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 1第1章 落雪

文 / 洪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时令才是阳历的十一月底,阴历也才十月初十,雪便毫无征兆地落下来了。湖东大地上,一片银白。令狐安是在省城假日酒店里,接到县委办公室主任方灵的电话的。电话里,方灵汇报说:“雪下得特别的大,气象部门说是近六十年来罕见的一场大雪。仅一夜时间,地面积雪厚度就达到了四十厘米。城区的道路,基本上都无法通行了。”

    令狐安皱了下眉头,将手机从左边耳朵移到了右边耳朵,问道:“已经组织人开始处理了吧?”

    “处理”一词,虽然不是很恰切,但足以表现湖东县委书记令狐安此时的心情的。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用词就容易形成自己的风格。比如“处理”,这是令狐安喜欢的。两个简单的字,一组合,几乎是涵盖了大部分动词。可以理解为处理事件,也可以理解为处理人,还可以理解为行动、工作和与之相关的词语。令狐安在这里说的意思,自然是问是不是组织人员,开始相关的清扫积雪、打通道路,甚至抗击雪灾什么的。方灵也当然听懂了,很快就回答说:“政府那边应该行动了吧。”

    这个回答有些模糊。事实上,方灵在打这个电话时,她还不太清楚政府那边是不是已经开始行动了。县长叶远水正在医院住院,据说是胆囊出了问题,炎症加上息肉。常务副县长鲍书潮,到北京去招商引资了。令狐安这么一问,方灵又补充道:“我马上到政府那边,再研究一下。”

    “那好,有情况及时地报告我。”令狐安放下手机,感到左边的头有点疼。昨天晚上,酒喝得太多了。一喝酒,他的头就容易发热,一发热,就隐隐地疼。这老毛病还是当年在市委办公室当秘书时留下来的。当秘书辛苦,虽然看起来是跟在领导的身后,人前风风光光。可是人后,爬格子,端杯子,挨板子。当了五年秘书,表面是从一个科员提拔成了科长,可是内在里,却让自己落下了两个毛病。一是头疼,第二是男人的难言之隐,前列腺炎。想到这,令狐安似乎觉得下身又有些胀痛了。自从十几年前,知道自己得上这不太好说的毛病后,他就一直断断续续地吃药。可是,药哪能抵得过酒?哪能抵得过那些大大小小的会议?有时,逢上会议作报告时,令狐安是有些痛楚的。坐的时间长了,身子下仿佛挂了秤砣,直往下坠。可是嘴上,他还得激情昂扬,声色俱厉。如果是自己作为最高领导参加的会议,还要稍稍好些。他会借机到休息室踱上几步。

    如果是参加更高级别的会议,自己是作为被领导者,那么,就只好耐心而痛苦地坐着了。参加会议的态度,往往不经间会成为领导印象的一部分。令狐安就最不能容忍干部开会时三心二意。他刚从市委政研室主任的位子上,下到湖东当书记时,第一次开干部大会。他在台上就看见坐在前排的一个干部,一直在用手机发着短信。他心里有些冒火。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干部是湖东县早已向市里推荐的后备县干,姓高,叫高扬。本来,应该很快就在人大常委会,高扬就会被任命为副县长的。但是,令狐安对此表示了有效的沉默。他让人大常委会稍稍缓了缓。这一缓就拖了整整两年。直到去年,人大正常换届时,高扬才勉强当选了副县长。当然,在此之前,高扬已经清楚了令狐安对他表示沉默的原因,并且努力地加以了改正。既然改了,还是得用。这一点上,令狐安觉得自己作为一把手,是十分大度的。何况,高扬这一缓,也给湖东干部敲了下警钟。会风就是干部最大的作风。会风不正,作风何以正?

