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扬帆,启航

文 / 绯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方鸻与爱丽莎一起爬下梯子,来到大拱窗边,将手放在窗框玻璃上,向外看去。与造船厂只隔着一条街道,此刻外边儿忽然出现了不少揭示之眼的术士,正将行人驱离开来。

    他微微一怔,立刻意识到夜莺小姐的预感是准确的,恐怕有麻烦了。因为这些秘术士正在包围船厂,他转过身去,此刻已陆陆续续有不少人汇聚了过来。

    ??“艾德先生,出了什么事?”

    ??“怎么有那么多揭示之眼的术士?”

    ??人们有些疑惑地询问着,而发问的多是船厂的工人。

    ??方鸻先示意众人稍安勿躁。他心中也满心疑惑,秘术士明显来者不善,可他们一直在造船厂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难道说帕帕拉尔人真把人家的金库给偷了?

    ??但考虑到迄今为止帕帕拉尔人大部分计划都还只停留在口头上,这件事发生的概率几近于零。

    ??“难道是大公主殿下反悔了?”爱丽莎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地问了一句。

    ??但她想不出对方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以那位公主殿下的为人,也应当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与公主殿下没关,”方鸻看窗外的情形摇了摇头,“秘术士内部也分为两派,三个守殿人之中,至少有一个是偏向于星与月议会的,我说的不是伊斯塔尼亚王都的那一个。眼下来的,正是这些人。”

    ??“怎么看出来的?”

    ??“领头的人我认识,正是那一派的人。”方鸻答道。

    ??爱丽莎作了一个了然的神色,没有再问下去。她回过头来,换了一个话题:“总之,船长大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方鸻正要回答,但忽然看到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正从船工之间,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爱尔娜女士!”他立刻向那边喊道。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坦斯尼尔工匠协会会长,她巨灵裔的血统,身高在人群中鹤立鸡群。只是此刻这位女士正眉头紧蹙,听到方鸻的喊声,才向这边看来。

    ??她看到窗边的方鸻与爱丽莎二人,立刻走了过去,开口道便:“艾德,出事了。”

    ??“外面那些秘术士是怎么回事?”方鸻心下一沉,问道。

    ??“是考林人向他们下的令,”爱尔娜的目光在人群间搜寻着某位贵族小姐,但最终没找到。她上前几步,来到方鸻与爱丽莎面前,声音放低了一些,“考林人的使节团知道希尔薇德她在这里了,奎斯塔克的王公贵族们出卖了我们。”

    ??“……考林人昨天便已从奎斯塔克出发,但今天信息才传到坦斯尼尔,公主殿下信不过其他人,专门看了下让我来向你们传信,”她目光越过玻璃,看向窗外,秘术士正在驱离行人,“考林人通过星与月议会向这些人下令,他们的任务是拖住你们,考林人的一支舰队正在赶来。”

    ??方鸻越听越是心沉。他知道当初在面对沙盗之王时,为了尽可能帮他们争取时间,贵族小姐利用自己的好友,耍了考林人一把。

    可毕竟谁也不是傻子,看起来考林人回过神来之后,也利用当日留下的线索,找上了门来。

    好在七海旅人号已经大体完成,大公主殿下与阿勒夫王子也靠得住,才让他们不至于此刻身陷绝境,眼下至少还有翻盘的机会。

    他当即回头对夜莺小姐说道:“爱丽莎,七海旅人号上层甲板的进度如何了?”

    “基本完成了,只是”

    “能开出去么?”

    “问题不大,可是船尾的火炮还没装上,魔药培育室与苗圃也才完成了一半。”

    “那就够了,”方鸻当机立断,“让巴金斯和罗昊他们用最快速度把帆装上,并尽可能带走物资……至于补给……之后再考虑吧。”

    因为原本计划在一周之后起锚进行第一次试航,因此底仓内还没装多少食物与饮水,但眼下再准备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这时候也顾不得这个了。

    只是此时爱丽莎闻言却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她回过头去,看了看船厂内的工人们。

    只有他们几个人的话,显然也开不走七海旅人号。

    船还在船坞之上,要让它飞起来,非得这里的所有人通力合作不可。

    可他们眼下正为考林人抓捕,而伊斯塔尼亚本是考林—伊休里安同盟的一部分,不再是王室座上宾的他们,这些工人们还愿意在眼下这个当口为他们承担责任么?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这时爱尔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看着一众工人们,忽然开口说道:“各位,大公主殿下眼下仍旧支持艾德团长,我出现在这里就是证明。而你们,是愿意站在大公主一边,还是考林人一边?”

