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八七章 海阔凭鱼跃

文 / 试剑天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致远号渐渐离开港口、岸边,当距离超过十公里之后,站在甲板上,就已经看不到陆地了;只能看到翻滚的浪花和茫茫的水雾。

    “出海了啊!”明虚道长一直站在舰艏,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似乎痴了。

    这里是死亡绿海,他真没想到刚刚出关,竟然遇到了这么多壮阔的事情。自己这个弟子……真有能力啊。

    前后有三名化神()期死亡,都有张浩一半的功劳;甚至那鼎山道长,几乎就是被张浩用语言给杀死的。

    现在,张浩一力主持的钢铁战舰也开始了航行。一时间,明虚道长都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旁边,刘定山和陈岩松都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大海,看着海面上偶尔跳起的鱼类、以及各种海洋生命乃至海洋妖兽。

    这附近的海域,海洋妖兽已经熟悉这艘巨舰了,不少海洋妖兽甚至贴在外壁,准备一段免费的游行。

    可惜,今天它们注定不能如愿了。

    独孤俊杰的声音在甲板上回荡:“开启辟水阵!”

    一圈朦胧的光芒从船上散发开来,四周海水、吸附在船底的海洋妖兽被柔和的推开。阵法很薄,只有几毫米,但却将海水、以及海洋妖兽阻挡了。

    辟水阵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强度,拥有一定的防御能力。

    “辟水阵完全开启。”各个部分的水手们传来报告声。

    独孤俊杰再次大声喊道:“开启船底的防御结界。”

    防御结界紧贴着船身,在辟水阵法内侧。这是一种复杂的嵌入式阵法手段,是刘定山亲自刻画的。

    结界升起,刚好在船舷位置停下,栏杆位置没有被包裹。刘定山有点得意的指着结界对明虚道长说道:“这辟水阵和防御结界,都是我刻画的,怎么样?”

    明虚道长看了一会,淡淡的点评起来:“辟水阵法,只是最初级的。虽说完美,但这么一艘战舰,你竟然只刻画一个初级的阵法,你也好意思。

    这结界倒是不错,但紧贴在船身上,是不是会削弱一些威力?”

    “不懂就别乱说!”刘定山翻了翻白眼,“这么大的船身上,要附着上阵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你所说的简单的辟水阵法,我可是足足刻画了上千个,并且全都联系叠加起来,难多了。

    那防御结界,是张浩要求的。要保持船舶的外形,什么流水线设计的。”

    “哦……”明虚道长点头,“你既然知道我什么都不懂还要问,你什么意思啊?”

    “噗……”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岩松忍不住笑了。

    刘定山转头看向陈岩松:“你知道?”

    陈岩松不好意思的笑了:“不好意思啊,这几天我和我家少爷交流一番,还真知道不少呢。

    比如我还知道,同样的船,在内陆湖泊和海洋上,最大载重量会有变化的。夏天和冬天海水的浮力,也是有变化的。”

    刘定山摇头:“啧啧……你说你一个化神()期的,张口闭口你家少爷,你有意思吗?”

    “我从小是一个孤儿,是老爷将我收养的,并培养我的。甚至最后还将宝贵的化神()期机缘给了我。那是化神()期的机缘啊,两位应该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明虚道长点头,“你做的对。人不能忘本。修者修真,追求的是‘真’。如果连这个都忘记了,还修的什么真!就我所知,以及玄真教的记录,我还没有看到一个人,忘本之后还能进入化神()期的。

    那些不择手段的、疯狂的人,在最后晋升化神()期的过程中,好一点的会晋级失败,有些甚至会被仙灵之气冲毁根基,沦为废人。”

    三人正说着话,张浩走了过来。

    明虚道长看着张浩:“怎么,忙完了?”

    “师父,本来我就帮不上忙,就不添乱了。现在船只由独孤俊杰指挥,我们还雇佣了民间一些有经验的水手。这些水手能够根据罗盘、简单的日月星辰来指引方向。”

    刘定山有点担心:“不会有问题吧,那些水手最多也就是在湖泊内航行,就算迷失了方向也没什么,朝一个方向航行总能看到陆地。

    但这可是大海。一旦迷失了方向……”

    “放心吧刘前辈,我们这次就是沿着海边前进。您看海水,靠近陆地的海水呈现蓝色、或者蓝黑色;而远离陆地的海水,呈现深黑色。只要能抓住这点,我们就能保证航向。

    瞭望台上,还专门有人盯着陆地呢。我们距离陆地大约有10到15公里距离。

    而且近海位置,还能看到海鸟。”

    说着,张浩对明虚道长说道:“师父,我最近修行遇到了几个问题。”

