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家仇

文 / 知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廷尉府派来的两位千办一个是聂野一个是方白镜,方白镜留在西甲城协助大将军谈九州,聂野就跑来吐蕃这边,半路上的时候就和方白鹿石头剪刀布,他赢了,所以他跟着沈冷,但是方白镜说回长安之后聂野得请他喝酒,不然谁输了谁去跟沈冷。

    “休息几天再去。”

    沈冷看了聂野一眼:“不急。”

    “不用。”

    聂野喝了口热茶,已经吃饱了饭,再有一口热茶下肚,简直不能更美。

    “我明天下午出发,上午熟悉熟悉你的地图。”

    沈冷道:“你带来多少人?”

    “不多,长安廷尉府那边事情太多,能抽调的人手实在有限,只带来一百二十人。”

    “你从你的人里挑二十几个最有经验的,我让陈冉从斥候队给你选一批人,军中斥候比你的人更熟悉战场。”

    “行。”

    聂野看了看不远处那张床:“我先歇一会儿。”

    沈冷:“我的......”

    聂野:“什么你的我的。”

    陈冉道:“默默记录下来,安国公的床上迎来一个新的男人。”

    沈冷抬脚,陈冉已经跳到一边去了。

    “人不用带很多。”

    聂野把自己扔在床上:“几十个人就好,多了目标太大。”

    “有个年轻人先借给你,是个好苗子。”

    沈冷看向陈冉:“去告诉骆射一声,让他明天准备一下跟聂野去南边。”

    陈冉嗯了一声,知道沈冷这是要提拔那个年轻人了,可不得不说骆射真的是个好苗子,这个人稍稍再经历的多一些就能独当一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不久之后沈冷一定会向谈九州要人。

    “我去跟他说一声。”

    陈冉转身出门。

    黑眼问:“我们呢?我和二本干点什么?”

    “我也想去。”

    二本道人看向沈冷:“我也想去南边。”

    “你们俩都不能去。”

    “为什么?!”

    二本道人:“你信不信我给你撒个娇?”

    沈冷:“......”

    “这次去南边很危险,你们不是军人,虽然打过了后阙那一战可事实上比起合格的斥候还差些,你们俩要是也跟去的话我怕你们把自己陷进去。”

    “我就去。”

    二本道人过来拉着沈冷的胳膊来回摇:“不嘛不嘛,人家就要去。”

    沈冷一脚踹出去,二本跳到一边:“你个狠人儿,还想打人家。”

    沈冷:“大爷,亲大爷,你去,你去。”

    二本哈哈大笑:“放心就是了,不过是吐蕃而已,又不是黑武。”

    黑眼问了一句:“要不要和莫迪奥说一声?毕竟是在吐蕃,如果有他的人做向导应该更轻易些。”

    “不要。”

    沈冷立刻摇头:“别把吐蕃人当盟友,别把任何大宁之外的人当盟友,强者没有盟友,弱者才有。”

    黑眼一开始没觉得这句话里有什么深意,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强者没有盟友不是一句自夸,而是真实写照,弱者不会真心实意的和强者做盟友,目的一定是想利用强者占便宜,而且在强者面前看起来谦逊恭顺的弱者,心里都藏着祸心。

    第二天一早,陈冉从斥候队里挑了二十四个经验丰富的老兵,加上二十四名廷尉府廷尉,一共五十多个人在整理好了装备之后随即出发,这支规模很小的队伍悄悄离开大营,向着未知之地前行。

    队伍走了大半日之后找地方休息,虽然有地图,可是毕竟没有人来过,吐蕃将军雅什又是一个无比仇视宁人的人,进入吐蕃东南这边区域,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才行。

    安排人轮流值夜,聂野下令不许点火,一丁点的火星都不许出现,所以晚饭也只能是啃几口干粮用水冲下去,好在连二本道人都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二本。”

    黑眼靠在土坡上声音很轻的问:“你为什么不回去?”

    “我为什么要回去?”

    “冷子让你护送小张真人回长安,你却偏偏不肯回去,你是个道人,道人应该在道观里,而不是战场上。”

    “你还是个混暗道的,你也不应该在战场。”

    “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官方混黑的。”

    “......”

    二本道人躺在那看着星星,忽然笑了笑:“会上瘾。”

    “什么?”

    “打仗会上瘾,过这种看起来苦可是很刺激的日子会上瘾,越危险就越是觉得刺激,就越是觉得有意思,那天我认真的想了想,如果让我回去再每天都读读书练练功,闲来无事就蹲在大街上看过往女子,这样的日子真的有意义吗?”