    但方鸻听到这里,这时忽然伸出手来,制止这位会长女士后面的话。

    他忽然意识到了自己所处的立场,大公主自然可以毫无保留地帮助他,但他却不能这么坦然接受。

    因为大家代表的早已不是自己

    他不能把阿勒夫与大公主殿下推到考林人的对立面去,才刚刚安宁下来的伊斯塔尼亚,决不能再一次陷入纷乱之中。他不能让沙之王巴巴尔坦与王妃殿下,白白牺牲。

    他默默看向其他人,看向造船厂内的工人们,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道:

    “各位,诚如爱尔娜女士所言,我仍希望你们能为这艘船最后再搭一把手……”

    “毕竟,它也是你们这段时日以来,日日夜夜心血的结晶。”

    “但这并不是以什么朋友的名义,也不是命令,我甚至也无法向你们承诺什么……但只能向你们保证,绝不会因此而留下后患。我会给各位,一个完美的答复”

    他说完这段话之后,船厂内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工人们有些面面相觑。

    而直到有一个人,小声开了口,“其实我们明白你的意思,艾德先生”

    “但你尽管放心,只要你需要的话,我们一定会帮忙的。”

    “正如你所说,它也是我们一手一脚造出来的啊,我们当然希望它能翱翔于云海之上。”

    “毕竟船工们亲手造的船,就像是我们的女儿一样啊。”

    “而且艾德先生,你对伊斯塔尼亚人的恩情,我们可不会忘记。”

    “真正的伊斯塔尼亚人,从不会忘记他人给予过的帮助,只会千百倍地回报。”

    “所以艾德先生,你只管放心。”

    “考林人又算什么?”

    工人们你一句,我一句,忽然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原本寂静一片的船厂之内,一时间竟变得十分热闹。

    面对这一幕,方鸻不由张了张嘴巴

    船工们看他这个样子,也不由笑了一下,但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嗓子,“好了,大家还愣着干什么?抓紧时间,该干嘛干嘛去!”

    人群立刻一轰而散,自主地四散开来,每个人像是上了发条一样,自觉地去找自己的活儿。有些人在搬运木料与缆索,有些人在展帆,有些人则开始为船坞前面的滑轨上油,有条不紊。

    之前还空空闲闲的船厂之中,此刻已是一派热闹的景象。

    方鸻有些怔然地看着这一幕,他其实想过自己会得到的回答,但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一旁爱丽莎也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一幕,但她笑了以偶洗啊,回过头看着自己的船长,轻轻指了指窗户,“船长大人,船厂内这么大的动静,要不要把帘子遮上?”

    “遮上更惹人怀疑,”方鸻这才摇摇头,“去找姬塔来,让她想办法弄一个障眼法。”

    爱丽莎果断地点了点头,转身便走。

    而爱尔娜这时也开口道:“那么我去拖住外面的人,艾本尼那边也联系好了。”

    秘术士的三个守殿人,至少艾本尼是沙之王那边的人,而当今的沙之王,正是阿勒夫,所以也可以算作自己人,这方鸻是知道的。

    他看着这位巨灵裔的会长女士,心中明白这一别之后,下一次再见对方,也许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选召者漂泊不定的冒险,究竟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多深刻的痕迹?或许他们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很久,也仍旧会有另一个世界的人仍旧记得他们,而也或许,他们早已被淡忘。

    冒险者很难在一个地方停下脚步,那一处处他记忆之中的名字旅者之憩,艾尔帕欣,戈蓝德与梵里克,那里所认识的人们,而今还过的好么?

    他们还记得自己这个曾经的过客么?

    或许有一天,自己在这片银色沙海之上的故事,也会成为过去。而他在这里所结识的朋友们,那时候还会记得他么,记得那一天所发生的一切?

    而这千言万语,最终也只化为了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语:“爱尔娜女士,保重。”

    爱尔娜看着这个小了自己好几岁的少年(按人类的生理年龄来说),此刻也点了点头,“你也一样,艾德。”不过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的消息,出现在协会的通告之上。”

    那是希望他,能够成为真正的大工匠,与大探险家。

    再前往第二世界

    方鸻笑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

    “魔力注入数正在回升。”

    “风元素生成值持续上升”

    动力室内,每隔几分钟,就会传来洛羽肃然的计数声。有时候也会是箱子的,与一片嘈杂的、操纵拉杆与各类水晶的声音。

    罗昊正在满头大汗地检查锅炉,与各处管道的密封性,本来这些工作是要分两三天完成的,但眼下也不得不挤在一起。

    这个来自军方的胖子几乎紧张得说不出话来,生怕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而让才新造好的七海旅人号出什么问题。

