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1章 砸锅(二十三)

文 / 绯红之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巴格达王城分为四层,最外层是商铺与普通民众居住的地区。与其他三层相比,最外层没有城墙保护。大宋商人都聚居最外层,他们将这里一条街的半边都买下,前面的店铺与后面的住宅组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地块。

    没有城墙,却不会没有道路。道路不再受限于城墙与城门,自由的甚至是野蛮的拓展出去,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不受到任何刁难,这样的便利让住在这里的大宋商人感觉比较安全与舒适。

    店铺也不总是有生意,大宋商人们就会互相走动。多数时候都聚集在茶商的店里面聚会。团坐在阴凉的屋内泡上茶,看着庭院里面模仿江南风情的布置,也能慰藉思乡之情。

    “打着仗,蒙古大汗竟然还到处搜罗民女。他这是想马上风不成?”在茶香中,大宋商人毫不在意的对蒙古大汗做出评价。

    既然是聊天,大家各抒己见,有人就秉持比较平和的看法,“也许是准备胜利之后赏赐给有功之臣。”

    “呵呵。我上次看了报纸,上面说不在大宋国内才知道大宋的好,真真说到我心里。以前我总是骂官员们不干正事,每日里瞎折腾。到了海外才知道什么叫不干正事。他们这么乱搞,我是想回去了。”

    “你是赚够了才想回去吧。”立刻有人打趣道。

    “也不是赚够了,什么时候能赚够呢。我是觉得没得赚了。以前总是奇怪大食商人为何要跑到大宋做生意,现在我明白了。他们本地就是赚不到什么钱,不得不跑去外面。我也不想回大宋,而是想去孟买港做生意。天竺大部分番王都已经归顺在理藩部治下,那边应该比巴格达好赚钱。”

    “你上次进货出去那么久,难道不是去了巴士拉,而是前往孟买不成?”

    “是想去,却还是没去。这沿途实在是辛苦。”

    大家说着聊着,日头则渐渐向西。众人纷纷起身离开,茶商也没有挽留。他命人收拾了茶具也准备自己开张。单纯靠售卖茶叶赚不到钱大钱,店家也搞起了多种经营。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烹茶温酒。做工的人傍晚散了工每每花点钱,买一碗酒或者叫一壶茶。靠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很快,汗水再次冒出来,整个人却显得精神一点。

    倘肯多花点钱便可以买一碟鹰嘴豆做下酒物,如果出到的更多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站着喝酒的顾客多是出力的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当地人的小伙计们跑前跑后端茶倒水,账房只管结账,将小伙计们使的团团转。这里除了用钱之外,还有些人直接拿了粮食与其他东西抵账。让本就热闹的场面变得更热闹起来。账房用结结巴巴且极为生涩的当地话勉强应对,所以用词几乎都是单蹦。那些吃饭的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对话,完全不在意。

    也许是觉得账房那简单到还不如孩子的说话方式,平素里木讷的表情,以及听到在当地人正常说话时候那微微皱眉的困惑表情,他们说起话来也不在意。几个人用当地话说道:“终于有真神军要攻打巴格达,真想他们早点到。”

    “他们和我们又不是一派。”有人立刻质疑。

    有质疑就有反问,“难道蒙古人和咱们就是一派么?”

    “蒙古人虽然和咱们不是一派,和那边也不是一派,更不会帮着那边欺压咱们。还是不同啊。难道你们想背弃图拉么?”

    “是啊,图拉也说不能让那一派当权。就算是要打蒙古人也得图拉上台。”

    “不能先把蒙古人打走么?”

    “蒙古人被打走,咱们只怕更惨。图拉说那些人要对咱们收更重的税。”

    “蒙古人的税也不低啊。”

    ……

    众人议论纷纷,但酒水并不多,没多久就喝完了。加上天色已晚,短衣帮们把剩余的几颗鹰嘴豆拿起全部塞进嘴里,配合最后一点酒水嚼碎咽下,便纷纷走了。临走的时候还与晚来的相识打个招呼。新来的短衣帮们立刻站在柜台前大声吆喝所要的酒或者茶,账房则用简短的字来回应。