    跟随令狐安一道到省城来的,是吉大矿业的老总于者黑,另外就是于者黑的秘书肖柏枝和于者黑的司机。昨天中午离开湖东时,令狐安给方灵说了一下,说到省城有点事。他先是让自己的司机小鲁把他送回湖东宾馆他住的房间。下午三点,于者黑于总到宾馆来接他。五点不到,他们就到省城了。晚上要接的人,已经在车子上用电话联系好了。饭店也定了,就在假日酒店。开了房间,洗了下,令狐安就接到省委办公厅陈好处长的电话,说自己到了酒店。令狐安说赶快上来吧,先到我房间坐坐。

    陈好跟令狐安是大学同学,因此也就不见外。令狐安住的是套间,跟于者黑他们住的房间,整整隔了一层。于者黑虽然名字听起来有些粗鲁,可是人却完全相反。从长相上看,于者黑皮肤白皙,像个奶油小生一般。鼻梁上还架着副眼镜,颇有些学者风度。从处事上来说,也是十分细腻,一点也不见传说中的一夜暴富了的矿主们的作派。令狐安也就喜欢他这一点。昨天下午一上高速路,于者黑就打电话到假日酒店,点着房间号要了三个房间。本来是四个人,而且有个女的,按理是要四间。肖柏枝的房间就免了,这令狐安明白。反正也不是第一回了。而且,于者黑要的房间也很巧妙。令狐安住801套间,他自己则住在701套间。司机也住在七层。这看似有点别扭的安排,却充分地显示了于者黑的会做事。

    令狐安将门开了,站在门边上,就看见陈好从电梯那边的走廊转过来了。他马上招呼道:“哈哈,过来了?快,快!”

    “我是最早的吧?把手头的事交待了下,就过来了。”陈好用手扶了下眼镜架,人已经走到门边上了。进了门,陈好朝房间里睃了眼,令狐安道:“看什么呢?没什么娇可藏,看也没用哪!”

    “哈哈,一个堂堂的大书记,能没有?”陈好坐下来,令狐安给他泡了杯茶。陈好问:“还有人呢?”

    “快到了。也就三四个人,小范围。”令狐安说着也坐下来,递了支烟。两个人点了烟,令狐安盯了陈好一眼,“最近有些事,你……听说了吧?”

    陈好没有回答。

    令狐安继续道:“麻烦哪!要早知道这样,当年就不下来了。”他说的“不下来”,是指不从市里下到县里来搞书记。其实,从一个市委政研室主任的位子上直接下到湖东搞县委书记,当时在南州政坛上是一次轰动。按理讲,级别上是一样的。但是,实权上就差得多了。县委书记是一方大员,而政研室主任虽说也是正处,可还是在市委办公室之下,受着副秘书长位的调遣。何况湖东是南州经济实力最强的一个县。在湖东任书记,一般情况下都会顺理成章地进入到市级班子。多则三五年,时间最短的,仅仅在湖东干了两年书记。令狐安下来时,也是瞅着这碗水的。当时的市委书记向涛,现在是副省长。

    向涛书记在他下来前找他谈话,就明确地告诉他:到湖东只是个过渡,市里是把他当作重点苗子来培养的。可是向书记说这话不到半年,突然就高升到了省里。虽然成了副省长,可是县官不如现管。接替向涛的,又恰恰碰上了与向涛竞争副省长的南明一。结果是接下来的高级班子调整,令狐安榜上无名。这一晃又是三年了,南州新一轮的市级干部调整又将开始。本来,令狐安是很有信心的。一方面,向涛副省长也打了招呼。另一方面,他自己这三年来也不断努力,南明一书记对他的印象,算是有了180度地转变。既有天时,又有地利,这个副市,应该是囊中取物了。可是……想到这,令狐安摇摇头,将烟按在烟灰缸里,道:“我这是忽视了基层哪!”

    “事情我也大概知道一点。不过,也没这么严重吧?”陈好向前倾了下身子。

    “我原来也这么想。可是现在……昨天南明一给我打电话,说市委正在考虑,是不是要……”

    “南明一自己打电话的?”

    “是啊!”

    “那这事就……不太好办了。不过,也别急。不还没最后定嘛!湖东那边的工作做得怎样了?既然事情是从基层起来的,那就还得从基层做起。”

    “湖东工作不好做啊!关键是叶远水……”

    “叶远水?他这样做我就有些不理解了。按理说你上了,对他也是个机会。他怎么……我就有点……”

    “是啊,是啊!人嘛,谁知道他怎么想了?”

    正说着,令狐安的手机响了。他一接,马上道:“是宏图啊,我在房间,801。你先上来吧,我等你。”

    () ( 政绩·政纪 http://www.guandaowujiang.com/7/743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guandaowujiang.com