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八章 晴天霹雳,上

文 / 试剑天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死亡如铡刀一般缓缓降落,势必要将所有人斩杀。

    生死关头,元婴期们开始怒吼,当发现躲避、逃跑、但单独都都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们终于顶着炮弹和炸弹、冒死集结。

    只是,每每都被炸弹打断。

    元婴期结队向结界边缘进发的举动,被上空的人看的一清二楚。成了火炮重点照顾的对象。但在这生死关头,他们却顾不得伤亡了。

    储物戒指无法打开,他们就燃烧本源来战斗。一些元婴怒吼着:宁可战死。

    其实不管是金丹期还是元婴期,只要发现有人聚集,就会被集火。到处都是死亡与绝望的哀嚎。

    一个城、一个皇城的人步入死亡,滚滚的怨气冲天而起。但很快就被封天锁地大阵给消磨。这么多年战争下来,大家对怨气的处理早就轻车熟路。

    但见封天锁地大阵表面闪过一道道华理的紫色光泽,光芒扫过,怨气顿时烟消云散。

    看着眼前的灾难摧毁昂面,赵恺缓缓闭上眼睛,忽然张口发出无声的呐喊——没有空气,也没有声音。

    在呐喊中,赵恺浑身爆发血红的长虹。他,终于无可奈何的燃烧本源了。他终于认识到,这不是惜命的时刻、而是拼命的时刻!外面那个诡异的大阵,是死亡的结界。

    但见一道血红色的长虹从赵恺身上爆发,直冲封天锁地大阵的结界。

    大阵上方,刘定山面色严肃了。最后拼命的时刻到了。

    他对吴方海以及大量元婴期喊道:“大家小心了,封天锁地大阵虽然厉害,但燃烧本源和根基的化神期不可以常理计算。尤其是这种本源带有气血的力量,对大阵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爆火炮不要停,对准赵恺发射。”

    一边说着,刘定山一边收起了弓箭,而是拿出了飞剑。对于大部分修者者来说,飞剑才是最大的战斗力。

    赵恺怒吼着冲向天空,忽然以自己的气血之力挡住了天空的炮弹。

    下方还幸存的元婴期们瞬间明白了,他们快速聚集到赵恺身下,大家一起向结界边缘靠近;不一会就聚集了两百多元婴。

    这期间,元婴期们也顾不得勾心斗角,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本领。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从赵恺的忽然爆发到元婴期们的最有挣扎,栖霞之国这边的火炮等都来不及调整。

    赵恺、谢盈心以及两百多元婴期疯狂冲向结界边缘,冲向一个相对薄弱的地带——少有阵纹的部分。

    他们无声的呐喊着,一个个浑身血光缭绕,组成了一个战阵,最后所有的攻击都化作了一道血红色的长剑,凶狠的劈向结界位置。

    这血红色的长剑,几乎有百米长度,其上凶光缭绕、血浪翻滚。

    刘定山迅速抵达攻击见方,单人只剑,面色严肃,化神后期的能为完全爆发,平地狂风倒卷。

    结界内,血红色的长剑在一片刺耳的声音中,狠狠地切开了结界。但下一瞬间,刘定山怒吼着的斩了过去,只听刺耳的咔嚓声中,那刚刚探出结界的长剑直接崩溃。

    结界内,大家虽然燃烧了自己的本源,但没有灵气、还要承受重力和封印,能力十不存一。相反,外界的刘定山却是巅峰状态、化神后期的巅峰状态,正面击溃了敌人的临死反击。

    但面对如此合力,刘定山嘴角还是出现血迹,内腑被震伤。

    经过如此猛烈地碰撞后,结界出现一个三米左右的窟窿。

    赵恺疯狂的冲来。

    刘定山冷笑。右手伸展,一个封印堵在洞口。

    “轰……”赵恺撞到了结界上。就在赵恺冲过来的瞬间,结界已经自我修复了,一道道细密的阵纹编织成了网络,赵恺被挡了回去。而封印更彻底封死了赵恺最后的希望。

    “啊……”赵恺绝望的怒吼。他已经拼尽全力了,当然他还有力量,但刘定山的强大却让他绝望。

    刘定山传音道结界内:“各位到了我栖霞之国,我却一直没有时间招待,真的是有些对不起啊。这次的招待,大家可还满意?”

    结界内不少元婴期顿时挣扎着传音:我是谁谁谁,我是无辜的。

    传音经过结界阻挡后,只剩下微弱的杂音,但刘定山也能猜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刘定山却毫不心动。

    不排除这其中确实有枉死的,他们依旧心向栖霞之国。但是现在也不可能单独将他们放出来,而且真假难辨。在这混乱的局势下,当干脆利落的斩草除根。

    这是一场国家的战争,而战争中不存在所谓的无辜。两个国家战斗了,所有人都只能敌对;那种想要左右逢源的、不抵抗的,真的无辜吗?

