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和投资人撕逼(求月票)

文 / 貌似高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对一家企业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不但整个公司精英阶层为之一空,还要忙于和过去的兄弟进行决斗。自己人是最了解自己人的,也最难斗,结果就给了海康后来居上的机会。紧接着2010年海康也上了市,大华再也没能追上海康,到现在市场份额连海康的一半都不如。

    不过祸福相依,海康因为干的实在太无敌了,和华为一起被米帝点名制裁,而大华逃过一劫。

    台下的投资精英们都是经验丰富的从业者,没有小赤佬,显然对这段公案全都有所了解。于是,齐刷刷的目光再次汇聚到thia大婶这边,让她局促不安。

    袁敬不得不出面打个圆场:“哎,楚垣夕,c姐肯定不是这个意思,王曾秋这种情况……”

    “就算是这个意思,王曾秋也是按规矩来啊!”thia大婶不等袁敬说完就抢着说:“并不是王曾秋做的事不合规矩,而是大华的掌门人自己菜,掌舵没掌好犯了错误。你楚总这么有能力,什么大坑能瞒的过你呢?”

    楚垣夕耸肩摊手:“所以呢?您投资本公司到底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控制本公司,亦或是为了拆台?我公司还不咋地呢先防内斗,我的精力也很有限啊!”

    thia大婶一听立刻声情并茂:“但是没有规则和制度保障的投资有多可怕你知道么楚总?无规矩不成方圆,你现在做融资的不是巴人娱乐,是个3000亿才刚及格的超级大公司啊……”

    呵呵?你们魔都银团半年赚了十几亿还不高兴了?楚垣夕开始打太极:“您说的对,但是建立规则这事不必急于一时,我觉得到c轮融资的时候应该就能建立起比较完善的公司治理来了。并不是所有规则都适合所有公司,就算适合也不见得适合左右阶段的,一套规则放之四海而皆准是不可能的事情,要与时俱进啊!”

    thia大婶从未见过如此能(hi)之人,一堆歪理讲得是有理有据,让她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不过到底是有多年的投资经验,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的人,thia大婶瞬间调整好心情,转而对在座投资人说:“各位都是投资界翘楚,都是经验丰富的人。我就想知道,你们相信不相信一家没有最基本监管框架和规则的公司,没有董事席位代表中小股东的利益对公司进行监督,但是能够在资本市场上活得非常久,能做到千亿的规模?这怎么可能呢?反正我不相信!”

    楚垣夕心说袁敬就多余请你来!麻痹的看老夫手撕了你!这要是小混混嘛,倒是可以说你不乐意了可以滚,因为真讲规则就没必要请她来,这是小康融资不是巴人做b轮,请她来只是考虑香火情在这,不请她传出去名声不好。

    但是这种层次这种场合,基本的风度是必须维持的,不然逼格扫地,很多事情就不方便展开了。所以一片祥和是正常,唇枪舌剑也是正常,当然最好是气氛狂热投资人踊跃出资,甚至互相竞价。不过今天没戏了,必须先把这老娘们给撕了,而且撕逼还必须找到道理然后开撕。

    关于如何占据道德制高点这件事,楚垣夕觉得自己是专业的,毕竟在微博上撕逼,没两下次是不可能的,主要矛盾就是如何抢占道德制高点。

    而且道理是现成的!楚垣夕不等其它投资人出声,直接哈哈一笑:“thia女士,别人不相信倒是还可以,你为什么不相信啊?巴人不就是你说的这种公司吗?”

    thia气得差点吐血,心说你特么还好意思提巴人?巴人都特么快叫你掏空了!50亿啊!你是哪来的脸敢说巴人给小康的投资包干的?你是有多大脸直接把一批巴人的员工转岗到小康去的?这特么都不属于利益输送了,连人才都直接输送了过去!幸亏就是薛明没有去,薛明是巴人的核心人才,他要是也转岗小康了,自己是真的会吐血的!而她除了吐血简直束手无策,完全没能力制止,这就是今天必须仗义执言的原因。

    然而当这番心理活动结束的时候,她听到楚垣夕接着说:“正像您说的,在座的都是投资界的精英,更不能光注重自己那点利益。就算不考虑创始人团队,也得考虑全体投资者的利益吧?”

    thia 快气迷糊了:“我正是考虑全体投资者的利益呀?”