    刘定山和陈岩松立即离开,到了另一边看海去了;明虚道长则开始和张浩探讨修行。修行不是有秘籍就能修行,秘籍中很多语句都模棱两可,得不到正确的传承,照着秘籍修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种简单的保密手段,简单而有效。就算你能解对一两句话,但绝对无法解对全部;而只要有那么一两句关键的解读错误,后果就难以预料。

    之前明虚道长通过风志凌给张浩的秘籍,虽然有注解,但僵硬的注解终究比不得师父亲口传授。毕竟,自己去看注解,需要自己去理解;而由一个化神()期亲自指点,却是高屋建瓴一样的效果。

    明虚道长三言两语就能解决张浩的一些问题。

    好一会,张浩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师父,我现在突破到筑基后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没问题了,你根基很扎实。”

    “哦……那我开始突破了。”

    明虚道长:“……”

    张浩少爷立即在甲板上盘坐,感受迎面的海风,感受大海的广阔,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宏广世界,映衬心间。

    这次算不上顿悟,但也是厚积薄发。在自己建造的巨舰上,感受着大海与天空的宽广,感受着巨舰刺破死亡绿海的豪情。

    忽然张浩长啸一声,体内真元滚滚勃发,真气贯通体内、体外,与广阔的海天相呼应,精神()、灵识也蔓延开来,与广阔的外界相交融。

    然后……张浩又进入一种顿悟状态了。

    大海之上,巨舰驰骋,磅礴的力量划破了死亡绿海,为栖霞之国开辟了新的希望。

    而在巨舰上,张浩感受着这前所未有的伟力、雄壮。巨舰上承载了一个国家的希望,巨舰也是数千人努力的结果。

    巨舰的出现,是文明的力量!

    而此时张浩感受到的,却是这种文明的力量,以及文明的豪装。不管多么困难,都无法阻止文明进步的脚步。

    继续大陆的扩张之后,由张浩亲自带头的、对外海的探索,正式开始!

    这一次张浩顿悟,不是触景生情。而是……豪情勃发!这是一种更高级的顿悟。

    我来、我到、我……征服!

    我要在这世界上,烙下自己的痕迹,万古不朽的烙印!

    张浩的真元与海天呼应,张浩的灵识探入大海、深入天空,无拘无束、更无所畏惧。不管外界有什么,都无法阻止我的进步!

    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看看。去看看南北极、去看看另一边世界,去看看……那广阔的星空。

    《小周天功》在张浩体内发生某种难言的蜕变——或者说舒展、解压,也让张浩发生了未知的蜕变。一道道外人看不到的星光垂落,注入张浩体内。

    这种星光,外人看不到。但近在咫尺的明虚道长,却能感受到一种稀薄、却极度精纯的力量,从无尽的虚空传来,注入张浩体内。

    这能量是如此的精纯,它超过了一般的灵气,甚至堪比化神()期必须用到的仙灵之气。

    明虚道长惊讶、震惊,自己这弟子……似乎有点与众不同啊!

    不知过了多久,张浩缓缓睁开眼睛,眼睛深处却有一缕绚丽的蓝色星光闪过,一闪而逝,似乎幻觉。但明虚道长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幻觉。

    张浩起身,检查一下身体,对明虚道长傻笑:“师父,好像突破到筑基期后期了。”

    明虚道长无语问苍天啊:“不是好像,就是!而且你不仅到了后期,还到了大圆满。再巩固下修为,学习一下相关知识,你就能尝试冲击金丹期了。”

    “真的啊……这就筑基巅峰的?修行似乎不难啊。”

    明虚道长:……

    虽然我知道你通过了燃魂术,但为师当年也通过了燃魂术啊,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

    其实明虚道长不会体味到张浩心中的那种自豪:这钢铁战舰,是我指导完成的!那种成就感、自豪感,是外人无法感受到的。

    为了这钢铁战舰,张浩做了多少事情,外人无从得知;而最终的成功,让张浩的成就感,几乎达到了巅峰。

    而这种豪情在广袤的大海上,被完全引爆了,并最终推动了张浩的修为大爆发。尤其是这种豪情对于灵识(精神())方面的促进,最是强大。而张浩对小周天功理解,也是别人所无法比拟的。

    这种了解,或许称不上‘多’,但至少称得上‘正确’。在别人对天地是圆是方还没有确切的概念的时候,在不少人坚信世界是平面的、或者神()所化的时候,在无数人对星空充满谜一般的幻想的时候,张浩却明白:脚下的大地是个球!

    这是一种本源的认知,而这种认知导致了小周天功在张浩身上,发生了别人都不理解的变化——这才是真正的小周天功!