    况且举国的战争中,哪怕是最优秀的军事天才,也只能统筹大局、而无法去分别每一个人是否无辜。

    一次攻击后,众人再次攻击数次,然而却是越来越无力。那攻击,更像是绝望的回响。

    最后连谢盈心头叹了一下,默默的燃烧了本源。但是太迟了,此时赵恺已经浑身苍老、本源已经所剩无几。而大量的元婴期已经是强弩之末。

    天空中,栖霞之国的元婴期们正在以神弓攻击、用炸弹轰炸,不时有元婴期永远倒下。

    又一次碰撞后,赵恺惨笑一声,那极速衰老的身影跌落地面,无声无息的。跌落地面的赵恺只剩下一张苍老的皮毛,体内血肉骨骼,早就燃烧耗尽了。

    到死,他都没能突破这个结界。

    谢盈心也因为燃烧本源开始苍老。她默默低头看着身边已经暗淡的、鼎山道长的虚影,惨然一笑,而后尽起全身力量撞向结界。结界颤抖着,但终究还是没能逃出生天。

    封天锁地大阵,由九阳宗研究不知多少年,又经过张家研究加固,并使用540多吨优秀的钢铁打造。这种结合了多种强大优势的阵法,一出场就令人目瞪口呆。

    谢盈心什么都没有留下,她的身影就这样在虚空中消散。

    鼎山道长的虚影伸了伸手,只抓到一些分散的粉末。

    “啊……”鼎山道长的虚影怒吼,他凶狠的看向刘定山,却也没说什么,身影渐渐消散。

    但就在鼎山道长身影即将消散的刹那间,刘定山忽然冲进了结界,一把抓住最后的一道灵光,闪电般拍入手中的沉阴木!

    刘定山感觉到手中沉阴木微微颤抖一下,出现了一丝灵性。顿时满意的笑了。敢威胁我?嘿,咱们走着瞧!

    这一次可真的是大收获啊,不仅灭了晋阳之国两大化神奇高手,更抓到了一个化神期的一缕元神并制作了一个小木人。

    结界内,刘定山也只能勉强打开一点储物戒指将小木人塞入戒指里。而后缓缓抬头看向四周虚弱的、愤怒的元婴期们。

    元婴期们缓缓包围过来,忽然有人无声的呐喊着,舍身冲向刘定山。

    刘定山笑了,他不慌不忙的、开始了……揍人!

    相比于这些惊慌失措的人,刘定山却早有准备,不仅是心理准备、更有物质上的准备。

    对于刘定山来说,十几倍的重力只是有些困扰,封印的力量也只是有点麻烦。他身着宝甲,手中拿着飞剑,飞剑已经固定在四尺长度。

    飞剑翻转间,一个个元婴期被拍倒。

    按照圣地的约定,化神期不能随便斩杀元婴期以下的;当然主动攻击化神期的例外。

    不过刘定山还是留了个心眼:刚刚干掉两个化神期,抓了鼎山真人的一缕元神,背后涉及到逍遥派,还是谨慎点吧,尽量别留下把柄。

    天空中,栖霞之国的元婴期门开始用弓箭狙击。

    结界又持续半个多小时,栖霞之国的元婴期开始进入结界。他们用坚固的绳索将一个个力竭的元婴期绑住了,打断四肢后,结界才终于慢慢消散。

    灵气、空气倒卷,狂风席卷整个广陵城,先前战斗的、倒塌建筑的粉末等,滚滚的卷向高空,犹如一场沙尘暴。

    随着灵气恢复,那些被捆在地上的元婴们想要挣扎,但很快他们就绝望了。他们的恢复速度哪里比得上刚刚进入的、精气神都在巅峰的栖霞之国的元婴期。

    张浩站在飞舟上,俯视这苍凉的世界。总共不过一个小时而已,先前还繁华的帝都,就化作了死地。

    其实之前刘欣雨等栖霞之国主力撤退的那一晚上,虽然爆炸激烈,虽然广陵城东边城墙垮塌,但帝都内部并没有遭受破坏。更因栖霞之国主力撤退的早,严酷的攻城战并没有打响。

    所以,之前的帝都虽有混乱,但却也保留了繁华。

    只是如今这繁华,已经化作一捧废土。当灵气与空气被抽走的那一刻,沉重的重力降临,曾经那繁华的楼宇纷纷倒塌。加上爆炸的威力,彻底毁掉了这一方繁华。高大的城墙也在重力下崩塌。

    地面上到处都是倒伏的尸骸,很多尸骸都是扁的,很是诡异。

    面对如此一座城池,张浩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进入了。

    刘欣雨则带着部分人,缓缓踏入帝都,大家一路向皇宫方向走去,最终在皇宫崩塌的宫殿废墟中,找到了一具尸体。那尸体只穿了裹裤,旁边还有两居扭曲的女子的身体,不着寸缕的。

    刘欣雨和刘定山等人默默的看着那具尸体,最后幽幽一叹,单独拖了出来。不管如何,终究还是皇室的血脉。

    将广陵城内外搜寻数遍,确定没有漏网之鱼之后,大军就在城外稍作休整,开始向东方进击。

    这一次,大军带着杀意出发。大军所过之处,所有名单上的大小家族……鸡犬不留!