    出点小问题还好,要是在天上炸了锅炉,那他们这几个月来的辛苦,恐怕都得付诸东流。而且怎么规避考林人的抓捕,还是一个未知数。

    如此重要的责任压在每一个人的肩头,让大伙儿都有一些喘不过气来。

    “静思室检查完毕”

    “神圣能量储备正常,”传音筒内传来天蓝的声音。

    这个才被从禁闭室放出来的小姑娘一点也没抱怨什么,只在那边长长出了一口气,还庆幸道:“还好我和艾缇拉姐姐提前准备了,否则就出大麻烦了……”

    方鸻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戴着手套,一页页翻看着面前的航海日志与地图,才短短一段时间,上面已经标注了密密麻麻的信息。

    他只拿起传音筒道:“天蓝,别占用频道。”

    “喔”

    那边传来委屈的声音。

    “这条航线怎么样?”方鸻这时指着地图上用铅笔划出的一条线,抬头问道。

    希尔薇德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那巨幅的地图之上标注出的是坐标、航线与路上可能出现的一切状况,而他正与正对面的舰务官小姐核对每一处信息包括可能的补给点,备选的路线,与航线之上近一段时间以来的天气状况。

    这些过去都是由舰务官小姐一个人独立完成的工作,但自从成为一个真正的船长之后,他也开始学习掌握这些东西。

    成为船长绝不是简简单单发号施令那么简单,毕竟在大陆之上,每一条商道都是由前人所开辟出来的,相对安全的通路。

    在这些商道之上旅行之时,只需要借鉴过去的经验,以及注意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附近地区野生动物、魔物的动向即可,这些消息都可以在最近一段时间附近地区冒险者公会定时发布的通告之上得到。

    但一旦离开大陆,对于一个新手船长来说便是一片未知的领域,虽然空海之上也有航线,与前人的经验。但相对于早已探索得差不多的大陆地区来说,云海之上还是一片未知的处女地。

    更何况,他们此次初航还是一次逃亡之旅,这注定了他们不能选择那些过于通常的航线。

    女仆小姐正抱着一摞地图与日志推门走了进来门外大猫人与巴金斯与一众工人们正抓着缆索,将安装好,卷起的帆从桅杆之上一一垂下来。

    “艾德,”希尔薇德看着那个方向,忽然轻轻放下手上的小星轨仪与圆规,开口道。

    方鸻微微一怔,抬起头来看着对方。

    “这一次我给大家惹了不小的麻烦。”舰务官小姐的声音轻轻的。

    方鸻摇了摇头,按住她的手,“这不关你事,希尔薇德。”

    “但你有没想过,考林人……”

    希尔薇德话说一半,忽然之间哑然失笑,她轻轻眨了一下眼睛,说道:“谢谢。”

    方鸻脸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红,改口道:“其实还少一个专业帆手,我原本打算在这边招募来着,眼下也只好搁置了……”

    他停了一下,又慌忙补充道:“我不是说这有什么问题,其实也不算什么事。”

    希尔薇德眼睛更弯了。

    这时传音筒内正传来更多的杂音

    “大表哥,空战甲板检查完毕,一切正常呢”这是艾小小的声音。

    “厨房明火已熄灭,一切东西收纳完成,我们的船长先生。”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艾缇拉小姐的声音也显得十分镇定。

    “锚、锚室检查完毕,没有问题。”帕沙的声音。

    “底舱检查完毕。”帕克嚷嚷了一声。

    “锅炉也检查完毕,有一条管道可能有点小问题,但问题不大。”罗昊也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一下瘫坐在了地上。

    “哥,起居仓这边也检查好了。”

    随着最后一个声音传来,大猫人从桅杆之上倒垂下来,隔着窗户向他挥了挥手,“帆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放下来。”

    船工们也一一下船,在下面向他们挥手示意:“艾德先生,一路保重!”

