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小心也有错

文 / 陈风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冯君相信,颐玦真仙的建议是为自己好,但是他认为,她这么提示,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颐玦也没有认为,自己能瞒过他,“玄黄门这么安排,肯定是想做点什么,我没有必须阻拦的理由,但是你表现得太突出了,会将自己置身于险地,要知道,你还有同道气场!”

    冯君摸出一根烟来点上,掩饰内心的波动,最终笑一笑,“本心呐。”

    他没说清楚什么本心,但是颐玦真仙还就听明白了,“所以你要上灵的话,我可以跟你换一点,不要轻易被人摸出你的底牌……你的师门一天不出,你就最好保持低调。”

    因为得到了颐玦的提醒,冯君指挥着战舟又飞了半天,“艰难地”推演出了七个空间点,推演第八个的时候,就已经明显地“心力交瘁”了。

    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勉力”推演出了第八个空间点,不过误差范围就在五里地了。

    在偌大的虚空中,五里地真不算太大的误差,但是他展示出了自己“强迫症”的一面,坚定地认为,这是一个半成品,给一百中灵就好。

    不过和煦长老怎么可能占这点小便宜?他认为冯君能提前告知这个点的误差范围大,就算是尽到了告知义务,“八个点里,只有这个点的误差大一点,这完全在我们的接受范围内。”

    冯君却是坚持认为,只能换一百中灵,“我不是那种滥竽充数的人,如果你们找的是那种推演者,下一次就别请我了。”

    其他几个推演者看起来有点讪讪,这话听着怎么都像是话里有话,但是和煦长老却是点点头,“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了,这才是冯道友成功的原因啊。”

    “我这算什么成功,”冯君听得就笑,“区区的金丹一层,谁都能呼来喝去,如果这也算成功,这个标准也太低了一点。”

    这话又有点影射,但是别人都没办法计较了,只是融阳真仙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和煦长老,成功不成功的,一天之后才能见分晓。”

    因为再撑一天就可以了,所以冯君也就多等一天。

    时间临近的时候,虚空周围早就被玄黄门和元罡门封锁了,大批的修者守卫着边界,而冯君推演出的八个空间波动点处,有三个波动点是有真仙看守的。

    而两门之外的修者,不允许升空靠近。

    到了这一步,冯君也算彻底看明白了,这两门还真是有点什么打算,否则不会这么郑重。

    颐玦真仙对他的提醒,固然是为了他好,但同时也是提防着什么。

    三个看守的真仙面色凝重,身前都虚悬着三个阵盘,具体是什么阵盘看不清楚,不过很显然,他们在防备着可能的空间割裂。

    空间伤害可大可小,就这一片区域的空间波动而言,真仙如果没有防备,也会受到重创。

    可想而知,如果冯君没有提出“因果线改变”的可能,这三位真仙九成九是要给自己加防御的,但是眼下就只能硬扛了,为了以防万一,还准备了不同的阵盘。

    冯君甚至怀疑,如果没有自己的提醒,可能八个空间波动点都会有真仙在观察,毕竟两门中的真仙都是数百名,抽调八个真仙出来,真的是太简单了。

    可是眼下真仙有生命危险,那就先派出三个人来试探,确认安全了之后,下一次再多派人也不迟。

    然而令冯君哭笑不得的是,这两门如此谨慎的原因,主要是担心他提供的坐标不准确——你们要不相信我,还试个什么?

    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在冯君推演出的时间里,空间波动……准时出现了!

    这一次出现空间波动的点,足有两百多个,有些距离比较远,有些距离比较近,密集度也高——这种地方就相对比较危险了。

    “八个点……还真对上号了,”有人惊呼了起来,在场的元婴可不止三五个,反应都是相当快,神识一扫就知道真假,“那个点的位置……果然差了一点。”

    灵木道的融阳真仙并没有得到八个点的坐标——两门之外的人,只知道大致的消息,闻言他忍不住哼一声,“区区八个点而已,说到底还是修为差一点。”

    不过这一次,棋道的奕天不站他了,而是侧过头来发话,“融阳道友,你这个心态就不对了,冯小友在推演方面,确实有独到之处……技不如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愿意承认。”

    “嗤,”融阳真仙不屑地哼一声,“人家还说你无知呢,你也就忍了?”

