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2章 天尊的记忆,太古的传说

文 / 渡红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ps:关于有人吐槽女娲与神农的年代与关系问题,简单说一下。关于三皇的版本很多,各种版本都有。毕竟这都是口口相传的古老典故,并没有特别权威的说法。另外,此段不收费。)

    且不提李昊在想些什么,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自然不适合继续折腾下去。

    最终还是伏羲开口,平息了这件事情。

    神农虽然有些不高兴,却也没有继续多言。

    晚宴后。

    李昊与女娲行走在幽静的山林内。

    “神农自很小的时候,就生活在首阳山,从未离开这里。

    再加上他平日里喜欢研究些草药地宝之类的东西,很少与人进行交流,所以性格方面有些耿直。”

    女娲略微沉吟,解释道:“其实他平时不是这样,只是......”

    女娲说到这里,有些说不下去。

    她实在是不好意思说神农是因为自己才如此失态。

    李昊摇头笑道:“我可没有生他的气。”

    女娲闻言,看李昊真的不似生气,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虽说女娲对神农没有感觉,但两人到底是相交多年的老朋友。若是神农因为她得罪李昊,女娲也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给你。”

    李昊突然开口。

    女娲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一枚闪亮的明珠向着自己飞来。

    她顺手接过,诧异地看向李昊,俏脸上闪过两抹红晕。

    他,他怎么会突然送自己礼物?

    “这东西我用不到,还是送给你吧。”

    李昊神情有些复杂,抬首凝视着苍穹上闪烁的星辰投影,叹道:“日后,你。”

    李昊想到女娲的未来,沉默两秒:“你要保重。”

    女娲黛眉微蹙,隐约感觉李昊似有隐瞒,但是却又说不清楚。

    她看着手中的明珠,突然想到了什么。

    一缕神念探入其中,顿时无尽宝光充斥了女娲的神念。

    女娲感知着其内如山似海的无尽神藏,差点被刺眼的宝光闪瞎了眼睛。她目瞪口呆地看向李昊,嘴唇喃喃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这是!

    葬天城十万年的积累!

    李昊很满意女娲的表情,嘴角微笑露出了笑容。

    他道:“怎么样,这份礼物如何?”

    女娲闻言,顿时缓过神来。

    她赶忙将宝珠递给李昊,急的俏脸通红:“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昊按住女娲柔弱无骨的素手,认真道:“这些东西我拿着没有用处,还是交给你更好一些。”

    女娲黛眉紧蹙,哪里会信。

    修行,何为修行。

    拼的就是个资源。

    功法资源,修行资源,以及其他的各类资源。

    宝珠中有着葬天城十万年的积累,看似延绵千里并不算太多。但能让葬天城收入其中的宝物,怎么可能会有凡品。这延绵千里的宝藏,纵然是把整个人族全卖了,也不足以换来百分之一。

    如此丰厚的积累,女娲从未见过,甚至从未想过。

    这些宝贝,纵然是一头猪都能给堆成绝世强者!

    李昊说不需要,在女娲看来纯属是托词。

    可越是如此,女娲越是感动,还有些不知所措。她已经接受李昊太多恩惠,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接下如此重礼。

    女娲有些恼怒,气急道:“你当我是什么人,我....”

    女娲说着,黑白分明的明眸多了几许清澈的泪光,竟是哽咽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昊见此,叹了口气。

    他伸手抹去女娲眼角的泪痕,叹道:“你不是早就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有血脉感应。”

    女娲闻言,抬首死死地盯着李昊。

    这个问题,她已经疑惑了太久,太久。只是以往李昊从未说过,每次要么是转移话题,要么是训斥自己多事。

    李昊叹道:“你,救过我的命。”

    女娲满脸懵逼,傻傻地看着李昊。

    我,救过你?

    此时,女娲心中升起十万个为什么,完全不明白李昊到底在说些什么。她这些年很少离开部落,如果真的认识李昊,不会没有丝毫的印象。

    可是在女娲的记忆中,从未记得自己与李昊有过相识。

    女娲明眸眨动,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疑惑道:“可是我为什么完全没有印象。”

    “因为这件事还没有发生。”

    还没有发生!