    他看向黑眼认真的说道:“除了蹲在大街上看漂亮女孩子,其他的真的很无趣啊。”

    黑眼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也想做个被人赞美传颂的大人物。”

    二本道人笑了笑:“大宁立国以来,只有龙虎山第一代真人随太祖陛下征战,之后道门弟子从没有人随军出征的,我若是打出来一些名堂,道门弟子也都跟着脸上有光,将来史书上如果能留下我的名字,那该多好。”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男子汉大丈夫,当做人杰啊。”

    黑眼点了点头:“当做人杰。”

    距离他们大概二十几里外,数百人的一个小型营地里,一名看起来很精悍的吐蕃汉子蹲在那压低声音说道:“这次带你们出来打探宁军情报,所有人都需谨记一件事,一旦有人被生擒,决不可说出是咱们大将军的人,宁死不能向宁人低头。”

    “是!”

    几百人全都应了一声,却将声音都压的很低。

    “你们知道,大将军是我父亲,但我在军中从不提及此事,是因为我不想让人说我是因为父亲的缘故才能领兵征战,这次我亲自带着你们来,也是让全军将士们知道,我靠的是自己能力。”

    他往四周看了看:“再走一天就快到莫迪奥的封地了,到时候按照我之前的制定的战术,十个人为一队,分成三十队潜入进去打探消息,留下五个十人队做后援,我们的只要目标有两个,一,有机会刺杀莫迪奥就杀了他,二,烧毁宁军粮草。”

    说完之后他摆了摆手:“轮换休息,天亮之后赶路。”

    吩咐完之后他王后退了退,靠着一棵树坐下来,想着这次若是能一把火烧了宁军粮草,再把莫迪奥一刀砍了的话,父亲应该会对自己刮目相看了吧?他是长子,作战悍不畏死,十几岁起跟着父亲一起练兵,他觉得自己已经做的足够好,可他就是不理解为什么父亲更在意他弟弟野年原。

    母亲在他十一岁那年病故,临终之前告诉他一定要成为父亲的左膀右臂,不要让父亲觉得他是个废人,他一直都记得母亲这句话,不管做什么都想着会不会得到父亲赏识赞美,可是就在他母亲去世之后不久,他以为无比在乎他母亲的父亲很快就娶了一个宁人,第二年他就多了个弟弟,如今二十年过去了,父亲甚至已经忘记母亲的祭日,他知道父亲有多恨那个宁人,就是有多在乎她。

    他叫铁旷,他恨他父亲,也恨他弟弟。

    但他更恨宁人。

    如果不是那个贱女人来了的话他父亲每年最起码还会记得母亲祭日,最起码还会上柱香,最让他觉得难以忍受的是自从弟弟野年原出生,他就再也没有感受过父亲疼爱的眼神,那种眼神父亲都给了弟弟,哪怕是再怎么拼了命的去努力,父亲依然只觉得野年原更优秀。

    “将军。”

    他手下人压低声音说道:“快休息一会儿吧,你一路上都没有怎么休息过。”

    “嗯。”

    铁旷嗯了一声:“这次我们是瞒着大将军出来的,所以务必成功,唯有成功才能得到奖赏,若失败了,我们会成为别人嘴里的笑话。”

    他带来的都是他的亲兵,当然知道这位大公子有多憋屈,虽然在军职上比那位二公子高不少,可常年领兵在外,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大将军,大将军也不许他随便回来,因为他弟弟也同样不喜欢这个哥哥。

    “将军你放心吧。”

    亲兵道:“这次一定能成功,让所有人都看看,真正能做事的还是将军你,而不是卖弄嘴皮子的人。”

    铁旷怔了怔,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若是卖弄嘴皮子,说一些甜言蜜语就能让父亲在乎,何必拼命呢?谁又愿意拼命呢?”

    亲兵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我从十一岁开始跟着大军一起训练,我身上的伤痕加起来能有上百处,父亲如何练兵,我便加倍要求自己,你们吃过的苦不及我一半,可是父亲还觉得我做的不够好,觉得我一无是处,我率军灭流寇数千,给父亲写信报喜,父亲回信只有三个字......知道了。”

    他躺在那看着夜空:“连一个字都懒得夸我,我后来率军向西南偷袭了大支国一座边关,杀大支国边军数百人,缴获兵器甲胄无数,他知道后只说了一句劳而无功......劳而无功?”

    他苦笑:“野年原整日在父亲面前摇头晃脑之乎者也,他就觉得野年原很优秀,我把自己搞的伤痕累累,他觉得是我蠢。”

    在他身边的亲兵们不知道怎么搭话,只好静静的听着。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完成父亲心愿,我杀死更多的宁人,父亲就会明白我才是他的帮手。”

    铁旷摸了摸身边的弯刀:“将来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他,他也是半个宁人。” ( 长宁帝军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4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