    “不,您这不是。您想,我总不能给您特权吧?别人投资额跟您差不多,都不能当董事,就您能当,这不老合适的吧?”楚垣夕说着看了看,嗯,投资者们情绪都挺关注,“也就是说大家都有资格当董事,或者您,或者其他人,总之投资人要组个团占据董事会里一些席位对吧?”

    thia只得点头,这正是她所想的。

    “那不就完啦!就算我相信您没安坏心,谁能保证所有人都是君子呢?谁能保证正好是君子被选出来当成投资者代表行使董事权力呢?初创公司第一创始人没精力跟董事纠缠,第二也比较脆弱经不起意料之外的打击,一个王曾秋的出现就可以祸祸掉一家公司,最终,损害的是你们全体投资人的利益啊!

    没王曾秋的事,大华现在的市值最少乘以3吧?大华当初晚五年设置董事会怎么样?王曾秋就算有这个想法,他也没有机会,他一个普通股东频繁接触我公司骨干做什么?我直接把他清盘清出去!”

    徐欣笑吟吟的看着撕逼中的两个人。楚垣夕说的完全都是歪理,但是因为他在之前已经营造了非常好的企业预期,所以在融资的时候是主动的。而风险投资,特别是投早期,并不是个讲理的地方,讲究的是拍脑袋拍的好,讲究的是主动和被动。

    所以她知道thia早就认识,都在一个圈子里混了很多年,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少有些了解,知道thia大概可能也许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徐欣记得thia做pe比较多,投早期倒是也投,但就不是那么麻利了,要不然也不会接连错过拼多多和曲头条。这俩可是魔都名片,thia作为魔都的投资人大佬错过了这哥俩,相当于举着猎枪在自家后花园里都打不到猎物,这说明思路和价值观肯定有问题。

    而楚垣夕么,一看就是撕逼高手,看看这凶厉的表情就是撕过不知道多少次逼的人,这结果都不用问就显而易见了。

    果然,thia被楚垣夕的气势所震慑,一时间竟然张口结舌,手都哆嗦了几下之后才说:“你,你竟然要设置清盘条款!”

    “当然了啊,是你要形成制度的。那既然是制度,总得保证公司不存在任何理论上被坑的可能吧?这还有什么疑问吗?否则你看看戴威有多惨?小黄的教训还不够引以为戒的吗?巴人娱乐的投资中没加清盘是因为也没有设置你要求的那些,否则的话咱那个协议肯定不是这样,这都是对等的,非常公平。”

    “你先等下,你才做到a轮投资就开始设置清盘是不是早了点?技术上也不好解决啊。”徐欣突然插一嘴问。

    楚垣夕立刻回答:“才做到a轮投资有人就开始要董事会席位了,那不是一样早么……总不能说对我有利的就是行规,对我不利的就是阴谋,对吧?”

    所谓技术上不好解决,说的是清盘总得有个触发标准,不能创业者想清盘投资者就清盘。而且要有对价,不能说投资者投了多少钱就还多少钱,顶多加个利息。这样的协议谁都不会签,只能是在满足触发条件的时候拿出适当的钱才能把投资者打发走。

    问题就出在“适当”上,多少算适当?写死一个具体的数额最简单,但是写低了投资者不干,写高了创业者不干,所以技术上比较容易让双方都接受的是按指标走的,比如估值或者财务指标,计算一个动态的价值。

    但是a轮的初创公司仍然处在拍脑袋的阶段,只不过比天使轮拍的更细致一点,处于疯狂烧钱中才是常态,没有财务指标,财务指标通常是c轮的时候才会比较清晰。

    那么写清盘条款的时候,压力就全都来到估值上了,不是不能写入清盘条款,但对创业者来说比较别扭。

    问题是,对某些人来讲一点都不别扭。楚垣夕心说老夫最值得自豪的地方,就是有着极为充分的和投资人撕逼的经验呀!原世界中我可是练过的,thia大婶就是个弟弟,咱除了没跟投资人动手打架之外其它所有形式门清!

    “至于技术上的问题,总是可以解决的。”他目视徐欣说,“公司可以回购股票,您觉得这个可以不?”

    徐欣略微点了点头,这又是一个技术问题,就是谁来出这个清盘的钱。清盘案例时有发生,但通常都是找到新的投资人来买单,所以才说压力都跑到估值上边。 ( 咸鱼的自救攻略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7/705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