    女娲明眸瞪圆,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昊,就好像在问他是不是开玩笑。

    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生,如果没有发生,他,这?

    女娲思维有些混乱,不知道这是李昊故意敷衍自己,还是真有其事。

    李昊没有继续解释,因为有些东西无法解释。就连他自己都对自身能够穿越时空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更不要说别人了。

    女娲沉默片刻,疑惑道:“我还是有些不明白,还没有发生,你怎么会知道,而且,这。”

    其实,女娲已经明白。

    但她还是无法相信,也没有办法相信。

    没有发生,却已经出现。

    那唯一的解释,就是眼前的男人来自未来!

    未来!

    女娲目光迷离,心情有些复杂。

    她突然有些理解,李昊为什么会说必须离去,也有些明白李昊第一次看到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惊讶,甚至不惜冒着得罪天庭的奉献去救仓颉。

    同时,女娲对李昊渊博的学识,以及那完全为人族量身打造的经脉、神通等,也有了猜测。

    只是,哪怕已经猜到真相,女娲还是有些无法相信。

    李昊抚摸着女娲光洁如玉的俏脸,平静地微笑道:“你,不是已经猜到答案了吗?”

    女娲明眸闪烁,终于陷入了沉默。

    虽说这件事太过不可思议,但却也解释了太多的谜题,解释了许许多多无法解释的事情。

    女娲沉默片刻,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未来,竟是属于人族的未来。”

    李昊果断道。

    这个时代,人族生而卑微,甚至沦为蝼蚁。

    但在未来,在以后的时间,人族的先祖们以鲜血与骸骨,为人族铸造辉煌的道路。

    女娲听到这里,终于露出了微笑。

    未来,将是属于人族的未来!

    真好。

    “走吧,该回去了。”

    女娲心情轻松了许多,好似放下了心事。

    她回首微笑,清秀的容颜虽然算不得绝世,但却带着无法言喻的特殊气质。

    李昊看着女娲明媚的笑容,也不免有些愣神。

    回到部落,李昊坐在住处的窗台前,眺望着窗外深邃的星空,双眼没有聚焦。

    无穷无尽的信息在脑海中沸腾,那是来自凶城,来自过去的古老信息。李昊不知道其中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但却隐隐感觉有些不简单。

    尤其是自从被凶城的灰黑色气息纠缠,李昊就感觉自己与凶城的联系越发紧密。

    甚至,李昊感觉自己终有一日会被凶城吞噬!

    这种感觉非常强烈,让李昊充满了不安。

    对此,李昊只能翻阅脑海中杂乱的信息,希望从中找到凶城的情况,以及葬天井的信息。

    这是!

    就在李昊全身心吸收炼化浩如烟海的气息时,忽然脑海中出现了一段熟悉的记忆。

    天尊!

    那段记忆来自天尊!

    李昊眉头紧皱,蓦然站起身来。

    天尊的记忆?

    等等,天尊说将自己的力量与记忆埋藏到了葬天之地深处,可是为什么凶城中会有天尊的记忆?

    陷阱!

    李昊眼帘微垂,顿时警惕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以前遗漏了很多东西,很多本来就不正常的东西。

    比如,天尊当年已然是绝世强者,纵然是不得不坐化,为什么要将埋藏着自身力量与记忆的至宝交给门人?

    他就不担心门人起了贪念,会在他陷入寂灭的时候窃取这股庞大的力量。

    再者,这些东西以法宝传承的形势流传,万一失落了怎么办?

    以天尊这样的大佬,显然不会考虑这些。

    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巴不得有人去寻找自己的力量,或者说巴不得有人去窃取所谓的宝藏。

    李昊不知道天尊究竟想要做什么,但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

    很不对劲。

    李昊放下心中的疑虑,全神贯注的吸收炼化关于天尊的记忆。

    记忆很凌乱,显然这并非天尊全部的记忆,其中甚至断断续续无法形成关联。

    大古两千年。

    我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地方,葬天,葬天,哈哈,天地岂能埋葬他。

    大古,李昊眉头微挑,这似乎是天庭建立前的某个大势力采用的纪年法。不过自从天庭建立以后,就渐渐统一了度量衡等。

    大古三千四百年。

    该死,该死,我不信,我不信,明明已经找到了,明明已经找到了他,为什么,为什么我无法获得天的力量。

    天的力量!

