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琴声悠扬

文 / 八宝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咚”的一声,如金石击木,赵然自感满意,左手食指压弦,右手再挥,发出轻灵的空音,余韵未尽,若有若无。

    赵丽娘早已显怀,慵懒的斜靠在榻上,打断赵然:“停!重了!”

    赵然抬头,赵丽娘续道:“何谓中和之音?不轻不重,以中为主,其趣自生……”讲解一通后,道:“再来。”于是赵然再次抚琴。

    琴名绕梁,传自赵丽娘,乃赵丽娘仿龙阳祖师原琴所制,当年在辰山时,赵丽娘曾以此琴吓退张元吉等人,救出了江腾鹤,可见仿制之真、之妙。

    赵然提出学琴,赵丽娘便将此琴传了给他,龙阳祖师留给她的原琴却舍不得交给赵然,“怕杂音毁琴”,弹出来的东西对不上调,对琴是会有所损伤的。

    赵然学琴不是为了学琴,更不是为了学习音律道术,当然也就不介意此琴为赝品亦或真品,继续踏踏实实、勤勤勉勉。

    两月之后,琴曲初成,便告别师娘下山了。

    绿意盎然的盛夏,赵然坐在南归道人的背上,伴着燕小六一道直飞阁皂山。来到山门前,取出阁皂山令牌打进去,果然被山门大阵拒绝了,于是打了张飞符进去,出来一位门童,眨了眨眼睛,确认是赵然之后,又转身入内,将山门关闭。

    赵然在后面叫道:“十六,赶紧回来开门,姑爷给你好处!”

    唤了半天,里面也无人响应,赵然开始布设幻阵,将阁皂山的山门空地以阵法阻隔,掩人耳目的工夫做完,他打了张木藤符出来,一枝青藤破土而出,迅速长高,赵然掐动法诀,控制其生长的方向,最后结出个心形的拱门。他又从扳指中取出一捧一捧的芍药,攀在青藤上,组成了个极为漂亮的芍药花门。

    紧接着,赵然一声呼哨,南归道人和燕小六飞上空中,各自口衔一副长卷的两端,长卷自空中倒卷下来,展开为高六丈的巨幅书法。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赵然端坐花门之下,开始弹奏《文君操》,又名《凤求凰》。他是大炼师修为,膝上古琴虽为赝品,却也是赵丽娘用心炼制的法器,以龙阳祖师的琴法弹奏,琴声冲破大阵的阻隔,直接传进山门内,也不怕蓉娘听不到。

    两柱香后,曲子结束,赵然抖手向天打出一串火符,火符在天空中烈烈燃烧,燃烧的火符组成一行大字:“七夕已至,蓉娘速归!”

    赵然仰头看着这一幕,等火符灭后,问南归道人和燕小六:“如何?”

    这两位扑棱着翅膀,同时开口:“很有意趣,哎......”

    却是开口之后,巨幅书法卷轴掉了下来,这两位连忙飞下来,从泥地中叼起卷轴重回高空。

    赵然一头黑线,不悦道:“稳当些!”

    南归道人和燕小六一脸委屈,却无法反驳,继续扑棱着翅膀,看着下方的赵致然开弹新曲。

    就见赵然大袖一甩,整个人再次扑倒在古琴上,双肩一晃,左掌抚压琴弦,右手五指如勾!

    第二遍《文君操》。

    弹完之后,赵然再打火符:“七夕已至,蓉娘速归!”

    火符燃尽,赵然满意的点点头,第三次弹琴。

    第三遍《文君操》!

    所谓琴曲初成,实则未成,只是反复学习一首琴曲,其他一概不会,弹此曲时似模似样,但要他换另一首,就只能“瞠目结舌”了。

    也不知弹了多少遍,日头西斜,黄昏将至,阁皂山山门终于打开,门童陈十六捂着耳朵跑出来,冲赵然大吼道:“别弹了!吵都吵死了!夏令少主说了,如果不是大小姐拉着,他就出来跟姑爷拼命了!”

    赵然忙道:“可以啊,先出来再说......”话没说完,陈十六已经转身进去了。

    赵然无语,暗自发狠,正要再来一遍,忽觉脑门一凉,以手抹之,放到眼前一看,似白似绿,兼有说不出的余味。顿时大怒,抬头上望,就见南归道人和燕小六在天上如喝醉了一般,东摇西晃,巨幅书法也随之颠来倒去,完全不成模样了。

    这两个灵妖一边晃,嘴里还在不停往外呕吐,刚才落在赵然头上的,就是燕小六的呕物。

    赵然无奈,只得将空中的巨幅书法收了,连同古琴也抹入扳指,将南归道人和燕小六招了下来,抚摸着他们光滑的脖颈,叹道:“阁皂山以大阵伤人,当真欺人太甚,奈何这仇报不得,只能委屈二位了。”

    赵然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当夜便返回川省。

    在后山学琴日久,好长一段时间没回自家的秋然居了,回来后见到书案上堆了一大堆各类期刊和请柬,其中更无一份公文,忽然间有点不太适应。

    先看了遍期刊,将自己学琴这段时间以来对外界认知的空白补上,又打开请柬,却是以前的同门,如今的龙安府西真武宫方丈诸蒙发来的。经过四个月的闭关,诸蒙已经成功晋级大法师,并于前月被公推为西真武宫方丈。

    诸蒙想邀请赵然前往西真武宫,为龙安府十方丛林的俗道们讲法。讲法是什么意思,赵然也知道,想想左右无事,干脆去一趟好了。

    休整一天,南归道人再次被赵然招至帐下,道人一听还要出门,两只翅膀捂住肚子:“赵长老饶了小修这一遭吧,昨天受的伤还没全好呢,若再听......再去,必然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伤上加伤......”

    赵然道:“放心,这次不去阁皂山,咱们去龙安府,给西真武宫的道士讲法。”

    南归道人这才从了赵然:“讲法啊?哦,那行。龙安府也近,用不了两个时辰的事。”

    西真武宫就在平武县城的城中,紧邻平武湖,以前道门修士还觉得在人前显圣恐惊扰百姓,如今观念早已转变,对于乘雁而降的赵然,只有掌声和欢呼声。

    落于西真武宫经堂之前,诸蒙已经在此等候,西真武宫全体道士也都恭立于经堂内,诸蒙伸手邀请:“先讲法,再叙旧。”赵然欣然从命,随他补入经堂。

    南归道人落在屋檐上,正左顾右盼之间,忽听一阵琴声自堂内传出,惊骇之下,连忙振翅高飞,逃命去了。 ( 道门法则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7/712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