    “其实并非我无知,我只是怀疑他的修为能不能支持他的推演,”奕天正色回答,“他真有秘术支持这样的推演,我也是服气的……嗐,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他又转身去看空间波动点了,还拿了一张棋盘出来,不住地推演着——每次空间的波动只有半天左右,虽然时间在越变越长,但是每逢这个时候,大家都要抓紧时间推演。

    又有人发现了新的规律,“呀,冯真人推演出的几个空间波动点,都是相对安全的地方。”

    什么叫安全?就是波动点分布相对稀疏的地方。

    和煦长老看到这里,肠子都已经快悔青了,早知道冯君的推演这么厉害,那我肯定在八个点上,全部安排了真仙,同时观察八个点和三个点,效果能一样吗?

    再想一想,其实人家冯君已经说,对推演结果很有信心,只不过是他习惯性地认为,万事慎重一点没有坏处,这边推演高手的建议,更是坚定了他慎重的决心。

    反正已经是这样了,他不会太计较过去的事情,徒增烦恼而已,所以他笑着发话,“冯山主推演出的波动点,位置选择得都不错,多谢了。”

    “这跟我的选择没什么关系,”冯君随口回答,理由也是信手拈来,“波动点越密集的地方,空间越不稳定,坐标也越容易受到干扰……推演的难度也就越高。”

    “我推演出的波动点,之所以都是空间比较稳定的地方,那是因为我的实力还不够。”

    这是妥妥的藏拙,他真想推演的话,这两百多个点,全部都能推演出来,只不过他确实是想推演出比较稳定的点,干脆利落地把钱挣了。

    和煦真仙不防有他,微微颔首,心说也确实是这个道理。

    半天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各方在收集分析各种数据,最早反馈过来的消息是,“奇怪,这一次空间波动的时间反而短了二十多息,不是应该越来越长的吗?”

    这个现象,玄黄门自己就能分析,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晨曦真仙还是找到了冯君,想知道空间贯通的可能性,会不会因此而变小?

    冯君很清楚不会变小,不过不等他回答,颐玦真仙先抢答了,“不会的,空间融合之初,波动期在逐渐延长是必然的,但并不是绝对的线性,有时候甚至可能会出现缩短……”

    “因为两个空间的意外接触,本身没有固定模式,各种可能都有,总体是在延长就好。”

    玄黄门不是没有人想到这一点,晨曦真仙来找冯君了解,也不过是想听到权威的回答罢了,遗憾的是,回答的人是颐玦,“原来颐玦道友对空间也有了解。”

    他心里有点奇怪,不是都说她不爱说话吗?现在怎么都抢答了?

    其实颐玦真仙心里也有点郁闷,她确实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但是她也不喜欢被人无视啊。

    跟冯君在一起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的存在感越来越低,尤其是来到这个荒芜的大石头之后,甚至没几个人想跟她多说话,反而是非常看重冯君的意见。

    颐玦不会因此记恨冯君,因为她知道他有多么优秀,但是所有人都把她当做摆设,明显是质疑她在天机推演上的能力,这就让她无法忍受了,所以才忍不住抢答。

    现在晨曦的话,让她越发地着恼,她轻笑一声,“呵呵,对空间的了解?我自创的神通,都涉及了空间规则,你说呢?”

    我就随便说一嘴,你这反应有点大了吧?晨曦真仙很阳光地笑一笑,然后看向冯君,“冯山主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是的,”冯君点点头,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已经说了,融合应该在半年之后,我发现你们还是不相信我的推演呀。”

    “哪里的话,”晨曦真仙笑着摇摇头,“我也是第一次操作这种事,求个心安嘛。”

    “那现在该给推演费了吧?”冯君笑着发话,“两上灵加四千一百中灵,能给吗?”

    “能给能给,”晨曦真仙不住地应承着,“现在大家还都在统计汇总数据,很快就会给你,这一点我打包票。”

    冯君一咧嘴,似笑非笑地发话,“不怀疑我说的小世界了吗?”

    “不怀疑了,”晨曦真仙摇摇头,想一想之后,他又试探着问一句,“冯山主,你跟挽情真仙约的是二十天,这还有段日子呢,能不能再推演一波空间波动?”

    (更新到,召唤月票。) ( 大数据修仙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7/71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