    方鸻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看着那一个个热情洋溢的笑容,一时间不由有些凝噎。而这一刻船厂的闸门,也正缓缓打开来,一缕阳光,从那下面渗入了船坞之中,照在滑轨之上

    传音筒内传来一个有些轻的、肃穆的声音。

    “艾德,魔力注入数到达阈值。”

    “风元素生成进入临界状态。”

    船闸之外的阳光已经完全映照了进来。

    一片耀眼的光芒,正映在明亮的雪帆之上,落在所有人的眼底,仿佛令这个世界骤然一明。那一刻方鸻轻轻拿起通讯水晶,轻轻开口道:

    “打开挂钩。”

    一声轻响。

    船工们齐齐推动着绞盘,锁链一节节向上滑动,拉动着后面将七海旅人号卡死在滑轨之上的挂钩,‘咔’一声弹开来,高高扬起。

    失去了锁定的风船,正在重力的作用之下,缓缓向前,沿着倾斜的滑轨,向船厂之外缓缓开去。

    “爱丽莎,”方鸻感受着脚下七海旅人号的移动,再一次开口:“带姬塔上来。”

    夜莺小姐收起通讯水晶,转过身去,她才从怀中拿出一件小物什,交到一旁那个正抹着眼泪,犹如看着自己女儿出门远行的老父亲状的,老矮人的手中。

    那是大公主派来督造这艘船的三个工匠之一,是七海旅人号的主导者,只有这个老矮人才明白,这艘小小的船,真正意味着什么

    “乌诺大师,”爱丽莎开口道,“请麻烦把这件东西交给爱尔娜女士,劳烦她帮忙转交给大公主殿下。”

    老矮人不明就里地收起那东西,低头一看,才发现那是一枚残破了的相框。至于相框里画像上的人,他好像认识,但一时间又记不起来。

    他点了点头,又抹了一把泪,粗声粗气地说道:“你们可得好好对待这艘船。”

    爱丽莎微微一笑:“这我自然明白,保重了,乌诺大师。”

    “你们一路顺风,塔罗斯大人会保护你们的。”

    爱丽莎点点头,这才转身,向正在维持法术的姬塔冲了过去。

    但博物学者小姐看到她,好像忽然之间想起什么一样,喊了一声:“爱丽莎姐姐,等等!”

    她收起魔导书,快步冲向一边,从那里的箱子背后抱起一个小盒子,然后才快步跑了过来。通讯水晶内此刻已经传来方鸻急促的声音:

    “爱丽莎,快一点。”

    爱丽莎一把抄起博物学者小姐与她手中的盒子,她看了一眼,才看到那盒子里冒出一个小小的,长着犄角的脑袋来。

    夜莺小姐楞了一下这才记起这小东西的来历,博物学者小姐说这是一只角蜥蜴,但天蓝坚持认为这是一只仙女龙虽然大伙儿的确也没见过仙女龙长什么样子不过这小东西,其实就是灰岩先生平台之上那个不请自来的住客。

    自从灰岩先生离开之后,它就一直和大伙儿住在这座船厂之中,双方互不干扰,以至于大家都差一点忘记了这小东西的存在。

    “它也是七海旅团的成员,”姬塔细声细气地说道:“艾德哥哥说过的。”

    “是是是,”爱丽莎点了点头,“艾德团长说的都对。”

    此时七海旅人号已经要经过那道闸门,夜莺小姐一个箭步上前,一只手搂着博物学者小姐,一把抓住垂下来的软梯。

    “爱丽莎和姬塔她们上来了!”

    传音筒内传来艾小小欢呼的声音。

    方鸻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通讯水晶。

    一片嘈杂的声音之中,时间的流动仿佛放缓了,他也听到天蓝正在尖叫的声音:

    “啊,船上好像有老鼠!”

    “我我我刚才看到它从我面前跑过去了!”

    但方鸻已经不在意那个了,他回过头去,看着七海旅人号缓缓经过船闸,将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抛在了后面。

    一片雪亮的阳光,正在映入所有人的眼帘之中,他透过窗户,看着那个方向。看着姬塔离开之后,笼罩在整个船厂之上的幻象正在缓缓消退。

    而船厂外面的秘术士,这一刻才终于发现他们被戏弄了,纷纷冲开阻拦在前面的爱尔娜一行人,向着船厂这边冲了过来。

    但他们的动作是如此的迟缓……

    因为七海旅人号正在缓缓加速。

    一缕从空海之上吹拂而来的,悠扬的风掠过了船头,雪白的帆,正轻轻扬起。巴金斯靠坐在桅杆之上,从大衣里面拿出了一只扁壶,看着前方正徐徐展开的云海,不由自主地一笑。

    这时方鸻低下了头去。

    他对着传音筒轻轻地开口道:

    “各位”

    “扬帆,启航。”

    一声轻轻的蜂鸣声,七海旅人号修长的船身微微一震。

    在那一刻,所有人几乎都感到,自己的身体为之一轻,仿佛飘上了云端。

    …… ( 伊塔之柱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8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