    天黑之前短衣帮们都走完,那些穿袍子的越来越多。这时候就得劳烦掌柜招呼,账房回到里屋把听到的记录下来。那些人的口音听多了便能分辨的清清楚楚,谁是本地人,谁是外地来的。把他们的来历与言论对比一下,很多东西就变得非常值得玩味。巴格达本地人对于远方来的天竺奴隶王朝的支持或者反对一半一半,但是其他地方新来的支持蒙古人更多一些。这和以前的局面相比起来有变化,以前是外来的人更反对蒙古人,本地人则想维持现状。至于理由,貌似是外地来的一部分是黑八旗的旗军家属,他们虽然也得自己种地,却好歹拥有了土地,有了土里刨食的机会。相对的,失去土地的本地人或者看到外地来的人得到土地的本地人就非常不满。

    做了简单的分析,账房继续出去站台。等天色全黑,最后几桌长袍客离开,掌柜指挥着收拾了东西吃了晚饭,让当地小伙计回他们房间睡觉。这才与账房讨论他听到的内容,“蒙古这边好像要集结旗军一举击败奴隶王朝,并没有听从伯颜的计策。”

    账房说起汉语非常流利,与他在外面那木讷的表现截然不同,“这办法倒是不错,不知他们有没有说起理由?”

    “据说奴隶王朝沿途收纳许多真神教的信徒,现在已经有了五六十万人马。蒙古朝廷不敢等下去,奴隶王朝继续这么接纳人马,只怕能拥兵百万。”

    账房低头沉思,掌柜则端出来他准备好的一些吃食。西历六月的巴格达太热,便是酒与鹰嘴豆以及咸肉这种耐储藏的食物也不太可能过夜。更别说有些饭菜还属于不耐储藏的范围。店里生意这么好,就是因为大家总能端出没有异味的食物。所以剩余的那点东西能不过夜是最好。

    端起酒碗抿了一口,账房说出自己的想法,“若是奴隶王朝真能收揽百万之众,伯颜所说的可没错。蒙古骑兵与奴隶王朝的大军对峙,不用分出胜负,只要蒙古人的马吃光一个草场后就走,奴隶王朝自己就把自己给饿死了。就算奴隶王朝利用兵力优势长驱直入,蒙古旗军断了奴隶王朝的粮道,这帮人吃什么去?啃沙子么?”

    掌柜点点头,他从军十年虽然没当上高级军官却也对打仗不陌生。在这里工作之后却因为每日里采购与经营,对后勤安排的理解更深入了好几层。不管人们吹的再凶,饿几天肚子就啥也说不出来。截断粮道的说法看着玄乎,其实攸关军队的命运,属于极为现实的问题。他叹道:“却不知道旗军能不能打赢。”

    账房叹道:“伯颜指挥这些旗军,一定能赢。”

    “伯颜不可能来这里指挥。”

    “那就看蒙古军想付出多大代价。咱们宋军虽然没打过诱敌深入的大仗,官家却说过坚壁清野诱敌深入是最好的战术。能打出非常好的歼灭战。这么一仗打下来,奴隶王朝就完蛋了。”

    “哈哈!”掌柜笑道:“那我期待奴隶王朝别完蛋。”

    两人又聊了一阵便回去休息。巴格达这种酷热的地方晚上倒是凉爽,只要太阳没有升起就可以睡很好的觉。

    每隔半个月,情报就借着去巴士拉采购的机会送到情报站,再由巴士拉情报站送到孟买的情报站。到了这里的情报经过汇总后送回大宋。掌柜站在巴士拉的港口,就见桅杆林立,做生意的船只并没有因为战争减少。仔细观看,就见桅杆上的旗帜多数都是大宋船只。以前天竺到巴士拉的船又小又少,在大宋理藩部开始收服天竺诸多土王的现在,属于天竺的船只更少了。这倒不是与这场战争有关。

    情报站也是一个商铺,在谈生意的房间里面情报人员交流着情报主要内容,下达与接收最新命令。大宋情报部门从来不会要求什么绝密情报之类的东西,大家收集的都是基本信息。把这些汇总之后就能看出整体局面。

    得知越来越多的普通人都开始谈论有关奴隶王朝的事情,情报负责人若有所思。想了一阵,他命道:“你们准备好撤退。”

    “都这么危险了?”掌柜有些惊讶。

    负责人叹道:“不好说啊。蒙古打赢了就罢,蒙古若是打输了,当地人会继续为蒙古人效力?”

    脑海里浮现出那帮真神教徒的面容,掌柜不知道该怎么评价。那些人会为了真神而战,会为了图拉而战,怎么看都不会为了蒙古而战。想到这里,掌柜问:“我们撤退的时候怎么撤?”

    负责人果断答道:“到时候我们会通知你们撤,东西不要了,人撤回来。” ( 革宋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6/69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