    刘欣雨身着战甲,站在飞舟前方冷酷的指挥这一场最疯狂的屠杀。广陵城的埋伏,让各大家族失了精锐和高手,此刻面对这次屠杀,几乎毫无坏手之力。

    那些家族、门派纷纷派人喊冤,然而刘欣雨却冷笑。

    那些不在名单上的家族颤抖着看着眼下这一次疯狂地杀戮。而随着大军前进和疯狂地杀戮,关于广陵城的战况也传开了。当然这少不了刘欣雨的可以安排。

    广陵城……鸡犬不留!同时葬送的,还有两位化神中期的高手。晋阳之国……危矣!

    谁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诡异的转变:

    栖霞之国兵败、帝都都丢失了,眼看着就要亡国了;更有谣言满天飞,刘鸿即位为傀儡皇帝;

    眼看大局已定,晋阳之国都准备庆祝第一个被灭掉的国家了,不想刘欣雨等栖霞之国‘残军’绝地反击,一口气弄死了两个化神期,还有晋阳之国在广陵城中的、四十万精锐。还有各大家族、门派等前往广陵城‘庆祝’的大量高手、家族族长、门派掌门等。

    然后刘欣雨带领军团并没有开始‘光复国土、对外征战’,而是‘杀光国土上的贵族、家族等’。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杀戮,对大量的家族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谁能想到,最终的屠杀不是来自晋阳之国、而是来自栖霞之国呢。

    消息疯狂的传开。等到当天傍晚,已经有十多个家族组成的临时联军对抗,有代表威胁刘欣雨说:这样下去栖霞之国就杀光了,那国家还有什么意义。

    面对这些询问,刘欣雨冷笑:不受控制的蛀虫,要了不仅没有意义、还有害!只要有一个干干净净的国家,用不了二十年人口就能恢复。如今机会难得,必须一鼓作气,将全国上下清洗了。

    大将军吴方海也很是冷酷。当得知苏建中被世家大族的人‘强杀’于营帐之后,吴方海对于世家大族等,再也没有丝毫的好感。

    大军如同磨盘,将战后栖霞之国上剩下的、上了黑名单的家族,疯狂的碾碎、斩草除根。国家大势面前,同情心、怜悯心,只是事后才会有的无聊感情。

    剩下的极少数家族瑟瑟发抖,却也暗自庆幸。

    而在大军横扫的过程中,刘定山和张浩坐在一座飞舟里,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讨论着,主要是讨论圣地的影响。但两人说的多,却也没有多少实质性内容。

    只是刘定山和张浩一起,两人一人一个沉阴木的小人,开始扎针。

    两个妇女在一起会织毛衣;两个男人在一起,却在扎小人~

    …………

    张浩手中的小木人就不说了,某个倒霉蛋又开始打滚了。

    而刘定山手中的小木人就更有意思了。数万里之外,在肥土之洲中部、逍遥派附近,鼎山道长惨叫着,在大街上翻滚。

    对,一名化神期在大街上打滚。

    却说这鼎山道长也是一个闲不住的,这一次战争发生的时候,他还在几万里之外游荡呢。

    后来谢盈心激发他留下的神念时,他就近找了一个客栈住下——神念和本尊之间,有一点若有若无的联系,但并不明确。只有另一边的神念返回,本尊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最后时刻,刘定山下手终究晚了些,有一些的神念返回,带回了消息。

    此后一段时间刘定山因为在处理元婴期等,鼎山道长有半个小时来查阅消息。而这期间,刘定山还在清理残局、没有扎针呢。

    鼎山道长获知所有信息后,悲凉的怒吼,化神期的威力强横的超乎想象,一声怒吼就掀翻了客栈。他愤怒、更无法接受。愤怒张浩和刘定山的‘不容情’以及张浩对他的戏弄,更不能接受自己的道侣竟然死了!尸骨无存!

    鼎山道长愤怒的悬浮半空,四周无数修行者恐惧的后退,不知道这个化神期的老怪物在发什么疯。

    然后他们就看到,鼎山道长真的发疯了——此时张浩和刘定山正在扎小人呢。

    鼎山道长忽然抱头惨叫,一头撞到地面上,大地顿时留下一个窟窿。而后鼎山道长抱着脑袋惨叫着、满大街打滚。 ( 修真大工业时代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7/71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