍不住喊出来。

    “冲锋!”

    唐宝宝把黑线刀往前一指:“接咱们的兄弟们回家!”

    数万铁骑,雷鸣一般踏地向前。

    在那支归来的队伍最前边,有一个少年大将军,手里抓着旗杆,那面烈红色的战旗在队伍最前边飘扬。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