    但是随着修行,张浩心中也越发的疑惑——这样的小周天功,是从哪里来的?

    小周天共功里面,显然涉及到了最基本的天体运行规则,将穴位模拟成为天体。而能将天体运行规则柔和到功法中,这绝不是简单的工作。

    不说别的,仅仅说将天体的运行规则弄清楚,就需要一个文明的力量。比如曾经的世界,那是需要各国通力合作,才能渐渐弄清楚的。而每一个科研机构的背后,又都需要一个产业链来支撑。

    想要将星辰运行规则融入功法中,更需要对人体有深刻的理解。就算修行者能够内视,这一点可以忽略。但仅仅天体运行,显然超过了现今修行界的认知。

    要知道,现在修行界连大地是方的还是圆的都没弄清楚呢!

    张浩在沉思,明虚道长也在沉思。刚刚张浩修行顿悟过程中,从天而降的精纯力量,让明虚道长震惊无比。

    师徒俩沉默片刻,明虚道长打破了沉默,“小浩,你之前说你适合小周天功,你在修行小周天功的时候,有没有特别的感觉?”

    “特别感觉?”张浩眨了眨眼,“我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别人修行时候什么样子,所以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特别的感觉?”

    明虚道长瞪眼好一会,换了一种说法:“那么你将之前修行的感受都说一下。你的修行……实在是太过怪异。”

    “是进步太快吧?”张少爷有点得意。

    明虚道长一头黑线,却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知道什么叫天才吗?其实在修行界有这样的一种说法:所谓的天才,是提前漏掉的未来。

    修行界认为,天道无为、大公无情。因此,人生来都是一样的。有人笨、但福缘深厚;有人聪明、却处处碰壁;有人修行快,但每一个瓶颈都难以突破;有人天资聪慧、过目不忘,却难以修行!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上天是公平的,每一个人的‘天命’是等同的。这里多了、那里必然少了。而最可怕的是,你往往不知道自己少了什么!有些人到死才会明白,自己少了‘命数’!”

    张浩听了这话,心头骤然收紧。“师父……这……这说法可靠吗?”

    明虚道长缓缓点头:“据我所知,在肥土之洲的三大圣地中,都认可这种说法。你看三大圣地招收的弟子,都不是那种‘完美的’。我们从来不回去追求那种才华横溢的弟子。

    才华横溢的弟子,短命!而且往往能惹来不少麻烦!

    相比之下,那些表现平平的弟子,反而能走的更远。

    圣地中,有功法、有经验、有灵丹妙药。我们要选取的,是心性!”

    张浩心中那小小的得意不翼而飞,对自己的未来,稍微有些担忧。毕竟,自己可是……越狱而来的!

    在明虚道长的一问一答之下,张浩渐渐将自己的修行感受说了出来。而后明虚道长沉吟许久,才缓缓说道,“暂时我也不太确定你的状况,但根据你所说的,加上我的检查,应该没有问题。

    但也不能掉以轻心,那些才华横溢、却短命的人,他们并非死于修行和根基不足,而是死于……命数!

    命数之说玄之又玄,但你却不能不信!”

    张浩缓缓点头。是啊,连穿越都有了,这命数的说法,或许是真的。“师父,有算命的吗?”

    “这个么……有是有,但深奥难懂,为师也尝试过,却没有什么成就。命数之学,难学更难精,而非精深者无法准确算到命数。

    所以这东西,信而远之吧。在肥土之洲东方、乃至昆仑之洲那里,大街上都有很多算命的,但都靠一张嘴忽悠而已。或者是半懂不懂的,东扯西扯。

    反正为师看来,与其算命不如努力修行、本分做人。别觉得自己了不起,就乱插手。”

    “哦……我现在这样……算不算本分做人啊?”

    明虚道长:……

    暮色渐渐降临,一个白天的时间渐渐过去。夕阳将天空和大海染成了红色的琉璃世界,天与海在视线尽头融为一体。

    致远号战舰上,无数人目睹了这波澜壮阔的奇()观。

    刘定山的声音在天空回荡:“大家小心了,已经到了陌生的海域。”

    (今天不少小哥哥小姐姐们开始上课了。送上一份小礼物。根据天涯的经验发现,将知识‘图形化’,会更有利于记忆。

    将知识与图形、图片、实验、日常生活和经验等结合,不仅容易理解,而且容易记忆,且不会混乱。而且这样做,也会充满趣味性,不会让知识枯燥。

    做笔记、画重点,尽量在旁边配上恰当的插图。看一个图形需要几秒钟;而看一段话,需要几分钟。

    祝愿大家学有所成。) ( 修真大工业时代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7/71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