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世界地图:括地象

文 / 试剑天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来人,正是子虚观观主、明虚道长。

    一名据说已达元婴后期的绝顶高手。

    也是栖霞之国明面上少有的高手之一。

    张胜德带着愤怒和不解:“道长等我们很久了?”

    “是啊,自从下诅咒开始,已经32天了。”明虚道长微笑渐渐变成了叹息,“走吧,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希望两位施主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请。”

    张胜德面色很复杂,但还是拾阶而上。

    三人缓缓而行,张浩若有所思,情况似乎和预想的不同呀。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一会,山下跑来一个身影,却是季不同。

    季不同追上三人,对张胜德和张浩点点头,就默默地跟着。

    沿途不时有道童稽首,等四人过去,则继续清扫那一尘不染的石阶。

    路再长也有尽头,听着优雅的鸟鸣虫唱,走过飘飘渺渺的云雾,一座青石为基、青竹为柱、紫竹为瓦的两层道观,出现在众人面前。

    几根葫芦藤在屋顶舞动肥硕的叶片,嫩黄的花朵中,有几只蜜蜂在忙碌着,三五个翠绿的葫芦,在屋檐下轻轻摇摆。

    屋檐下挂有一青石匾额,上书三个朱漆大字:子虚观。

    “请。”明虚道长再次发出邀请。

    竹门缓缓打开,宽敞的屋堂里,摆满了矮几;堂屋正北方,挂着一个大大的“静”字。

    左右两侧有字联,右书‘上善若水’,左书‘厚德载物’。

    正下方有一茶几,上面似乎放着一幅卷轴,旁边有童子在旁熏香奉茶。

    明虚道长来到正北方的茶几,跪坐下来,再稽首,“三位请坐。”

    张胜德和季不同对视一眼,在明虚道长前面的矮几后跪坐;张浩跟在父亲身后。

    童子过来送上清茶。张浩习惯性的说了声谢谢。

    童子立即送上一个灿烂的笑容。

    等童子退下,明虚道长开口了:“我知道三位有很多疑问,说起来也是贫道做的一件错事,如今想来却也后悔莫及。

    说来话长。

    大约五十年前,在宁河郡、清河镇上,有一个‘肖家’,不知三位可曾听说?”

    五十年前,当然和张浩没关系。

    但张胜德张口就道:“五十年前,我还是筑基中期,记得肖家还被人一夜之间灭门,听说是因为得了什么宝贝。”

    明虚道长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我是肖家唯一的幸存者;当时我贪玩,偷偷跑了出去,不想却是躲过一劫。

    早晨回家后,看到的是……

    我趴在母亲的尸体上哭,很庆幸被云游四方的师父发现,并带回了玄真教抚养。一转眼,就是五十年了。

    这五十年来,我一刻也没有忘记灭门之恨;终于在几年前发现了踪迹,渐渐找到了关家!

    我上门询问,关家却准备斩草除根;我猝不及防之下,中了暗算。若非根基深厚,怕是早已身死道消。

    所以,对于这不知悔改的家族,我只能替天行道,并取回属于肖家的物品。”

    季不同问道:“那不知肖家的物品是……”

    “括地象!也就是大家所谓的海外九仙山图。更具体的说,海外九仙山,不过是括地象的一部分。”

    括地象?张浩顿时来了兴趣,听上去似乎是……世界地图啊?

    不用张浩说,明虚道长轻轻挥手,矮几上的卷轴缓缓飞起、展开,一副大约三尺宽、七尺长的画卷,展现在张浩面前。

    卷轴整体泛黄,上面有黑色和朱砂两种色彩,勾勒出密密麻麻的地形;尤其是上面字迹,有很多都叠加在一起,根本无法阅读。只有卷轴最右侧有三个古篆:括地象。

    但下一刻,随着明虚道长向卷轴注入真元,画卷竟然缓缓浮现立体虚影,河流开始奔涌,大海开始咆哮,山川变得生动形象起来。

    一副立体的画卷出现了,字迹也完全分开。

    张浩看的目瞪口呆。

    地图上,主要有七个大洲;

    正中央曰“昆仑之洲”,

    正东方曰“晨土之洲”,

    东南方曰“茂土之洲”,

    西南方曰“滔土之洲”,

    西方偏北,曰“肥土之洲”,

    正北方曰“成土之洲”,

    东北方偏北,曰“隐土之洲”。

    七大洲大小不一、距离不等,相互之间有大海隔离。

    而在七大洲外围,看上去很远的地方,有九个岛、或者说九座仙山,分别是:千辰山、方壶山、连石山、姑射山、钟山、天昊山、酆都山、玄武山、花果山。

    震撼过后,张浩开始审视了:这地图,能有多少真实成分?有多少臆想成分?有多少失真成分?

    大约盏茶时间,明虚道长再次开口:“这就是括地象,广被不遗谓之‘括’,苍天之下皆为‘地’,审诸地理谓之‘象’。

    是曰:括地象。”

    张浩小心的问道:“道长,这括地象上的……都是真的吗?”

    “至少七大洲、一些山川、河流、海洋的名字是对的。”

    也就是说,除了这些的名字,其余的都不确定咯~~~

    而且名字正确,不代表位置正确啊!

    张浩对这括地象有了大概的认识了。

    不想明虚道长却反问一句:“张小友,你觉得这样一幅近似涂鸦之作的地图,价值几何?”

    张浩一愣,但随即斩钉截铁的说道:“无价!”

    “无价?”这次轮到明虚道长发愣了,“为何?”

    “因为,相比于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道听途说的游记,这幅《括地象》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具有参考价值的地理信息。

    它,是一把钥匙,有助于我们认识这个世界。

    仅此一点,《括地象》的价值,就无可估量。”

    “好!”明虚道长忍不住赞叹,“那么,这幅括地象,就送给小友了。”

    “啊……”张浩目瞪口呆,其实,这地图我临摹一份就足够了,真的;我要是拿了原本,张家是否也要被灭门啊~~~

    明虚道长缓缓卷起画卷,“放心,在交给你之前,我会解决麻烦的,就当做一点小小的歉意吧。

    哎,为了这一幅简陋的地图,枉死多少生命。”

    张胜德终于忍不住开口:“可这‘括地象’和诅咒有什么关系?”

    “我灭关家满门之时,被一双眼睛完完整整的看到了。这个人,就是钱少贤!

    当时我身受重伤,不得不做了一场后悔莫及的交易。

    我允诺钱少贤一个条件,并将我的‘传送符’,给了钱少贤。钱少贤则发誓绝不泄密,否则利剑戮身而亡。”

    利剑戮身而亡?

    张浩忽然汗毛倒竖——发誓真的能应验?

    还有,钱少贤的死,到底是我直接导致的?还是因为钱少贤违反誓言而导致的?

    真是一个令人纠结的问题吖!

    更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疑问! ( 修真大工业时代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7/71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