    李昊瞳孔紧缩,心中忽然明悟。

    黄天!

    葬天之地,黄天!

    原来天族的力量竟然是从葬天之地获得,难道葬天,天!

    李昊心脏砰砰乱跳,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葬天之地,埋葬着黄天!

    大古三千六百年。

    我天尊不会认输,一定会找到回去的路,一定会返回太古。

    主人,主人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李昊神色变幻,皱眉在房间中走来走去。

    找到回去的路,返回太古!

    这话,似乎有些微妙吧?

    太古,应该是早已经过去的时间段。难道天尊想要找到穿越过去的办法,然后去救他所谓的主人。

    不对,还是有些不对。

    太古四千两百年。

    m的,太一那疯婆子竟然成功了。

    大帝,大帝,该死,为什么我迟迟不能突破大帝。

    太古四千八百年。

    东皇太一那个王八蛋,竟然想要让我臣服。她以为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呵,她不也是想要找到返回太古的道路。

    太古,我呸,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告诉她关于太古的事情。

    李昊敲了敲太阳穴。

    事情似乎更加复杂了。

    先不说东皇太一那疯婆子,究竟是什么样的鬼设定。

    最重要的是,东皇太一也在寻找前往太古的道路!

    难道太古并非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属于已经流逝的时间段,而是某个神秘的地方,属于仙神的地方?

    太古五千两百年。

    东皇太一那疯婆子居然想要和我合作,一起打通前往太古的道路。

    啧啧,这疯婆子居然还有认输的时候,爽。

    不过这件事不能大意,那疯婆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要是如实相告,说不定转脸就会被她卖了。

    太古五千三百二十四年。

    不行,必须和东皇太一合作,单凭我的力量根本无法打开葬天城。

    葬天城!

    李昊有些愕然,还有些疑惑。

    这个葬天城,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会是那座凶城吧?

    大俊一千四百六十六年。

    那疯婆子果然服软了,我们打算联手破开葬天城,同行的还有十八尊准帝强者,上百尊大圣。

    虽然我们已经汇聚了大半个山海的强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始终感觉有些不安。

    算了,如果连这样的实力都无法打破葬天城,我就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

    大俊两千一百二十年。

    该死,该死,我们失败了,失败了,全死了,全死了。

    那疯婆子,老子日tn,她居然卖了我们。

    哈哈,不过她死定了,死定了。

    我终于找到了黄天的力量,黄天道,黄天道,太古第一道,我一定会打破极限,返回太古。

    大俊两千八百年。

    不可能,那疯婆子居然走出来了,她从里面走出来了。

    艹,这疯婆子居然逆练《未来光明经》,活着从里面走出来了。

    《过去光明经》疯了,疯子,她就不怕把自己给练没了。

    等等,过去光明经!

    李昊瞳孔紧缩,不禁想到了武曌修行的秘法,那磅礴的火焰,焚烧天地的光明之火,以及斩断过去未来的诡异法门。

    大俊三千五百年。

    该死,我被葬天城盯上了,我能感觉到,我能感觉到的,他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是啊,他已经超脱了时空,超脱了时间。

    我跑不掉的,不可能逃掉的。

    呵,东皇肯定也跑不掉,她死定了。

    大俊一万六千年。

    哎,我失败了,葬天城的力量太可怕,我必须想办法脱身,一定有办法的。

    那疯婆子太可怕,居然已经快要打破极限。

    不,不可能的。

    太古遗失,天地法则残缺,这是道伤。

    天道受损,没有人可以证道,没有人可以证道。我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太古遗失,天地法则残缺!

    李昊有些愕然,还有些惊讶。

    太古遗失,遗失!

    这句话,似乎有些微妙。

    太古并非过去,而是遗失。

    莫非太古并非过去的某个时间段,而是一片超脱了这个世界的天地,一片更加辉煌的世界。

    可是也不对啊。

    天尊曾经说过,太古是过去,甚至连天庭也是如此记载。

    而且。

    李昊有些茫然,感觉自己好似发现了某些很可怕的秘密。

    太古,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昊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查阅天尊的记忆。 ( 神话之我是传奇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7/703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